*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8 VOL: 186
2018-01-29 18:36:01

【VALENTINE‘S PICKS】STYLE ROMANCE 另類浪漫

姑勿論如何定義情侶裝,戀人放閃無可否認是其中一樣要點。細數相愛的證據可以有很多方式,彼此之間的情話綿綿,還是周遊列國留下愛的足跡,都是一種寫實的愛情表現。當然穿上情侶裝不失為另類浪漫,低手會令人看不過眼,高手可以透過並肩而行,自然地曬恩愛。女人視這做法為宣示主權,無聲仿有聲地霸氣表達他就是我的人;男人吧,或許覺得有點矯揉造作,何不直接親吻對方來表達愛意,豈不是更真誠和便宜;不過如果配搭得有技巧,一次半次穿上情侶裝實屬可接受範圍之內,情人節就應下節,最重要是皆大歡喜。

story_SUM CHAN & SIMON AU
text_SIMON AU
photo_KARLSO TSANG (MODEL) / TPK (PRODUCT)
makeup_ANGEL MOK
hair_KING LEE AT Queen's private i salon

近年全球經濟市場萎縮,加上網絡生態不斷衝擊原有時裝周的結構,結果愈來愈多設計師棄守男裝周,如Bottega Veneta、Calvin Klein 205W39NYC、Gucci和Balenciaga等品牌直接將男裝併入女裝騷一同舉行,除了符合無性別的潮流之外,這種可以男裝女穿還是女裝男穿的「Co-ed」做法,其實令兩者在設計和概念上更趨完整性,變相成為相當合拍的情侶裝。

不過最怕情侶衣著配搭是一式一樣機械人般的制服,如此粗暴猶如去了一轉speed dating夾硬配對而破壞愛情的神聖。其實不妨先從相近色系、圖案或款式試試水溫,好像Saint Laurent大玩撞色的飛行員夾克,背後一句"HEAVEN"已經勝過千言萬語;Prada的cloudbust球鞋,一黑一白,加上粉色點綴無疑能夠輕鬆展現年輕活力;Dior的男裝球鞋與女裝的毛毛拖鞋雙「紅」成趣;Balenciaga和Fendi就將九十年代的經典風潮再次回歸眼前,在不同的袋款上大玩monogram。想含蓄一點的話,可以試玩其他單品,以Louis Vuitton的筆記簿為例,細細本但引人注目,如果是工作同事,那麼完全是低調地曬恩愛。新上任的Givenchy創意總監Clare Waight Keller把七十年代的摩登復古風格玩到極致,印花男裝西裝外套還是女裝連身短裙都玩味十足。說穿了,無論你是愛到無懼世事變改,還是追求簡約浪漫,只要有愛,再加點巧思就自然穿得好看。■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8-01-24 21:08:37
《Them magazine》教曉我在冰極上要有紙媒夢

紙媒寒冬說了好一段漫長日子,慶幸仍有不少傳媒人心中依舊有一團吹不熄的火,減慢了這一行變成冰天雪地的速度。

劇本《推銷員之死》中有這樣的一句話︰「趁還沒有出事,請你把那虛偽的夢拿去燒掉好嗎?」(”Will you take that phony dream and burn it before something happens?”) 與其說我們是冰極上的北極熊,倒不如形容為銷售員更貼切,日夜在紙本和網絡世界上拚命穿梭,別人入眠的時間,卻是我們爭分奪秒想盡辦法推出「新品」的時刻。這個「虛偽」的夢,可能是誤打誤撞而築成,就好像梁朝偉當年在周星馳鼓勵下,才決定報考無綫電視藝員訓練班,結果從電器推銷員成為影帝,他售賣的是純火爐青的演技與及男人的魅力。

至於渺小的我,有點吊詭的說,小時候睇戲多過睇雜誌,直至中學「誤打誤撞」遇上日本雜誌《HUgE》的時候,才瞭解到做雜誌、做時裝,賣美感是可以有多厲害。2005年至2010年的《HUgE》最為癲瘋,當年的總監右近亨先生是雜誌的靈魂人物,可以將Raf Simons、Julius、Attachment等品牌在日本打入屋,亦試過直接把雜誌一字不出,變成all-photo的高級時裝雜誌,顯得相當有前瞻性。

 

(右近亨先生穿上法國品牌OFFICINE GENERALE的西裝。)

可惜因為紙媒行業愈走愈艱難,加上支出多於收入,結果雜誌社重整方向,將《HUgE》變得大眾化起來,最終萬劫不復,右近亨先生於2012年離開了《HUgE》,後來在2015年親自推出「季刊」雜誌《Them magazine》。(《HUgE》最終在2014年停刊。)

 

 

(△ photographer︰Hedi Slimane)

每位時裝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雜誌清單,《Them magazine》正是我的心靈雞湯。早兩年的時候,我問了一位懂得日文的同事如何在香港買得到《Them magazine》,隔天她竟然把一堆自己的收藏送贈給我,這樣好物贈他人簡直比羅賓漢還要慷慨,至今仍然心存感激。雖然《Them magazine》在社交平台發展一般,Facebook讚好人數不足二千人,但是好東西從來都是屬於小眾,重要是它擁有一班忠心讀者,如我。

(《Them magazine》記錄了男孩到男人的生活時刻。)

《Them magazine》創刊號的封面,便找來剛剛宣布加盟Céline的Hedi Slimane親自掌鏡拍攝,雖則他曾經為《HERO》、《DAZED》和《T Magazine》等外國雜誌拍攝過封面,但無疑Hedi本人相當欣賞右近亨先生的能力,標誌性的黑白攝影正正為雜誌打好一個好開始。

(△ photographer︰Gosha Rubchinskiy)

(△ photographer︰Jiro Konami)

 

  (△ photographer︰Nobuyoshi Araki)

不只Hedi,近期紅到半邊天的俄羅斯設計師Gosha Rubchinskiy、情色攝影大師荒木經惟、小浪次郎都有為《Them magazine》拍過無數精彩的時裝硬照。

 

 

 

 

本人最為喜歡的專題分別是第七期的「THE Coolest MUSICIAN」與及第八期的「OLD MAN RULES」,前者玩Rock and Roll,封面的男模與Freddie Mercury神級相似;後者佬味十足,不同烈佬出現在各輯styling亦不見有重複之感。亦因為有質素才有客,雜誌去年十月推出以Balenciaga為故事的別冊,這對部分處於水深火熱的時裝書來說,可能是一種正面信息,有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只要用心去做,凡事必有迴響。紙媒寒冬,又有咩好怕喎。

 

 

 

 

 

 

TEXT|AS

PHOTO|Them magazine、i boight 、OPE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