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8 VOL: 188
2018-03-28 17:24:12

毛舜筠 幸福小師奶

Text : Nic Wong
Photo: TPK
Makeup : 阿晴
Hair : Joe Kwong
Wardrobe : Marina Rinaldi
Location : The Langham,Hong Kong

向來覺得,毛舜筠是個幸福小女人,可能是多年來喜劇累積的觀感,更可能是她代言的健康食品所影響。偏偏,幸福不是必然,這次更是Mo姐主動放棄的,難怪她在《黃金花》搖身一變屋邨師奶,外表憔悴之餘,更要全力照顧自閉症兼中度智障的兒子。「放棄」幸福背後,卻再度獲得金像影后的提名,還重拾那份簡單的愛。這,可能才是更幸福的事。



老掉牙的一句,幸福不是必然。原以為Mo姐很幸福,但演戲路上卻不然,直至兩年多前看到《黃金花》的劇本。「終於有一部戲可以讓我有很多機會發揮,終於遇到一部這樣的電影。」終於?沒錯。很多人覺得她擅演喜劇,卻少有地看她像主角黃金花的扮相。「黃金花那個階層不是我一直生活的,我要進入她們的世界,還有一個自閉症的兒子,對我的演出來說,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挑戰一直都在。本來初版劇本側重於師奶復仇殺死小三,導演原意是個黑色喜劇,幾經改動下,以屋邨師奶和自閉兒子的相處為重心,更合Mo姐心意。「我們很想向大家講述更多自閉症患者的世界。」以往大家看電影時,誤以為自閉症患者都是天才,雖不懂表達自己,至少有過人之處。「只可惜,事實上大部分患者都不是這樣的,所以我們很想將真實的一面表現出來。又,原來對這弱勢社群,我們真的知得太少。」


深明自己知得太少,又顯示不屬於那個階層,但Mo姐在拍攝前經已去過好幾次家訪,試圖了解自閉症的患者及家庭生活。「家訪為我帶來兩方面影響:首先,幸福真的不是必然。有時我們很貪心,很多父母或別人眼中,當然希望孩子既漂亮又聰明、讀書要乖,不要學壞等等,原來全都是太奢侈的要求,其實兒女能夠健健康康已經不簡單了,其實正正常常也不是必然的。另一方面,我卻發現他們的世界不是灰暗,那些父母與子女的相處之間充滿著很多愛,偏偏那些愛在我們平常的要求之下,老早已經忘記了,那種關係其實很簡單,這一切都很美,只因他們相愛著。」她佩服父母就算長期服藥穩定情緒,24小時照顧患病的子女,就像片中黃金花所說「湊一個等於人家湊十個」,卻依然不離不棄。


作為女人,她更覺得做人阿媽特別犀利。「無論甚麼環境,媽媽都會守在子女的身邊,那種不離不棄的愛,當然有些爸爸都做到的,但當中亦有不少爸爸承受不住而離開,卻很少聽到媽媽會離開的。一般單親媽媽已經不簡單了,更何況在這種特殊情況下,另一半還要離開時,一個女人仍然留守,當中那份勇氣、毅力和愛……母愛真是很偉大。」



透過家訪及觀察,Mo姐在片中可謂演活了黃金花一角。「其實我很幸運,經過不少家訪,以及與個案中人傾談後,能夠不斷探討她們的心路歷程、身體語言和眼神,從而了解到他們的內心世界。當他們說話時,其表現就是他們的內心世界,讓我去觀察及模仿。」好演技也要好對手,否則猶如對住幅牆演戲。今次Mo姐的對手,一老一嫩,其中與由香港話劇團演員凌文龍演繹的兒子演得最多。「小龍是舞台劇出身,很需要排戲練習,所以我們在開拍前已用了很多時間去排練,可說是我從影以來用最多時間去排練的一部電影。」

不只是Mo姐從影以來排練最多,更是親密鏡頭最多的一次。「很多時候與他搏鬥,要攬到他實一實,避免他傷害自己;平日上街又要手拖手,拖實對方。最特別是,自閉症孩子很喜歡與媽媽嘴對嘴親吻,男女都是一樣,他們的溝通有很多身體語言,但其實我真的未試過有一部電影,要與男演員錫嘴這麼多次呢!」她又想到,戲外自己的女兒經已亭亭玉立,不再與她親吻、拖手。「有時在想,有個兒子的話,原來可以很幸福。現在女兒都不理我了,突然間多了兒子,戲裡戲外都叫我『阿媽』,真像兩母子的關係,很過癮。雖然我沒機會再有兒子了,但從這部戲之中嘗到兒子對媽媽的那種愛,既過癮又幸福。」


多了一個兒子,今次她還重遇多年沒有合作的「老公」。想想毛舜筠與呂良偉的合作,經已相隔三十年了。「我記得之前和他拍過劇,拍TVB《達摩傳》(1986)、《當代男兒》(1988),還有《太平天國》(1988)。再拍呂良偉,很奇怪,他好像沒老過,依然很靚仔,哈哈,還比以前更型,更有男人味。其實有點可惜,我們的對手戲不多,但如現實有這樣又型又靚仔的老公,更是一名教車師傅,想起來真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黃金花》本月中上畫,早已為Mo姐再度提名影后。有人說她毫不志在,偏偏她很在乎。「我不想再說甚麼『平常心啦』,如果這樣說,我真是揞住良心。連同女配角及金馬獎,今次已是第七次提名,之前卻只有一次成功(最佳女配角得獎),其餘五次都失敗,好像是習以為常。」我說,很多人覺得Mo姐早已是公認的影后啦,她沒好氣地說:「朋友說我早已得過,所以沒所謂啦,我便反問:『我幾時有攞過呀?』你問我是否想得獎,我入行42年,當然很希望得到一個肯定,如果我的能力做不到,可能沒辦法,但大家都覺得我在《黃金花》裡面表現得不錯的話……」只可惜,絕大部分的香港人,包括我,同樣不是評審,否則我的選票一定會投給毛姐,而不是……■




 

issue APR 2018 VOL: 188
2018-03-28 17:17:52
江記 本土動畫發牢騷

Text : Nic Wong
Photo : Ming Chan@Double M Workshop

真係估佢唔到。江康泉(江記)大男人一個,首先估不到他畫《飯氣》漫畫丁丁企鵝這樣得意;轉頭他又突然與英國樂隊Blur合作,畫成風格截然不同的《香江模糊記》。江記全新作品,由漫畫玩到動畫,與兩位動畫導演李國威、崔嘉曦一同創作動畫《離騷幻覺》,衝出香港而得獎無數。作品更玩到屈原的頭上,以及即將展開全民眾籌計劃,目標籌得800萬港元,號召大家集氣支持本土原創動畫,緣於他離開香港失敗?即管聽下他有何牢騷,有何幻覺啦!


首先盤問一下江記,搞插畫、搞漫畫,何解轉去搞動畫?「其實我畢業時已做動畫,畢業作品更是動畫,但正正式式做動畫,大概是2009、2010年我成立Penguin Lab,當時第一次合作的人,就是現在拍檔之一的李國威,聯合創作港台外判動畫《哈爾移動肥佬》。之後斷斷續續都有做,隔兩三年有一兩部,後來我們參加『初創動畫企業支援計劃』(簡稱「初創」),而《離騷幻覺》就是2016至2017年度的其中一段參與短片。」

只不過,他們總覺得本土動畫難以接觸得到觀眾。「早幾年,香港不同電視台都播過初創動畫短片,但基於各種原因,沒人留意。我經常希望香港能夠有一條頻道去播放本土動畫,但動畫數量實在太少,可能一日就播完了。」他看著這幾年間本土動畫界發展,深感香港有不少具潛質的小型公司或獨立動畫製作人,現在是時候要搞大佢。「以往都有《麥兜》、《風雲》等,但為何這個時代的香港人才齊集之下,卻沒有一部屬於我們的作品?於是,我們便希望透過眾籌這個活動,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留意香港人正在製作的動畫。其實不只是我們,香港真的還有很多動畫人才不斷努力。」

要眾籌,必先有幻想中的製成品,那就是《離騷幻覺》,一部關於古代中國歷史的香港未來科幻故事。「故事主角是屈原。大家對他的形象是龍舟、食糉、愛國詩人,但我以前讀文學,我覺得他的文字超難讀,不知他說甚麼,慢慢卻發現他寫的影像很豐富、很刺激、很澎湃,他所描述的意象很超現實、很花巧、很多顏色,感覺很迷幻,我一直很想將這些元素變成視覺。」想,我都好想好似中咗頭獎。「接下來是作品內容,我很有共鳴的是《離騷》,意指『離別的牢騷』,記錄他覺得楚懷王只信小人而不信自己,然後不斷說著要離開的那種鄉愁,彷彿是我們今時今日的香港,我正正有這種感覺,雖然我仍在這個城市,卻感覺自己去了另一個地方。簡單來說,就是My Little Airport〈美麗新香港〉的歌詞一樣:『這香港已不是我的地頭 就當我在外地旅遊』。」於是乎,這個科幻的改編,就這樣產生了。


江記回到楚國?過程間,他不停思考究竟香港是一個怎樣的地方?「看看香港的歷史,就發現戰後的香港特別迷人,處於英美的勢力範圍下,卻又很貼近共產主義的國家,所以有很多地下活動正在發生,有很多特務交流資訊或刺探敵人的虛實,氣氛十分緊張。香港這麼小的地方,卻成為世界各國之間武力和角力的舞台,超刺激,非常耐人尋味而吸引,所以我們很想將故事在這個舞台上發生,所以就成了現在的版本。在這個舞台之下,那個機械人角色藏有屈原的記憶,但他自己又有否靈魂呢?因此他不斷尋找答案,追溯以前發生過甚麼事,雖然不是穿越,但視覺元素之下,有古有今。」他又慨嘆,其實歷史沒有改變過,每個朝代發生的事情一模一樣,只是那些名字改變了,直至現在也一樣。「所以我想大膽一點,將新舊混雜,打破固有意義,正如帝女花都可以彈結他。」



帝女花彈結他?聽來感覺新鮮,但最重要是,眾籌計劃之下的「眾」,又是否覺得新鮮?「我們想起利用眾籌,希望展開一個動畫計劃,是從下而上發生,而不是突然間有老闆有興趣,下面的人承接他的想法。最主要是,《離騷幻覺》是個原創計劃,現時原創愈來愈少,但其實很重要,因為很多經典作品都是從原創誕生出來的。」目標金額希望籌得800萬,看來難度甚大。「要做到這部80分鐘的動畫電影,真的要連結更多中小型的製作單位,沒可能靠我們暫時參與過的十幾人。我們有信心得到大眾支持,但能否到達最終目標,就要看看之後的互動。其實好像拉票一樣,要看看能否將我們的想法理念給予大眾,換句話說,支持動畫是一份心意,卻不是一宗普通買賣。」

眾籌將於4月啟動,同月還有一連串展覽、音樂會、放映會與講座。江記特別提醒大家在日曆中mark低這個日子。「4月7日是我們正式開始眾籌的日子,當日全新製作的第二條先導影片《離騷幻覺:刺秦篇》亦會放到網上,希望大家滿意及參與支持。同時間,我們還會在Space 27的展覽場地舉行一個以科幻主題的講座及作品展,到時就會更理解我們的創作意念。」說到尾,到底發完一場大牢騷,江記會否離別香江?想了又想,他發現自己與屈原一樣。「其實《離騷》都只是想嚇一嚇人,他說甚麼不想留低,根本掩蓋不了他對地方的情感。我從來沒有計劃要離開,但我有個想法是:香港作為港口的形象,無論視覺抑或地理位置,應該與世界連接、與大海接通,交流彼此的想法。我落手做這個計劃時,就有這個想法,很希望給別人看到我眼中的香港是如何的。」終於,估到佢會這樣說。■

《離騷幻覺》眾籌網頁:
www.dragonsdelusi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