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7 VOL: 178
2017-06-01 12:00

愛情叉燒包 蔡卓妍 周柏豪

問答題:到底阿Sa、柏豪之前合作過甚麼電影?3、2、1。答案,是沒有的。

阿Sa坦言,這一行大把靚仔,她的郵票簿幾乎集到滿瀉。想要新鮮感,柏豪絕對是現今香港的一塊靚叉燒:半肥瘦、外脆內嫩、爽口甘香、光澤十足、有嚼口,吃進去就有種戀愛的感覺。

柏豪婚後不久,不怕緋聞之餘,心底裡一直想拍愛情小品,他那對居高臨下的眼神,那雙強而有力的臂彎,恰恰是愛情片男主角的代表,偏偏他未拍過。

結果,就在兩位入行超過十年之後,彼此遇上了對方,所拍的不是治癒系美食電影《喜歡你》,而是探討拍拖十年男女感情關係,男方經常犯錯,女方老是原諒,忍無可忍終於分手的寫實愛情電影《原諒他77次》,改編自李敏的同名小說,更找來風格多變的邱禮濤執導。

如果《原諒他77次》要改名為《愛情叉燒包》,柏豪很肯定是那塊「叉燒」,那麼阿Sa就應該是那個包,包容的「包」。

Text: Nic Wong
Photo: KAON
Styling: Noel So assisted by Lisa & Sum
Makeup: Circle Cheung@ndnco.co(蔡卓妍)、Vinci Tsang(周柏豪)
Hair: Sing Tam@pi4.hk(蔡卓妍)、Cliff Chan@hair corner(周柏豪)
Wardrobe: Weekend by Max Mara、Max Mara、Givenchy、Lanvin、Valentino



終於我們

柏豪簽約做歌手,今年剛好十周年;阿Sa比他更早出道,大概十六、十七年,但兩人過往從未合作過,他們更異口同聲說,如果不拍《原諒他77次》,二人只是hi-bye friend。柏豪先說:「原本不熟識她,沒有她的電話,也沒有一起工作過。當然,以往在一些公開活動上見過,也記得有次在機場隔籬閘口碰過面,但我們真的因為合作這部電影才成了朋友。」阿Sa提到,這部電影探討男女關係的想法,所以不用埋位的時候,他們與編劇李敏、導演邱禮濤不時表述各自立場。「就在這些私下對話當中,我們了解對方更多,他代表男生角度出發,我就以女生角度作出反擊。」

合作前後,到底有何不同?兩個人就像斬叉燒一樣,如數家珍愈斬愈深。首先狠狠下刀的,又是柏豪。「合作前,我覺得她很低B;合作後,發覺她不算太低B。哈哈,說笑而已。合作前,我的確覺得她肯定是甚麼都不懂,身邊有很多人幫她準備一切事情,所以沒甚麼自理能力,不懂照顧自己,總之甚麼都不懂。」他進一步解釋,事實上很多藝人都習慣被人照顧,不懂得用八達通、開支票,就連坐地鐵都要四處告訴別人,很離地。「原來阿Sa不是這類型,我發現她很獨立,自己會駕車,又照顧到自己,而且很多事情都沒所謂,食大排檔都OK,很貼地,加了不少分。這些好說話呢,其實我背了很長時間的。」

砍肉刀來到阿Sa的手上,當然不甘示弱。「其實我都背了一大段的,哈哈哈哈。之前覺得他靚仔囉,不過這一行有大把啦,所以只覺得他是另一個靚仔藝人。真正認識以後,就覺得『嘩!』(柏豪:有冇「嘩」一聲咁誇張呀?)原來他高大靚仔,很有才華,還識得寫歌、影相,而且多愁善感,與他聊天時,看似甚麼東西他都有感受,加上勤力、孝順、識得做生意,真心覺得周柏豪咁樣,玩晒啦!」老老實實,提名過影后的阿Sa,這場戲演得太著跡了吧。



相安無事

只不過,據各位的意見顯示,這齣電影的男主角,非柏豪莫屬,阿Sa更是功不可沒。「我很喜歡這本小說,其後成功找到老闆投資,便開始與編劇、導演談論甚麼演員做甚麼角色,他們同樣覺得柏豪很勝任做男主角Adam,皆因戲中的他讀法律,之後劇情又講述他去打kickboxing,大大隻隻。柏豪正正是帶點墨水,而運動又是他的強項,所以這個角色很適合他。」柏豪被選中的背後,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大家都希望今次組合比較新鮮,老實說,過去我與很多不同男演員合作過,以香港來說,真是買少見少了。」沒錯,阿Sa「集郵」多年,今回終於集到柏豪了。

人家挑選自己,柏豪深感高興之餘,更是喜出望外。「一直以來,我都在等待參與這個類型的戲種。過去看過不同愛情小品,很喜歡那些電影,不需要特別緊張、驚恐,看完覺得很輕鬆,能夠學到東西的同時,又值得思考一下,加上歌曲好聽,男女主角又好看,多數愛情小品都是這樣。」順手讚一讚自己之餘,柏豪便談及自己與角色的異同。「最似是,Adam很硬頸,有時候很固執,就算面對對方家人也是一樣,我不會假作遷就。她老竇說那球是越位,我覺得沒有就沒有啦,反差很大,很極端。我真人也是一樣,有時很開心,同時間又可能因為一些小事而突然不開心,情緒很闊。」不過,他笑說自己追求生活品味,不像Adam沒要求,絕對不用失去了才知道要珍惜。




訪問全文刊登於178期《JET》

issue JUN 2017 VOL: 178
2017-06-01 12:00
改革不一定當局長 陳美齡

所謂啱啱遇著剛剛,就是陳美齡推出新書《40個教育提案——把快樂帶回給香港學生》,剛好是下任特首埋班之時,令陳美齡將任教育局長的傳言忽然甚囂塵上。也因為這樣,我們才記起這位曾經當紅的女歌手,原來早在史丹福大學獲教育博士銜頭,她心痛教育制度令香港學生窒息,希望孩子能重新感受學習的興奮。改變制度,不一定要做局長!

Text : Ernus  PHOTO : TPK

社會流動出了事
早年隨丈夫移居日本,三個兒子也不在港接受教育,香港教育制度明明燒不到陳美齡那一疊。去年出書《50個教育法——我把三個兒子送進了史丹福》長踞暢銷榜,每次現身講座也引來教育界人士及家長大吐苦水,驅使陳美齡著手研究香港教育制度,並寫下《40個教育提案》一書:「我花了約九個月的時間,跟教育局官員、大學教授、家長、老師、學生談過,雖然他們都只能著眼自己眼前的問題,未必可以比較,但當中是完全沒有一個人對教育制度是滿意的,引發我思考究竟香港教育制度出現了甚麼問題。」

著作的四十個提案,覆蓋從學前教育到專上教育,提出減低DSE的影響力、高中加入職業先修課程、舉辦學前托管者課程等,看起來當然很理想,但實際執行牽連甚廣,難怪會被人批評離地。陳美齡笑說:「我將自己在理論上學到的東西寫低,未必是最好,有些我刻意寫得不太清楚,其實是希望製造討論空間。希望大眾討論完關於我的種種傳聞之後,會開始討論這些提案。」寫了一整本書,到底香港教育制度的核心問題是甚麼呢?她斬釘截鐵:「是社會流動。教育本來應該提供社會流動的機會,但現在香港的制度是愈有錢的人選擇愈多,在幼稚園之前便已起步,前途也光明得多,這是不公平的。」香港的學校現時還有明顯的banding之分,陳美齡深感不可思議:「這是大模斯樣的歧視,在日本、美國是不可能的,香港學校竟然願意給你標籤。一個學生給人標籤了,他很多時就會做對應標籤的事情,教師、父母縱使無意也會這樣,這樣這個孩子就不可能發展真正潛能。」

分數以外的教育
陳美齡在書中提出一大改革,是將DSE變成非必要考試,只供希望升讀大學的學生考核,其他高中學生,可以選擇以學分制完成中學課程,大大減少一試定生死的影響力。她說到提案背後的原則:「教育最終的目的,應該是讓人實現潛質和夢想,創造有貢獻的人生。但現實是DSE考得不好,你就是失敗者,整個社會只看分數,而不著重一個人有沒有深度、組織力,或者EQ高不高、善良與否。學生的家人明白事理還好,如果家長不明白,想找個賞識自己的人都難。」一個人的價值單純建立在分數上,沒有分數的人甚麼都不是,自殺、患情緒病的人愈來愈年輕。陳美齡嘆氣:「如果這樣的考試制度大家好開心,當然無所謂,但我聽到的只有苦水,又喊,又失眠,不幸患上情緒病,支援也很少。一校一社工,只是貼膠布,沒用的。」她在美國求學,在日本生活多年,自言旁觀者清,看到香港學校普遍缺少了學術以外的教育:「哲學又不教,生死也不教,教會學校還好,真真假假都好,學生會意識到萬大事有天主看顧著。否則的話,一隻小鳥飛到很累,也找不到一棵樹可以停低休憩,叫牠們怎樣飛下去?」

完整訪問刊登於178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