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7-07-14 13:12:25

「超級豬」愛的故事 奉俊昊、Tilda Swinton

韓國鬼才導演奉俊昊的作品,經常談及人性黑暗面,例如《韓流怪嚇》、《骨肉同謀》、《末世列車》等等,總是令觀眾反思人生,事隔四年終於再度推出全新電影《Okja》,今次搞搞新意思,首次與Netflix合作,加上有Tilda Swinton同Jake Gyllenhaal等幕前強勁班底,加上有CG大製作的超級豬,集多種元素於一身,到底應該界定它是一齣怎麼樣的電影?今次,導演奉俊昊及女主角之一Tilda Swinton,大談再次合作的體驗,以及製作《Okja》的趣事。



問:大家都很想知道,到底Okja這個名字有何特別意義?

奉:「Okja」(玉子)是一個古老的名字,結合了日本漢字,亦是韓國在日本殖民時代時,一個常被人使用的花名,也是一個年輕人不太喜歡的名字。由於這是俗語,同時有少許刻薄,正正是責怪戲中小女孩「美子」的祖父為超級豬改了這個名字吧,一切都是他的錯。


問:《Okja》的概念是從何以來?

奉:首先我在首爾街頭看到一隻不尋常,但長得十分有趣的動物。它身形龐大,卻看似很害羞和內向,而且擁有一副可愛的臉龐。那一刻,我就決定要製作一部電影,正正是《Okja》的靈感來源。後來,當我準備製作《末世列車》時,腦海中出現過一個場景,我立即繪畫了一系列的草圖:一個小女孩和一隻奇怪的動物。《Okja》是一個敍述動物與人類之間的故事,我的電影全都有著不同的故事,有些可能有共同的主題,但作為一個說故事的人,我希望探索新的故事、新的世界。

Tilda:我記得在《末世列車》首爾首映禮結束幾天後,那段前往機場的路程中,我與導演坐在車輛的後座,當時他給我看了一幅以鉛筆繪製的草圖,那是《Okja》最初期的概念。其實那是一幅Okja與一個小女孩的圖畫,原來這就是《Okja》的開始。

奉:《Okja》是我第一部以小孩作為主角的電影,故事側重於孩子的觀點。有人評論說我的電影結構就如捉迷藏,例如《骨肉同謀》尋兇、《韓流怪嚇》尋找女兒、《末世列車》尋找火車車頭及其始創人。我認為,《Okja》有相似的故事情節:美子尋找她最好的朋友Okja,亦佔據了故事的最大部分。美子在森林裡長大,從未到城市生活,亦從未見過現實世界,她是純潔的代表,但她是時候在現實世界中尋找她的朋友。


問:Tilda之前與導演在《末世列車》合作過,今次再度合作擔任演員,甚至成為監製,有何感覺?

Tilda:奉俊昊是一位非常有前瞻性的導演,他清楚知道自己想做的事。最讓我敬佩的是,他知道每一個畫面自己想要的效果。作為表演者,與他合作是我最自由的經歷,甚至比別人叫你隨心做任何事情更自由,因為你會被他想要的效果承托著,意味你可以有大量空間發揮。我認為我跟導演的理念相若。我一直愛戴他的作品,所以當他邀請我加入他的電影時,我簡直欣喜若狂。當然,我也很榮幸能夠擔任這部電影的監製,在電影製作最初期,我已參與其中。我曾與他在《末世列車》合作,但我不是監製,這次能以監製身份與他再次合作絕對是我的榮幸。

問:Tilda的角色,正正是整個電影故事的始作俑者--Mirando Corporation的新CEO Lucy。她又是一個怎樣的角色?

奉:我設定Mirando Corporation是一間化學公司,隨著時間擴展為環球企業,由Lucy打理之下,她希望把公司轉型為一所以顧客至上、提倡環保的全球企業。

Tilda:Lucy是那種沉醉於公關、擁有超白牙齒、衣著全白,熱愛上鏡的管治者。她在一間開放自由的大學讀書,試圖做一些與別不同的事。她清楚知道自己繼承了一間可怕、惡名昭彰的公司,更重要是,她的父親是一頭怪物,之前也創造了凝固汽油彈。因此,Lucy嘗試重新建立品牌並重新出發,希望做出好的成績,不斷推銷、推銷、推銷,意圖以全新華麗的形象掩蓋過去的所有污名。當然,她所營造的形象只是掩飾,內心絕對不像她那一身醫生裝扮那樣純潔。



問:至於整個故事的主人翁「超級豬」Okja,6噸重、8尺高,外貌獨特,可謂是非一般的豬,創作時有困難嗎?

奉:這是個漫長而富有挑戰性的過程。它是巨大但獨特的動物,一切都是從我自己的手繪畫開始。我與一位優秀的概念藝術家HeeChul Jang共同構想及設計這隻超級豬,他亦是《韓流怪嚇》中的怪物,以及《末世列車》中Wilford火車頭引擎的設計師。我們總共構想了至少100個概念,以落實最後Okja的模樣。

問:有人覺得《Okja》是友情故事,亦有人覺得電影講環保、講小人物反擊當權者。對你們來說,希望《Okja》帶出怎樣的訊息?

Tilda:《Okja》是齣逃生電影,亦是公路電影,也是無國界的電影,因為它是一個關於愛的故事,也是反企業的故事。這部電影會令觀眾思考食物的來源、自己身體的構造、我們吸收的物質等問題,也引起人們反思其他生物的尊嚴和待遇。我覺得觀眾將會重新思考身為人類的意義,以及認識我們獸性的一面,到時相信大家別有一番體會。

奉:看完這部電影後,觀眾一定會以新的視野看大自然。電影呈現了人類與大自然之間最好的一面,同時令最壞的一面表露無遺。作為電影核心的動物雖然是不尋常,但所有動物其實大同小異,例如韓國的小狗與美國的小狗,吠聲其實都一樣。甲此,我盼望製作一齣圍繞這元素的電影,一齣可打破國籍、種族及文化距離的電影。

 

issue JUL 2017 VOL: 179
2017-07-03 14:07:07
情感之醞釀 廖碧兒

Text : Nic Wong
Photo : TPK
Stylist : Menphie
Wardrobe : ba&sh
Venue : 香港銅鑼灣皇冠假日酒店 Club @28

《瑪嘉烈與大衛》又來了,從《綠豆》到《前度》,瑪嘉烈與大衛齊齊換人,偏偏「小三」廖碧兒依然在陣,但她再不是簡單直接的Diamond,對手也非林保怡及王宗堯,取而代之是,一位原本感情世界空白的私人助理維珍,一邊與黃秋生所演的老闆關係曖昧,另一邊則引來劉俊謙飾演的年輕版大衛,展開一段非一般的三角關係。就像廖碧兒所言,由一支不必喚醒的意大利酒,變為陳釀多年的法國酒,就算同樣是第三者,也有不一樣的魅惑。

不一樣的第三者

不經不覺,今年已是廖碧兒入行第十七個年頭,如果你仍是大台粉絲,近年真的鮮見她的蹤影,全因她這兩三年來除了拍勻內地星馬劇之外,港劇就只有《無間道》及《瑪嘉烈與大衛》系列。「我一早以為沒有機會參演《前度》,畢竟這次是《綠豆》之前的故事,需要一些比較年輕的角色,當林保怡、周家怡都沒份兒時,我也以為Diamond的角色不可能再出現,後來他們問我會否參演另一個角色,卻發現新角色維珍與Diamond也有些關係,所以有點好奇。」

又是第三者?這是我的反應,也是她收到角色後的第一個反應。「我很開心她們再找我,證明上次合作得好。當你想起一個『第三者』,永遠都是印象不好,大家總覺得她是個想拆開另一段感情的人,但想深一層,今次維珍不是一般的第三者,她並非想拆散別人的感情,無論與黃秋生那段感情,抑或與年輕版大衛那一邊,都不是她主動的。她本身對感情沒有要求、沒有需求,突然間有人欣賞自己,心存好感,相信任何女人得到這種欣賞的話,她的世界都會增添色彩,特別是一個感情世界空白的女生。老實說,我自己沒拍過這種類型的角色。」

有趣是,一邊是青澀的劉俊謙,另一邊是老練的黃秋生,廖碧兒遊走於從容與緊張,戲如人生。「劉俊謙比較新鮮,他所演的大衛性格也較內歛。他當然知道誰是廖碧兒,卻不知道我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結果他有點怕我,再加上與我有接吻戲,他顯得非常緊張,正正是他所演繹的那個角色,不知道我在戲內戲外會否一巴掌打下去。」那邊從容不迫,大姐姐食住小弟弟,另一邊廂卻面對老手。「同一時間,我在另一方面很緊張,我要面對黃秋生,他是前輩、演藝級,非常嚴格,而且未和他合作過,加上他拍劇的時間不多,輪到我有點害怕,就像我的角色一樣,害怕說錯話得罪他,同時卻要故作鎮定扮沒事,那種關係非常相似。」

 

意大利酒與法國酒

上回首次飾演第三者,她本來深感害怕,決定參演只因信任監製,幸而上次下注正確,觀眾對Diamond予以明白,甚至同情,今趟更是升級版的矛盾。「同樣吸引到大衛,但Diamond與維珍的世界很不同,前者只愛Jackson(王宗堯飾演),但維珍的心理和背景複雜得多。如果用酒來形容的話,Diamond很直接,不太複雜,好像是意大利酒,沒有甚麼避忌,不用醒酒,一開即飲。」至於今回飾演的維珍,廖碧兒則認為她是久經陳釀的法國酒。「無論來自波爾多抑或勃艮第(Burgandy),法國酒放在醒酒器裡,必先要相信你,當感覺到你是認真,當它想被你認識時,才會與你聊天,所以需要時間等它的味道真正開放。」

那麼,真實中的廖碧兒,又是那一類型的紅酒?「法國吧。我沒有很多朋友,但做到朋友的話,就是一生一世,好像我的助手、化妝、梳頭等工作人員,都是跟了我十幾年,他們很了解我,又或者我都不太介意其他人說甚麼了,始終這一行肯定有真有假,只有真正開到我這支酒的人,喝完才知道一切,否則很多人只懂批評,但其實大多人都未嚐過,更可能根本還未開瓶。」她不諱言,普遍人根本未有真正認識她,只因她想為自己保留一些空間。「我很開心演藝界的朋友與品酒界的朋友很不一樣,在我開始學酒這十年來,發現很多人都不看電視,所以上課考試時不會妨礙我,讓我很有空間。」她不禁憶起以往只顧拍劇而失去自己,每日不夠休息,亦因此而受傷要開刀,但一次受傷下,促使她開拓另一個新世界。

《瑪嘉烈與大衛》系列的成功,正正因為逼真,那種兩性之間的寫實,又有否影響到她的愛情觀?「我反而覺得它拍到一些大家想到但沒人拍出來的愛情觀,尤其網民的反應很明顯。」果然是法國酒,輕易迴避感情問題,但有意開瓶之下,嘗試再次打開她的瓶蓋:對結婚、生BB有憧憬嗎?「沒有啦,之前當然想生BB,但每個人的階段不同,不可以逼迫,始終要帶另一個生命來到現今世界,一定要放低自己,加上必先要找到一個合適伴侶來走這條路,而我當然想有個家庭啦……」廖碧兒那支紅酒香氣四溢,酒體複雜多變,餘韻悠長,可惜惜酒之人實在太少,唯有誠邀廣大劉伶在7月17日的晚上,一同欣賞這支不可多得的紅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