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7 VOL: 180
2017-07-31 10:20

主乜鬼旋律 劉偉強

熱烈慶回歸不夠兩星期,隨即和風不再,沒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然後,今個月還會上映一齣主旋律電影《建軍大業》,由香港導演劉偉強執導?有人批評,劉偉強親共了。哈,我卻想知道,為何國家竟然將最重要的主旋律任務,交給一名土生土長的香港導演?劉偉強反駁:「主甚麼旋律?你看看每年美國電影都有很多主旋律啦,《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鋼鋸嶺》都是呀,為何觀眾不這樣說?」他深明年輕人為何對中國「冷感」(我卻覺得是「反感」),但他希望觀眾透過此片上一堂重要的歷史課,藉以了解共產黨為何得以成功。

Text : Nic Wong
Photo : TPK



國家有任務要交給你

老老實實,今時今日叫人看一齣主旋律電影,歌頌共產黨的偉大,可能難聽過粗口。如不是答應了做這個訪問,也很肯定沒興趣看《建軍大業》吧,不過以戲論戲,抽離一點來看,此片拍得不差,至少娛樂性豐富。近年劉偉強夥拍王晶拍了三集《賭城風雲》,然後再執導一齣《建軍大業》,大概看到司馬昭之心,對嗎?「當然我有很多考慮啦,拍得好不好呀?切合度好不好呀?大陸觀眾怎樣看香港導演能否拍主旋律電影呀?拍中國歷史為何要找個香港導演拍呀,難道大陸沒有導演?香港觀眾又會想,劉偉強是否要入共產黨呀?當然有很多聲音,但我決定接拍這齣電影之後,就不去想這麼多,深感不如拍得好看一點吧,拍出我的風格,以及獲得一些自己想要的東西!」

這齣主旋律電影,我看過,我真的看過,根本不值一提,但只有看過,才會明白劉偉強到底想從《建軍大業》得到甚麼,至少沒幾多位香港導演能夠貨真價實地拍一齣戰爭片,不停搏殺爆炸,成本幾乎無上限。「我有很多東西想試,例如這次我用了三萬個炸點,用以訓練我的團隊,當中000都是香港人。如何征服這種題材,亦嘗試用香港人的角度來看這段歷史。我們籌備超過一年,拍了四個月,後期則做了六、七個月,抱著『唔衰得』的心態,就是想證明香港導演也能夠拍到這類型的電影。」他補充,一開始已講明要大陣仗、大場面,與頭兩集相比,今集不能夠被比下去。「我講到明,資金一定要爭取到底!」

回歸我的第一個反應,本來好好地《建國大業》和《建黨偉業》的總導演都是由韓三平、黃建新負責,為何今次將國家級獻禮電影的第三部曲《建軍大業》,交到香港導演的手上?「香港導演勁囉!其實,一開始博納影業老闆于冬先生告訴我,有齣電影很適合我拍,名為《建軍大業》,我第一個反應是:『,《建軍大業》?」當然我很驚訝,亦質疑自己是否適合。他進一步說有些情節很像我的風格,就是一開始拍『四一二白色恐怖事件』:國民黨殺共產黨,亦有杜月笙幫手清黨等等,而我卻聽得一頭霧水。」最後,他親身來到革命基地、南昌起義之地等等,對八一起義紀念館印象尤其深刻,有感覺才答應接拍,並決定以南昌起義的一役「做膽」,再拍共產黨回廣州後,朱德要守住三河壩等事件。

娛樂性豐富以外,劉偉強覺得從香港人的身份,好應該看看這一段建軍九十周年的歷史。「很簡單,沒有這段歷史,就沒有共產黨;沒有412大屠殺,共產黨就不會想建軍起革命;沒有那個局勢,周恩來、毛澤東就沒有那種決心,共產黨就會玩完,所以那是重點!」

 

我咪就係「港產片之王」囉

再三進擊,這是徹頭徹尾的主旋律電影喎!「主甚麼旋律?你看看每年美國電影都有很多主旋律啦,《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鋼鋸嶺》都是呀,為何觀眾不這樣說?我知道,香港年輕人都是冷感的,對中國冷感,為甚麼?因為英國人做得好吧!當年香港未回歸時封鎖中國,唱衰中國,所謂洗腦,我覺得是有的,不能不承認;但我們香港政府,甚至中國政府,都有問題嘛,為何那時候不積極灌輸中國意識給香港人?明知英國一定會搞亂地方才走嘛,無論新加坡、印度都是這樣,這是歷史來的,為何不早早上歷史課?」對英國、中國及香港政府各打五十大板,打和啦,Super!

我苦笑說,近年劉偉強長駐內地,會否不大理解香港情況?他卻說:「我很多時間都在香港呀。最近這三幾年,三齣《賭城風雲》都在香港拍的,你要幫我澄清一下!」老實說,這是觀感問題,正如拍主旋律電影,幾乎等於親共一樣吧。「我口說不大care,但當然會聽啦。」那麼,會否考慮拍一齣超地道的港產片,過一過冷河?「唉,地道港產片,我拍了三十年啦。甚麼是港產片?我不就是「港產片之王」囉!我拍了幾十齣,難道你說我不懂拍港產片?當然,這幾年的民粹化是史無前例般厲害,將很多事情變得非黑即白,難道去大陸拍戲就不是香港導演?我拍荷里活,又拍韓國片,為何當時沒人罵我漢奸呢?這真的很民粹,但我也明白現在這一代的想法,沒法子想太多,我唯有做好自己吧。我當然有自己的目標,也希望香港電影一路繼續以不同方法去維持,但我肯定不是只拍港產片來維持吧。」■

issue AUG 2017 VOL: 180
2017-07-31 10:00
受害者,反擊! 衛蘭

Janice向來都是受害者。無端端被前老闆嘲笑「肥過部電單車」,長期被指貌似盧宛茵,唱片封面瑜伽主題瘋狂被惡搞,就連訪問前幾日上街買M巾,都被全城嘲笑一大餐,偏偏同一個專頁,不久前網友們才選出Janice為「最靚聲歌手」。沒法子,Janice的慘情K歌深入民心,難怪加盟新公司後的第一張唱片,決定來個大反擊,不再做受害者!

Text : Nic Wong
PHOTO : Kit Chan
hair : Haysses Ip@HAiR
makeup : Samuel@江中平化妝室
wardrobe : Etro


I Don't Know, I Don't Care
其實早於兩年前,Janice經已加盟華納,只不過首年在內地不停巡迴演唱,來到今年才推出「新公司」的第一張唱片《Love And Other Things》。「首先來到新公司、新環境、新同事,我比較慢熱,需要時間去觸摸大家,慢慢地發展關係,起初不大順利,後來發覺要有勇氣,踏出自己的comfort zone,要大膽表達自己想要甚麼。我慶幸整個團隊很尊重我,在音樂上給我很大自由度來揀歌,所以這張唱片的製作上,我參與很多方面。」由選歌、選監製、編曲,以至歌曲想說甚麼故事,Janice都有份參與,可算是她真正的「代表作」。

不經不覺,從去年〈穿花蝴蝶〉開始,〈失戀的意義〉、〈驗傷〉、〈天敵〉及〈一格格〉,如今她經已派了五首歌曲。「哈哈,我好似只有三首歌沒有派台,真的派得很多。以前多數出大碟,現在做音樂的模式不同,每一季推出一首單曲,但這個方式讓我有機會嘗試不同東西,至少每首歌都要做得很好呀,希望說出別人的故事,讓人聽起來有共鳴,這是我最value的事情!」

〈穿花蝴蝶〉及〈天敵〉榮登三台冠軍歌,但Janice更喜歡另一首非派台歌〈I Don't Know, I Don't Care〉。「這首歌是upbeat的,節奏輕快又帶點Jazz,我錄歌的過程很享受,就算世界末日我都不理會,遇到甚麼困難時,用不同角度笑笑就算,it's funny!」說著說著,她主動提起近日被影到素顏上街買M巾的新聞。「我想講一句,我都是人,很正常的事,上街買東西而已……看來以後我要多點上街買東西吧。我和身邊人說,最重要是自己健康,畢竟每個女人的身形不同,不是人人都這樣瘦。就算走到街上,real women就是有不同身形,如果說別人肥,這正正是欺負人!」

受害者,反擊吧!Janice的情歌世界裡,一向都是殘酷遊戲的受害者,就算世界無童話,總是要離家出走,但今趟卻想用新碟來表達自己的另一些想法。「有首歌叫〈天敵〉,今次我不是受害者,哈哈哈哈!背後有一種態度,深深知道其實自己值得過得更好,值得被愛,值得有一個人愛我,好像長大了、成熟了,不再被人傷害。我很喜歡Wyman填這份歌詞,有少許『串』。此外,這張唱片的每首歌曲都很另類,除了〈驗傷〉算是K歌外,其餘的分別是Jazz、Folk、R&B,甚麼類型都有,幾豐富。」Love這一部分說得很清楚,至於Other Things正是暢談人生。「我想說的,不只是愛情,也有親情、友情等各方面的感情,整張唱片的靈魂都是講life,歌曲比例應該是一半一半吧。」

靚聲又靚畫

有趣是,這次Janice出碟之餘,還會舉辦為期三日的畫展,雖然已於七月尾圓滿結束,卻是她的一個小小突破。「我一直想開畫展,今次終於做到了,希望在畫畫藝術方面,給人多看一點我內心的東西。有時候音樂上有點限制,但當我面對畫布時,能夠控制到所有東西,將我幻想到的一切自由呈現出來,不只給人聽我的音樂,也增添一些畫面,讓人認識多點我的內心世界。」

不說不知,原來她自小已經喜歡畫畫,可惜因為經濟問題而受礙。「小時候我試過在學校參與繪畫比賽並勝出,最記得作品曾經在太古城中心展覽過,但自從那次之後就沒再畫畫了,因為工具太貴,父親花不起,直至自己出來工作,才慢慢有錢買到那些工具,再次畫畫。」難道小時候「我的志願」又與畫畫有關?「不!我想在電視螢幕做新聞報導員呀,哈哈哈哈。沒想過做畫家,只是興趣而已,沒認真想做的。」她直言,近年覺得畫畫更容易表達自己,視為減壓,甚至發洩。「很多時候,我很怕下筆,好像有種恐懼症,但我更想透過畫畫克服這個恐懼,有時我害怕失敗,所以害怕開始,但我正正要克服它!」至少眼前的Janice,不再是受害者,一一克服批評的恐懼,反擊大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