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08 14:11:05

陳凱詠 JACE CHAN 麈海中暢泳

近年藝能界新生代輩出,Jace與一眾九十後女演員較為不一樣的地方,是她的主播身分。這位傳理公關廣告系學生沒有成為傳媒人,反而立志當傳媒焦點。一畢業就被譚校長欽點成為環球音樂集團 (Universal Music Group) UM Webzine 的主播,主而優則演,去年因演出ViuTV劇集《瑪嘉烈與大衛系列:前度》而嶄露頭角,今年再於日和風格港台單元劇《劍道少女》擔任女主角,又一道藝能界的新泉!

TEXT SC
PHOTO TPK assisted by Joe
hair Teri@Xenter
makeup Onetung Ma
wardrobe Matchesfashion.com, Zara, American Eagle

個人定位
個人定位作為Webzine的主播,Jace卻不認為網上是她的起步點:「雖然會定期於網上和大家見面,但始終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實際地對人,接觸與訪問不同的歌星名人,過程中亦在不斷開拓與創造個人發展的可能,所以事業方向絕對不止於網上。」Jace坦言每當被問到定位的時候,都會覺得這是一道難題。從小就喜歡唱歌跳舞,長大後亦希望能夠將興趣發展成事業。作為傳理畢業生,主播身分自然是主打,不過Jace懂電結他,曾開show唱歌,又有擔任編舞工作,替雜誌做模特兒,更為ViuTV拍劇。Jace一心以多才多藝多面向為目標:「現在年紀還小,既然以上統統都樂於和享受去做,就在定位清晰前,把握所有機會盡力去嘗試吧。」

學習演戲
一齣《前度》為Jace打開知名度。她在劇中飾演髮型師Himmy的女朋友少芬,亦即是大衛的同事。她簡稱這個角色為「一個被飛的港女」,逐說「不認識我的人看過演出後可能會認為我是個很女孩子,感覺憂傷的人;但我本人其實剛好相反,比較理性、開朗、爽直。去演跟自己個性完全不一樣的角色,是很好的演技訓練。」問Jace覺得自己跟其他女生一樣與不一樣的地方是甚麼,她想也不想就答「我跟很多女生一樣貪吃,但我喜歡吃的東西就跟其他女生不太一樣,特別喜歡吃飯,那些很男人很佬的東西!開工時也不例外,更被譚校長笑稱為『九碗飯』。」個性方面也一樣,是天真,卻又比普通女生理性許多,亦相對獨立:「我愛分析,不容易相信別人,習慣每每以腦行先,心為次。好處是能夠好好保護自己,但不利於演戲。現在為了增進演技,會嘗試放得開一點,多體會一點,跟人交心一點。」

青春物語
今年廿四歲的Jace有著三分Miki,三分朱茵,三分焦媛的外形,不過她倒認為年齡與樣子都不是重點,心態時刻保持green的狀態才重要。雖然非學院派的演技可能較輸蝕,但幸好個人能量充足,用心感受生活,自學自悟也是提升演技的法門:「若說《前度》是鋪墊,那麼《劍道少女》就是肯定,最近都在演中學生,還可以扮青春真是值得高興,不知道做學生可否做到三十歲呢?」Jace特別欣賞莫文蔚:「剛出道的她並不是普遍大眾都會喜愛的那種典型女星,沒有刻意賣弄甚麼,純粹展現自己的個性和態度、知性和氣質,後來在音樂與戲劇方面均有成就。難得的是,她永遠保持著一種不懼年月的新鮮感。」

塵海中暢泳
不少人認為今日本地演藝圈實在沒有甚麼像樣的新人,Jace覺得新星整體是缺乏機會:「我跟一群新生代演員都是要好的朋友,大家都在互相扶持,希望能夠一同為香港藝能界帶來一番新氣象。」塵海無際,競爭也大,適者生存之外,更講運氣。眼前這位少女正專注裝備好自己,人生啊,真的不一定只有力爭上游,跟隨個人風格與節奏,夾著青春的浪花,自由無悔地暢泳,也好!■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02 16:52:34
盧冠廷 呀~呀~我要超越市場

Text : Nic Wong
Photo : TPK
Makeup : Yen Lai
Venue : 藝穗會

由電影到音樂,盧冠廷全新概念大碟《Movie to Music》簡簡單單就是專輯名字的意思。只不過,當年創作電影主題曲及配樂絕不容易,如今旋律加以拓展成全新面貌,似乎更難。正如《賭神》電影本來只有主題音樂,沒有主題曲,他就將音樂延伸為歌曲譜上新詞,就變成了〈天下無敵〉,夫子自道那份創作精神。果真天下無敵?他說不斷尋求昇華,希望超越自己以外,還要超越市場。



一個故事成就了傳奇,一段音樂成就了經典。今次新專輯收錄10首廣東歌及1首國語歌,包括前述的〈天下無敵〉,還包括〈秋天的情話〉、〈想你〉、〈一生所愛〉、〈如果你是我的傳說〉等等,將30年前的原創電影音樂昇華。「今次出碟不是我提出,最初唱片公司高層突然想起盧冠廷做了一百多部電影配樂,何不將電影音樂變成歌曲?後來我一口應承,但想深一層,挑戰性非常之大。一個音樂人或作曲人,能夠創作到一首好的旋律,經已很難,若然要在一首耳熟能詳的旋律或歌曲加長再創作,卻是更難,絕對是挑戰以外的挑戰。」

如今專輯已出,所謂的挑戰早已迎刃而解,但回想最大挑戰的,可能是要翻聽自己那些不完整的創作。「我不會翻聽以往的配樂,就連我演過的電影,都不會看。過去我做過這麼多電影配樂,只會在dubbing studio看著將音樂擺上畫面後,享受那個時刻,因為那時候未加入任何效果聲,純粹欣賞自己的音樂。要知道,電影院播放時,我那些配樂經已被效果聲掩蓋,加上以往電影院的喇叭又不好。所以,今次很花時間在網上找回自己做過的電影配樂,大概只有40至50部,很多電影都找不到了,於是就在這幾十部電影當中,揀出10首歌曲來重新改編。」

好不容易選好歌曲,卻覺得比當初電影「七日鮮」的趕貨更難。「天馬行空沒有規限的創作,當然容易得多,只要創作到好的旋律就可以,但現在已有規限,例如《賭神》旋律人所共知,如何再去創作一段、兩段來配合,對於任何一個作曲人都是極大挑戰。要知道,創作到優美旋律的人,世上經已不多,就算有名的作曲人,例如Hans Zimmer曾創作很多好的電影配樂,但你很難即時唱出他的作品,因為他創作不到旋律,只能做到電影配樂;另一邊廂《星球大戰》作曲人John Williams卻可以做配樂,同時可創作到旋律。」


以往做電影配樂,盧冠廷說一切都要聽導演的話。「他想要甚麼,你就提供甚麼給他,始終電影音樂要服侍導演,按著對方要求來表達出他人的視野。但今次絕對是我的視野,甚至是超乎我想像中的視野。」他認為,電影音樂向來要配合畫面,但同時電影沒有音樂是不可能的。「一套電影如果沒有音樂,情緒完全沒法出來,真的要靠音樂振動才出現那種情緒,沒音樂就沒有感受,所以音樂非常重要,但普通人看電影時,不覺得音樂存在,就算你看電影時感到害怕,其實不是畫面令你害怕,而是音樂令人害怕。」

30年後的今日,他終於取回話語權,為音樂爭一口氣。「正如〈天下無敵〉延伸自《賭神》的旋律,如果再用銅管樂演奏,我覺得有點老土,於是我在賭神出場時招牌音樂段落,用上最微弱的樂器──口哨聲,令大家很有驚喜。」他直言本來他不擅長吹口哨,初次嘗試只有呼呼風聲,慢慢調整口形等等,愈吹愈響。「現在聽到的,就是我在無壓力之下的第一次錄音,加上科技配合下,似模似樣。」

又例如〈一生所愛〉,過去有很多演繹版本,就連他自己都有改編過好幾次,今次又有何不同?「我認為今次是〈一生所愛〉終極版。這首歌曲流行了二十幾年,亦因為唱得太多,本來我沒有揀這首,但唱片公司說《Movie to Music》怎可能沒有這首歌?後來他們提議找來剛贏得女高音世界冠軍的Alison Lau試唱,她唱得好但太高音,後來調整之下,我真的覺得這是終極版了,好像我和仙女天上對唱。人人都很喜歡〈一生所愛〉,如果全中國有人可以挑戰這個版本,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們如何做得到。」




細聽這張唱片,彷彿帶我們回到二、三十年前的電影之中。「我一樣覺得興奮,好像沒分別,但又是否老土呢?不是!音樂就是不斷地昇華自己,挑戰自己,遇強愈強,不該將自己留在舒適區,否則沒意思,對自己沒進步,對這個世界也沒作用,所以時刻要有挑戰自己的心態,今次整張碟盡是昇華。」面對年紀漸長,他說理論上比以前更好,因為收集資料愈來愈多,但最重要還是有鬥心。「如果曲風不是我專長,例如Rap,我是做不到的,年輕人一定做得好過我;但如果創作旋律的話,我就覺得我可以與你隻揪,甚至與全人類隻揪,沒難度,因為我吸收的營養足夠,而且世上創作到好歌曲的人少之又少。」

那麼,如今連〈天下無敵〉都創作了,盧冠廷還有甚麼競爭對手?「除了超越自己之外,還要超越市場。我可以告訴大家,這張唱片絕對是超越一般市場聽到的東西,以〈如果你是我的傳說〉為例,沒可能找到廣東歌有這種曲風的,這就是我的鬥心,去昇華自己到另一個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