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4-12 18:26:56

首度與大猩猩交手!每日維持150%狀態 Dwayne Johnson

Text: Nic Wong

今期很多大片,其中一部是狄維莊遜(Dwayne Johnson)主演的《末日困獸戰》。或者你會覺得又是《加州大地震》的翻版,但今次加入巨獸大猩猩基因突變,大隻佬既要在戰場上阻止全球性發生災難,更重要是拯救他的好友--大猩猩佐治。今次便找來Dwayne Johnson現身說法,講講他拍攝《末日困獸戰》的辛酸!


問:導演Brad Peyton和你三度合作,他說過最喜歡看你在可怕嚴峻的環境下,用盡自己的技巧、力量、幽默和魅力去解決問題。今次與他再度合作,你有何感覺?

答:Brad和我的合作就像老夫老妻,作品反映製作人的修為,所以我認為影迷可以期待一下戲中的大型動作場面、娛樂性和震撼十足的大肆破壞。我們一直希望可以再下一城,不斷提高作品的水準,超越前作。對我來說,每天由早上7時踏進片場那刻開始,我一直維持著150%的狀態,直到當日拍攝結束為止。


問:拍攝《末日困獸戰》有何得著?

答:最令我興奮的是,我可以創作出經典。我們不單只有巨型猩猩、誇張的鱷魚、會飛的狼,還有一個健碩的光頭紋身大隻佬追擊牠們。遊戲建基於大肆破壞,我認為電影充分向遊戲致敬。故事足以令觀眾的腎上腺素上升。



問:對於這個靈長類動物學家的角色,你有何感覺?

答:他絕對是一個我喜歡扮演的角色,曾經領導聯合國反偷獵小組,在這之前一段長時間是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的成員,參與過世界各地的戰役。所以,因為他的各種經歷,他已對人類失去了信心。剛好,我曾經與很多出色演員合演過,但從未與大猩猩交過手。

問:聽說電影提到「CRISPR基因改造計劃」真正存在?(計劃始於1993年,目標是透過改變器官的基因排序治療癌症和其他疾病。)

答:科學很奧妙。我們要符合科學角度的同時,取得娛樂性的平衡,令觀眾感到我們用盡法寶拍出大規模又精彩的電影。同時,戲中有1,118隻巨牙的鱷魚,巨如整棟大樓的大猩猩。

 


問:戲中巨獸攻擊你們的那一幕,雖然用上綠幕包圍整個場景,但場景足足有3層半高,設計成可以搖晃的結構,而且劇組人員還向你們拋下真的碎片!

答:對呀,這是不可多得的經驗,因為破壞在片場到處可見,還有一隊出色的團隊確保每個細節的準確度和安全性。當你置身片場,就能感受到當下的情境了。

 

問:拍完《末日困獸戰》拯救世界之後,下一站是否準備去選總統?

答:選總統並不容易(編:戲中拯救世界更易?)。但現時我仍在學習中。下屆2020年參選不可能了,或者最快是2024年或2028年吧,還需要一點時間去學習呢!

故事簡介:

國際巨星狄維莊遜(Dwayne Johnson)再度夥拍《加州大地震》導演畢特比頓(Brad Peyton),主演動作歷險電影《末日困獸戰》。故事講述靈長類動物學家戴維斯奧歌(狄維莊遜 飾)一直與人類保持距離,但卻跟極之聰明的銀背大猩猩佐治有深厚感情。一次基因實驗出錯,令這隻溫馴的大猩猩變成狂怒難馴的龐然巨獸。更可怕的是,原來有其他動物也發生了同樣基因異變。這些異變的超級捕食者於北美肆虐,到處大肆破壞。奧歌要與一個名譽掃地的基因工程師合作取得解藥,於變幻莫測的戰場上尋找阻止全球性災難,更重要是拯救他的好友佐治。

issue APR 2018 VOL: 188
2018-04-10 16:38:58
自閉症專訪:凌文龍 X《黃金花》「原型人物」家俊

Text: Nic Wong
Photo: TPK

我們看得太多電影,也太相信電影了,潛意識早已認為「自閉症=天才」,凡自閉症病人就像《手足情未了》(Rain Man)的德斯汀荷夫曼角色一樣,聰明得可以去賭場計牌賺錢。只可惜,現實中自閉症病人,有天才亦有凡人,而本月中上映的《黃金花》,正正想用電影挑戰電影,打破一般人對自閉症的單一認知。這次,戲中飾演自閉症兼中度智障角色光仔的凌文龍(小龍),重返他探訪多次的自閉症家庭,與他扮演的「原型」家俊一同影相,扮相果然唯妙唯肖,就連家俊母親都認錯了兒子!



又跳又叫不封閉

《黃金花》,正是舞台劇演員凌文龍由劇場轉戰電影的第一次,偏偏他首次扮演的角色,就是自閉症病人光仔。「我對自閉症的第一個印象,相信與平常人一樣,大概覺得自閉症就是不出聲、不會和別人玩,又或是電影中所說的那些專才,直至家訪與他們親身接觸,以及從網上搜查資料後,發現自閉症的光譜很闊,就好似《黃金花》現時所探討的光仔,卻在香港及世界上佔據最大多數。」


實在不知道,過去那些電影有否親身接觸過自閉症病人,但小龍與另一主角毛舜筠及導演等人,拍攝前後多次家訪自閉症家庭,導演更決定以家俊作為光仔的原型。「我在港台節目《鏗鏘集》的紀錄片中,第一次看到家俊,發現他完全不像我之前所想的不出聲、收埋自己那一種,卻是喜歡跑跑跳跳,自言自語。而且,家俊很喜歡吃東西,每每提起吃東西,他就笑得很開心、很可愛、很純真,即使他的溝通及學習能力與我們有點不同。」意料不到是,家俊不是很封閉那一類型,毫不抗拒別人,甚至劇組人員上前與他傾談,他都不會推開對方。


要扮演一個自閉症病人的角色,必先細心觀察。「家俊的特別之處,就是他有很多東西想說,有時自言自語,有時哼出獨特旋律,尤其看到他們兩母子之間的溝通,如何回應母親的要求或提問,當中我留意到他有一些小動作,例如指來指去、跳來跳去,以及一些『魔音』,於是我都練習了好一段時間,嘗試重現他的聲音頻率。」就連家俊母親看過《黃金花》之後,都大讚小龍扮得神似,又跳又叫,十足十兒子上身!

對於演員來說,最大挑戰卻是難以代入角色,小龍最為苦惱:「最難的是,我難以了解家俊正在思考甚麼。當然,模仿動態、身體表達、小動作等等各有難度,但最大的難度是:為何他們會這樣做?於是,我翻查很多網上資料及專家分析,嘗試估計一下他的視覺、聽覺會是怎麼樣,透過這些資料及真正與家俊接觸後,到了拍攝時,唯有拿著這些養份,加上自己的創作表達出來。」事實上,他入圍候選今屆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及最佳男主角,足證演技層面上非常成功。

個人成就以外,小龍特別感謝導演拍攝特殊兒童家庭的題材,亦希望更多人更關注這個社會議題。「拍完《黃金花》之後,我了解到社會上有不同弱勢社群、特殊家庭,他們在香港真的很需要別人幫助,希望社會多點關注,政府給予更多援助。同時,當我了解到他們背後多年來的生活困苦及辛酸,但他們的心裡卻只希望生活簡單而安定,只要家俊不再自殘身體,母親已經很開心了,真的令我反思,其實每個人在生活上不需要太多東西,單單保持一個平和的心、內在的快樂,便已足夠。」


他特別提到,從家俊與媽媽身上,看過不少感動時刻,尤其自閉症孩童很喜歡直接親吻母親。「其實在任何地方,一個長大了的孩童還會和媽媽親吻,真的很少發生。但對於這對艱苦地面對生活的兩母子而言,簡單的錫一錫,如此這麼小的事情卻是令人最快樂的。」一吻傾情,從來是形容情侶,但這一個個吻,母子之間更是溫馨而窩心。

「我覺得電影入面最值得留意的一句對白,就是毛姐的願望:『能夠白頭人送黑頭人。』老實說,怎會有一般家庭的父母想說出這句說話呢?從自閉症家庭身上,我看到母親對兒女的愛,是一種很偉大的體現,希望觀眾能夠明白他們的處境,給予他們一些援助。不一定是捐錢,或者做些甚麼事,有時在街上看到他們,抱有同理心對待他們,給他們鼓勵的眼神,或者說一聲加油,對他們來說,已是很大的幫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