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5-10 12:35:42

大馬華姐冠軍「陳玉娥」專訪:我做過最wild的事…

Text: Nic Wong
Special thanks: GO WILD旅遊用品專門店

經常說「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計我話,這未必一定正確。香港有個陳玉娥,大馬當然都有,還是馬來西亞國際華裔小姐冠軍。年僅21歲的陳玉娥(Moon、Yueer),來自馬來西亞柔佛新山,Instagram有超過40萬追隨者。較早前,她獲得GO WILD旅遊用品專門店邀請,首次來港出席公開活動,零距離與這位甜美性感女神化身的「娥妹」見面,她更分享自己最wild的一面,到底是怎麼樣的?



問:你心目中的「Wild」是怎樣的一回事?


就是做一些自己沒想過會做的事,令自己也嚇一跳的事,探索未知的境界。例如我很喜歡到國外旅行,如果去行程是到熱帶雨林住上一兩晚,不怕天氣和蚊蟲,體驗與野生生態共居,就是很破格很wild的事了!



問:你做過最「Wild」的事是甚麼?

我想參選Astro國際華裔小姐就是我做過最嚇自己一跳,最wild的事了。之前我從沒想過會染指幕前,但這次選美不但令我面對過百萬觀眾,今天更獲GO WILD邀請來香港與大家見面,做夢也想不到。



問:平日如何Go Wild,實踐你心目中最喜愛的「Wild」一面?

我覺得旅行時人會變得比平時大膽和wild,做平常不會做的事,所以我一有空就會周遊列國!例如我到日本時會學滑雪,到布吉時會學浮潛,在國外我通常都不敢做這些。


問:你平日愛做甚麼戶外活動?戶外裝束又有特別喜好?


出海、行山、露營等等。打扮要舒適,今次來香港GO WILD找到一款叫Craghoppers的防蚊衣服很厲害,可以防紫外線、防蚊蟲咬,又很透氣,我覺得我在馬來西亞穿這個很適合。


 


問:平日馬來西亞非常炎熱,你又喜歡做一些極限運動,憧憬征服寒冷環境嗎?未來有沒有計劃到甚麼地方,挑戰任何戶外運動?

我不敢說自己喜歡熱愛極限運動,但馬來西亞的炎熱的確令我嚮往到寒冷的地方。我之前去過首爾和北海道,厚厚的白雪太美了!我希望下次可再極端點,到冰島看冰川、搭破冰船、看極光!



想睇更多靚相,可直接去「馬來西亞陳玉娥」instagram 慢慢欣賞吧:
https://www.instagram.com/yueer_moonlover_


2018-05-09 18:48:51
《Westworld》女主角Evan Rachel Wood專訪:Dolores令我「勇氣覺醒」

Text: Nic Wong

難分真與假,人面多險詐,這兩句最適合現今的世界,尤其《西部世界》(Westworld)。HBO又一神劇重啟第二季,老主角Ford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改變女主角Dolores的命運,令她自主覺醒之餘,還引發出她的隱藏多重人格。原來飾演Dolores的女演員Evan Rachel Wood,同樣被劇集及角色影響,令她在現實世界中全面覺醒,有勇氣去尋求自由、權利等真相!

 


問:第二季的
Dolores會變成怎樣?

答:第一季結局為第二季劇情發展埋下伏線。Dolores終於擁有自主意識,而殺死Ford正是她覺醒後做的第一個決定,其隱藏人格「Wyatt」亦逐步浮現。第一季結束後,我急不及待想知道究竟「Wyatt」是個怎樣的角色。Dolores在第二季展現出各種人類陰暗面,不再是冷冰冰的機械人。善良的「Dolores」和醜惡的「Wyatt」是Dolores內心善惡兩分的人格,兩種水火不容的性格會視乎情況需要成為主導人格,主宰著Dolores的行為。我想,她現在只有與Teddy一起時,才會做回原來的「Dolores」吧;面臨殺戮和鬥爭時「Wyatt」便會奮身而出。然而,Dolores第三種人格仍在成形當中,這就是真正的自我⋯⋯

問:你如何讓觀眾知道你正在飾演Dolores的其他人格?

答:當「Wyatt」或其他人格主導Dolores行為時,她原本的南方口音便會消失,但很有趣地從來沒有人發現這個細微分別。我想觀眾會慢慢摸索到不同人格的行為特點,從而分辨出當時的Dolores到底是誰。

 

 

問:《Westworld》第一季的情節已經算不上簡單,但看來第二季劇情和人物將更加複雜……

答:第二季所有角色都在自我約束下嘗試突破自己的界限,一點一點地不斷挑戰底線,這是第二季最引人入勝之處。

 

問:當我們談及第一季時,你說過曾懷疑真實的自己也是像機械人般活著,身邊的人亦一直欺騙著你。你在第二季也有同樣的想法嗎?

答:現在的我,不由自主地反覆琢磨著故事帶來的啟發。第二季拍攝結束後某天,我駕著車四處張望,突然驚覺自己或許正身處虛構世界,甚至懷疑自己是否真正存在,有點茫然迷失。也許這個所謂的「真實世界」就是虛構出來,所有事物根據既定「程式」運作,根本沒有「自我意識」、「自然」或「自由」可言。我們一直活在枷鎖之中,現在是時候尋求真相,第二季之中更加明顯。

 

問:你曾表示飾演Dolores為你真人帶來巨大改變,可以分享多一點嗎?

答:她為我帶來了各方面的改變。當我深深投入角色之中,很難不隨著角色的心境起伏。而Dolores在故事中經歷了重大轉變,當中蘊含著豐富的現實及象徵意義。我想幾乎每一位觀眾都會對《Westworld》產生共鳴,可能各有不同領會,各有不同感受。我在當中的領悟,是發現自己一直擁有卻完全不自知的能力,或者也可說是一種不相信自己擁有,或者被「洗腦」而放棄的權利。Dolores的角色啟發了我,令我反思更多。這樣說或者很俗氣,但她確實令我更相信自己。在我心目中,Dolores是個獨立個體,我可以從她身上獲得勇氣力量。所以,每次參加婦女遊行、在國會作證時,我都戴著裝有Dolores照片的鏈墜,因為它能提醒我⋯⋯我找不到確切的詞語來形容。或者這樣說,Dolores已融入成為我的一部分。

 

問:過度投入角色會有甚麼後果?

答:每位參演《Westworld》的演員都非常投入角色,對我們來說,其實並非好事。當角色遭遇不幸或劇情向壞方向發展時,我們都會大受打擊。劇中人物關係變幻無常,倒戈相向的情況時有發生,可能會令演員覺得難以接受,甚至感到被真正背叛。

 

HBO劇集《Westworld》載譽歸來,一連十集現已在逢星期一早上9時透過HBO頻道(Now TV 115台)與美國同步首播,並於晚上10時黃金時段重播。觀眾亦可透過HBO GO串流服務及HBO ON DEMAND頻道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