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7-03 18:41:11

是枝裕和 我是憤怒

Text: CY

你對現今社會有何感覺?憤怒?無力?矛盾?其實,憤怒又可以怎麼樣?日本導演是枝裕和,決定透過電影藝術來表達他內心對社會的那種憤怒,坦言自《誰知赤子心》以來,很久沒有擴闊至社會視野來拍電影,今次作品是他感到社會不協調而誕生出來的,更奪得康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獎,可見這種憤怒,正如導演所言:「有時候憤怒也是很重要的。」

 

據知,你看到有子女不申報父母死亡,繼續領取兩老退休年金的新聞,因而啟發創作出《小偷家族》這電影,對嗎?跟以往所拍的家庭主題電影,今次又有何不同?

最初從腦海中浮現的一句說話是:「唯一的聯繫是犯罪」。每當有子女欺詐亡父亡母的年金,或有父母教唆子女高買等新聞出現時,都會惹來輿論的公審。這當然很正常,因為他們都做了壞事。但是世上做出更壞的事的人,多不勝數,大家卻輕易放生,為何只針對瑣碎的事,加以挑剔?或者,我為人愛唱反調,特別在311大地震後,不停聽到各界呼喊高舉「家人的羈絆」的旗幟,令我心裡覺得很不舒服。「親情」到底是甚麼?所以我想透過一個以犯罪來維繫關係的家庭,來重新思考「親情」是甚麼?

 

故事以「親情」為中心而展開,有沒有加上其他要素?

的確由「親情」開始,但要等到決定了卡士之後,才可以思考如何擴展故事、深入挖掘些甚麼。結果,我似乎把自己過去十年來思考過的各樣事情,都凝聚在今次作品裡去,包括思考「家」是甚麼?同時,當中也有講到想成為父親的男人的故事,以及少年成長的心路歷程。

 

戲中的貧困家庭令人想起《誰知赤子心》,你認為兩者有類似的地方嗎?

兩者都是從新聞報導上看到因事被判罪的家庭,誘發我去拉近距離,慢慢聚焦於當事人的內在處境。從這描寫角度而言,兩者或有相像的地方,但我沒有意圖去描寫貧窮家庭、刻畫社會最底層。相反,我極力不想墮入這種描繪,今次才把這一家人聚集在這一個家。此外,《誰知赤子心》的柳樂優彌和今次演祥太的城檜吏,氣質都很相似,那是因為我喜歡他們這種樣貌的少年。

 

故事去到後半部,這個家開始撕裂,令人心傷,你的作品似乎很久沒見過如此明確展示對社會的憤怒,對嗎?

或者是《誰知赤子心》以來吧!情感的四大核心是「喜怒哀樂」,如果問我今次《小偷家族》中創作了甚麼,那應該是「怒」。《橫山家之味》是我以自己身邊的事為題材,切實地、狹窄地、卻深入地搜挖下去,這工夫直至《比海還深》一直在做,總之是簡約為主,不擴闊至社會視野來拍攝。今次是和這種拍法完全區分,一刀兩斷。所以,可以說是重新站起來,返回原點。

 

前作《第三度殺人》豈不是兩腳深陷挖掘,直視社會的作品嗎?與你近年的作品毫不相像,你認同嗎?

或者是感到社會的不協調而誕生出來的作品吧。憤怒時創作的作品果然很強烈,其實我有好幾部作品是用「喜怒哀樂」之中的「怒」來創作的,結果都成為很強烈的作品,所以有時候憤怒也是很重要的。

 

電影簡介: 

康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得主--是枝裕和編劇及執導;Lily Franky x安藤櫻x松岡茉優x樹木希林主演《小偷家族》(Shoplifters)!日本連續第3周冠軍,截至2/7狂收30億日圓,入場人次破250萬!香港優先場連場爆滿!《小偷家族》7月5日公映!


故事大綱:

大導演是枝裕和自導自編新作《小偷家族》再戰康城,一舉拿下最高榮譽金棕櫚獎﹗在東京舊區,窮爸爸 (Lily Franky飾)與兒子 (城檜吏 飾)以做小偷為生,一晚遇到一個被遺棄街頭的小女孩 (佐佐木光結 飾),好心收留了她。小女孩從此跟著小偷父子、媽媽信代 (安藤櫻 飾)、婆婆 (樹木希林 飾)及在夜店工作的姨仔 (松岡茉優 飾)過活,一家人毫不完美卻有其幸福之道,秘密之一是不申報親人離世,繼續騙取政府養老金……

 

2018-07-03 15:25:22
胡子彤 逆境專家

Text : Nic Wong
PHOTO : Ming Chan@DoubleMWorkshop
Makeup : Bonbon@mod_makeupacademy
Hair : Sam@orient4

胡子彤是何方神聖?歐鎧淳男友?《點五步》打棒球那個?最佳新演員?一連串的標籤,從來無阻胡子彤「逆流而上」。雖然談不上大叔,但最新作品《逆流大叔》,飾演運動員出身的「寬頻狗」,今次不打棒球,轉去扒龍舟,大打逆境舟!

逆流

不知道在那天邊可會有盡頭,只知道逝去光陰不會再回頭。龍舟電影,一看就知是本地味濃的港產片。《逆流大叔》由新導演陳詠燊執導,號稱集合四大猛男:吳鎮宇、黃德斌、潘燦良,以及胡子彤。後者年僅26歲,都算大叔?片中他飾演的「威廉」是前香港乒乓球運動員,為了「港女」女朋友,唯有放棄夢想,成為一個沒有靈魂的打工仔。「老實說,威廉真的很似我現在的狀態,他是個退役乒乓球運動員,可能是女朋友的關係,又可能他想面對現實,發覺運動員無法搵食,所以走去電訊公司工作,認識到三位『老屎忽』,適逢他們三人同時間要面對自己的問題,碰巧透過另一種運動—扒龍舟,重拾當初做運動員的原因和心態,其實和我現在真人很相似。」

說似又不完全一樣,相對而言,胡子彤比較清楚自己的選擇,即使現今仍有打棒球,年前他卻毫不猶豫地開展個人的演藝路。「最初得知有機會拍攝《逆流大叔》,毫不猶豫就答應了,算是《點五步》之後戲份較多的一部,而且今次能夠與幾位不同類型的男前輩合作,無論做人還是演戲,我都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早前拍過《點五步》、《愛情奴隸獸》、《白色女孩》等等,卻從未試過獲得《逆流大叔》的感覺。「之前未接觸過扒龍舟,學了一日後就去拍攝,我感覺還好,同時真的很佩服三位前輩,他們平日未必有做運動的習慣,應付如此大的體力付出,卻完全沒有怨言。對我來說,能夠與他們合作,從每一個人身上的不同特質拿到東西,經已贏了很多。

 

「三位前輩,先講德斌,他給人感覺很man、很cool,但實情不是這樣,扒龍舟時不時說笑,活像一個大細路;至於燦良,大家都知他做了很多年舞台劇,演技十分好,所以不知道他何時演戲,何時說笑,加上他很入型入格,每每踏入片場,他好像上了身一樣,進入了角色,很厲害!鎮宇哥就很好人,經常請我們吃東西之外,當我們扒龍舟由石門直到沙田,就算他知道今次製作上相對不大,他卻依然願意付出一切,非常難得。」

怎說都好,胡子彤談不上大叔,但逆流方面,卻可能是個專家。「選擇做演員之後,當日與運動員身分還未磨合得宜的時候,實在不知道如何是好,未知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慢慢發覺自己不懂很多東西,難道又要重新學過?老實說,我在運動場上的成就感經已不錯,要重新學起的話,未必放得低自己。當然,這只是較早前的心態,與家人、公司談過,最終一起解決了。」一出道就奪得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還算逆流?「就算之前拿了獎項,都未必是順流,卻可能是逆流。大家對我有期望,可能將光環放到我的身上,所以如何面對也是另一個課題,最重要是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

順流

幾多艱苦當天我默默接受,幾多辛酸也未放手。幸好,他是個運動員,至今還有打棒球,下月亞運會繼續有他的身影,於是他常用運動員的心態來思考,順著逆流而行。「運動員所經歷過的事情,我相信很多演員未必知道,再加上我參與的棒球是團體運動,如果是個人運動,所有事情都以自己為先,但團體運動的話,思考自己之餘,還要顧及隊友、教練、領隊等等,整個團隊都是考慮之一。我經常覺得,棒球與電影最相似的地方,兩者都是團隊,缺少任何崗位都做不來;其次是,棒球就是不斷要面對失敗,不斷受盡白眼,就連香港人都未必知道香港有人打棒球,或者不知道棒球到底是怎樣。其實演員也是一樣,有很多高低起伏,所以打棒球對我做演員的心態幫助很大。」

只不過,運動員很簡單,目標是爭取成績,演員則大大不同了,舉手投足備受關注。「最不習慣是,我以前真的很hea,頭髮留得很長,但現在就不同了,公司老闆和同事都告訴我,就算倒垃圾都要保持有型!」除了形象,少不了與女友歐鎧淳的戀情吧!「我都是人,最大壓力那陣子,應該是剛剛與女朋友一起時被拍到,曾經很懊惱,但兩個年輕人拍拖很正常吧,而大家都是運動員,剛剛踏進這一行。」

始終女友比自己名氣大,有否感到女尊男卑?「完全沒有。我有跟女友說過,她辛苦了這麼多年卻沒人知道,到了成為奧運持旗手之後才為人熟悉,現在所得到的,都是她應得的。至於我剛剛入行,透過棒球及演戲讓人認識,只是剛剛起步,所以光環在她身上也是應該的。加上女孩子能夠在短時間內獲得認同,更應該努力地做,相對上女孩子在演藝圈的壽命可能比男孩子短一點,而我剛起步,可能十年後、廿年後比她更好呢,所以一點介意都沒有。」咦,莫非這方面的「逆流而上」不適用?他說:「我不介意,但我會努力。我很少做事情吸引別人立即注意,寧願做實事令大家慢慢認同我。這些事情要花時間,不過時間我有,不介意花一花!」在胡子彤眼中,先打好下月亞運會棒球比賽,完成賽前的第五名目標,用每一串汗水,換每一個成就,從來得失佢睇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