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7 VOL: 176
2017-03-31 09:00

不趕時間的8年 余文樂 楊千嬅

「有啲嘢,唔使喺一晚內做晒,我哋又唔係趕時間。」張志明《志明與春嬌》

結果由相識到拍拖到面臨分手到復合再到今集想談婚論嫁生小朋友,觀眾用了7年時間,跟余春嬌和張志明在銀幕上慢慢蘊釀這段後巷之戀,至於千嬅與樂仔,計及首年的籌拍工作,二人足足歷時了8年。

不少人覺得余文樂正在演繹自己時,其實當事人的思想比張志明成熟,去到今集更擔心自己是否能重拾那份吊兒郎當。更多人又覺得余春嬌是中女代言人,你不趕時間嗎,我趕!所以第一集結尾已表明自己冇時間同你玩,到二集更狠狠地斬纜不浪費光陰。不過回看千嬅本人,8年間便歷盡拍拖結婚生仔等階段,努力讓中女生活成為過去,昂然投身不趕時間的一群。

「我好努力想擺脫張志明,但最後我發覺,我變咗另一個張志明。」余春嬌《春嬌與志明》

既然大家都不趕,這趟可以慢慢談。

 

text | Patrick Hui
photo | CK@Secret 9 Production House
styling | Noel assisted by Lisa
makeup | Ling Chan@ZING the makeup school (Miriam)、Jenny Tziong (Shawn)
hair | Vic Kwan@wecut.asia (Miriam)、Ben Yeung@Hair Corner (Shawn)
Wardrobe | Dior & Dior Homme

一部一步

由09年籌拍第一集,到今年第三集上畫,期間足足歷時8年,未到10年兩位都已幾番新,余文樂說就似跟這戲拍拖一樣,當中有很多情意結。千嬅就更加是「身體力行」作幾番新,拍攝第一集正值跟丁生拍拖,到上畫時已是丁太。到第二集宣傳期,還記得千嬅陀住Torres幫《Jet》拍下封面照,到拍第三集已是影后身分。每一部都在紀錄他 / 她們的每一步。

觀眾眼見,第三集經歷了5年才面世,但其實余文樂、楊千嬅跟彭浩翔三人,間中都會就故事若發展下去,還可以寫甚麼作出討論?所以當知道要拍第三集時,余文樂第一句問導演是︰「你會拍哪個版本?」

現在拍出那個,是同居後的情感翻騰,但期間其實有想過可否直入主題,跳到去講婚後生活。
余︰「有度過講大肚、講分手、婚外情……」
楊︰「那最後個版本你已沒有參與?」
余︰「放棄了啦,還去參與?」
楊︰「劇組根本就是等你自動退出,你一放棄就拍板拍這個! 哈哈……」
余︰「那導演都好好耐性。」

楊千嬅未有緊隨創作步伐,唯一叮囑,是落實開拍,便請快快有個完整劇本,因為要做功課。「這不是簡簡單單的一部戲,表面看似風趣幽默,但幽默的原因要講清楚我聽,尤其是愛情片去到第三集,有很多人會看細緻位,你拎杯水俾對方,如果還『唔該前、唔該後』就演不出那份7年的同居關係,大家應該是『喂,水呀!』是要這樣才算親密。」

 

春嬌救志明定志明救春嬌?

戲名落實是《春嬌救志明》,看似由愛情片發展成一部動作片。余︰「原先是有場動作戲,(楊︰係?我不知道。)但後來改掉,變成現在感情上的拯救。」

從預告片所見,似在說春嬌受到中女問題困擾,對身邊的張志明有諸多質疑,受困的似乎是春嬌,而動身開啟拯救行動的是張志明。楊︰「拍完我都有這種感覺,立即問導演會否被人抽秤,但導演一句︰『冇人抽秤我!』那冇問題吧!其實套戲就是在拯救春嬌的中年危機,不知怎去處理日久失修的關係,一段感情日久失修自然有危機感,冇安全感。」

女人是較小心眼,還是細心,同一問題落到余文樂身上,又看出另一角度︰「拯救是互相的,沒有哪位救哪位多些,一段關係很難這樣衡量,大家都需要對方,總之兩個是分不開,如果講得出哪個需要對方多點,應該分手了。」有了這一句,實在少很多麻煩。

最難演的小情趣

救,是指拯救,所以好肯定今次不是一套動作片。至於會否是套愛情動作片呢?似乎有可能,因為戲中講春嬌為挽救這段感情,安排了一些小情趣,在台北周年紀念之行,來個純情小護士的制服誘惑。余︰「她好保守,在片場鬥爭很久。」楊︰「不是,我只怕導演在整蠱我,他不時會偷偷地roll機拍making of,所以唯有自己小心些,合作以來從不會在片場瞌眼?。況且因為我是個專業護士,我真的有牌照,驚此舉會被前同僚有所微言,這是我唯一心虛位。」

雖說是小情趣,但千嬅覺得全片最難演的一幕也在這裡發生,因為小情趣過後,講到台北發生地震,其間張志明一些表現令春嬌嬲到拖?走。試想想,一日之內有著坐過山車的情緒起伏,是最難掌握,稍有少少不準確,足令春嬌成為愛無理取鬧、惹人討厭的港女。楊︰「看畢劇本,有去幻想情節,覺得不暢順,剛好經理人(林珊珊)跟舞台劇老師甄詠蓓有合作,聯絡之下想找她請教。」

經過老師漏夜看畢兩集及參詳過劇本後,一句說話便為千嬅抒解鬱結。「『你看劇本的角度不應在張志明,是在戲中爸爸(秦沛)。』就是這句,我想通了,因為今集會講到爸爸在我兒時分居,形成對春嬌的童年陰影,這一幕只是借張志明去抒這口氣。」結果張志明便要硬吃這一記悶氣。

全文刊登於176期《JET》。

 

2017-03-24 21:55:09
獨孤常敗的美食家 久住昌之

 

Text: Nic Wong

很有可能,你不知道久住昌之是誰。不過,他果真是鼎鼎大名,因為畫極都有,拍極都有的《孤獨的美食家》,就是出自久住昌之的手筆。這位漫畫原作者亦有其他作品,好似《武士美食家》,剛被Netflix改編成日劇,並且找來竹中直人、玉山鐵二及鈴木保奈美擔任主要角色。現在就讓這位孤獨的漫畫家,暢談飲食上的屢次失敗笑料和看法吧。

 


問:《武士美食家》的想法是從哪裡來的?

答:我父親快70歲要退休之前,原本我認為如果他一停止工作,可能馬上會變成糊塗的老人,但是他每天早上都睡懶覺,似乎很滿意這樣的情況。我一直以為人年紀愈大了就會醒得早,但他真的很喜歡睡懶覺。又,負責畫這部漫畫的土山茂,不太確定他的大哥退休後會做什麼,但是他哥哥顯然過得很開心,很盡情地享受人生:參加聚會、晚睡晚起,都過得蠻享受,因為不用上班。聽到時我突然發現,愈來愈多退休人士,有別於一般人所想像的方式來退休生活。所以,我才想描繪一個退休後享受自由人生的人物。

 

問:同時,你又添加了美食家的元素?

答:沒錯。我自己親身體驗到,當你年紀愈長,胃口會縮小,你會無法像以前一樣吃這麼多。因此,你會覺得每一餐更加重要,當你只能夠吃一些乏味的食物時,那真的會讓人更加洩氣。相比起年輕時候,現在這年紀淪落到在糟糕的餐廳用餐,那種徹底的失望感更是強烈得多。 

另外一點是,人愈來愈年長,就愈來愈難與年輕一輩互動,對日本人來說,更加貼切,好像在澀谷這種地方只看得到年輕人,讓我覺得自己太老了,讓我獨自走在澀谷街上,都覺得自己格格不入。或者其他國家的人年紀大了,還是可以穿華麗的衣服、與年輕人交流,但是日本人的終極想法是:「不行,我太老了。」所以,我覺得描繪一位較年長的男人如何突破束縛,並在舒適圈外冒險,肯定是有趣的題材。


問:你寫過《孤獨的美食家》等各種美食家的故事,刻畫食物時有那些重點?

答:可能大家看到《孤獨的美食家》和《武士美食家》這類的作品,就認為我是美食家漫畫的專家,但是我根本就不是美食家。美食家是真的很在乎口味和風味的人,他們認識很多餐廳、不同菜餚,而且津津樂道,但我完全不是這樣子的人。吃飯時,我只要感到滿足、放鬆和好吃就夠了,別人的想法毫不重要,只可惜現在大家好像依賴別人對餐廳的意見,例如《米芝蓮指南》等等。

我其實很喜歡尋找自己喜歡的地方,即使是其他人討厭的地方也沒關係。由於我寫漫畫劇本,所以我喜愛看起來有故事可說的地方,例如為甚麼老闆會開這間拉麵店?為何常用的豉油罐、七味粉罐上佈滿灰塵?當我發現到那樣的事情,然後想著他們應該要有些作為,讓我覺得很興奮。

  (劇照)
 

問:那麼,劇中香住的角色就是你嗎?

答:沒錯,就某些方面而言,你可以說我是香住,我讀菜單就像讀一本好書一樣。前幾天我在路上順道去了一間蕎麥麵餐廳。菜單看著看著,我發現一道菜叫「Cold Hamburg Soba」,我卻以為是「Cold Hamburger Soba」,結果我點了來吃,還以為蕎麥麵漢堡包,卻原來是漢堡扒蕎麥麵,錯配得很。那次我失敗了,但是這樣的失敗對漫畫家來說也很重要。

 

問:你會很在意「成功」或「失敗」嗎?

答:我在意,但失敗了也無所謂。現代人只對「成功」感興趣,他們不想「失敗」,所以出門吃飯前,他們都在上網找答案,我卻靠餐廳門面來決定。

 

問:野武士的想法是從哪裡來的?

答:我是個很膽怯的人,所以走進從未去過的餐廳,是一件很令人畏懼的事。我不確定我在害怕甚麼,就某個層面來說,這有點可悲。不過,如果我是野武士,我就可以打開門,堅定地前進,然後說:「來杯酒」、「上菜吧」。我真希望我能這樣做,所以這就是我用野武士的原因,同時他也為漫畫帶來有趣的視覺效果。至少頭頂有個武士髻的角色走進正常餐廳,會很有意思。

 

 (劇照)

 

問:拍攝期間你是否有機會參觀場景?

答:有的,場景很棒!我覺得它和漫畫一模一樣,但是看到大家用嚴肅的方式做出愚蠢的事非常有趣。沒有人的演出是為了博取笑聲,卻是相當的嚴肅。很精采。用那麼實事求是的方式做出荒唐的事情,我真的很喜歡。

 

問:這部戲劇將在 Netflix 於全球播出。你對此有甚麼想法嗎?

答:我完全沒有在想這件事,也沒有在想過觀眾,我只是在做一些我覺得有趣的事情而已。我寫《孤獨的美食家》劇本時,也是這樣應對,即使那個作品經已翻譯成十種語言。我想,只要食物看起來美味,全世界的人就會想吃。

 

問:你對「吃」這件事有什麼看法?

答:我覺得「吃」這件事有好笑之處,大家都會肚子餓,而且肚子太餓時,大家都會脾氣暴躁;不管誰人,甚至表現得有多冷靜,其實都一樣。同時,你也能看出當人們吃美味食物時,自然感到快樂,很有趣。所以,我試著要傳遞的,就是那個層面的「吃」,而不是呈現廉價熱門的當地菜餚。我想寫關於「吃」的好笑一面、讓我們放鬆、失望或者憤怒的那一面呢。

 

(《武士美食家》、《孤獨的美食家》原作者久住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