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8 VOL: 188
2018-04-04 13:05:37

陳敏之 肯捱的人最幸福

何謂肯捱?十五歲入行做模特兒的陳敏之,當年一出道,便被小室哲哉簽下做入室弟子,被人人看好,以為她會平步青雲,成為全港新一代女組合主將,誰不知公司突然倒閉,陳敏之一夜之間,由天堂跌到地獄。其後她加入無綫電視,雖然有43吋長腿的先天優勢,但電視箱出名競爭大,凡事還是要由低做起。由《美麗高解像》演失禁吸毒少女,到《怒火街頭》在鬧市裸跑,只要監製、導演願意用她,她便去做。

直到今天,她坦言依然會渴望得到獎項所帶來的認同,但物質和名利對她來說,已成浮雲,最重要的還是家人和兒子幸福快樂。

Text Znok
Photo Benana@Benana Photography
Makeup Jessica Chan
Hair Eve Chiu
Wardrobe Vivienne Tam、Marella、maje、Ports 1961、H&M Studio、Salvatore Ferragamo、Jimmy Choo、Stuart Weitzman

看你生完兒子後,立即便可回復狀態拍劇和廣告,可以分享一下你的收身秘訣嗎?
好簡單,就是不要睡覺,哈哈,說笑啦。但像我這樣的新手媽咪,真的大部分時間都睡眠不足,尤其是我第一次生BB經驗尚淺,加上我比較喜歡親自照顧BB,雖然有工人姐姐和媽媽幫忙,但始終會緊張。至於為何我會在如此短時間內瘦下來呢?應該是與我餵了一年多母乳有關,因為餵母乳真的需要很多精神,所以很快便瘦下來,加上我坐月後兩個月,便開始拍《溏心3》,當時又要兼顧拍劇,又要餵母乳,又要照顧BB,基本上不需刻意減肥,便已瘦了。所以呢,只要你肯辛苦,便一定可以瘦
下來。 

今年播出的《溏心風暴3》和《性在有情》,你所演出的角色都非常具爭議性,你有預料到大家反應會如此大嗎?
都有心理準備,尤其是《溏心3》中的以愛,的確是一個很具爭議性的角色,你不可以說她是個奸角,但大家可能會覺得她所做的行為不符合社會風氣,所以我預料到大家會討論。但我覺得有人討論,始終比沒有人討論好,我們這一行,不論你討厭我好,喜歡我又好,我都是賺了。有時讀網民的留言,發現好多網民真的會追足整部劇,還會跟我分享他們的自身經歷,將我當成社工。另外,《性在有情》我自己都很喜歡,因為老實說,性這個話題,我真的未挑戰過,今次是第一次,亦是以一個喜劇形式,感覺不會太色情。而因為我的角色是一個性治療師,還認識了一位好漂亮的性治療師,學習了一些有關這方面的知識,十分有趣。

你覺得自己算是一個堅強的女子嗎?
我們做TVB的都好厲害,好多演員都身經百戰,被訓練到不怕攰,或者就算好攰都可以做得好好,例如拍劇的時候不會忘記台詞之類。我記得我早前拍《溏心3》,飾演我爸爸的夏雨哥對我說:「阿女,做這一行千萬不要呻辛苦,有好多人連辛苦的機會都沒有。」他叫我要珍惜現在所擁有的機會。當然,他也明白我們的辛酸,好多時候拍劇真的連睡覺都沒機會,但他的意思是不要呻,不要周圍對人說:「我好辛苦呀!」,我一向都好少會呻,但聽完之後,我更加「叮」一聲,想到的確是有好多人想辛苦一點,拍多一點的機會都沒有,為甚麼我們還不去感恩呢?所以就算辛苦都應該學會如何去享受。

但一定有遇過低潮吧?
當時小室哲哉時期,萬千寵愛在一身,大家將我們幾個女仔捧得好高,然後公司倒閉了,突然間我要從高處跌到落十八層地獄,歌星夢瞬間幻滅。我就像一個公主,突然被奪去所有皇冠、鑽石、靚裙,要着回一件平民的衫,打落凡間。如果你問我,那段時間真的算是我人生最低潮的日子,我自己又窮,所有錢都花在置裝上,我買的衫已經不算貴,但奈何當時沒有人認識,所以沒有品牌會贊助我。但都好感謝那一段日子,如果沒有這段日子,我不會如此感恩,珍惜現在每個工作機會,希望每次都做得更好,讓大家下次都會想繼續用我。

你對自己要求那麼高,對仔仔的要求也同樣會那麼高嗎?
只要他健康就夠了,是一個好人,快樂的人,便足夠了。他的名字叫子樂,我們改這個名的原因就是希望兒子快樂。至於將來有沒有成就,那便是他自己要走的路,我會培育他,陪他走他的一生,即使他將來做得不夠好,但只要平安快樂,人生是開心的,就已經可以了。

覺得仔仔有遺傳到你的演藝細胞嗎?
他是一個不受規限的小朋友,很有創意,玩玩具車的時候,從來不會正常地玩,會倒轉來玩,並嘗試拆下車轆,從這一點我看得出他與其他小朋友的不同之處,所以希望他將來會做到一份獨特的工作,但我不太希望他成為一個演員,因為平日工作會遇到好多童星,而我不特別喜歡那一種感覺。我覺得他們的世界應該是充滿花花草草,並去學習更多有關自然的知識,因為這個世界真的很大,有很多不同的事物,童年不應該花在錄影廠內,日日聽着「roll機!cut!」,然後被一些會說粗口或者好粗魯的人包圍,小朋友不應該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玩味性質的,去試試是可以的,但不應當成職業。

除了你的演藝事業之外,知道你的曲奇餅生意亦愈做愈好,你有打算退下來,專心做個生意人嗎?
曲奇餅店生意好,某程度上也是靠我做演員所賺回來的名氣所得,好多內地、馬來西亞的粉絲,會去接觸我的曲奇餅品牌,都是因為知道是敏之的品牌,繼而覺得好食而支持。我們標榜的是產品的質素一定要好,所以公司成功第一步可能是靠我的名氣去打開,但之後的功勞都是全歸功於我的員工。而我暫時還未有退下來的計劃,所以大家可以放心,敏之還未會退下來,還會繼續努力演劇給大家看。

既是演員和生意人,又是人家的老婆和媽媽,那麼多個身分,你認為你哪一個做得最好?
作為一個女兒,一定最高分。另外我做女朋友都應該高分,因為做女朋友的時候,只需要對住男朋友一人,沒有小朋友,也沒有家庭責任,需要做的事情很簡單,陪對方睇戲食飯,純粹享樂就可以。現在可不一樣了,要像個管家一樣,又要教工人做家務,又要買菜煮飯給仔仔,太忙了,但以我一個如此忙碌的人來說,我感覺我還算兼顧得不錯。■

issue APR 2018 VOL: 188
2018-04-01 16:30
姜皓文 不再黑仔

Text︱Nic Wong
photo︱TPK
hair︱Jove Shek@La Mod Salon
makeup︱Herrylaiming Make-Up
wardrobe︱速寫@JNBY
location︱Dada Bar + Lounge@The Luxe Manor


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俗語永遠都是對的。


這麼多年來,姜皓文被稱為「黑仔」,無論膚色抑或運氣,都一樣夠黑。「我沒有運氣,沒錯,即是『黑仔』啦。」


只不過,近年「黑仔」已榮升「黑哥」,原因有二。第一,人人都不好意思再叫他「黑仔」了,正如華仔變成華哥,古仔變成古生一樣,50歲人再叫「黑仔」的話,認真黑仔,於是獲得尊稱「黑哥」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第二,近年姜皓文確實不再黑仔,江湖傳聞有指「沒有姜皓文就開不成戲」,兩三年間他一共狂拍了26部電影,就算拉長戰線,近五、六年他更拍了超過40部,拍完未上映的已有好幾部。「電影圈裡實在有太多人對我好,很多編劇、老闆都給我很多機會,我經常擔心我會用盡這些quota,好似今屆金像獎,雖然我有兩個提名,但我都覺得會否用盡quota呢?」


最終quota會否用盡,最終他會否得獎,實屬未知之數。不過,踏入半百之後時來運到,得到做男主角的機會,而且好事成雙,未來一連兩部《電影痴漢》、《翠絲》都是擔正演出,不用再扮鬼扮馬扮搞笑,至少已成功擺脫黑仔之名,怎樣說都是一件好事。

 

多謝古天樂

「黑哥」的故事,可以由上年開始說起。入行三十多年,上年姜皓文終於憑著《樹大招風》的精湛演技,第一次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即使最終輸給《一念無明》的曾志偉,整個人的精神面貌也豁然不同。來到今年,連續兩屆提名金像男配角,亦連番代言廣告,恰恰是事業起飛,他隨即打岔:「事業起飛咁勁?哈哈!的確,這幾年來行得很順。」又問,有否覺得自己大器晚成?「其實不該說大器晚成,我經常覺得,不是老臣子做得耐,別人就一定要頒獎給你,有時只是時運未到,又或者不是時運問題,而是你未去到那個成績。如果沒成績給人看到,你做幾十年都不會得到啦,所以不算是大器晚成。」

無論你信不信命,的而且確,姜皓文過了50歲,事業才有突破,他卻認為,主要是揀啱老闆。「我一直做好自己,總相信勤力始終會給人看到,沒理會何時才有收成。不過,我真的很感謝經理人公司,古天樂幫我鋪排了很多事情,幾乎將我重新琢磨出另一個姜皓文。」換句造說,姜皓文2.0?「他幫我調整了很多方面,幫我鋪了一條好路,安排了很多方面,起初我也戰戰兢兢:『得唔得架,老闆,好似唔係好得喎!』他拍心口說:『得架,你信我啦。』結果,我真的相信了古天樂;結果,我一路走得很順利,之前我一直很擔心的東西,只是白白擔心。」


究竟姜皓文2.0是怎樣的?「大家都見到啦,近年我所做的演出角色、戲份,他都幫我調校到恰到好處,就像《五個小孩的校長》那種爸爸角色,觀眾看到相當入肉,更發現到姜皓文有這一份特質。由《五個小孩的校長》開始的好幾部戲,加上之前林超賢導演的《激戰》,慢慢累積起來,有人會留意到我,真的全靠經理人公司『天下一』,而外界的反應亦明顯轉變得很大。」


我沒有觀眾緣

這一切,又是關乎累積多年的觀眾緣?他反駁:「我沒有甚麼觀眾緣,很兩極的,有些人很喜歡我,有些人又很不喜歡我,我是那一種很慢熱的,觀眾慢慢看我的演出才會喜歡,而不是一眼看見,隨即覺得我很sharp的那一類演員。」再三質疑,會否是香港年輕男演員相對不濟,因此觀眾寧願多看他這類「綠葉王」?他繼續不認同:「現在觀眾很聰明,主要看那個劇集或電影的製作,他們不會先看角色,而是那電影的質地、製作、成本等等,然後才看演員,不會以新演員、舊演員去區分。就算現在很多電影都用上更前輩級演員來演,一樣很賣得。」


無庸置疑,近年姜皓文漸受歡迎,而且他不只得到觀眾歡迎,更受一眾導演青睞。常說他兩三年內狂拍了26部電影,翻查資料更顯示,近五、六年間他拍了超過40部電影。「嘩,有沒有咁多呀?」有,單單拍完未上映的,已有《明日戰記》、《真.三國無雙》、《張天志》、《順風魚》、《電影痴漢》、《翠絲》,其中後兩者更是擔正做男主角。莫非,他從來不會推戲?「通常公司會先揀一轉劇本,接著再給我看,問我有沒有興趣、有沒有把握。但我真的很喜歡演戲,所以劇本走過來的話,八、九成我都會拍,有時未看都說照拍,因為我真的很喜歡演戲。只要不是太過分,太難過自己心理關口的戲,我都會接。」怎樣才是太過分?「我不記得了,有時公司不想我重複扮演太似以前電視上的角色,或者一些不太靚仔的角色吧。我當然有推過戲啦,但其實也不多,應該只有幾部。」真心想知他推過甚麼角色,但當然他避而不答。

 


不好意思再搞笑

江湖傳聞指:「沒有姜皓文就開不成戲。」又,他連忙否認。「很多導演真的覺得我適合角色,才會找我!我上次拍完林超賢,都不記得上一部是否《激戰》(編:正確!),直至現在他都沒找過我。我甚至打過電話問他是否放棄了我,他卻說角色不適合我,適合就會找我。就算杜生(杜琪峯)也是一樣,《樹大招風》之後就沒找我了,他們真的是適合才用,而不是很想用我。這是現實,他們不會因為那段時間誰人很紅,就找誰人。難道真的沒有你不行嘛,你覺得姜皓文是誰呀?」他認真分析過,早幾年他老是常出現,皆因每一部都是男人戲。「那時候我飾演了很多很陰沉的角色,亦即是一日喊幾十次那些呢。」


「老實說,我不是靚仔,我不是好戲,但我可能著數過其他人,因為我經歷多,我的經歷真的太多,可以放到每一部戲入面。」另一件著數事,是他在電視台拍過很多喜劇。「我是喜劇演員出身,最近有些導演、編劇、製作朋友又想我做回一些以前喜劇式的演出。」於是乎,今年上映的賀歲片《我的情敵女婿》及《大樂師.為愛配樂》,重現了以往的黑仔本色。「我很久沒拍過喜劇,直情忘記了。好似葉念琛的賀歲片《我的情敵女婿》,不是我不懂做,不是我不想做,但到了這個年紀,我做不出手,做不出以前渾渾噩噩、無無聊聊的東西,現在真的不好意思再做。」他笑說,今次與劉嘉玲演對手戲,不時看到對方滿有疑問,但大家最終在葉念琛的「淫威」之下,一同接受了。「他嫌我做得不夠,我卻覺得做出來有點像卡通片。其實真的有少許不好意思,始終年紀大了,思想不同了,現在再演這種,好像有點礙眼,不過出來的效果又不錯……」幸好,他壓根兒也知道有點礙眼,只是為了賀歲的戲劇效果,而不是重回舊路,否則真的覺得失望。


姜皓文的那條舊路,不得不說回亞視。直至今日,他依然對亞視很有感情,卻只限於當年的亞視。「其實亞洲電視每一個幕後人都是很有火的製作人,我夠膽說,現在有頭有面有成績的電影人、電視人及製作人,全都是亞視出身,只不過以前的慣性收視,每部電視機的1號是TVB,2號才是亞視。沒錯,亞視出來的幕前人或幕後人,是比較吃力,但同時很有火,夠爆夠出色,但只限於我們這一代的亞洲電視。就算我在亞視的最後兩三年,經已是面目全非,不是我出身那時候的亞視了,甚至現在的亞視,我都很陌生。」

 

我們這一代亞視

人生路就是這樣曲折離奇。早年在亞視甚為黑仔,但一離開亞視轉戰影壇,前路卻是一片光明。「我轉型得很渾渾噩噩,卻又很自自然然。那時我仍在做亞視,晶哥(王晶)經已找我出來拍電影,我一直都踏著影視兩邊。到後來正式全面拍戲,只因為亞視沒事好做,而電影通告又慢慢增加,我才順理成章去拍電影。」正如前述所提到的觀眾緣,他深明電視和電影的觀眾群屬於兩個不同範疇。「正如我駕車去入油,那個油站姐姐說,很久沒有在電視上看到我,只是間中在翻播那些電視劇看到我一兩眼,還問我最近忙甚麼。我答拍電影,她卻說很少去看電影,叫我去拍電視劇呢。」他坦言一直想拍電視劇,只是未遇到合適的劇本,何況如今電視製作拍得住電影,於是他拍心口向大家(包括那位油站姐姐)說句:「我是不會放棄電視劇的!」

影視路上兜兜轉轉,電視上的黑仔終於蛻變成影壇上的黑哥,如此轉型,又是否深信命運?「我沒有運氣,沒錯,即是『黑仔』啦。我經常想著,我一生裡面遇到太多不舒服、不好運的事情,但每一次都給我迎刃而解,每一次都有很多貴人幫我去解決很多事情,讓我大步攬過。好似電影圈裡實在有太多人對我好,很多編劇、老闆都給我很多機會,我經常擔心我會用盡這些quota,好似今屆金像獎,雖然我有兩個提名,但我都覺得會否用盡quota呢?」

 


只吃海鮮不吃肉

要說黑仔經歷,看看他的童年生活,就知沒有最黑,只有更黑。生父在他出生時已經跟母親分開,人生從未見過父親一眼;後來母親改嫁後但病魔纏身,養父忙於工作,弟妹送到兒童院,到他14歲時,母親病逝,自己亦入住兒童院了。「我的童年很複雜,小時候已沒有家庭這個觀念,散到不得了,幾兄弟姊妹完全分開到不同兒童院居住。從小我就養成怪癖,很孤獨,不喜歡與人交談,不喜歡表達自己,難以與人溝通,到現在都是一樣。」眼前的他,卻絕對不像如此孤僻之人。「有段時間,記者朋友都問我為何會做這一行,因為我沒話說,我是說話差、表達能力差、遲鈍、慢熱的人。」的而且確,難以想像。

「直到18、19歲時,我開始做茄喱啡,起初對演戲沒大興趣,只是享受游手好閒的感覺,餐搵餐食餐餐清,一日30元,說一句對白有8元,又不用回家,長期在廣播道公園打躉,翌日早上又開工,你去TVB,我去ATV,或者港台、拍電影等等,慢慢拍下去才養成演戲興趣。那時只要肯做就有工作,一日跑幾轉都可以,這邊廂做死屍,另一邊廂做茶客,才賺到30元一日,否則哪有錢開飯呀?」

提起開飯,近年他對飲食愈來愈有要求,所說的不是鮑參翅肚,而是戒掉肉食。「我戒了吃肉已有一段時間,忽然間不想吃肉,只吃海鮮。本來我已經戒吃牛肉好一段時間,當年外母患了大病,我對上天許願,如果她康復,我以後都不吃牛肉,結果她真的康復了,所以我順理成章不吃牛肉。至於其他肉類我都不吃,緣於有次在北京拍戲,坐車時看見有人在大街大巷裡羊,之後整整一星期都不舒服,於是我問自己可否不吃肉。後來上網看了很多文章,得知養牛很影響生態,加上人大了,思想古靈精怪,開始思考這些方面,決定不再吃豬牛羊雞鴨鵝,只吃魚。就算現在吃魚,都不吃新鮮魚,只吃冰鮮魚,或者冰鮮青口等等,盡量吃清淡一點。」適逢近年他又勤於運動,有時在家舉啞鈴,有時上街跑跑步,結果身體檢查有明顯改善。「以前有脂肪肝等等超標,現在甚麼都沒有,真的難以令人置信。」

還以為戒肉與宗教有關,他說自己沒有特定宗教信仰,有時祈禱,有時請教觀音,有時到佛堂抄經,認真估佢唔到。「我小時候接觸過基督教,也讀過天主教學校,坐飛機時忽然會祈禱,重要關頭時我又會問觀音,我就是個這樣的人,對宗教總是臨急抱佛腳。某些時候到了一些不安心的環境,便會祈禱一下,與耶穌講幾句,然後心裡又會安靜起來,好似有人替我分擔了,偏偏我又沒有很虔誠地去主日學。另一方面,我間中又會去佛堂抄經,例如去慈山寺感受很舒服的環境,安靜地抄一篇經文,享受這個過程。」在他心中,宗教純粹是一個精神寄託……

***詳盡訪問請參閱2018年4月號《JET》***


後記:「加油呀,黑仔」

踏入4月,還是要問問他準備得獎的心情。公認為好戲之人,更可能已是很多人公認的最佳男配角,其實還真的需要得獎嗎?「人人都問我是否想攞獎,當然希望啦,但我更享受這段時間的觀眾朋友、網民,甚至日日在街上都遇到一些人前來恭喜我:『加油呀,黑仔。』試過駕車時,有的士經過拍我車窗,激動地說:『今年是你得獎喇!』搞到我心情幾忐忑。同時,我又試過坐的士時遇上司機,他說我做陳廣(《盲探》)扮演的士佬很恐怖,其實我聽到開心過獎,原來真的有人留意,感覺我不再孤單。我經常覺得,如果演完沒人看的話,那就當成一份工,但原來網上、街上都有很多人支持我。獎項呢,我知道很多人肯定了我,有人說我是他們心目中的最佳男配角,甚至有人更誇張,稱讚我是他們心目中的影帝,這些都是一種鼓勵、強心針。聽到他們的呼聲,給我一個很大的動力,最後得獎當然是錦上添花,但如果沒獎的話,我也覺得有份提名,而且打孖上,我已經夠威,心滿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