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8 VOL: 191
2018-07-17 13:27:24

加菲貓作者Jim Davis:每天叫我起床的,是漫畫

一如所有神枱級大師,加菲貓作者Jim Davis是一個慈祥又幽默的老爺爺,這回趁著加菲貓四十歲生日第六度來港,帶來一次《Glamorous 40 Garfield's Art Asia Tour》展覽,還跟香港傳媒及fans,分享多年來創作心聲。

text & photo | ernus

J:你今年已經七十二歲,每天還會畫畫、處理公司業務,推動你繼續工作的動力是甚麼?
D:是漫畫,每天叫我起床的就是漫畫,是很單純和簡單的動力。從一開始我希望創作一些令人快樂的漫畫,到現在也是一樣,除非有人說我創作的東西已經不好笑,否則我會希望繼續看見我的漫畫推出,這就是娛樂事業。(有想過退休嗎?)沒有!

J:這次為何與Elements合作舉辦展覽?在購物中心搞展覽在美國常見嗎?
D:香港及中國市場對加菲貓來說愈來愈重要,加菲貓漫畫沒有在香港的報章刊登,所以我們要用其他方法來保持他的曝光率。適逢加菲貓誕生四十周年,我在想究竟有甚麼可以做呢,既然香港方面有興趣辦展覽,我便一口答應了。在美國也有愈來愈多展覽在購物中心舉辦,但像香港的商場般有規模的,目前還是不多。

J:早前你已跟香港插畫師小克合作過推出漫畫本,經驗怎樣?
D:非常好!我很慶幸在漫畫行業我們沒有競爭,只有互相欣賞,而我每次看到其他漫畫家的作品,都很好奇他們是怎樣畫到這樣精采的作品,所以很渴望和他們交流。最有趣的是當我見到小克筆下的聾貓,發現他們和加菲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都是又肥又圓,也很懶洋洋,所以當有人介紹小克給我認識,我們就一拍即合。

J:看見加菲跟聾貓相似的地方,你會覺得漫畫是一種共同語言嗎?
D:是的,無論是在美國還是香港、法國還是加拿大,所有人都喜歡睡覺,喜歡大笑,討厭星期一,相信不會有哪個人說喜歡星期一吧,哈哈,所以加菲和聾貓隔著半個地球,都會有共通之處。

J:加菲貓誕生時還是一個以報紙為主的年代,他怎樣適應今時今日的社交平台?
D:加菲的Facebook專頁有1,600萬粉絲,我們也有不同的網頁,付出了不少努力幫助他由analog世界走進數碼世界。但有趣的是,人們仍然喜歡閱讀傳統的三格漫畫,因為那種節奏是無可取代的,有些幽默的地方你將它變成動畫感覺也不再一樣。有人問我,這些三格漫畫會否隨時代發展而改變,我的答案是不會。

J: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來自哪裡?
D:就是坐在一個地方,看看樹木,冥想一下,這是我創作時會做的事情,這樣笑點就自然會出現。

《Glamorous 40: Garfield's Asia Art Tour》
日期:即日至9月2日
地點:九龍圓方金區

issue JUL 2018 VOL: 191
2018-07-10 14:53:14
葉蔚琳 踏上抗爭這條路

Text : Nic Wong
Photo : Rraay Lai

本年初,巴士女車長葉蔚琳以一介女流之力,竟然發動罷駛,要求與九巴管理層對話,正視訴求,其後九巴先炒後轉軚,她與同為巴士車長的丈夫最終保住飯碗,近日更密鑼緊鼓地成立工會「月薪車長大聯盟」,今年暑假更出書紀錄是次工運,想不到事件仍有後續,只因她踏上抗爭這條路,決定繼續溫柔地抗爭下去。

不敢說葉蔚琳是否溫柔,但她總是帶著一份天真、童心。最初約她談談《逆權車長》的出書緣由,她卻提議帶我去元朗某餐廳,細說她很饞嘴,每次訪問都想帶記者一起去食好西。「吃到美味的食物就會很開心,但不用吃得貴,間中享受一下已足夠。」她那份人,就是這樣直接,而且很信別人,表明不太理會我來自甚麼媒體,就算當初與《100毛》份屬同公司的白卷出版社邀她寫書,她也不大清楚對方的背景就答應。如今她口述經過,由陌生寫手代筆寫書,她也沒所謂。「最重要是,能夠帶出我想說的東西,將事件紀錄下來!」

每日港聞何其多,巴士罷駛那一夜,恍如隔了好一陣子,卻其實只是幾個月前,還不夠半年。「這真是一段歷史,我覺得以往的工運與今次的抗爭不同,獲得市民大眾的支持及很大認同感,卻不像以往紮鐵工潮,對我們小市民來說,可能看完新聞就算。」

回想這次抗爭,其實所為何事?她指出當中的起點,從來沒有「加人工」三個字,只希望員工們擁有愉快的工作環境,以及感受到公司重視員工的生命。「第一,取消發放獎金的評核制度;第二,希望政府與九巴推行宣傳教育,盡可能減低司機和乘客的摩擦;第三,希望公司能夠讓低層車長,即是2004年後入職的車長,能夠有個發聲機會。

諷刺是,那個評核制度不適用於葉蔚琳與她的丈夫,所以她只是代人發聲,就算成功爭取,自己也無得益。「第一點很簡單,有些年輕司機為了每年總共$12,000的獎金,大病死頂都要返工,不敢請病假,否則就拿不到錢。」至於第二個訴求,她也明知官方加強宣傳,也很大機會避免不了司機與乘客的爭拗。「但我真的被乘客打過,讓我有更深入的體會,我只是打份工,為何要被人打?沒人知道宣傳有否作用,但公司應該要做些事來體諒及關注我們,至少返工都會開心一點吧。第三點看起來更是平常,設立公司上下溝通渠道,真奇怪九巴竟然一直沒做!(其實有做,但只是跟親公司的兩大工會造樣而已。)

事隔數月,她已經「成功爭取」其中兩點。「暫時我知道的,取消評核的成功率應該是99%;至於第二點,政府成立的獨立委員會,曾在聽證會說過,政府將在今年第三季正式推行宣傳教育,減低乘客與司機之間的矛盾與衝突,我深感難得,在九巴的長久歷史之下,竟然能夠做到,真的談何容易。」吓,第三點呢?

我問她,如果命運能選擇,同樣爭取嗎?「當日我早知九巴的文化,我真的未必會做,我一直都沒想過。本來我只是不開心地向公司說了幾句,原來齋說都不行?我當時真的傻乎乎、很單純、很簡單。早知的話,沒理由以卵擊石,我不是個這麼蠢的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嗎?」她一時說自己傻乎乎,一時又說自己不是這麼蠢,認真有趣。「後來九巴的態度竟是這樣,我便開始憤怒,總之遇到任何危機或困難,為了『正義』兩個字,就不可以退下來。我不是不想退,而是不能退,只能拚到最後一刻。」

她真的是傻乎乎嘛?其實不然。她坦言出書還有另一個想法,竟然希望年輕人平心靜氣。「我之前不理世事,甚麼政黨、甚麼人等等,我一直沒上心。經過今次工運,慢慢思考為何社會變成這樣?你看看今次工運事件中,包括政府及不同政黨都有幫忙,如果社會可以放下一些對立點和矛盾,專心為基層市民謀福祉,效果有多好呢!」她不諱言,希望出書道出今次工運的致勝原因。「說來說去,就是要尊重任何人。我發現,無論政黨抑或傳媒,甚至特區政府,很多時候都是高高在上,有了道理之後,就沒有顧及別人的感受而一味狂罵。人與人之間很有趣,一進入那個狀態,無論道理再對,對方先聽不入耳。大前提是,有些事情是不可越界,否則可能會收不到科。別忘記,對方依然是老細,依然有個主導權,他有權用你、不用你,所以爭取時也要取得平衡,態度必先尊重別人,否則寸寸貢的話,最慘的,永遠都是我們。」

到底罷工又是否越了界?公開要求九巴回應,又有否過了火位?從結果來看,葉蔚琳卑微的三點訴求,如今落實了一大半,但九巴要解決問題,甚至解決(解僱)車長,也是輕而易舉。她坦言工運前後,除了一度被炒及留廠之外,一切都沒大改變。「早前我們成立工會暫時只得幾個人,但政府獨立委員會依然出信邀請我們,好像給我們一個姿態,示範如何聽取民意,所以公司也『被逼』地不會短期內搞我們吧。」那麼,長期呢?她笑說,其實兩夫妻多做十年、八年就退休了。「根據我的性格,我不會多想,否則每日開車都很辛苦。我不想給自己壓力,一切隨緣,要來的始終要來,最多就接受吧。」這條路走來不易,但是她卻堅持繼續走下去。■

《逆權車長》
作者:葉蔚琳
出版社:白卷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