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7-04-13 18:53:55

為何會墮落到如此地步? Rachel Weisz

Text: Nic Wong

《盜墓迷城》再拍新版,偏偏就沒有了該系列的女主角、英國女演員麗素慧絲(Rachel Weisz),或者她也不想再拍了,幕前形象百變,近年與Colin Farrell合演過《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又參演過Paolo Sorrentino執導的《回春》(Youth),與Michael Caine合演父女。

今回,她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時代偽證者》(Denial),飾演研究二戰時期納粹屠殺猶太人的歷史學家兼大學教授戴伯爾,因在其著作中將英國二戰歷史書暢銷作家艾榮批評為為「極右派」與「納粹大屠殺否定者」,被對方從英國提告她誹謗,她必須上庭與艾榮對簿公堂,聯同辯護律師羅列證據,以證明大屠殺的真實存在,展開激烈的真偽爭辯!

電影曾奪得去年「英國奧斯卡」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年度最佳英國電影,今次就讓Rachel Weisz談談自己的身份問題,原來她的父母在戰爭爆發前兩星期,才從納粹手上逃出來,憤恨人們為甚麼會墮落到這個地步,又認為那段試圖把事實告上法庭非常荒謬:「難道你能在法庭審判氣候變化這種事實嗎?」

 

 

Q:你在英國長大,這次卻要飾演初次踏足英國的美國人,感覺如何?

A:英國是我的家鄉,我從小就在這裡生活,與很多出色的英國演員一起長大,因此當我要以美國口音說:「天呀!你們太有禮貌了吧!」這感覺非常有趣。雖然要扮成不了解故鄉似乎有點滑稽,但我必須拒絕懷疑,全盤接受眼前事物,才能徹底投入角色。


Q:可以談談你在電影中使用的美國口音嗎?

A:我使用的是電影主人翁美國學者戴伯爾(Deborah Lipstadt)的猶太混合紐約皇后區口音。言談之間很有猶太人的味道,讓我一直想起自己的老爺奶奶,他們是住在布魯克林的猶太人。


Q:家人以猶太方式教育你成長嗎?

A:宗教上不是,但文化上是。我爸爸在布達佩斯出生,媽媽生於維也納,在戰爭爆發前兩星期,她才離開奧地利,兩人都是從納粹手上逃出來,因此我們時常會談到這個話題,不過這部電影並非真的關於大屠殺,而是關於試圖把事實告上法庭的荒謬。我覺得編劇的靈感可能是來自特朗普的反覆無常,以及他常把意見當成事實的做法。我的看法很直接,難道你能在法庭審判氣候變化這種事實嗎?


 右為電影主人翁美國學者戴伯爾(Deborah Lipstadt)


Q:可以分享你跟戴伯爾有甚麼淵源嗎?

A:1939年,奧地利通過了反猶法,幸好我媽媽透過爸爸在英國的朋友詹士派克斯牧師(Rev. James Parkes)的幫助,才能帶著家人逃到英國。當我和戴伯爾談到自己的家庭背景和歷史時,才知道原來派克斯牧師曾是她的學生!當年他拯救了很多猶太難民,一生都為推廣宗教寬容四處奔波,我很感謝他拯救了我媽和她的家人。後來戴伯爾在電影開拍時,悄悄寄來了派克斯牧師的著作,劇組更把這本書放在拍攝現場的書桌上,讓我非常感動。


Q:你對戴伯爾有甚麼看法?

A:戴伯爾很擅長講述自己的故事,是個能啟發學生的老師。我知道她教授現代猶太史,她的著作也傳遞了很完整的資訊,但我最好奇的是,她怎樣抽離自己去跟學生講解關於納粹大屠殺的事。我們在拍攝開始前花了點時間相處,我覺得她非常聰明,率直有趣,你會感受到她是個意志堅強的人。

 

 

Q:這次在奧斯威辛拍攝有甚麼感覺?

A:我震驚於集中營的工業化水平,那裡不會浪費人的任何一部分,一條頭髮、一副眼鏡,甚至補牙用的金粉……最可怕的是,那裡殺人並非出於憤怒,這件事本身就脫離了人性,讓人停下來思考,到底人為甚麼會墮落到這個地步?很多人說事情過去了,就應該由它過去,但我的父母當時還是小孩,換成歷史角度去看,這件事才剛發生在一分鐘前。


Q:很多執行大屠殺的官員,都指自己只是履行職務,你怎樣看學者漢娜鄂蘭所提出的「平庸的邪惡」?

A:一旦易地而處,我們又會怎樣做?我不知道。雖然不能完全相提並論,但我舉個例子,某些支持特朗普的共和黨議員並沒有站出來表示種族主義不恰當,讓我非常吃驚,我覺得他們將會成為歷史中錯誤的一方。


Q:反猶主義在歐洲有復甦的徵兆,你認為我們有進步過嗎?

A:就在我父親的家鄉匈牙利,有個名為Jobbik的右翼政黨逐漸冒起;當來自敘利亞和其他地方的難民抵達匈牙利時,匈牙利人封鎖了邊境,不許火車經過,這些難民甚至不能通過匈牙利前往其他地方,他們只能站在鐵絲網後,身上還被標記了數字­,這竟然是二戰後80年的境況……


 


Q:聽說你最近開始涉足監製電影了,是甚麼驅使你踏足這個領域?

A:我非常喜歡發掘不同材料,以及搜羅各種小說和文章。監製與演戲相當不同,需要另一種技能才能辦到,另外我也喜歡和作家共事。


Q:你這樣做,與電影業界缺乏出色的女性角色劇本有關嗎?

A:電影的確應該要有更多女性角色,但其實這樣談論女性很奇怪,說得就像女性是少數族群,需要靠電影來發聲一樣。但是說到底,我當然喜聞樂見未來有更多由女性主導的電影。

 

 《時代偽證者》(Denial):4月20日上映

 

issue APR 2017 VOL: 176
2017-04-05 13:48:23
Charlotte Cheung 張沛樂 只想做沙律

TEXT-Lisa
PHOTO-TPK assisted by Jaime
MAKEUP & HAIR-Reghan Wong
WARDROBE-Sandro,Monki

講張沛樂(Charlotte Cheung)你未必有印象,但講沙律、林耀聲女友、《美選D.n.A》天使代表、新宅男女神等外號你或者就會記得,她是那個笑容甜美、嬌滴滴,有著天使外貌但魔鬼身材的模特兒。她三年前無心插柳下開始做模特兒,去年參加Viu TV實況選美節目《美選D.n.A》,以天使魔鬼分組,她自然憑著招牌甜笑被編排到天使組,但論身材的話她好應該被分到魔鬼組,如此一個集天使與魔鬼於一身的女孩,隨即獲得一眾網民關注,封她為新一代宅男女神。在娛樂圈生存,有「朵」固然好過無,張沛樂卻看得好開:「這個世代女神夠多了,我只想一心做沙律。」

看沙律在鏡頭前熟練地搔首弄姿,以為她是自小一心想做模特兒,沒想到她卻說是無心插柳,三年前朋友請她幫手做指甲模特兒,她心想毋須見樣就應承,之後指甲舖隔籬的化妝師見到又邀請她做婚紗模特兒,做多了便索性到模特兒公司自薦入行。「我本身很少拍照,連媽媽替我拍照都避鏡頭,偏偏做了模特兒,要在鏡頭前擺甫士拍照三四個鐘,我覺得是很不容易。當時的心態其實不是想做model,而是想挑戰自己,看看自己能否做到。」她自言是個自卑的人,卻因為做模特兒迫著要嘗試做各種動作和角色,現在變得自信勇敢得多,是入行改變了她。.......全文請參閱176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