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02 16:46:00

蘇民峰、陳嘉倩 識玩一定嚮導玩

Text : Nic Wong
PHOTO : TPK
wardrobe : bread n butter(陳嘉倩)

一個風水大師,一個靚女主播,最近因旅遊而結緣。ViuTV全新旅遊資訊遊戲節目《嚮導玩》,找來蘇民峰、陳嘉倩及駱振偉擔任主持。其中,就連公認是旅遊達人的蘇師傅,居然有問題不懂得回答?以往經常報道新聞的嘉倩BB,竟然說今次主持節目很緊張?不用怕,師傅隨身帶備很多旅遊錦囊,教大家今年最好朝著西北、東南及中宮方向「嚮導玩」。

蘇師傅早年獲邀出國看風水,近年他養尊處優,每個月至少飛一次,幾乎全世界都有他的腳毛,難怪他毫不猶豫就答應出任《嚮導玩》主持,怎料原來不是普通「旅遊節目」?「你都以為我很適合做旅遊節目哩?怎知道今次是旅遊資訊遊戲節目主持,只能看著別人玩,而不是去自己旅遊啊!」他主持節目經驗如此豐富,居然說今次特別緊張!「以前我拍的節目,多數是靚女們輪流問我問題,然後回答她們,但這次不一樣,我卻要問參賽者問題!哎呀,我怎能記稿呀?年紀大呀!所有要記的東西,幾乎都要交給她記住!」

這裡所說的「她」,正是TVB前主播陳嘉倩。「對呀,我是hardcore那個呀,負責講賽制、問問題,師傅則負責搞氣氛,互相補位。又原來,蘇師傅去過的地方,真的比我想像中更多更多,他真是一個旅遊達人,去過很多偏門地方,不是我們一般去旅行走馬看花那種。」到底,蘇師傅的旅遊達人程度如何?「以東京為例,我一年至少去兩次,我幾十歲人,應該去了二、三十次。同一個地方去了這麼多次,都不會周圍看吧,所以都是找一些最好吃、最好看的地方。大家常去的台場、迪士尼,我全部不會去!」

於是乎,我和嘉倩即時發問同樣問題:「東京去哪兒?」蘇師傅娓娓道來:「我在東京通常睡到下午1點幾,3點半出去shopping,別人7點收工,其實我一日的活動時間,只有兩個半小時至三小時。去旅行嘛,真的是嘆世界!而且,我喜歡住六本木,沒有香港人住的。有時夜晚12點有點悶,我又會外出,因為六本木24小時都有東西吃,有地方蒲!」嘉倩即問:「『蒲』的意思是甚麼呢?」蘇師傅即答:「Disco囉!我去日本都蒲到天光呀,有VIP卡的!」

蘇師傅旅遊經驗如此豐富,可惜原來對節目毫無幫助。「我看過所有問題,超過一半都是不懂的。最簡單的例子是,我每日都會找機票和酒店,然後交給我愛人去訂,碰巧其中一條問題是:墨爾本的機場代碼是甚麼?唉,我連香港機場的代碼都記不起,怎會記得其他機場代碼喎!又或者,我問你,知不知道米蘭火車站的公廁收費多少?就算我去過米蘭火車站,都未必去過公廁;就算去過公廁,都未必記得多少錢啦!」嘉倩補充,節目中他們正正考大家這些刁鑽問題。「譬如說,當地買一支酒是幾多錢?匯率如何?例如日圓轉韓圜是多少等等??」

難怪嘉倩說今次做主持十分緊張。「一來遊戲很緊湊,參賽者很有火花,他們分數很接近,咬得很緊,二來我又要記住下一句說甚麼,tagline和賽制等等,所以要記住很多東西。以往報新聞比較刻板,每日都做同樣的事情,很穩陣,很少出錯,但幸好今次都是錄影節目,否則現場直播的話,更有挑戰性。」師傅首次與ViuTV合作,略嫌今次不夠喉,期望下次兩人一起出發做真正的旅遊節目。「我想去一些未去過的地方,但應該都沒有了,哈哈。本來上次計劃去Galapagos(滿頭黑人問號),即是厄瓜多爾對開的群島,是很多世紀前的原始森林,全都是原始生物如蜥蝪、鯊魚、海龜等等,但到達有點複雜,後來我愛人擔心那些地方治安不好,所以沒去。」

他坦言,最想帶觀眾去一些特別地方,卻不想像一般旅遊節目的介紹。「我覺得應該做一些生活化、容易撞板的事情,例如搭錯車、行錯路,又或者吃完一間很難食的餐廳後講粗口,那些統統都沒人做。我去旅行經常撞板,其實你和我一樣,當你不懂得一個地方,就會不停上網看別人的介紹,但它們不代表完全正確,可能阿豬阿狗都說那間餐廳好食,怎知道食完就……偏偏,我就最想做這些節目!」

旅遊上不想撞板,必先聽聽師傅贈大家幾句,今年應該往哪個方向走走?「今年西北是桃花位,但正西、正北是病位,歐洲比較棘手,流行腸胃疾病;人人問得最多的是財位,東南最熱門。記住東南亞不是東南位,卻是中國的南方,所以東南即是澳洲、紐西蘭等地。如果以中國中宮位置來計算,香港和廣東都是位處中國的東南方,同樣特別旺財。至於中宮是喜慶位,亦即是每個地方的內陸中間位置,最適宜拍拖未結婚的人,利升職、利結婚、利生仔。另一方面,西南這二十年來都是災難區,看看04印尼大地震,之後的四川大地震等等。」總結來說,蘇師傅教你去邊度玩?最適宜是中宮(喜慶)、西北(桃花)、東南(財位),最差是正西、正北(病位)、西南(災難位),記得要揀啱位置「嚮導玩」。

至於師傅嘉倩如何和你一齊《嚮導玩》,就要留意ViuTV逢星期一至五晚上10點半的節目了!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02 16:42:37
胡琳 不是我想非主流

胡琳的名字,總令人想起她的靚聲(與美腿),然後就會聯想到爵士樂與發燒碟,反而感覺上與主流樂壇一直保持著距離。但胡琳自言本意並非如此,她從來沒刻意當一個非主流的歌手,只不過一直忠於自己喜歡的音樂風格,自然走上非主流的路。在這個音樂工業難以經營的時代,堅持做自己,反而能夠一路走過來。

Text : Ernus
PHOTO : TPK
make up : Krisie Wong

 

雖說不是主流歌手,但胡琳出碟、開演唱會的頻率比起很多主流歌手還要高,今年五月還初次踏足Star Hall舉行「Shining Moment」演唱會。「之前的演唱會都在較細的場地,如文化中心、演藝學院舉行,今次在Star Hall,場地大了很多,希望能給歌迷一種發光發熱的感覺。我相信當表演者站到台上,就會聚集到一定能量,從而發光發熱吧。」胡琳自言要在容納三千人的場館演出不無壓力,流行爵士樂在本質上比較適合一千多人較親密的場地,但既然已決定踏上Star Hall,可以做的就是全力以赴。「以前的演唱會有簡單舞台配合簡單的燈光已經很好,而且樂隊成員已是舞台的一部分,舞台不用太花巧,但今次導演認為視覺效果要更豐富,所以會加入我以前很抗拒的LED視覺效果,還會排舞,但不是為做而做,而是巧妙地將舞蹈融入歌曲。」

演唱會之外,最近又推出了唱片《Moments》,根據胡琳過去一翻唱一原創唱片的次序模式,今回又輪到原創歌曲了:「對原創歌曲感受當然深一點,畢竟都是由零開始,所有概念都來自自己及團隊。」胡琳翻唱過的歌曲多不勝數,從來翻唱都具挑戰性,特別是原唱是經典之中的經典,幸好胡琳的表現,從來是好評居多。「其實翻唱的壓力真的很大,因為不想浪費了別人的歌,很多時有些很忠心的粉絲,覺得某首歌一定要用特定聲線、唱腔,例如鄧麗君的歌。以前我很介意網民的評語,會主動去看看別人覺得我唱成怎樣,但現在心態不同了,不會再做『事』。」胡琳近年學習到不再介懷別人的看法,畢竟所有音樂總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我問自己,唱歌是為了甚麼,其實也是滿足自己吧,如果能取悅別人當然開心,但過到自己那關,已經足夠了。」她翻唱的秘訣,是決定翻唱之後只會將那首歌聽一次,然後就不再聽。「聽的時候想像自己怎樣唱、用一個怎樣的編曲去唱,每次翻唱我都會與音樂人溝通,表達我對編曲的想法。始終編曲對一首歌太重要,當然不應改掉歌曲本身的特質,但要為它穿一件新衫,呈現全新的面貌。」

唱片業蕭條的年代,胡琳推出黑膠、發燒碟仍然深受歡迎,甚至試過賣斷市還有人炒賣,似乎走了一條方向正確的路,但她認為出發燒碟不應該是一窩蜂的事情。「這幾年的確見到它變成一個潮流,但我不認為應該快速地消費這件事,我仍然希望翻唱、原創唱片梅花間竹地推出,不會因為翻唱歌容易令人共鳴,唱片好賣一點,就不斷重覆。」雖說是潮流,但也不是人人有資格出發燒碟,胡琳的唱功自然不用懷疑,她更著重的,是音樂能否感動人。「聽音樂為了甚麼,不是單單為了有聲音,否則開電視已經有很多聲音了。對我來說,音樂有深層意義,能夠盛載故事,從而感動人,從來應該音樂行先,再以音質作伴。」她不否認音質的重要性,過去多年製作發燒碟,都非常著重使用最好的器材,只是她想提醒自己不要忘記音樂的本質。「唱歌,從來都不可以計算怎樣唱才會感動人,太複雜地演繹的話聽眾一聽就知。舉個例子,陳奕迅唱歌不一定要歇斯底里,有時平靜但發自內心,感情真摯,更感動人。」

出道十二年,胡琳經常被歸類為非主流歌手,她視之為正面鼓勵,提醒自己加倍努力宣傳。「我的音樂包含很多音樂人的努力,當然希望多些聽眾可以聽到,從來也不是刻意走非主流的路線,但既然我給人這樣的印象,唯有多點宣傳自己。去年我拍劇,有人問我是否想尋找音樂以外的出路,其實不是,我只是希望更多人認識我,繼而認識我的音樂。」非主流的印象,來自她音樂裡的爵士樂元素,胡琳雖然不是刻意當個非主流歌手,但也執意忠於自己的音樂風格,這樣才能堅持下去。很多人認為用廣東話唱爵士樂很困難,胡琳親自用行動證明,其實不然。「以前我都會覺得難,語言確實有它的限制,但去到某個階段我們要將語言放在一邊,放低心中的包袱。」她不認為自己所有歌都很jazzy,而會因應每首歌的感覺作出調節。「除了聲線運用,也有停頓、phrasing等細節,只要自然融合就會好聽,毋須去界定那是甚麼類型的音樂,或者聽眾覺得pop反而更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