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7 VOL: 180
2017-07-31 10:00

受害者,反擊! 衛蘭

Janice向來都是受害者。無端端被前老闆嘲笑「肥過部電單車」,長期被指貌似盧宛茵,唱片封面瑜伽主題瘋狂被惡搞,就連訪問前幾日上街買M巾,都被全城嘲笑一大餐,偏偏同一個專頁,不久前網友們才選出Janice為「最靚聲歌手」。沒法子,Janice的慘情K歌深入民心,難怪加盟新公司後的第一張唱片,決定來個大反擊,不再做受害者!

Text : Nic Wong
PHOTO : Kit Chan
hair : Haysses Ip@HAiR
makeup : Samuel@江中平化妝室
wardrobe : Etro


I Don't Know, I Don't Care
其實早於兩年前,Janice經已加盟華納,只不過首年在內地不停巡迴演唱,來到今年才推出「新公司」的第一張唱片《Love And Other Things》。「首先來到新公司、新環境、新同事,我比較慢熱,需要時間去觸摸大家,慢慢地發展關係,起初不大順利,後來發覺要有勇氣,踏出自己的comfort zone,要大膽表達自己想要甚麼。我慶幸整個團隊很尊重我,在音樂上給我很大自由度來揀歌,所以這張唱片的製作上,我參與很多方面。」由選歌、選監製、編曲,以至歌曲想說甚麼故事,Janice都有份參與,可算是她真正的「代表作」。

不經不覺,從去年〈穿花蝴蝶〉開始,〈失戀的意義〉、〈驗傷〉、〈天敵〉及〈一格格〉,如今她經已派了五首歌曲。「哈哈,我好似只有三首歌沒有派台,真的派得很多。以前多數出大碟,現在做音樂的模式不同,每一季推出一首單曲,但這個方式讓我有機會嘗試不同東西,至少每首歌都要做得很好呀,希望說出別人的故事,讓人聽起來有共鳴,這是我最value的事情!」

〈穿花蝴蝶〉及〈天敵〉榮登三台冠軍歌,但Janice更喜歡另一首非派台歌〈I Don't Know, I Don't Care〉。「這首歌是upbeat的,節奏輕快又帶點Jazz,我錄歌的過程很享受,就算世界末日我都不理會,遇到甚麼困難時,用不同角度笑笑就算,it's funny!」說著說著,她主動提起近日被影到素顏上街買M巾的新聞。「我想講一句,我都是人,很正常的事,上街買東西而已……看來以後我要多點上街買東西吧。我和身邊人說,最重要是自己健康,畢竟每個女人的身形不同,不是人人都這樣瘦。就算走到街上,real women就是有不同身形,如果說別人肥,這正正是欺負人!」

受害者,反擊吧!Janice的情歌世界裡,一向都是殘酷遊戲的受害者,就算世界無童話,總是要離家出走,但今趟卻想用新碟來表達自己的另一些想法。「有首歌叫〈天敵〉,今次我不是受害者,哈哈哈哈!背後有一種態度,深深知道其實自己值得過得更好,值得被愛,值得有一個人愛我,好像長大了、成熟了,不再被人傷害。我很喜歡Wyman填這份歌詞,有少許『串』。此外,這張唱片的每首歌曲都很另類,除了〈驗傷〉算是K歌外,其餘的分別是Jazz、Folk、R&B,甚麼類型都有,幾豐富。」Love這一部分說得很清楚,至於Other Things正是暢談人生。「我想說的,不只是愛情,也有親情、友情等各方面的感情,整張唱片的靈魂都是講life,歌曲比例應該是一半一半吧。」

靚聲又靚畫

有趣是,這次Janice出碟之餘,還會舉辦為期三日的畫展,雖然已於七月尾圓滿結束,卻是她的一個小小突破。「我一直想開畫展,今次終於做到了,希望在畫畫藝術方面,給人多看一點我內心的東西。有時候音樂上有點限制,但當我面對畫布時,能夠控制到所有東西,將我幻想到的一切自由呈現出來,不只給人聽我的音樂,也增添一些畫面,讓人認識多點我的內心世界。」

不說不知,原來她自小已經喜歡畫畫,可惜因為經濟問題而受礙。「小時候我試過在學校參與繪畫比賽並勝出,最記得作品曾經在太古城中心展覽過,但自從那次之後就沒再畫畫了,因為工具太貴,父親花不起,直至自己出來工作,才慢慢有錢買到那些工具,再次畫畫。」難道小時候「我的志願」又與畫畫有關?「不!我想在電視螢幕做新聞報導員呀,哈哈哈哈。沒想過做畫家,只是興趣而已,沒認真想做的。」她直言,近年覺得畫畫更容易表達自己,視為減壓,甚至發洩。「很多時候,我很怕下筆,好像有種恐懼症,但我更想透過畫畫克服這個恐懼,有時我害怕失敗,所以害怕開始,但我正正要克服它!」至少眼前的Janice,不再是受害者,一一克服批評的恐懼,反擊大成功!■

2017-07-14 13:12:25
「超級豬」愛的故事 奉俊昊、Tilda Swinton

韓國鬼才導演奉俊昊的作品,經常談及人性黑暗面,例如《韓流怪嚇》、《骨肉同謀》、《末世列車》等等,總是令觀眾反思人生,事隔四年終於再度推出全新電影《Okja》,今次搞搞新意思,首次與Netflix合作,加上有Tilda Swinton同Jake Gyllenhaal等幕前強勁班底,加上有CG大製作的超級豬,集多種元素於一身,到底應該界定它是一齣怎麼樣的電影?今次,導演奉俊昊及女主角之一Tilda Swinton,大談再次合作的體驗,以及製作《Okja》的趣事。



問:大家都很想知道,到底Okja這個名字有何特別意義?

奉:「Okja」(玉子)是一個古老的名字,結合了日本漢字,亦是韓國在日本殖民時代時,一個常被人使用的花名,也是一個年輕人不太喜歡的名字。由於這是俗語,同時有少許刻薄,正正是責怪戲中小女孩「美子」的祖父為超級豬改了這個名字吧,一切都是他的錯。


問:《Okja》的概念是從何以來?

奉:首先我在首爾街頭看到一隻不尋常,但長得十分有趣的動物。它身形龐大,卻看似很害羞和內向,而且擁有一副可愛的臉龐。那一刻,我就決定要製作一部電影,正正是《Okja》的靈感來源。後來,當我準備製作《末世列車》時,腦海中出現過一個場景,我立即繪畫了一系列的草圖:一個小女孩和一隻奇怪的動物。《Okja》是一個敍述動物與人類之間的故事,我的電影全都有著不同的故事,有些可能有共同的主題,但作為一個說故事的人,我希望探索新的故事、新的世界。

Tilda:我記得在《末世列車》首爾首映禮結束幾天後,那段前往機場的路程中,我與導演坐在車輛的後座,當時他給我看了一幅以鉛筆繪製的草圖,那是《Okja》最初期的概念。其實那是一幅Okja與一個小女孩的圖畫,原來這就是《Okja》的開始。

奉:《Okja》是我第一部以小孩作為主角的電影,故事側重於孩子的觀點。有人評論說我的電影結構就如捉迷藏,例如《骨肉同謀》尋兇、《韓流怪嚇》尋找女兒、《末世列車》尋找火車車頭及其始創人。我認為,《Okja》有相似的故事情節:美子尋找她最好的朋友Okja,亦佔據了故事的最大部分。美子在森林裡長大,從未到城市生活,亦從未見過現實世界,她是純潔的代表,但她是時候在現實世界中尋找她的朋友。


問:Tilda之前與導演在《末世列車》合作過,今次再度合作擔任演員,甚至成為監製,有何感覺?

Tilda:奉俊昊是一位非常有前瞻性的導演,他清楚知道自己想做的事。最讓我敬佩的是,他知道每一個畫面自己想要的效果。作為表演者,與他合作是我最自由的經歷,甚至比別人叫你隨心做任何事情更自由,因為你會被他想要的效果承托著,意味你可以有大量空間發揮。我認為我跟導演的理念相若。我一直愛戴他的作品,所以當他邀請我加入他的電影時,我簡直欣喜若狂。當然,我也很榮幸能夠擔任這部電影的監製,在電影製作最初期,我已參與其中。我曾與他在《末世列車》合作,但我不是監製,這次能以監製身份與他再次合作絕對是我的榮幸。

問:Tilda的角色,正正是整個電影故事的始作俑者--Mirando Corporation的新CEO Lucy。她又是一個怎樣的角色?

奉:我設定Mirando Corporation是一間化學公司,隨著時間擴展為環球企業,由Lucy打理之下,她希望把公司轉型為一所以顧客至上、提倡環保的全球企業。

Tilda:Lucy是那種沉醉於公關、擁有超白牙齒、衣著全白,熱愛上鏡的管治者。她在一間開放自由的大學讀書,試圖做一些與別不同的事。她清楚知道自己繼承了一間可怕、惡名昭彰的公司,更重要是,她的父親是一頭怪物,之前也創造了凝固汽油彈。因此,Lucy嘗試重新建立品牌並重新出發,希望做出好的成績,不斷推銷、推銷、推銷,意圖以全新華麗的形象掩蓋過去的所有污名。當然,她所營造的形象只是掩飾,內心絕對不像她那一身醫生裝扮那樣純潔。



問:至於整個故事的主人翁「超級豬」Okja,6噸重、8尺高,外貌獨特,可謂是非一般的豬,創作時有困難嗎?

奉:這是個漫長而富有挑戰性的過程。它是巨大但獨特的動物,一切都是從我自己的手繪畫開始。我與一位優秀的概念藝術家HeeChul Jang共同構想及設計這隻超級豬,他亦是《韓流怪嚇》中的怪物,以及《末世列車》中Wilford火車頭引擎的設計師。我們總共構想了至少100個概念,以落實最後Okja的模樣。

問:有人覺得《Okja》是友情故事,亦有人覺得電影講環保、講小人物反擊當權者。對你們來說,希望《Okja》帶出怎樣的訊息?

Tilda:《Okja》是齣逃生電影,亦是公路電影,也是無國界的電影,因為它是一個關於愛的故事,也是反企業的故事。這部電影會令觀眾思考食物的來源、自己身體的構造、我們吸收的物質等問題,也引起人們反思其他生物的尊嚴和待遇。我覺得觀眾將會重新思考身為人類的意義,以及認識我們獸性的一面,到時相信大家別有一番體會。

奉:看完這部電影後,觀眾一定會以新的視野看大自然。電影呈現了人類與大自然之間最好的一面,同時令最壞的一面表露無遺。作為電影核心的動物雖然是不尋常,但所有動物其實大同小異,例如韓國的小狗與美國的小狗,吠聲其實都一樣。甲此,我盼望製作一齣圍繞這元素的電影,一齣可打破國籍、種族及文化距離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