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4-30 17:27:03

蔡思韵 短暫的氣質(我不要)

Text︱Nic Wong
Styling︱Sum Chan assisted by Simon Au
Photo︱Pazu@萬象鏡社
Hair︱Heitai Cheung
Makeup︱Angel Mok
Wardrobe︱Emporio Armani

她是蔡思韵(Cecilia),不是蔡思貝。

老實說,兩人的氣質有點不同。

多得去年ViuTV劇集《短暫的婚姻》,短短五集就讓觀眾發現,
香港電視劇還是有新血,劇中那位與Eason關係曖昧的鄰家人妻,
現年芳齡只是23歲而已。

說她是香港新血,卻又有點複雜。
香港人,中學畢業後到台灣進修戲劇,回港拍劇受人熟悉,
但她暫時決定在台灣生活,只因一個字:慢。

問她未來想回港或留台發展,她說沒計劃好,看看緣份安排;
又原來,當初拍攝《短暫的婚姻》都是上天注定,緣份到了,好劇自然來。

再問她怎樣看文青氣質女神潮重現,她說:
「氣質是一個名詞,前面好應該加上一些形容詞,
例如『文藝』的氣質、『優雅』的氣質,每個人的氣質都不同。
我自己呢?
文藝,我覺得未追求到;優雅,可能我吃東西慢,做甚麼事都慢吧;
童真吧!不過『童真』的氣質又好似文法錯了,哈哈。
我覺得,只要不是『短暫』的氣質就可以了,我一生都會繼續追求。」

計我話,最適合形容蔡思的,
應該是「佛系」氣質。

緣份到了,好劇自然來

對香港觀眾來說,蔡思韵還是個新鮮人。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為何她當初會拍攝《短暫的婚姻》?「突然有一日,我收到ViuTV總監的一個whatsapp,很奇怪。我覺得這是一份禮物,有時都會思考,為何再次錯失機會?為何casting又不成功?但是我這份人不急,其中一個想法是,時時刻刻準備好自己,然後機會來到,就不要錯過。」換句話說,「佛系」背後的真諦,就是必先準備好自己,就算不做乜乜、不做物物,機會一到就把握,之前那些乜乜物物,卻未必很重要呢。

「他們真是一場賭博,當時找我時,還未見過我本人。我第一次看見拍攝團隊,正正是劇集拍攝的第一日,估計他們看過我之前拍過海洋公園的微電影,所以對我有印象,然後覺得我適合那個角色。當時我都很疑惑,那個角色是一名母親,真的覺得我可以勝任嗎?然後他們的回覆是,可以!同時他們說Eason也覺得沒問題呀,大家都信任我,願意給我這個角色。雖然我有點猶豫,但總覺得不可以令大家失望!」

去年拍攝時僅僅22歲,卻早已演活三十幾歲的人妻。「我比較高大,看起來比較成熟。早在我十幾歲時,人們已經問我是否22、23歲?到現在23歲,卻竟然可以做三十幾歲的角色?我覺得自己屬於那一種。現時成熟但老了的時候也不會太老的演員吧。我相信我的心依然年輕,保持這個心境就可以。」

雖說心境年輕,但她早已為自己打算,很快立志成為演員。「小時候沒想太多,但母親很早已逼我學芭蕾舞,起初覺得老師很惡,拉筋很痛,就想放棄,但母親繼續逼迫我,告訴我就算以後未必以跳舞為終身事業,以後不跳也可以,但她希望我透過跳舞繼續練習氣質、練習儀態。」嚴母出高雅,促使女兒走上演藝之路。「跳舞是一種表演,小時候未接觸演戲,但從跳舞開始,長大後慢慢接觸演戲,發現自己很喜歡表演,因此就這樣走下去。」

於是,她由18歲開始,便離開土生土長的香港,隻身到國立台北藝術大學修讀戲劇。「當年是師兄師姐推薦我的,告訴我『北藝大』是一間很好的藝術學校,加上我挺喜歡台灣這地方,所以想試試在台灣生活一下,感受一下那邊的文藝氣息。」有趣是,原來五年過去,至今她還未正式畢業。「其實我已讀完大學課程,卻只差一篇畢業論文未交,目標是今個學期完成吧。」僅僅是剛過去的四月,她經已忙個不停,月中剛完成舞台劇,月尾開拍電影,基本上工作重心都在台灣。「可能我讀完書,實在不捨得台灣,太喜歡台灣,所以想留下來,有工作便回港吧,大概兩個月都會回來一次。」

實在不捨得台灣

「台灣生活比較適合我,相對香港來說,那邊生活就是慢。我這份人很慢,小時候吃飯要吃3小時,母親經常發脾氣罵我,但香港對我來說太急了。試過有次回香港坐地鐵,乘扶手電梯時差點因為太快而跌倒。但生活有很多方面,值得我們去發現更多微小的事,所以我覺得做人可以慢一點。如果只可以選擇一個地方,我也不知道,但其實不用選擇,看看緣份如何。」你看,她是否很佛系呢?

似乎香港愈來愈少學院派了,大多嶄露頭角的,不就是模特兒中途拍戲嗎?偏偏蔡思韵卻正正式式到台灣讀戲劇,更是劇場表演。「我讀的是戲劇系,主要是劇場表演,多於影像上的表演。過程中覺得最難的是,劇場表演講當下,影像表演則可以NG再來。劇場當下需要很多時間不斷練習,不斷重複表現出一樣的表演,這樣是極難的,這幾年來對表演的磨練真是很深刻,每次做舞台劇都要擺放很大的心力,然後不斷不斷重複,如果某一場戲要喊,是不可能喊不出來,不像電影般這刻喊不到,剪接也可以,但舞台劇就是需要不斷呈現同一件事出來給觀眾,所以要不斷學習。

「不過,對我來說,劇場與電影都有它的魅力。劇場是一架火車,只會一直向前行,沒法弄停它,就算一秒覺得自己表演出錯,立即就要處理情緒,繼續做下去,立即調整,與運動員的心理質素一樣。可是,電影對我的魅力,卻可以儲下來,然後被保留,十年、廿年後再看,能夠給人不同感受,回想當時的生命階段有不同感覺,所以兩件事都很吸引。無論如何,由於我學的是劇場表演,所以拍戲時就要收歛一點,一舉一動包括眨眼、小小表情等,鏡頭下一清二楚,與劇場完全是兩回事,所以面對影像表演時,仍需要繼續練習。」

 

短暫的主人

就這樣,她的演技便在《短暫的婚姻》小試牛刀,成功吸引大眾注意及廣受好評。究竟從來沒結過婚又沒有子女的她,是如何投入角色?「我飾演母親的角色,很需要那種對子女的感情和愛,我便將那種感情投放在我曾經養過的貓貓身上。我覺得兩者感覺有點相似,而且我養貓的時間真的很短暫,牠只有一歲多,所以我和牠相處時只有短時間,只有如此短暫的感情。」

那隻小貓名叫Chekhov(啟發自前蘇聯劇作家契訶夫的名字),亦是她第一隻寵物。「牠的離世非常突然,有天我去釜山參加影展,當我在機場等待上機時,替我照顧貓貓的roommate打電話給我說,貓貓突然大叫一聲。動物承受痛的能力比人更強,所以牠痛到大叫時,肯定非常痛楚,之後已是抽搐狀態,立即送去寵物醫院,但路上已經奄奄一息,最終搶救無效,真的很突然。這件事對我衝擊很大,我相信牠很有靈性,知道我無法承受,所以選擇我不在家的時候離開……」她坦言一直想再養另一隻貓,但深感疑慮,擔心新寵物將會取代牠的原有位置,所以暫時作罷。

至於愛情,年紀輕輕的她依然相信。目前未有拍拖,對上一次的戀愛已是一年多之前。「我還相信真愛,只不過目前還未是時候,我估計至少五年後才會結婚吧。我相信當我遇到那個人時,就會有那種感覺,所以依然等待中。」不只愛情,她的真實性格又是怎樣?「慢熱。我覺得了解我的人,就知道我是癲的。」接著我問她做過最癲的事情,她卻說細細聲告訴我,卻叮囑我不能寫出來呢。嘩,聽完才知道,原來她真的可以很瘋狂呢。「有時我有一些很癲、很天馬行空的想法,真的很想做,卻又可能基於禮貌而不敢做,幻想就好了,覺得自己好好玩就足夠。」她又笑言,自己其實是一個小男孩,很直接,又很容易相信人。「我經常不想變成大人,如果成為了大人,行為舉止就要似大人,談吐就要很有禮貌了。我經常都想保持那份小孩子的真心,對世界好奇,對人真誠,卻又感覺很危險,所以現在仍然在拿捏之中。」

百變小櫻

近年幾乎人人都是文青女神,氣質系大熱回歸,她卻繼續佛系上身,直言大家不用競爭。「氣質是一個名詞,前面好應該加上一些形容詞,例如她有『文藝』的氣質、『優雅』的氣質,每個人的氣質都不同,我覺得不需要和別人比較。」那麼,蔡思韵有何獨特氣質呢?「文藝,我覺得還未追求到,要看許多書、許多電影,才可以成為文藝的青年,擁有文藝的氣質,所以我不可以用這個形容詞。」優雅呢?「大家覺得我優雅,可能我吃東西慢,可能是生活習慣,又可能我學過跳舞,肢體的感覺比較優雅吧,但我又覺得未必適合。」「我想到了——『童真』吧!不過『童真』的氣質又好似文法錯了,哈哈!我覺得,只要不是『短暫』的氣質,就可以了,我一生都會繼續追求。」

到最後,她最希望觀眾認識蔡思韵又是怎樣的一個人?「百變小櫻!哈哈,百變的一個人。拍完《短暫的婚姻》,我慶幸大家認識我是一個演員,不希望大家以為我只是個斯斯文文的女生,但我其實可以挑戰不同角色,甚至與我外表有點衝突的話,我就覺得很好玩了。」■

2018-04-16 20:48:10
打死不離Aamir Khan:我不是印度良心!

Text & interview: Nic Wong
Photo
: Tokyo
Location: 香港洲際酒店

印度電影在香港上映,接連都改名為《打死不離乜乜乜》,原因近年中港上映同樣大收,以千萬票房計算,內地更收超過十億。有趣是,這兩、三部中港上映的印度電影,其實都是由「印度劉德華」、「印度良心」之稱的國寶級演員Aamir Khan主演。今次來港帶同最新作品《打死不離歌星夢》及女主角Zaira Wasim,他竟然說:「我從來拍戲不考慮是否社會議題,我只拍自己覺得興奮電影!」到底是他太謙虛,抑或世人誤會了他?


 


【觀眾認識我,因為盜版……】

適逢來港宣傳,加上出席金像獎做頒獎嘉賓,Aamir Khan匆匆來港,但一樣表現親切,幾乎有求必應,有工作人員更說他是合作以來最親和的國際巨星,非常合作毫無怨言。「我經常覺得,電影文化能夠將來自不同地方的人連結在一起,關係變得密切。記得當年李小龍電影在印度很受歡迎,每間戲院都會貼著他的電影海報,極受歡迎。」他稱讚對方是個富有創意的人,又認為人類有很多共同特性。「我們有共同的想法、夢想,也同樣有近似的掙扎。電影就是有這樣的能力,將地球上不同地方的人聚首一起。」

Aamir Khan從印度紅到中國,他道出箇中原因,竟然是「盜版當道」?「說真的,我從來不知道中國觀眾的口味。我相信大家留意我的電影,正是從《作死不離3兄弟》(3 Idiots)開始,慢慢在中港台變得愈來愈歡迎。事實上,當時電影在中國大受歡迎,相信是互聯網帶動之下,很多年輕人有機會去了解印度電影,但其實他們都是非法觀看盜版,因為當時都未在中國上映!偏偏他們看完很喜歡,就想去看我的其他電影,例如《遁天神盗3》(Dhoom 3)、《來自星星的PK》(PK)等,但全都是網上受歡迎,那時根本在中國還沒有正式上映!我相信中國觀眾最厲害之處,就是令我大受歡迎,當然我也是高興的。」


【我的責任只是娛樂大眾……】

相信很多人認為,Aamir Khan的電影都是講普世價值,而且為社會發聲,例如《作死不離3兄弟》(3 Idiiots)探討教育、《來自星星的PK》(PK)探討宗教、《打死不離3父女》則講述傳統、家庭及男女平等的問題,因此他又被譽為「印度良心」。偏偏他答得謙虛且直接,坦言一向沒有這個想法。「近年印度電影在全球嶄露頭角,我不認為我們有遷就其他地區的觀眾,也不是特別想講一些普世價值的故事。老實說,我甚至不覺得我遷就印度觀眾來拍電影,我從來只是為自己而拍,非常坦白。當那些故事能夠觸動我,我才會拍。我不知道觀眾享受電影與否,但我享受就足夠……」

「當我看劇本、揀電影的時候,我就像觀眾看電影一樣。如果劇本能夠觸動我的心靈,能夠令我心情激動、開心、流淚等等,我便會選擇拍攝,很多時候的拍攝,都是基於我的直覺、第一反應,我並不會考慮它是否涉及社會議題,我卻只會選擇我感到興奮的電影。有時故事當中含有重要的社會訊息,當然不錯吧,但我不是一定要帶出某些訊息,因為我的責任只是娛樂大眾,大家入戲院想找娛樂,於是我便去娛樂他們;如果他們想了解社會的話,便會去學校,所以我從劇本中找到感覺,亦即是觀眾從電影中找到感覺了。」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那麼,今次拍攝《打死不離明星夢》,有何情節感動到Aamir Khan?「最觸動我的是,當中的母女關係,而且我也喜歡那個女兒的角色。父親是家中的傳統話事人,但女兒的思想依然獨立,擁有個人的夢想,以及不斷去追求夢想,我很喜歡這個角色,讓我心情激動及感動,非常有啟發性。」

 
有趣是,同樣打死不離Aamir Khan,但《打死不離3父女》(Dangal)父權當道而逼女兒實現他自己的夢想,至於新作《打死不離明星夢》(Secret Superstar)中,女兒則反對父親而追求自己的夢想。他說兩部電影很難一概而論。「印度與中國一樣,很大很不同,而且世上不同國家城市一樣,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父女關係各有不同,有正面、有負面,單單印度的話,有很多好父親,也有很專制的父親。」


 


【我生活在夢想之中……】

談父親,談夢想。Aamir Khan真人實現到自己的夢想嗎?「我覺得自己生活在夢想之中!我小時候父親已是電影製作人,叔叔是導演及製作人,早在我7、8歲時,很多編劇和電影人都去找我父親及叔叔,分享很多故事,於是我便坐在角落,享受聽故事、看故事的樂趣,然後慢慢知道說故事的技巧,原來能夠觸動人心,影響人的各方面。」他又補充,不只是電影人,無論音樂人、歌手或畫家等等,所有創作人都有能力去改變每個人的心靈,帶來正面更好的東西及價值,只要有故事就足夠。「我們所有人都喜歡故事,小孩子喜歡聽故事,長大後一樣喜歡,它帶領我們去看不同的世界。如果我看回自己的人生,最大的影響,正是我看過的一些故事書,將我建構成一個怎樣的人。」

正如《打死不離明星夢》女主角Zaira Wasim一樣,人人都有夢想,即使有多困難,仍然追夢。在旁靜靜地坐著聆聽著的她,也開始娓娓道來。「當然我不像Aamir Khan一樣活在夢想之中,不過我肯定是活在部分的夢想之下,因為我從未想過自己能夠與他這偉大的演員拍電影,更是兩次機會,而且兩部都是很好的電影,無論是故事、意念都是很美麗。夢想這回事,我相信無論在中國抑或印度,都是一樣的。」上次Zaira Wasim在《打死不離3父女》飾演Aamir Khan的大女(小時候版本),今次卻有更多對手戲,戲份甚至比對方更多!


【我從女主角Zaira Wasim身上學習很多……】

接下來,便是二人互相恭維的時候。Aamir Khan竟然說自己跟Zaira Wasim學習?「我不是說笑,我真的在她身上學習很多。她雖然是新演員,但看得出她在全情投入地付出。當你與一名好演員拍電影,你是感覺得到的,說對白時,能夠看到她的眼神,否則如果她害怕我,我會看得出來,然後被她影響。我是喜歡看著她的。」聽到這裡,Zaira Wasim顯得不好意思吧,連忙說著:「無論作為演員,還是飾演戲中的女兒,我都從他身上學習到很多,包括演技、人品,但最重要是,他對電影的付出,非常影響我。」沒錯,《打死不離3父女》那時候,Aamir Khan先增磅30公斤,再減磅25公斤,才能拍出神作,所以他的付出是無可置疑的。

 

來到最後,他再次更正大家,澄清自己其實真的不是一個只拍社會議題的電影人。「我不是為社會而拍戲,我卻為自己的情感來拍戲。我下一部電影叫《Thugs of Hindostan》(暫繹:《印度暴徒》),有很多動作,卻沒有訊息。我飾演一個孤兒院長大的暴徒,沒有家庭觀念,為錢可以賣掉母親,但他很有娛樂性。所以,你看我真不是為了表達訊息而拍攝呢!」能夠成為「改變國家的演員」著實不容易,而且如此謙虛更是難得,就讓他繼續用心挑選能夠觸動他的電影,從而再感動世人,推動國家發展吧。


《打死不離明星夢》故事大綱:

印度首席巨星阿米爾汗(Aamir Khan)再創Bollywood年度NO.1票房,笑中帶淚感動全球!繼《打死不離3父女》再夥拍新生代女星薩伊拉華森,攜手打造全球3大最賣座印度電影,榮獲印度電影大獎4項大獎包括最佳新進導演及女配角。生於小鎮的14歲印度少女欣兒 (薩伊拉華森 飾),天生一副好嗓子,夢想成為歌手。雖然專橫殘暴的父親反對,幸得母親暗中賣掉唯一的金鏈,為欣兒買了一台電腦,讓她發現網路上更廣闊的舞臺。欣兒以「神秘巨星」之名上載幪面自彈自唱的原創歌曲到YouTube,豈料瞬即爆紅,惹來音樂巨星沙塵(阿米爾汗 飾)力捧。當欣兒逐步邁向夢想,卻醒覺最想得到的並不是一尊新人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