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5-09 18:48:51

《Westworld》女主角Evan Rachel Wood專訪:Dolores令我「勇氣覺醒」

Text: Nic Wong

難分真與假,人面多險詐,這兩句最適合現今的世界,尤其《西部世界》(Westworld)。HBO又一神劇重啟第二季,老主角Ford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改變女主角Dolores的命運,令她自主覺醒之餘,還引發出她的隱藏多重人格。原來飾演Dolores的女演員Evan Rachel Wood,同樣被劇集及角色影響,令她在現實世界中全面覺醒,有勇氣去尋求自由、權利等真相!

 


問:第二季的
Dolores會變成怎樣?

答:第一季結局為第二季劇情發展埋下伏線。Dolores終於擁有自主意識,而殺死Ford正是她覺醒後做的第一個決定,其隱藏人格「Wyatt」亦逐步浮現。第一季結束後,我急不及待想知道究竟「Wyatt」是個怎樣的角色。Dolores在第二季展現出各種人類陰暗面,不再是冷冰冰的機械人。善良的「Dolores」和醜惡的「Wyatt」是Dolores內心善惡兩分的人格,兩種水火不容的性格會視乎情況需要成為主導人格,主宰著Dolores的行為。我想,她現在只有與Teddy一起時,才會做回原來的「Dolores」吧;面臨殺戮和鬥爭時「Wyatt」便會奮身而出。然而,Dolores第三種人格仍在成形當中,這就是真正的自我⋯⋯

問:你如何讓觀眾知道你正在飾演Dolores的其他人格?

答:當「Wyatt」或其他人格主導Dolores行為時,她原本的南方口音便會消失,但很有趣地從來沒有人發現這個細微分別。我想觀眾會慢慢摸索到不同人格的行為特點,從而分辨出當時的Dolores到底是誰。

 

 

問:《Westworld》第一季的情節已經算不上簡單,但看來第二季劇情和人物將更加複雜……

答:第二季所有角色都在自我約束下嘗試突破自己的界限,一點一點地不斷挑戰底線,這是第二季最引人入勝之處。

 

問:當我們談及第一季時,你說過曾懷疑真實的自己也是像機械人般活著,身邊的人亦一直欺騙著你。你在第二季也有同樣的想法嗎?

答:現在的我,不由自主地反覆琢磨著故事帶來的啟發。第二季拍攝結束後某天,我駕著車四處張望,突然驚覺自己或許正身處虛構世界,甚至懷疑自己是否真正存在,有點茫然迷失。也許這個所謂的「真實世界」就是虛構出來,所有事物根據既定「程式」運作,根本沒有「自我意識」、「自然」或「自由」可言。我們一直活在枷鎖之中,現在是時候尋求真相,第二季之中更加明顯。

 

問:你曾表示飾演Dolores為你真人帶來巨大改變,可以分享多一點嗎?

答:她為我帶來了各方面的改變。當我深深投入角色之中,很難不隨著角色的心境起伏。而Dolores在故事中經歷了重大轉變,當中蘊含著豐富的現實及象徵意義。我想幾乎每一位觀眾都會對《Westworld》產生共鳴,可能各有不同領會,各有不同感受。我在當中的領悟,是發現自己一直擁有卻完全不自知的能力,或者也可說是一種不相信自己擁有,或者被「洗腦」而放棄的權利。Dolores的角色啟發了我,令我反思更多。這樣說或者很俗氣,但她確實令我更相信自己。在我心目中,Dolores是個獨立個體,我可以從她身上獲得勇氣力量。所以,每次參加婦女遊行、在國會作證時,我都戴著裝有Dolores照片的鏈墜,因為它能提醒我⋯⋯我找不到確切的詞語來形容。或者這樣說,Dolores已融入成為我的一部分。

 

問:過度投入角色會有甚麼後果?

答:每位參演《Westworld》的演員都非常投入角色,對我們來說,其實並非好事。當角色遭遇不幸或劇情向壞方向發展時,我們都會大受打擊。劇中人物關係變幻無常,倒戈相向的情況時有發生,可能會令演員覺得難以接受,甚至感到被真正背叛。

 

HBO劇集《Westworld》載譽歸來,一連十集現已在逢星期一早上9時透過HBO頻道(Now TV 115台)與美國同步首播,並於晚上10時黃金時段重播。觀眾亦可透過HBO GO串流服務及HBO ON DEMAND頻道收看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08 14:11:05
陳凱詠 JACE CHAN 麈海中暢泳

近年藝能界新生代輩出,Jace與一眾九十後女演員較為不一樣的地方,是她的主播身分。這位傳理公關廣告系學生沒有成為傳媒人,反而立志當傳媒焦點。一畢業就被譚校長欽點成為環球音樂集團 (Universal Music Group) UM Webzine 的主播,主而優則演,去年因演出ViuTV劇集《瑪嘉烈與大衛系列:前度》而嶄露頭角,今年再於日和風格港台單元劇《劍道少女》擔任女主角,又一道藝能界的新泉!

TEXT SC
PHOTO TPK assisted by Joe
hair Teri@Xenter
makeup Onetung Ma
wardrobe Matchesfashion.com, Zara, American Eagle

個人定位
個人定位作為Webzine的主播,Jace卻不認為網上是她的起步點:「雖然會定期於網上和大家見面,但始終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實際地對人,接觸與訪問不同的歌星名人,過程中亦在不斷開拓與創造個人發展的可能,所以事業方向絕對不止於網上。」Jace坦言每當被問到定位的時候,都會覺得這是一道難題。從小就喜歡唱歌跳舞,長大後亦希望能夠將興趣發展成事業。作為傳理畢業生,主播身分自然是主打,不過Jace懂電結他,曾開show唱歌,又有擔任編舞工作,替雜誌做模特兒,更為ViuTV拍劇。Jace一心以多才多藝多面向為目標:「現在年紀還小,既然以上統統都樂於和享受去做,就在定位清晰前,把握所有機會盡力去嘗試吧。」

學習演戲
一齣《前度》為Jace打開知名度。她在劇中飾演髮型師Himmy的女朋友少芬,亦即是大衛的同事。她簡稱這個角色為「一個被飛的港女」,逐說「不認識我的人看過演出後可能會認為我是個很女孩子,感覺憂傷的人;但我本人其實剛好相反,比較理性、開朗、爽直。去演跟自己個性完全不一樣的角色,是很好的演技訓練。」問Jace覺得自己跟其他女生一樣與不一樣的地方是甚麼,她想也不想就答「我跟很多女生一樣貪吃,但我喜歡吃的東西就跟其他女生不太一樣,特別喜歡吃飯,那些很男人很佬的東西!開工時也不例外,更被譚校長笑稱為『九碗飯』。」個性方面也一樣,是天真,卻又比普通女生理性許多,亦相對獨立:「我愛分析,不容易相信別人,習慣每每以腦行先,心為次。好處是能夠好好保護自己,但不利於演戲。現在為了增進演技,會嘗試放得開一點,多體會一點,跟人交心一點。」

青春物語
今年廿四歲的Jace有著三分Miki,三分朱茵,三分焦媛的外形,不過她倒認為年齡與樣子都不是重點,心態時刻保持green的狀態才重要。雖然非學院派的演技可能較輸蝕,但幸好個人能量充足,用心感受生活,自學自悟也是提升演技的法門:「若說《前度》是鋪墊,那麼《劍道少女》就是肯定,最近都在演中學生,還可以扮青春真是值得高興,不知道做學生可否做到三十歲呢?」Jace特別欣賞莫文蔚:「剛出道的她並不是普遍大眾都會喜愛的那種典型女星,沒有刻意賣弄甚麼,純粹展現自己的個性和態度、知性和氣質,後來在音樂與戲劇方面均有成就。難得的是,她永遠保持著一種不懼年月的新鮮感。」

塵海中暢泳
不少人認為今日本地演藝圈實在沒有甚麼像樣的新人,Jace覺得新星整體是缺乏機會:「我跟一群新生代演員都是要好的朋友,大家都在互相扶持,希望能夠一同為香港藝能界帶來一番新氣象。」塵海無際,競爭也大,適者生存之外,更講運氣。眼前這位少女正專注裝備好自己,人生啊,真的不一定只有力爭上游,跟隨個人風格與節奏,夾著青春的浪花,自由無悔地暢泳,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