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7-31 13:52

「歌手」顏卓靈 毋忘初心

Text | Nic Wong
Photo | Rraay Lai
Makeup | Winki Winki
Hair | Hugo Poon@Toni&Guy IFC
Wardrobe | Issey Miyake 

如果你認識顏卓靈,大概都知她是個演員。從今日起,她多了一個身份,就是歌手,而非玩票性質,卻是真真正正出唱片的歌手。想當日《狂舞派》在低迷的香港影壇殺出血路,今日音樂市道比電影更低迷更慘不忍睹,「歌手」顏卓靈又能否再闖奇蹟?「時勢做英雄吧!我不是說自己是英雄,但每一個時期,每一個行業,都有它的高高低低,難道低潮期就不加入新血嗎?低潮更加應該有新血加入做點事啦!」

【緣份】

要成為歌手,大概要少許緣份。有些人窮一生的力氣,即使當初參與歌唱比賽入行,最終卻成了演員,然後在《流行經典50年》節目唱一唱歌,告訴大家心底裡的歌手夢。顏卓靈雖未拜會家燕姐小田哥,但她的歌手夢卻不是忽然萌生。「小學時有參加choir,女高音,唱過校內歌唱比賽,也搞過音樂劇《Grease》,唱了很多很多歌曲。」只不過,命運驅使她走進去電影圈,五年來一直努力,終於誤打誤撞獲得好機會。「當我簽了這間經理人公司時,就說過很想做到兩件事:除了拍戲,我還想唱歌,以及演舞台劇。我能夠接觸演戲,就是從舞台劇開始,可惜拍戲後少了很多演舞台劇的機會。」

然後的那個機會,多少要感謝C Allstar。「機緣巧合下,三年前他們做了一張專輯名為《Collab Star》,每位成員都會找來一些人合作,結果談到阿King的時候,他們的監製阿簡便提出了『顏卓靈』三個字,然後King叫好就拍板了,根本不知道我是否懂得唱歌,如果我五音不全,真的不知道他們怎樣收科!」就是這個機會,顏卓靈與King合唱了〈戰場上的最後探戈〉,起初沒有與跳舞有關的元素,換來的是一道完美探戈。「後來我在C Allstar伊館演唱會上做嘉賓,也因為宣傳這首歌的緣故,接觸到很多寰亞同事,他們問我有否興趣唱歌,結果等了多年時間,這個機會出現得剛剛好。」

【機會】

緣份到了,自然要去把握機會。她希望,透過這張唱片告訴大家,自己依然是那個顏卓靈,毋忘初心。「這張唱片名為《Primary》,本身不是這個名字,但拍CD cover時,發現很多顏色都是三原色,很配合歌曲裡所說的那個最真的我、原汁原味的我、原本初心的我、很原始很基礎的我,亦是我很想告訴大家的東西,不如一起去做自己吧!唱片裡有五首歌,計埋〈閃光〉兩個version,總共有六首歌,每首都有不同風格,唱法也有少許不同,但全部都是我,有不同的面向,就像一個演員演不同角色時,最好不能認到她。以下是顏卓靈自評每首歌曲的感受:

1)〈閃光〉:不如一齊追夢啦,我的熱血一面,很美麗,不要浪費時間;

2)〈惡女〉:立即由美麗變成很兇惡,但這就是我,不喜歡就走吧,哈哈!但其實我只會保留這個最赤裸的一面,給我最熟悉的身邊人。看到我這一面的話,其實我是很珍惜你才會這樣做呢;

3)〈Baby Stop〉:不反映完全的我,但有段時間我很迷失,與身邊人很不同步,飛來飛去不在香港,很想有個人和我一樣,明白我的迷惘心態,於是創作了一個故事:兩人在異地相遇,未至拍拖層面,兩小無猜好像蝴蝶飛舞後分開,是一個淡淡的故事;

4)〈沒有人是孤島〉:陳心遙給我的一份詞,他很有心,很留意社會時事,得知很多年輕人有情緒問題困擾,不懂處理,甚至有人選擇輕生,而這首歌就是想跟大家說,當你低落時,卻不是孤身一人,我會陪住你,即使情緒問題可能會不斷重複又重複,但我都一樣在你身邊;

5)〈逆成長〉:這是最近plug的一首歌,講出初心,當我唱了那幾首歌,在這個圈出道幾年後,仍然覺得初心最好,不用為這麼多人變到鬼五馬六,不必變到不像自己,否則會更加不吸引,還是做回自己最好。

【挑戰】

白紙一張踏入音樂圈,又會否比先演員後歌手的顏卓靈更好?現在她入行幾年,坦言這樣轉型的挑戰不小,例如第一次入錄音室,與第一次入片場,大大有不同。「片場的地方大很多,我是那種喜歡戶外多點空間的人,而且我又八卦呢,片場有很多人、很多事、很多機器,這邊很忙,那邊又很忙,總不知道應該focus在哪裡;但錄音室很不同,自己一個人走入去,房間很小,燈光較得很暗,有些studio又有個大玻璃窗,外面有人蹺手看著聽著,相對來說,反而踏入錄音室更加緊張。」

當然,她的挑戰不只是踏入錄音室的那一步,還有踏出錄音室的每一步。「我要重新適應演藝圈但另一範疇的人。可能大家工作模式有的不同,宣傳方式、隨行的人也有不同。最大分別是,現在我去做訪問時,監製編曲等人通常不會在場,不像電影宣傳般,總是有導演或其他演員伴隨。於是乎,很多時候都是我自己一人出來回答所有問題,有點吃力,有點孤單,始終作品不是自己一個人做,但所有問題都只是問我,我還是多點說說幕後班底為我做過甚麼好了。」

有趣是,顏卓靈看似是平步青雲,一出道《狂舞派》在低迷的電影市道已算成功,如今香港音樂市道比電影更差,發展更難,如何是好?「時勢做英雄吧!我不是說自己是英雄,但每一個時期,每一個行業,都有它的高高低低,難道低潮期就不加入新血嗎?低潮更加應該有新血加入做點事啦!低潮就走的話,不是不行,但如果真的喜歡這個行業,其實都走不了。」她忽然陽光起來,信心滿滿,其實這並非忽然偶然,卻是一直以來的顏卓靈。「低潮,能夠學到甚麼?就是無嘢好輸,我都出來了,不用大公司,不用付出很多錢,不一定要走大路慘情K歌,既然無嘢好輸,我就做回自己的style,可能迴響更大呢,更多元化呢!」

最後,我問顏卓靈希望歌手身份為觀眾認識哪一個她,她說:「當大家認識我之後,我想起以前別人沒有認出我的時候,最能放鬆自己,最有感受!這五首歌都是我在生活上切切實實感受到的東西,我不希望自己成為公眾人物後而失去了這些感受,我不想寫一些東西,只關乎公眾人物,卻是身邊朋友聽到都有共鳴,差不多年紀的人,都有共鳴的一日。」我相信,「歌手」顏卓靈與「演員」顏卓靈,依然是同一個人,毋忘初心。

issue AUG 2018 VOL: 192
2018-07-31 12:00
劉心悠 年輕可以打返嚟

Text︱Nic Wong
Styling︱Sum Chan
Photo︱Michael Wong
Makeup︱Annie G.Chan Make-up Centre
Hair︱Eric Chow@Xenter
Wardrobe︱FENDI(black dress), LANVIN(blue dress and yellow gown), MOSCHINO(black suit dress), JIMMY CHOO(black boots)
Jewelry︱Hearts on Fire

公仔箱內看到劉心悠,本來不算甚麼特別,
過去她的廣告賣餅賣護膚品,每每成為城中焦點。
只不過,早前劉心悠首拍大台劇,
晚晚在《宮心計2深宮計》內大講金句和四字成語,
最大挑戰的,當然是她的廣東話對白,
以及她所提到的「用體力打仗」。
最後發現,唔拍TVB劇唔知身體好,
劉心悠以身體驗證,如何成功逃出深宮,
原來年輕可以彈返嚟之外,年輕還可以打返嚟!

欲哭無淚

上月世界盃熱潮之下,《宮心計2深宮計》是少數的大台生還者,總算有不錯的收視及點擊率。深入深宮之內,心悠飾演的元玥,最終有個團圓結局,與蕭正楠飾演的何離,成功離開深宮。首次拍大台劇,心悠深入TVB這個深宮,有何感受?「我真的很佩服TVB入面的演員,我只是一部劇集要經歷這樣的拍攝,他們不只是沒時間睡覺,而是經過這樣長期的拍攝模式,仍能保持狀態做好一件件事情,真的很佩服他們。要知道,能夠受到這樣磨練出來,真是做甚麼都可以,所以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做到這樣,做到甚麼事情都破壞不到我,總之睡眠不足也沒問題,可以處理到很多事情。」她直言,想當初拍大台劇,正正是想訓練自己,想看看那些好戲之人,到底是怎樣的磨練自己。

好不容易才逃出深宮,大條道理可以分享感受了。相比起《步步驚心》、《步步驚情》,心悠第一次拍港劇,以廣東話為主,最最最大的不同感受是甚麼?「重點是,不論遇到甚麼問題,都要思考現在所面對的事情,不可以給情緒影響自己,不要想其他東西,永遠都要先解決眼前的問題,學懂如何解決問題。當然,可能第一次拍TVB劇,經驗真的會不夠。譬如說,太夜了,身體不聽從自己,經已控制不到,但很快就要拍喊戲,就算雙眼已是乾到爆,怎樣都要解決,不能說自己哭不出來,不能說我太眼睏而記不到台詞,不可以這樣的,怎樣都要想辦法解決,做得好與不好,都不是當時的重點,而是如何選擇去解決問題。」或者,如何解決「欲哭無淚」,也是一大課題。

口裡說可以,身體卻很誠實。話說古裝頭飾太重,心悠的身體也捱壞了。「拍劇前,一班演員都有互相提醒,要買那些醫療專用的頸箍,真的有幫助,但始終要長時間戴上古裝頭飾,最終腰間位置有少許移位,拍完都要入『廠』維修一下(『廠』字的發音,考起了心悠),找中醫整骨師傅搞一搞,推回原本位置。」雖然不再疼痛,但長期移位以致發錯力,至今仍要慢慢鍛鍊,嘗試利用正確的肌肉位置來發力。「拍完整部劇後,我差不多病了大約一個月,但身體很愛錫我,拍劇時一直沒有毛病,等到煞科之後那日就病了,所以意志力非常重要。」

堅難訓練

正如「鵝要健康,鵝要燒脂」,我笑說心悠是否不再年輕,她表示強烈抗議。「以TVB這種拍法,我是第一次嘗試的話,我不會說自己不再年輕,反而一直感恩之前我的生活一直都很健康,才能夠從長達半年的拍攝中生存下來。要知道,幾年前拍《步步驚心》、《步步驚情》都只是拍幾個月,未試過拍了足足半年,而且期間我可以休息,不用捱的,每次都能夠開開心心地完成。至於《深宮計》卻真是體力上的打仗,不夠意志力就處理不到,所以我很感恩有一個健康的身體。」說著說著,不禁想起心悠的經典廣告對白:「年輕可以彈返!」她接著說:「年輕不是外表,而是我的器官很年輕,哈哈哈,可以捱到這樣堅難(編:抑或艱難?)的一個project,所以我不會認老的,我覺得做到這件事,身體真是不錯才做到!」

眼前一頭短髮的心悠,早就逃離深宮,投入其他比《深宮計》不同的難度試煉!「早前我所拍的網劇《守護神》,亦是另一個很難的project,首先需要剪短頭髮,現在經已長了很多,當時比男生更短。這部劇所遇到的困難是,又是廣東話,原本以為《深宮計》完結了,甚麼都克服得到,但遇到這部劇集的現代台詞,經常要爆肚,很講求反應,有時候劇本更是無字天書,要飛紙仔,必須要很明白香港的俗語及俚語,可惜本人很缺乏,結果好像上堂一樣。」不過,這次長達五個月的拍攝,帶心悠飛到布拉格、馬來西亞、深圳及香港四地拍攝,又與黃宗澤、苗僑偉及每個單元的不同客串演員合作,所以她亦笑說這是一趟很開心的經驗。

打女學游水

上次訪問提到,心悠一直想向難度挑戰,有意做打女,新戲《九龍不敗》只有被打戲份,可惜電影仍未有上映日期,但她早已裝備自己。「我一直對拳擊很有興趣,很久之前我都學過,我覺得人人都可以打拳,但要在鏡頭拍攝下打得漂亮,卻是另一回事。」她不諱言,自己十分喜歡講求體力的運動,「好像網球啦、跑步啦、快步走啦!下一步想學游水。人人都說不懂游水很大鑊,所以我覺得有需要學游水。」怕水?不懂呼吸?「踩到地的話,我就能夠游到,這樣又是否識游水?深一點就不懂了,哈哈哈!」

「運動對我來說,首先我要喜歡那回事,不是大家喜歡跑步所以我才跑步,而是我真的享受跑步。我打網球,則是享受打中網球那個感覺,很正,所以很喜歡打。打拳也是一樣,好不容易才打中一下教練,這個感覺很舒服、很開心,前提是令自己有興趣,喜歡這件事才能夠減壓。如果我覺得本身很辛苦,例如我去gym房的話,看見每一件器械都很重,我就很不OK了,那兒不屬於我的地方。」

運動以外,心悠則是出名的宅女一名,她透露近年愛上打坐冥想。「如果要說meditation的話,可以說到今晚12時都說不完呢!」她認為,很多人透過打坐來訓練心靈,來醫療自己,而她自從認識了打坐之後,改變了她的很多想法,甚至人生。「我開始了好幾年了,每日都會抽時間,花上幾個小時,我甚至睡覺時都會做這件事。」我笑問,是否年齡漸長,才開始想追求心靈上的滿足。「就算十年前,我都不會出街,你可能覺得我的心境比其他人較老,但我認為,自己的心境卻仍未長大,我的健康保持得不錯。我不知道大家有多在意數字,但對我來說,數字是沒有意義的。我不認同打坐只有老人家學習,我所接觸有打坐經驗的人,大大小小都有,與年紀沒有太大關係。」

我現在單身呀
只不過,這兩年間,心悠其實變化不小,尤其是自己開了工作室,改變了工作模式。「我發覺自己以前很依賴別人,當我簽了公司後,所有東西都是公司照顧我,坐下來後,好像所有東西經已放在我的面前。至於自己開公司後,我依然很幸福,公司同事幫了我照顧很多東西,沒大分別,但入了TVB之後,我看到有些人甚麼事情都靠自己,所以我很感恩,原來生活中有很多人幫我。」

來到最後,也是近年遇見心悠必問的問題。「我知你想問甚麼,我現在單身呀!」哈哈,她早就知道,大家關心她的感情生活,比她自己更為緊張。她沒好氣地說:「你去年訪問我,我已一直拍《深宮計》,一直沒時間睡覺,怎樣拍拖呢?跟著接了《守護神》,又不見了半年,接著又宣傳至今,你說我有甚麼時間拍拖?」愈忙愈見鬼,不想有個人照顧自己嘛?「工作上的很多方面,我都依賴別人,反而在感情線上,我是很獨立,我可以處理很多事情,沒有依賴之心。當然我知道,很多人開始一段感情,都是從依賴開始,我幫你、你幫我,但我的感情生活,未必是這樣的開始。」好了,今年的感情大逼供再度失敗,留待下回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