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7 VOL: 179
2017-07-01 09:00

犀犀利的快樂傳說 古天樂


實在很久很久沒看過古天樂主演的純喜劇了。

或許,近年間中可以看到他客串一些喜劇,但他只是露一露面,搞一搞笑,不像這次《喵星人》由頭帶到尾,任由這隻喵星人巨貓「犀犀利」徹底糟質。

很難想像,究竟每年至少拍五齣電影,近年更榮升電影公司的老闆,古仔是如何保持那份喜劇感。

更甚的是,何解今次能夠毫不保留搏到盡,去蕪存菁地拍這齣合家歡電影《喵星人》?答案很簡單,只為博所有觀眾一笑,同時拍其他戲種,亦是他獨有的解悶良方。

好像這次與「犀犀利」一同拍攝封面相,巨貓極速溶化了現場的嚴肅氣氛,古仔拍攝時一絲絲笑容掛面,就算換衫前後,亦不時走近扮演巨貓的那位演員談笑風生作關懷,犀犀利彷彿有一點賣萌以外的神力!

到底,犀犀利的快樂傳說是甚麼?就讓古天樂告訴大家。

Text: Nic Wong
Photo: Alex Lam@Secret 9 Production House
Styling: Noel So assisted by Sum Chan
Makeup: Carmen Man
Hair: Dan Tam@orient4
Watch: Baume & Mercier
Wardrobe: Dior Homme、Lanvin、Valentino

喵星人駕到

近年網上呃like的題材包羅萬有,當中有幾項是必殺的,頭號殺手是賣萌的貓貓。據說《喵星人》的緣起,是古仔在一次拍戲期間,從罅隙中看到一隻可愛貓貓,靈機一閃下,便想到要拍《喵星人》。「當日看到那個情境後,想起平日與很多朋友聊天說過,不少女性觀眾都很喜歡貓。特別是,有個朋友告訴我,通常人們去日本都是飲飲食食、shopping買衫,偏偏她卻拿著兩個大去購買貓貓用品,連一件衫都沒有買。」大概要多謝這位貓奴,堅定了古仔對拍攝這個題材的信念。「另一方面是小孩子,不少寵物如貓狗,都容易逗他們開心。」他補充,不只是小孩子或女性,就算他置身其中拍攝這齣電影,甚至今趟訪問拍照的過程,犀犀利的動作趣致古怪,很容易令眾人大笑起來,所以他很想透過犀犀利來分享這種歡樂給大家。

電影名為《喵星人》,很自然地,貓貓才是終極主角。到底古仔如何評價犀犀利呢?「現在人們常說喵星人、喵星人,全因貓的可愛一面,賦予大家有很多不同幻想,總覺得牠好似是一種很高智慧的生物,其實這樣已經是一個笑點、一個反射了。於是我們將這件事放大,直接說牠是一個外星人,甚至說全地球的貓都是外星人,但牠們來到地球,發覺自己生活在地球上,只要賣萌、扮可愛,不需要做其他事情,都可以有食物吃,那麼有時便不經意透露一下自己的小聰明囉,我們只不過將這件事變成電影。」

現實生活的古仔,又喜愛貓嗎?「其實我未養過貓,電影之中,我當牠好似小狗這樣養,哈哈哈哈,說真的,我會擲骨頭,要求牠去執骨頭。」翻翻舊帳,當年古仔拍《寵物情緣》時與雪橇狗阿Lo結緣,其後收養牠,情如兄弟,今次拍攝又有否懷念昔日養狗的日子?「養狗的時候,狗給人的感覺是忠心一點,熱情一點,沒這麼懶惰,但貓就比較cool一點。幸好這齣戲講述我是個不懂養貓的人,所以我當成養狗一樣,但後來才發現牠不是一般的貓,體積非常龐大,食量非常驚人,還經常整蠱我們。」食量驚人的,原來還有她。「今次有動物,又有小孩子,其實不算難搞,不過阿女比較為食,拍攝現場真的有很多零食,結果她真的不停食,由拍攝到差不多一半,她已經肥了一圈,要阻止她不要再食,否則不連戲。」


 

賣萌Mr.Cool

傳媒愛翻舊帳,現在就翻一翻古仔的舊帳,得知他是狗痴之外,亦說過以前拍過很多喜劇,盡量不再多拍,對演技沒幫助。何解今次又重蹈覆轍?「我們定性這齣電影,不只是喜劇,更是一齣合家歡電影。老實說,在我們的電影生產線上,合家歡電影很少,甚至可說是沒有出產,我覺得為何不拍一齣?與其要拍,不該拍一齣喜劇那麼簡單,而是一齣老少咸宜、一家人一起入場看的電影,所以我們安排在暑假上映,希望學生考完試之後,放暑假時有一齣能夠真正令他們開心的電影。」古仔如此關心學生哥和學生妹,用心良苦啊!

喜劇也好,合家歡電影又好,如今再拍,對演技還有幫助嗎?古仔嚴正指出:「喜劇不是演技的磨練喎,卻是講整體性的配合,以及自己對電影節奏的掌握。有時講求對白與對白之間的準繩度,而每一場戲、每個對手也不同。當然你可以說這是一個磨練,畢竟每個人的性質都不同,但喜劇本身是講整體性的合作,並非個人的表演。」每年拍戲這麼多這樣忙,如何培養出那份喜劇感?「喜劇很取決於題材本身整個設計,譬如以前有『少林+足球』的元素,今次《喵星人》則賦予另外的元素,不必夾硬度一些喜劇情節,設定一個令人好笑的背景已足夠,加上貓的角色,本身已可做到很多功能性出來。」

貴為演員,又是電影公司老闆,古仔戲裡戲外均置身於電影世界,對近年合家歡電影少之又少的現象,忐忑不安。「看完一齣合家歡電影,大家都會笑,以前有,但現在沒有,哪裡有呢?」聽後頓時語塞,幾秒間腦袋空白。「可能只有一齣《捉妖記》囉,但《捉妖記》角色都很成熟,後段有些鏡頭都幾殘忍,但我這齣《喵星人》卻完完全全是合家歡,很開心的。」口裡說開心,但心裡卻很誠實,坦言宣傳部同事都不太理解甚麼是合家歡電影。「只有西片才有合家歡電影及動畫,真的有很多一家大小一起去看,只可惜港產片或者合拍片沒有。加上我們演員的年齡,很難去做到合家歡電影,現在斷層非常厲害,後生演員沒幾個,就算之前的《狂舞派》也只算是青春電影,又未去到合家歡。我叫宣傳部同事去宣傳,他們都不懂得如何宣傳一部合家歡電影,唯有叫犀犀利現時每個月出去兩三次到各區宣傳吧。」

 

全文請參閱179期《JET》(7月號)

2017-06-20 18:48:00
惡女還是少女? 金玉彬

Text: Nic Wong

動作片很多,但似乎女性主導的動作片,愈來愈少,更遑論打得痛快,殺得漂亮,幸好近日有齣《惡女》,號稱《屍殺列車》賣座精英班底打造,片中部分場面更以主角第一身視野來拍攝,開場第一幕就展開持續7分鐘主觀鏡頭VR式奪命廝殺,刺激度爆燈,難怪康城午夜展映單元播映後大獲好評。今趟我們找來在片中以一敵眾,連環狂殺近百名對手的女主角金玉彬,如何化身冷艷暴力的「惡女」。現實生活中的她,本身有合氣道與跆拳道的根底,她卻說惡女背後,原來有少女的一面。

淑熙(金玉彬 飾):「我要讓你見識,你訓練我成為怎樣的惡女!」

因為父親被殺而成為孤兒的淑熙,自小就被拯救她的黑幫頭子鐘尚訓練成殺手,並以為父報仇為生存目標,成長後因為一次仇殺行動而被捕,輾轉遭國家特務組織羅致,要改造她成為最頂尖的殺人武器,要她賣命執行殺人任務以換取自由,誰知暗殺對像卻是她愛過的故人……


 


問:選擇出演《惡女》的理由?

答:我從小就對動作片很感興趣,讀到劇本的打鬥場面時,覺得很獨特新鮮。如果今次不參演,大概會後悔一生。每每我們拍攝五個大大小小的場面,導演便會修正一下,再以不同風格嘗試,碰傷流血的事都很常有。儘管武術導演很厲害,但一起吊著鋼絲綵排、碰傷、拍攝的攝影導演,身在現場甚至被說成「在動作學校畢業了。」

問:據說康城播映後反應很好,對嗎?

答:原本預計沒有太多訪問邀約,但電影放映後,BBC和路透社等外媒都要求採訪。對全世界來說,女性主導的動作片都不常見,韓國女演員拍的動作片令他們覺得很神奇。不少外媒反映說電單車的動作場面很新鮮,很好奇是怎樣拍的,關於最後一幕的風格也有不少人問及。



問:電單車一幕令人眼前一亮,是第一次坐電單車嗎?

答:之前也有坐過,但武術導演教了我怎樣快速開車,高速駕駛下的停車方法、安全的坐法和落地方法等。導演對動作畫面的想法很堅定,所以拍攝出來的成果也很好。他有時候堅持一次到位,有些場面不能NG,但我拍動作戲時總是太用力,咬緊牙關連臉頰都長肌肉了,工作人員都說我變醜了(笑)。

問:與導演的合作如何?

答:導演在拍攝現場幾乎都不說話,我都不知道他腦袋裡在想些甚麼。我一直在問問題,慢慢就知道,導演是完全信任演員,讓演員做他們想做的。把腦袋裡的想法,和自己相信的東西都做了的話,自然能完成影像。



問:拍攝時有「這樣真的快死了」的時候嗎?

答:冬天有天一直在下雨,那時候擔心會否因低溫症死去呢?(笑)工作人員問我以後還要拍動作片嗎,那時候我答這齣戲就是我的引退作,但完了拍攝後一星期左右,我又再次想拍戲了。

問:這次飾演角色時,有任何感到遺憾的地方嗎?

答:我其實更想演那種比湖水更平靜的情緒,但女主角的情緒更有少女的感覺,她會因為愛情而心疼,但殺人時又很強悍,她應該是我演過的角色裡,性格最矛盾的一個。儘管我很想減弱一些感情,但現在這樣應該更能令觀眾理解作品。

問:戲內你飾演一個媽媽,對於未婚而沒有小孩的你,表現母愛困難嗎?

答:我常常想,自己好像失去了那種感覺,所以親自問了很多有小孩的人。我好像都忽略了有孩子對感情的重要性,以前我從沒有想過母愛的事。



問:你之前在其他訪問談論過自己拍攝《惡女》時的使命感,主要不滿女性角色以男主角的「影子」出現,希望她們都能發光發熱?

答:我總感覺女演員能演的角色有不少限制,覺得很可惜。明明可以發揮想像,創造更多不同人物,為甚麼總感覺在複製前人呢?實在可惜。所以今次拍攝《惡女》,我咬緊牙關,擔心動作做不好,然後會聽到「女人果然不行」、「女人真容易受傷」 等等的話,當然更怕以後沒有人像導演般冒險了,所以認為自己今次一定要做好。

問:最後,還有甚麼想和觀眾分享?

答:觀眾會因為新鮮獨特的動作戲而體驗強烈快感,所有女性角色的優勢,都可以在《惡女》內看見,就算累得快要死掉都要拍出來的,刺激動作戲也會為大家宣洩情緒。

《惡女》:6月22日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