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8 VOL: 188
2018-03-28 17:08:34

吳安儀 世界第一不怕輸

我不知道全球有多少個職業女桌球手,但肯定的是,世界第一只有一個,最近得到這個排名的,更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吳安儀。父親是香港桌球名將吳任水,吳安儀早於十三歲就接觸桌球,經過十四年的努力登上世界第一的寶座,對她來說不無壓力,慶幸這天看到的,還是那張稚氣依然的臉。

text : Ernus
photo : TPK
hair : Roy Yan@Hair Play
make up : Gabbie Lee


若果以為「女傳父業」是必然,那吳父要等到第三個女兒,才將桌球棒交出,幸好故事並沒有像日本漫畫橋段般發生,因為吳爸爸從來沒有望女成龍的想法。吳安儀回想小時候父親從來沒有對三個女兒和一個兒子有任何桌球期望:「兩個姐姐年紀比我八、九年,她們對桌球完全沒興趣,小時候去逛街購物都會帶我去,反而是我覺得好悶,一直只等著甚麼時候離開。」兄長吳俊文跟隨父親打桌球,但不是影響安儀醉心桌球的原因,真正動力原來是爸爸的比賽制服。「以前爸爸經常帶我去看他比賽,在我眼中他穿的桌球制服很有型,然後我想如果他教我打桌球,將來我可以穿這制服去比賽就好了。」結果,美夢成真,桌球制服幾乎就成為安儀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吳安儀自言踏入青春期的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宅女,每天放學回家就只對著電腦打機,父母見長此下去不是辦法,就帶她參加不同運動,游水、跑步,最後吳安儀還是跟爸爸一樣愛上桌球。「我發現桌球真的好好玩,因為每局變化很大,打每一球都需動腦筋思考,很有挑戰性。」安儀在這方面無疑贏在起跑線,父親在桌球室上班,她有時去等爸爸下班,也在學習別人怎樣打波,中五畢業之後索性在桌球室工作。「老闆好好人,見我這麼喜歡桌球,給我免費練習,只要我幫忙執頭執尾便可。」所有運動都要經過重覆又重覆的練習過程,桌球自然不例外,熱情如安儀,也有納悶的時候,吳爸爸就很懂得用方法去鼓勵她。安儀笑笑說:「主要是請我吃漢堡包和薯條,哈哈!你知啦,桌球室好少女仔,有時很多人看著我練波,我只會擺些自己有信心的球來打,打得不好的永遠不會練,這樣會難以進步,爸爸知道我是這樣,就叫我練好自己較弱的地方,練完請我吃漢堡包。」吳安儀日漸長大,對桌球愈來愈認真,後來追求進步就不再只為吃。踏上全職桌球手之路,爸爸媽媽只替她高興,對她來說,異常幸運:「眼見很多運動員決定轉全職得不到家人支持,因為不看好運動員的前景,我真的好幸運,爸爸媽媽給予我很大自由度。」

2009年,安儀首次奪得世界業餘錦標賽女子組冠軍,獎項成為人生轉捩點,除了讓她確信自己有當職業桌球手的條件,也實質地得到香港體育學院的支持,成為全職桌球手。「記得讀中學時首次請假往外地比賽,那次去約旦,是我生平首次搭飛機,我很興奮,好像去旅行一般到處拍照,但被教練訓示我們不是去玩而是去比賽,我才初次明白比賽是怎樣一回事。」這次比賽遇見來自世界各地的桌球手,安儀看到眼內,心裡有一份很希望日後能代表香港出賽的盼望。但小女孩的桌球路也許走得太順利,對於失敗,她起初完全不懂面對。「一輸了就對著爸爸哭,但爸爸會替我分析失敗原因,希望我有所改善,現在比賽得多了,當然明白無論幾厲害的球員都不可能贏盡所有比賽,更重要的是心理狀況會直接影響表現,現在輸了比賽,我只注重記得出現了甚麼問題,然後立即和教練一起檢討。」以前安儀太著重勝敗,導致壓力奇大,但身經百戰之後,這刻的她著重能否享受整個過程,打好眼前的一球就已足夠。

桌球世界仍以男性主導,比賽數目、獎金在女性身上都較少,不過有趣的是部分比賽容許男女桌球手報名,而吳安儀近年最希望挑戰更多男女混合賽事。「之前參加過世界錦標賽,輸了10:1,但令我更希望和男桌球手打多些,因為這樣進步得更快。記得有一次和男桌球手打表演賽,明明打了這麼多年應該很穩定,我竟然還會緊張到不懂得打,所以更加希望多些參加比賽去習慣那氣氛,對心理和技術都有正面作用。」成為世界第一,關鍵不止是天賦與努力,對吳安儀來說最重要的,大概就是爸爸全方位的支持與照顧:「最初去外國比賽,爸爸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會為我煮即食麵、牛肉麵,怕我不適應外國食物,而且我的桌球棍和Cue頭都是他親手特製的!」每次提起爸爸,安儀總會流露出甜美的笑容,這世界第一,屬於她,也肯定屬於吳爸爸。■

2018-03-21 16:10:01
利志達 我的N種灰色

Text: Nic Wong

訪問利志達(達哥)從不容易,至少他不想講,你怎樣也開不了他的金口。這次他難得現身又心情靚,皆因他為New Balance標誌性的大「N」創作,舉行全球慶祝New Balance 574鞋款經歷近30年潮流洗禮的展覽之香港站。到底,達哥對N種灰色有何看法?當然,大家最關心他的羅浮宮漫畫,他同樣透露一下,如何踏著灰色的軌跡去創作。



早前看過達哥為New Balance宣傳的網上短片,驚訝他在百忙之間仍有時間創作搞小型展覽,相信品牌對他有著一定的意義。 「這個品牌不錯,容易襯衫,印象OK,平時都有著開。」著開?574?「我著577的,還有些不知甚麼冧把。相信574會舒服一點。」他說家中有一對藍色577,但配合大會主題,所以灰色上身。「灰色現在最流行呀,你看我全身都灰色,頭髮都是一樣!」沒錯,就連眼鏡、手表,達哥身上統統都是灰色。

黑白灰,可說是利志達的常見色彩。「其實是顏色比重的問題,我將灰色當黑色這樣用,取其黑白之間的平衡,看上去有起伏,正是有空間,兩種顏色之間的中間位。」今次,達哥的兩幅灰色作品,將New Balance 574及眾生面孔,融和在同一幅N字畫布之上。單單一個N字,有何意思?「N字對他們有更多意思喎,哈哈。我想,N是無窮吧。」N字之上,如何無窮創作?「這兩件作品想有連繫,好似山峰與山峰之間,迷迷霧霧中間,有男、有女、有野獸,不過灰色的話,其實不用太清楚。」



灰色以外,還是iconic。被譽為「獨立漫畫大師」,每次創作如何保持忠於自己的心,不重複自己?「要看每一次做甚麼,再想想有何方法去做,之後做出來的作品,可能會重複,未必是完全新鮮,沒可能的,但那些重複逐漸逐漸累積起來,又可能建立出另一件事,走出另一種格調,產生另一個世界,從而演變、增加再強化。」達哥坦言,不曾想過全新風格示人,卻真的很難做到。

有幾困難?以往困難,抑或現在更難?「從來都不容易啦。相對之下,現在應該更難,因為經已試過很多東西,可能更加貪心,想試試另外的東西,但很多事情都想不通,不像後生時不假思索,甚麼都會先做出來。」早前訪問過「馬Sir」馬榮成,他說幾年前雙眼已拿不到筆鋒細緻的焦點,「達哥」卻滿是質疑。「不是嘛,他沒有驗眼嗎?他應該有帶眼鏡嗎?」他說現時比以往辛苦了一點,卻有很多方法補救。「我相信,只是眼鏡的問題而已,解決得到的。」



問題天天都多,正如今次與New Balance的合作,他也不是立即應承,必先思考一下。「我怕趕不及我那本書,沒有太多時間。」所說的是,他那個「法國羅浮宮漫畫計劃」,相信大家都非常關心,究竟何時面世。「我未畫完呀,現在進入直路,正在進入羅浮宮中。」我笑說,還以為由始至終都沒有羅浮宮的出現。「不會啦!他們預計在7、8月舉辦原稿展覽,展出之前一些曾出過相關漫畫的外國參與作品,另外香港也有些短篇漫畫,相信應該是那段時間出版。」

更感興趣的是,到底漫畫內容關於甚麼?只知這是大概150頁關於再造人的題材,談及死亡與重生的黑白漫畫,對嗎?達哥故作神秘,好不容易才逼到他多說部分題材。「類似再造人的題材啦,都是關於夢、幻象,一些與羅浮宮的關係如畫畫等。當中有主線故事,大概追尋一個過去發生的一件事,這是否犯錯、改變了別人,或者當初令不應發生的事情發生了?」

眼前的達哥,認真提及完成New Balance展覽及羅浮宮漫畫之後,暫時未有大計劃了。「我沒有甚麼計劃。可能參與別人的展覽吧,但現階段不方便說。」最後,斬釘截鐵問他最核心的問題:夠錢交租嗎?「急呀,岌岌可危!哈哈,我經常都『等錢駛』啦,但都要有人找我先可以。老實說,真的不是很多人找我,因為我的東西難搞嘛,不是樣樣都得,今次他們都算是任我玩了!」

由即日起至本月底,「New Balance x C.P.U. ICONIC 574」展覽在K11的C.P.U.店展出,分別有利志達的兩幅黑白作品,以及他和本地創作組合《乒乓》聯手的設計。

 

【New Balance x C.P.U. ICONIC 574 展覽】
日期:即日起至3月31日
地點:尖沙咀河內道18號K11購物藝術館1樓121-122號舖
開放時間:上午10:30 至下午9:30
*同場展示的Classic Grey 574經已開售,即場購買更可獲贈一個印有利志達或《乒乓》作品的帆布袋以作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