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7 VOL: 177
2017-05-01 18:00

冷豔與熱血之間 裴斗娜

Text : Nic Wong

還記得當天旅館的門牌,還留住笑著離開的神態,哼唱的不是歌詞,而是與裴斗娜見面後的真切感受。看過她的電影很多遍,銀幕上演過吹氣娃娃、乒乓球手、弓箭手、主音歌手等等,就連韓國版貞子,她都演過,但她的真人究竟是怎樣?這一趟首爾之行,裴斗娜就在我的眼前,忽爾憶起多年前的一段傳聞:王家衛曾邀請她來港發展,可惜她婉拒了,卻讓她獲得「韓國版王菲」的稱譽。事隔多年,或許她自己也忘掉了,早前專注拍攝Netflix原創美劇《超感八人組》(Sense8)第二季,角色是一名猶如殺人武器的拳手,王菲般的冷豔魅美,彷彿不減當年。



無限挑戰

等候訪問期間,腦海不停想起裴斗娜獨有的冷豔,怎料打開門一進去,她把玩著手機,微微嘟嘴,更笑言:「我準備了很多韓國零食,隨便吃吧。」那份冷豔隨即褪去。說來也是,她的確是形象百變,這兩年間拍攝《超感八人組》,由《Matrix》系列華卓斯基姊妹(The Wachowskis)執導,飾演一名原本是女商人,後來替弟弟頂罪入獄的拳手Sun。故事講述八位本來互不相識、居於世界不同城市的主角,突然發現八個人的精神意識能夠聯繫起來,互相感受彼此的樂與悲,但同時間他們又被一個神秘組織追殺。簡單來說,八個人各有所長,每每遇到難題之際,地球另一端的成員忽然上身,運用對方的技能來解困,例如一人是電腦黑客,一人是精通化學,一人是持槍警察,一人是飛車高手,至於裴斗娜的角色是拳手,自然是好打得。

裴斗娜說著,起初接拍劇集,角色讓她想起曾經參演的《援膠女郎》(Air Doll, 2009)。「《援膠女郎》的角色不能完全做自己,必須運用情感去面對;《超感八人組》的主題,則是八個人的情感表達和心靈相通。」還以為她接拍主因是華卓斯基姊妹,怎料她說更重要是,這個角色很有挑戰性。「一看到Sun的角色需要打功夫,我就很喜愛,之前我從未做過,我也不知道西方人是否覺得亞洲角色一定要打功夫,但個人而言,我未演過拳手,甚至未做過商人,所以是個很大的挑戰。」

結果,這個挑戰真的很大,恰恰與韓國長壽節目雷同:《無限挑戰》。「最大挑戰還是動作部分,我相信最難不是手腳動作,而是我第一次扮演正式的拳手,真的很困難,我從未如此辛苦。就算我拍過幾套動作片,都不算是一個拳手,這是個很堅強的角色,第一季我不停學習,至少要學習拳手的應有態度和堅韌。我在《韓流怪嚇》(The Host, 2006)演過弓箭手,也在《朝韓夢之隊》(Korea, 2012)演過乒乓球手,那次我只需簡單訓練一個月,但今次卻辛苦得多,第一季就花上七個月,每日都在現場訓練。由於每兩星期飛一次,從一個城市飛到另一個城市,基本上我在八個國家、共九個城市(芝加哥、三藩市、倫敦、柏林、首爾、雷克雅未克、墨西哥城、孟買、肯亞首都奈洛比)都訓練過,好像是熟悉不同地方的本地人。」來到第二季,她加強特訓,花上足足一年的時間,每日特訓三小時及參與替身訓練。如果我在首爾,拍攝前的那日,更會花上七小時。我相信在我的人生中,肌肉從未如此硬淨過。」

 


學做配角

不過,學黎明話齋:「坎坷過後有艇搭」。由於《超感八人組》有八個主角,換句話說,到了哪個地區拍攝,主場代表的那人就是主角,其他人則是配角。裴斗娜解釋:「如果我在首爾拍戲的話,意味那次拍攝正在訴說我的故事,我就是主角。舉個例子說,當我們去到柏林,就只有德國演員最繁忙,我們只是配角,那其他人做甚麼呢?大概有一些群戲,行行企企或者觀光吧。」

這個笑話聽起來好笑,當中卻有哲學味道,正如裴斗娜所言,《超感八人組》不只是演出,而是對她的一次訓練。「我們要做很多動作,同時訓練自己如何飾演主角之餘,又飾演配角,如何令兩個角色的演繹,變得合情合理。當劇組將觀眾帶到首爾,我就是主角,需要帶領其他角色入戲講故事,但其餘時間,亦是大部分時間,身為配角的我,只是輔助主角說故事。這種演出方式的確需要學習,也是與別不同的,對我來說,是一次很有趣的訓練,因為我出道以來在韓國大多時間都是主角,所以不大懂得如何在電影裡做配角。距離我入行的時間,經已是17、18年了,但現在我才能夠說出來,我真正懂得如何協助其他演員的演出。」

看看裴斗娜的履歷表,曾經合作過的導演星光熠熠,包括朴贊郁、奉俊昊、金知雲、是枝裕和、岩井俊二等,今回她與華卓斯基姊妹合作,卻是繼《雲圖》、《木昇戰紀》、《超感八人組》第一季之後的第四度合作。「拍攝她們的電影,從來不容易演繹,需要在多方面訓練,亦要習慣一下,始終我是韓國人,英語不是我的第一語言,而這個拍攝的陣容來自不同地區、種族、文化,所以拍到這齣電視劇,我真的學到很多。至少,現在我學會了手語和西班牙文。」她認為拍攝好比人生,每分每秒都在改變,不停出現各種不同狀況,所以必須要求演員具備極高的靈活性及可變性。「今次已經是第四次與她們合作了,我相信彼此之間有一些特別連繫,好像《超感八人組》所說的感應,很難說的,大家經已連在一起了。」


 

韓國最強

裴斗娜的熱血背後,觀眾總是憑藉她的角色來聯繫起來。今次作為片中的韓國代表,到底Sun又是否代表著典型韓國女人嗎?現今她們真願意壓抑自己的情感,成全父母家人的意願,甚至代弟入獄而作出犧牲嗎?「之前Netflix在首爾播放《超感八人組》時,我特別詢問一些本地人的意見,他們都很驚訝Sun竟然是韓國女人的代表。某程度上,他們對Sun如此強壯有點高興,所以在部分的情況下,Sun有點像典型韓國女人吧,不過我相信年輕一代不太認同吧,哈哈。」無論如何,對於這個角色,她深深喜歡。「其實我很喜歡這個角色,因為她是八個人裡面最強壯,最好打的一個,體格和精神都很堅強,甚至不怕別人或家人做甚麼,很有型呢。」

她透露,第一季Sun的角色及性格比較傳統,願意接受家庭的全盤安排,但第一季的結尾有所變動,父親逝世,自己則入獄,因此第二季延續第一季的故事,她需要變得更強壯,無論精神上還是體力,變成一件行得走得的行動武器,可以想像的是,第二季將會出現加強版的Sun,逃獄並且渴求報復。如此強大,難怪她揚言重新選擇《超感八人組》角色的話,她不作他選。「很多人都想做我的角色,可能因為太性感吧,但我太愛我的角色,雖然很辛苦,沒有任何假期,就算不用拍攝,我都要不停訓練,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穿州過省環遊世界後,裴斗娜準備好好休息,希望今年留在韓國本土。「始終這是屬於我的文化。我深深了解韓國文化,知道那些細節位,比較容易處理。同時,我喜歡與韓國演員及工作人員合作,說起來好像賣花讚花香,但我真的認為韓國團隊是最好的,很勤力、很有交帶,而且深愛著電影。」



與星爺搞笑

對於未來,她依然是無限挑戰,毫不忸怩地說出她的想法。「其實我很想拍喜劇,但一直以來很少遇到這些機會,例如我很想與周星馳合作,我很喜歡看他的電影,包括《少林足球》、《功夫》等等,他那些都是黑色喜劇呢。」說著說著,她屈指一算,發現自己真的很喜歡挑戰一些未曾做過的角色。「噢,過去我一直沒有發現,我通常都會揀一些很不正常的角色,但慢慢回想起來,就發現這才是自己了。」

臨行前,不忘稱讚一下她很瘦很性感。「哈哈,你這樣說,我有點害羞呢。這真是一個很大的讚美,至於瘦削呢,我都認同呀,但其實沒有人要求我有六舊腹肌的,我吃東西也沒有罪咎感,只是往往吃不下。」剪影的你輪廓太好看,但女生還是有些肉地才好呢,裴斗娜真的要多吃一點呀!■


issue MAY 2017 VOL: 177
2017-05-01 18:00
救救救,生命力 彭浩翔

Text : Nic Wong
PHOTO : TPK
Location : 好酒好蔡

很忙很疲累,是今次訪問彭浩翔的感受。他的手機響個不停,口訊聽講不斷,向來喋喋不休的他亦變得較以往寡言(依然比一般導演更健談),碰巧余文樂與楊千嬅路過,彭浩翔的鬼馬一面又回來。有理由相信,彭浩翔拍攝《春嬌救志明》,救了張志明、救了余春嬌,某程度上也救了彭浩翔自己,這樣才有最強勁的生命力!

 


怪獸愛情動作片?

《春嬌救志明》是《志明與春嬌》電影系列的第三集,主要講七年之癢,二人之間沒有出現第三者,卻深入探討對方是否You are my destiny。「今次我沒有特別想追求甚麼,只覺得這些角色已成了我們三個人(彭浩翔、余文樂、楊千嬅)的共同朋友,也是五個人包括我、余文樂、楊千嬅、余春嬌、張志明的一次相聚,有種特別的意義,就想重現他們,一切都是順其自然。」

順其自然地,情節如片名一樣,余春嬌救了張志明,到底如何拯救?「所謂拯救,其實都是互補不足的。如果一個女性能夠令身邊的男性長大,某程度上也拯救了對方,至少對方肯付出做一場大龍鳳,以及願意步向認真結婚,都算是一種承擔,而不是如片中在油站插喉時求婚呢。」難怪七年之癢的重點,不在第三者,而在彼此之間。「從來第三者不是最大問題,只要能夠趕走他/她,就沒有問題了。現在所探討的是核心問題:這個人的性格是否適合共諧連理?這個人是否她一生中都要逃避的男人?」

據說,想當初《春嬌救志明》真是一齣愛情動作片,余春嬌勇救身陷險境的張志明,後來劇本改了又改,變成了這一齣動作場面欠奉的愛情片。問彭導推翻了自己多少遍,他說:「超過20個版本,與現在完全不一樣的都想過,例如整個故事都是恐怖片。」他深深覺得,頭兩集都是寫實浪漫愛情故事,到了第三集,觀眾或者會覺得故事重複,何不嘗試一下:除了保留這兩個角色之外,其餘事情完全放開任意創作。「最好玩的是,對我們三個人來說,這齣電影好像是一個屬於我們的遊戲或綜藝節目,將這幾年來我們對事物的看法,透過得意對白說出來。」不難發現,今次有外星人來港,又有村民打怪獸的場面,都是源於彭導的瘋狂想法。

的而且確,《春嬌救志明》不停在變,想當初所說的發哥、紅姑、里安納度狄卡比奧悉數沒有,就連里安納度替身的出現,也只餘半個蒲友路人甲角色,但變變變才有生命力。「所有人都說電影太長,我已剪了很多很多劇情。」就算剪了很多,卻保留了這幾集經典的恐怖情節opening,今次更長達8分鐘。而且製作費很高。「那段opening的製作費,幾乎是第一集的製作費,當中牽涉很多特技、現場配合、廠景、威也、動作指導等等,當然可以很小型地拍出來,但沒有這樣大場面的話,就覺得那件事不夠震撼。而且,那段opening和後面故事有關係,因為余春嬌的一生,就是希望找一個可以在危難中奮不顧身地拯救自己逃離恐懼的人。她人生最大的恐懼,來自她的老竇,很怕自己選擇了和她恐懼一樣的男人,但她發現身邊的張志明,卻不是在危難中拯救自己的那人,而是選擇地震中藏在檯底的,所以當初opening的故事不能夠太短。」

或者,沒有史詩式的opening就不能拍成第三集,彭導說:「投資者一直都想開拍第三集,但對我來說,拿到資金開拍不是勝利,真正的勝利,卻是觀眾在散場後出來所說的那句說話。如果他們說:『和上集差不多啦!』就算觀眾入場,就算票房不錯,我們都是輸,我卻要觀眾看完之後說:『我很喜歡啊!』然後問身邊朋友看了沒有,未看的要趕快去看,這樣才叫贏,否則為何要花四年時間呢?」

張志明個仔叫張震?

來到最後一條問題,今集竟然談及生兒育女,彭浩翔本身沒有孩子,而張志明、余春嬌也不見得是爸爸媽媽的好材料吧。「我覺得他們第一集不適合,但之後劇情不見得他們不適合。很多人拍拖到某段時間,就會談及生兒育女的問題,當然人人不同吧……」說到這裡,張志明、余春嬌突然出現,與彭浩翔來了一道極之無厘頭的對話作結。

余:你地講緊乜呀?

JET:講緊你地適合有下一代嗎?

余:當然適合啦!我地有齊優良血統。

彭:唔通四年前果集就已經要講生仔?

余:應該搞大左先啦!

彭:即係今集唔要地震,反而要車震?

余:抑或倪震?

彭:張震都可以呀!

張:頭先我地講緊張志明個仔叫乜名?

彭:地震果陣生仔,當然叫張震啦!

張:係喎,「張」震先至生到仔喎!

余:咦~~~

眾人: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