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8 VOL: 186
2018-02-01 21:12:02

René Magritte與超現實時裝

由ArtisTree及歐洲獨立藝術圖書出版商Ludion聯同比利時馬格利特基金會舉辦的展覽《René Magritte︰影像透視– 照片與錄像》即將在月中結束,慶幸近日終於有點空閒時間可以到現場觀賞,兩個字,感動。如果說看到謝霆鋒唱《活著Viva》叫做「回憶番晒嚟」的話,那麼意大利超現實主義畫家René Magritte在我的青春回憶便留下一條更大的痕跡。

喜歡一個人是有原因的,同樣地,真正喜歡一件物件總是有它的因由,這樣才談得上喜歡吧。在大學修讀比較文學一課時,導師介紹了香港作家西西的《浮城誌異》,作品由十三幅René Magritte的畫作交織而成,當時的我是很難想像到原來文字與藝術可以融合得如此巧妙的,自此亦喜歡了這位喜歡用錯置顛覆我們想像的畫家。因為這樣的緣故,畢業後的我直接買下機票,在英國King Cross乘高速火車直達比利時Brussels Central Station,為的只是要到René Magritte Museum一轉,當下的喜悅等於是千辛萬苦從各方渠道找到經典原作波鞋般難以形容。

 

 

 

許冠文在1993年的電影《搶錢夫妻》說過︰「人講乜你信乜啊?你有腦㗎大佬﹗」,以喜劇方式道出要分辨說話的真偽性;相反René Magritte作品裡的煙斗不是煙斗、被蘋果擋住的一張臉、蒙面的一對戀人,便以藝術手法告訴世人︰「眼睛看見的,不一定是真實。」這種見山不是山 ,背後隱藏未知與謎團,往往勾起人無數的想像,亦是他的作品最迷人的地方。

//《Golconda》,1953//

//《Man in a Bowler Hat》,1964//

有說Art Garments模糊了時尚和藝術之間的界限,令藝術變得觸手可及,對於我來說,兩者是相輔相成的,喜歡時裝的人,對人文藝術總有點認知;藝術愛好者大多都喜歡買衫買鞋,因為大家對美都是如此痴迷。時裝世界亦言,歷年不少時尚品牌,從街牌到高級品牌,由街頭巷尾到時裝騷,不乏看到René Magritte作品的影子,將他令人好奇的超現實主義發揚光大,以下就是一些例子︰

Opening Ceremony(2014)

紐約潮牌Opening Ceremony在2014年先與Vans合作打造一系列聯乘鞋款,緊接推出服裝系列,設計上從René Magritte的代表作《The Blow to the Heart》、《Good Connections》、《The Ladder of Fire》、《Sheherazade》和《The King’s Museum》等作品汲取靈感,並以印花的形式呈現在飛行夾克、T-Shirt、衛衣、短褲和休閒褲上。

DELAUX (2015)

以頂級皮質聞名的比利時皇室御用皮袋Delaux在2005年推出一系列向René Magritte致敬的皮包和配件,其經典袋款如Brillant、Tempête等均刻上Magritte畫作中常有的紳士帽、天空藍、青蘋果等icon。

DIOR (2017)

// René Magritte《Checkmate》(left) / Salvador Dali《Venus de Milo aux tiroirs》(right)// 

//René Magritte《Elective Affinities》,1933// 

Dior在SS18 Haute Couture明顯向超現實主義致敬,配合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一向天馬行空的創意與想法。這次時裝騷一如既往在MuséeRodin舉行,從外觀到內部都看到黑白色盒子配上棋盤的方格運用,充滿René Magritte《Checkmate》及Salvador Dali《Venus de Milo aux tiroirs》的特色。至於場內的黑色鳥籠與Magritte的《Elective Affinities》與出一轍,就連騷後派對的工作人員都有其iconic的天空圖紋。

《KING KONG》 (2017)

// "The Lovers II" by René Magritte(left)  / Rue De La Roquette"for King Kong Magazine, photographed by Luca Anzalone(right) // 

遊走藝術與時尚之間的英國半年刊雜誌《King Kong》在2017年曾經向René Magritte的《The Lovers II》取材,重現蒙面戀人的一幕,不過以鮮紅色膠袋代替原本的灰白色布料,令整張圖片更為搶眼,別有一番滋味。

HARVEY NICHOLS (2017)

高級時裝專門店Harvey Nichols去年曾經以René Magritte作為廣告相主題,透過本地插畫師精湛的畫功,將男模特兒穿上Eton、Lanvin、Emporio Armani、Yohji Yamamoto和Lagerfeld等品牌單品構成藝術感強烈的作品,令到紳士處於超現實的世界之中,甚有視覺效果。

其他例子

//Viktor & Rolf AW 2008 | René Magritte《The Son of Man》,1964 //

// Comme des Garçons FW 2009  |  René Magritte《The Red Model》,1934 //

// Givenchy Spring 2016 |  René Magritte《Sheherazade》,1956 //

// Loewe Spring 2017 | 《La malédiction 》René Magritte, 1963//

TEXT|AS

PHOTO |Opening Ceremony、Delaux、King Kong、Dior、Harvey Nichols and google images

issue FEB 2018 VOL: 186
2018-01-31 16:14:52
永遠的情侶裝代表—周啟邦伉儷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香港這一對靠穿情侶裝而被列入《世界名人錄》的夫婦?

青梅竹馬的周啟邦與譚如清,年輕時在英國留學,於六十年代回流香港後開律師樓。二人極之貪靚愛玩,出席城中各大派對基本上就是他們的人生大事,周啟邦更約40歲便退了休,與太太齊齊做全職派對動物。深受英國潮流影響的他們,造型百變突出,每次出席活動都會花上一個月時間(或以上)去訂製一身獨一無二的情侶裝,對於一身裝扮的投入程度,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境界。

 

二人由六十年代開始已經堅持每次都要以襯到絕的造型示人。

想當年郭秀雲每年在君悅舉辦的萬聖節派對都必定會成為娛樂版翌日的重點新聞,而周啟邦伉儷每次的創新打扮亦一定會掀起城中熱話。

蜘蛛俠、埃及妖后與國王、鐵達尼號、黑幫老大、外星戰士……周氏夫婦總會以最出人意表的造型出席城中大大小小的場合。對造型要求極高的他們,更為了要造出最適合的服飾,而請了一個裁縫長期註守在家中。

金色和粉紅色是周啟邦伉儷最愛的顏色,他們更誇張到將兩架勞斯萊斯噴成粉紅色和金色。

很多人笑他們造型浮誇,博出位,但周啟邦就曾於一次訪問中說過,他與太太如此愛打扮,除了是為了滿足自己之外,其實最希望可以以身作則,成為香港品味的代表,打破外國人覺得香港人無品味、打扮保守的想法。於2007年,Terry Richardson來港拍攝名人寫真時,亦曾表示二人是最能代表香港的人物之一,還於他們大宅前拍攝了一系列作品作展覽之用。

而周啟邦於2010年過身後,譚如清亦從此絕跡各大ball場。雖然周氏伉儷表達愛意的方法,未必人人接受得了,但二人情侶造型確實是港式浪漫的一大經典。

 

text: Znok

photo: int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