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7 VOL: 179
2017-07-03 14:07:07

情感之醞釀 廖碧兒

Text : Nic Wong
Photo : TPK
Stylist : Menphie
Wardrobe : ba&sh
Venue : 香港銅鑼灣皇冠假日酒店 Club @28

《瑪嘉烈與大衛》又來了,從《綠豆》到《前度》,瑪嘉烈與大衛齊齊換人,偏偏「小三」廖碧兒依然在陣,但她再不是簡單直接的Diamond,對手也非林保怡及王宗堯,取而代之是,一位原本感情世界空白的私人助理維珍,一邊與黃秋生所演的老闆關係曖昧,另一邊則引來劉俊謙飾演的年輕版大衛,展開一段非一般的三角關係。就像廖碧兒所言,由一支不必喚醒的意大利酒,變為陳釀多年的法國酒,就算同樣是第三者,也有不一樣的魅惑。

不一樣的第三者

不經不覺,今年已是廖碧兒入行第十七個年頭,如果你仍是大台粉絲,近年真的鮮見她的蹤影,全因她這兩三年來除了拍勻內地星馬劇之外,港劇就只有《無間道》及《瑪嘉烈與大衛》系列。「我一早以為沒有機會參演《前度》,畢竟這次是《綠豆》之前的故事,需要一些比較年輕的角色,當林保怡、周家怡都沒份兒時,我也以為Diamond的角色不可能再出現,後來他們問我會否參演另一個角色,卻發現新角色維珍與Diamond也有些關係,所以有點好奇。」

又是第三者?這是我的反應,也是她收到角色後的第一個反應。「我很開心她們再找我,證明上次合作得好。當你想起一個『第三者』,永遠都是印象不好,大家總覺得她是個想拆開另一段感情的人,但想深一層,今次維珍不是一般的第三者,她並非想拆散別人的感情,無論與黃秋生那段感情,抑或與年輕版大衛那一邊,都不是她主動的。她本身對感情沒有要求、沒有需求,突然間有人欣賞自己,心存好感,相信任何女人得到這種欣賞的話,她的世界都會增添色彩,特別是一個感情世界空白的女生。老實說,我自己沒拍過這種類型的角色。」

有趣是,一邊是青澀的劉俊謙,另一邊是老練的黃秋生,廖碧兒遊走於從容與緊張,戲如人生。「劉俊謙比較新鮮,他所演的大衛性格也較內歛。他當然知道誰是廖碧兒,卻不知道我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結果他有點怕我,再加上與我有接吻戲,他顯得非常緊張,正正是他所演繹的那個角色,不知道我在戲內戲外會否一巴掌打下去。」那邊從容不迫,大姐姐食住小弟弟,另一邊廂卻面對老手。「同一時間,我在另一方面很緊張,我要面對黃秋生,他是前輩、演藝級,非常嚴格,而且未和他合作過,加上他拍劇的時間不多,輪到我有點害怕,就像我的角色一樣,害怕說錯話得罪他,同時卻要故作鎮定扮沒事,那種關係非常相似。」

 

意大利酒與法國酒

上回首次飾演第三者,她本來深感害怕,決定參演只因信任監製,幸而上次下注正確,觀眾對Diamond予以明白,甚至同情,今趟更是升級版的矛盾。「同樣吸引到大衛,但Diamond與維珍的世界很不同,前者只愛Jackson(王宗堯飾演),但維珍的心理和背景複雜得多。如果用酒來形容的話,Diamond很直接,不太複雜,好像是意大利酒,沒有甚麼避忌,不用醒酒,一開即飲。」至於今回飾演的維珍,廖碧兒則認為她是久經陳釀的法國酒。「無論來自波爾多抑或勃艮第(Burgandy),法國酒放在醒酒器裡,必先要相信你,當感覺到你是認真,當它想被你認識時,才會與你聊天,所以需要時間等它的味道真正開放。」

那麼,真實中的廖碧兒,又是那一類型的紅酒?「法國吧。我沒有很多朋友,但做到朋友的話,就是一生一世,好像我的助手、化妝、梳頭等工作人員,都是跟了我十幾年,他們很了解我,又或者我都不太介意其他人說甚麼了,始終這一行肯定有真有假,只有真正開到我這支酒的人,喝完才知道一切,否則很多人只懂批評,但其實大多人都未嚐過,更可能根本還未開瓶。」她不諱言,普遍人根本未有真正認識她,只因她想為自己保留一些空間。「我很開心演藝界的朋友與品酒界的朋友很不一樣,在我開始學酒這十年來,發現很多人都不看電視,所以上課考試時不會妨礙我,讓我很有空間。」她不禁憶起以往只顧拍劇而失去自己,每日不夠休息,亦因此而受傷要開刀,但一次受傷下,促使她開拓另一個新世界。

《瑪嘉烈與大衛》系列的成功,正正因為逼真,那種兩性之間的寫實,又有否影響到她的愛情觀?「我反而覺得它拍到一些大家想到但沒人拍出來的愛情觀,尤其網民的反應很明顯。」果然是法國酒,輕易迴避感情問題,但有意開瓶之下,嘗試再次打開她的瓶蓋:對結婚、生BB有憧憬嗎?「沒有啦,之前當然想生BB,但每個人的階段不同,不可以逼迫,始終要帶另一個生命來到現今世界,一定要放低自己,加上必先要找到一個合適伴侶來走這條路,而我當然想有個家庭啦……」廖碧兒那支紅酒香氣四溢,酒體複雜多變,餘韻悠長,可惜惜酒之人實在太少,唯有誠邀廣大劉伶在7月17日的晚上,一同欣賞這支不可多得的紅酒。■ 

issue JUL 2017 VOL: 179
2017-07-03 13:53:28
繁星伴明月 許鞍華、王菀之

Text : Nic Wong
Photo : Ming Chan @ Double M Workshop
Hair : Kate Shek @ Hair Culture (Ivana)
Makeup : Ling Chan @ Zing The Makeup School (Ivana)
Venue : Hooray Bar & Restaurant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可是沒有酒,怎樣把?許鞍華新作《明月幾時有》,星光熠熠,集齊周迅、彭于晏、霍建華、梁家輝、呂良偉、永瀨正敏……還有很多很多,每每出場很有驚喜,當中還包括首度演出非喜劇的王菀之。導演坦言故事很老土,一大班人為抗暴而犧牲,看似沒新奇事,加上真人真事改編牽涉極多人物,只有碌盡人情卡,邀來明星面孔來演,務求讓觀眾最短時間內認得所有角色,以繁星伴隨明月。


反對暴政,古今相似

《明月幾時有》故事背景是四十年代初的香港抗日往事,以周迅飾演的方姑為首,展開秘密行動,協助幾百位文化界人士在日軍的眼皮下逃亡。看完試片過後,十足十文藝版的《十月圍城》,串星眾多不能盡錄。導演許鞍華坦言,雖然故事距今七十多年,但感覺很接近。「我們經常提到的大英雄,往往是顯赫人物,但我們是平民,怎會想到自己有可能成為英雄?當我看到史實時,原來真有這樣的平民英雄,真的很感動。另外,其實所有反對暴政的人,都是同一個出現模式,例如派傳單、聯合起來,背後那種精神幾乎一樣。」

比導演年輕得多的Ivana坦言,小時候讀歷史知道香港淪陷的事情,卻不夠這齣戲來得親切。「有時候,我們對生長的地方有一種愛,都想在不同崗位作出貢獻,但不知道歷史背景,對自己的地方不夠熟悉的話,就算想貢獻,也未必有這麼多點子。這齣電影令人認識香港過去的同時,更能珍惜現在,甚至對將來有更多啟發,教我們如何走下去。」的確,曾經討厭政治的Ivana如是者說。

有趣是,許鞍華與王菀之這個配搭,似乎令人摸不著頭腦,為何導演會選上一直只演過喜劇的Ivana?「我看她演出的幾齣戲,都覺得好好看。所以這次一有適合她的角色,就拉攏她來合作,慕名而來邀請她。」Ivana聽到大導演的恭維,當然嘩然啦。「我一直很渴望拍文藝片。以往找我拍戲的人真的不多,而且找我拍的片種,100%都是笑片,但其實我真實的生活,很喜歡看笑片以外,還喜歡看文藝片,經常幻想自己可以演得到就好了,所以今次是夢想成真。」

 

Ivana回想當時收到邀請,第一時間是害怕。「很怕,整個人都繃緊,到現在還在怕。」她笑說收到通知後,不消一秒就決定要拍,甚至推掉所有工作,後來卻發現,除了害怕,就不知道可以做甚麼了。「踏入片場,我就像一張白紙般走進去,甚至乎,連害怕甚麼也不知道,便決定就這樣走進片場,深信各位前輩和導演會教我怎樣做。」此時,導演就輕輕說句:「Ivana說她很緊張,我一點都不覺得,她真的很鎮定、很專業。」

貴為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及最佳女配角得主,Ivana第一次面對非喜劇的認真製作,很快就投入其中。「我的角色叫阿四,比我真實年齡細小接近二十歲,由鄉下地方長大,有少許學識,就這樣幻想來投入角色。老實說,我對自己沒多大信心,對著Deanie姐(葉德嫻)、周迅、導演,以及衝進來的日本兵,我不停接收他們的力度及情感,從而作出反應,慢慢便不懂得害怕了,自自然然地尋找那個過程。其中有一場戲,那個日本兵衝入我和Deanie姐被困的糧倉,他那種眼神真的令我一秒就哭出來,好像置身於戰亂之中,震撼相當之大。」

這套抗日電影改名為《明月幾時有》,帶點詩意卻又矛盾。Ivana說:「第一時間,我都是想起那些詩詞。單看字眼有些矛盾,好似看到一個希望(明月),卻踏著一個極大的遺憾(幾時有),短短五個字已經告訴你處身一個困局,卻依然有一絲希望,呈現出兩邊極端的狀態。」說文解字過後,導演終於道出真相。「戲名是編劇何冀平改的,起初是暫名,但後來我們決定起用。她的解釋是,『明月幾時有』是盼望盡快勝利,盡快看到明月,但我自己卻覺得,片中有很多大自然的景色,那些日月星辰都是一些永恆的象徵,代表著希望。人們在那些處境上很慘,一半是諷刺,但明月依然會出來,可見另一半是仍有盼望,聽起來還不錯吧。」明月不知幾時有,但這齣戲在7月6日就有,也許未見明月,仍可先觀繁星,但願人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