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3-13 19:07:14

從蠟筆小新開始,直到動畫界奧斯卡 湯淺政明

Text:Nic Wong
Photo:TPK

湯淺政明是誰?可能大家對這個名字很陌生,但他早年是《蠟筆小新》及《櫻桃小丸子》動畫的原畫師;後來出身自亞細亞堂的他當上動畫導演後,作品兩度榮獲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祭」動畫部門大獎,與宮崎駿、今敏、細田守、大友克洋及新海誠齊名。去年,湯淺政明更憑著新作《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勇奪「動畫界奧斯卡」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的最高殊榮「最佳動畫長片」,今年亦有3部新作品上映,萬勿錯過。



或者大家對原畫師可能更感興趣,小丸子及蠟筆小新「豬肉」在前,動畫又何必原畫?這位動畫大師說著說著:「原畫師就是用畫畫來演繹角色,從很多人的動作及意見中參考。」原畫師,又名為主鏡動畫師,負責把構圖畫成主鏡頭的工作人員,必須具備動畫師的累積工作經驗,以及對鏡頭攝影有所認識。湯淺政明指出:「以前要盡可能滿足動畫監督的要求,對方有讚有彈,但現在自己成為了監督後,很多東西都可按照自己的意思來做,就像設定好框架,盡量令不同人發揮所長,有點『萬丈高樓從地起』的感覺。」

當然,原畫師已是當年的歷史了,自2004年監督動畫電影《心靈遊戲》(Mind Game),其後作品有電視動畫《獸爪》、《海馬》、《四疊半神話大系》、《乒乓 THE ANIMATION》等等,睽違四年,他今年一口氣拿出兩部新作《夜短夢長,少女前進吧!》和《宣告黎明的露之歌》,本月底香港上映,加上湯淺政明改編另一大師永井豪經典作《Devilman》(惡魔人),全新電視動畫《DEVILMAN crybaby》已在Netflix上架。今次,湯淺政明來港,帶來很多作品與驚喜,並分享了他很多創作上的點滴!



問:短短兩年間就拍成《夜短夢長,少女前進吧!》、《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以及《Devilman Crybaby》,這三部作品有否代表著你創作生涯的某個特別時期?

答:現在比以前忙了很多,每年都要出一部戲,工作量大大增加,但以前想做的事都沒辦法做,現在卻有很多機會給我發揮,所以很開心。


問:過往監督過很多改編作品,挑選題材時有何準則?

答:最重要是我感到有興趣。如果沒興趣的話,我是不會選擇來拍的,換個角度說,其實我沒興趣的話,根本做不來。



問:那兩部動畫長片《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及《夜短夢長,少女前進吧!》,故事上有沒有甚麼共通點?

答:它們的共通點是,想講兩個屬於不同世界的人或物,總是能夠慢慢地互相理解,過程間可能會討厭、誤解,但最終都會和好,彼此之間的關係會好轉。

問:兩部作品都在探討「緣份」這回事,對嗎?你自己又如何看「緣份」?

答:對於緣份,我每次都是半信半疑的,但如果甚麼都覺得是緣份的話,感覺是不錯的。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夠相信緣份,如果相信,人總是會比較幸福,人與人的關係更緊密一點,便會珍惜對相識的朋友。

 




問:由以前到現在,你的主角大都是青年人,這代表著你的心理狀態停留在那個階段嗎?

答:從小到大,我總是被人說很成熟,就連我也覺得自己很老,但這兩部戲的主角都是成長中的青年,於是我不時會想,年輕時的我是個怎樣的人;另外又會想想,年輕時候的自己會如何看現在我這個別人的前輩呢?

問:今年3部作品的風格各有不同,分別是少女風、暗黑風格等等,你是特別的區分它們?

答:以前我一直覺得風格必先配合主題,所以我總是喜歡這樣,但總括來說,我的畫風都是偏向不拘小節、粗獷而簡單。


問:你的想像力以瘋狂見稱,如何吸取靈感?

答:我甚麼戲都愛看,有感受的就會記起來,從而擺入作品之中。以前試過將自己的意念記下來輸入電腦,但後來電腦壞了,失去了很多意念。現在,我就會盡快拍成動畫,讓我看過的、想到的,統統帶給大家。

 



問:從以往參與《櫻桃小丸子》及《蠟筆小新》,再到十多年前的《心靈遊戲》,直至近期監督的作品,多年來時代和社會的變遷,對你的創作有否改變?

答:我的風格沒有太大轉變,但以前較想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現在心態上有點不同,想做一些大家看完會開心的東西。老實說,我也留意到觀眾的口味改變了……

問:觀眾的口味有何改變?比較喜歡細節?

答:對呀,現今觀眾都比較喜歡看細節,大家都是抱著欣賞concert心態來看動畫,很希望看得開心,所以我都想做這種感覺,但線條簡單的話,我會做得更好呢!

問:最後,網上有人喜歡將你與今敏一同比較,你有何感覺?

答:我也留意到這個說法,但真的不明白為何將我和他一起比較。我們一起共事過,但畫風相差很遠,今敏是寫實派,我卻是想像力較多的表現主義。有時候,我都不大了解今敏的想法,我很欣賞他,但不大理解他呢。

《夜短夢長,少女前進吧!》 3月22日 上映

繼2010年電視動畫《四疊半神話大全系》後,湯淺政明再次改編日本作家森見登美彥的小說,延續京都和風物語。故事背景設定在京都,學長對社團學妹黑髮少女一見鍾情,為能夠受她青睞想盡辦法,但這場求愛大作戰屢被一些古怪人物干擾,隨著春夏秋冬,學長慢慢積攢出重新出發的勇氣,與黑髮少女上演一場戀愛奇幻旅程。男女主角遊走先斗町、舊書市集、學園祭等京都四季的異想國度。聲優陣容相當豪華,以《僱傭妻子》再創話題的星野源聲演學長,人氣聲優花澤香菜聲演黑髮少女,還有實力派聲優神谷浩史、諏訪部順一及悠木碧等。

 

《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3月22日 特別上映

湯淺政明首部原創長篇動畫,憑豐富多彩的海底世界和魔法場面勇奪「動畫界奧斯卡」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最佳動畫長片!故事顛覆了西方神話中有關人魚會在海上唱歌,引誘漁夫船員迷航、永遠靠不到岸的傳說。初中生「海」與爸爸和爺爺共同居住在漁村「日無町」,因雙親離婚後而終日鬱鬱寡歡,唯一的心靈寄託就是將創作的音樂上傳到網絡分享。某天他遇見了喜歡唱歌跳舞的人魚少女「露」,和露相處讓海漸漸解開心房。然而自古以來漁村的傳說指人魚出現意味著災難,因此村民對露的防備心很重;同時,小鎮也因為人魚而陷入了危機,在關鍵之際,海與露能否成功拯救小鎮呢?本片將於3月特別放映,百老匯電影中心獨家呈獻。

 

 

2018-03-07 18:30:34
我的願望就是扮演羅拉 Alicia Vikander

Text: Nic Wong

《盜墓者羅拉》,無論遊戲抑或電影,都是經典角色,一個平凡女子打生打死,尤其Angelina Jolie演活了角色,捨她其誰。對上一部已經是2003年,15年後來個Reboot,找來Alicia Vikander演繹「新羅拉」,更是一個年輕版的羅拉,Alicia坦言自己難以超越Angelina Jolie的經典演繹,但扮演羅拉卻是她的畢生願望,如今美夢成真了。


問:你對盜墓者羅拉的第一印象是甚麼?

我很記得10歲時第一次接觸新出的第一代「盜墓者羅拉」電視遊戲。這是我最初接觸的電視遊戲其中之一,當時我們家沒有PlayStation,但哥哥的朋友有一部,於是我便跟著他們一起玩。我還記得對遊戲有多著迷,因為大部分遊戲一直以來都是以男性為主角,但這個遊戲卻以一個女人為中心!他們讓我盡情地玩,因此我在羅拉的家「卡芙特莊園」待了最長時間,我在那裡受訓,練習那些有型的動作,哈哈。


問:聽說近年你依然有玩「盜墓者羅拉」遊戲?

對於,5年前我再次投入遊戲的重啟系列。玩遊戲那時,我發現羅拉年輕了,而且又「不同了」。就算我在拍攝期間,休息時我都在玩「盜墓者羅拉」遊戲呀,戲內則要應付嚴苛的動作場面,真是美夢成真。其實我由小時候開始已經喜歡冒險電影,數不清楚自己究竟看了多少次《奪寶奇兵》電影系列及《盜墓迷城》。所以今次能夠扮演如此有代表性的羅拉卡芙特,感覺很夢幻。


問:從電影演出中,有否發現到羅拉的另一面?

這一齣電影,羅拉保留了很多前作的性格,她很聰明、機智、好奇心重,無畏無懼,但我們卻除去了她累積了的經驗,於是,這個羅拉還未懂得如何運用武器,也像一般年青人一樣,正在尋找人生的方向。

問:你演出的羅拉,似乎很有現代感,對嗎?

現在羅拉是個倫敦潮人,一身皮褸、衛衣和窄腳褲,與好友Sophie (Hannah John-Kamen 飾)住在共享空間,為網上的新公司穿梭倫敦送餐的電單車速遞員。這正正是其中一樣我想呈現的特質,我希望羅拉反映出一般移居到倫敦的年青人的生活。我希望這齣電影有發生於現今社會的感覺。

問:羅拉很好打,真實的你也好打嗎?

動作場面為了更加逼真,我盡可能親身上陣,早前已接受了很多個月的長時間訓練,增加了10磅肌肉。特別感謝教練Magnus Lygdbäck每星期6日的訓練,不斷要求我停止進行慣常所做的養生跑步、瑜伽和普拉提,改為做舉重和高強度間歇訓練(HIIT)、綜合格鬥及攀爬。

問:運動以外,飲食上還有調節嗎?

有呀,我每天要吃5餐,以獲取足夠能量應付訓練,後來發現,原來這些訓練真的大大幫助這個角色需要的奔跑、攀爬和跳躍。近來幾位武師都對我說:「嘩!你自己應付了所有動作!」我心想,全都是他們叫我做的動作,難道我可以不親身上陣?當然,所有動作都做足安全措施,但我學會了很多新招式。我很享受吊著威也拍攝。我要又跑又跳,然後飛上7米的高空。這一切,都是我小時候在父母床上彈跳的升級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