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7 VOL: 180
2017-07-31 18:10:23

楊丞琳 許瑋甯 女神雙鬼后

最恐怖的鬼故往往來自最貼近的生活,《紅衣小女孩》在2015年上映時一舉創下十年來最賣座台灣恐怖片新紀錄,恐怖在它來自台灣家傳戶曉的都市傳說。

話說在台灣一直有「魔神仔」的傳說,是一種出沒在荒野山林的山精妖魅,會以不同身分形態現身,迷惑人類的心智,將人帶到山野間,使其迷路失蹤,並戲弄他們吃滿嘴的昆蟲、牛糞、蚯蚓、樹枝等穢物,惡作劇過後失蹤者大都會無恙尋獲,卻處於精神恍惚的狀態。台灣多年來一直有這類離奇迷途個案,令魔神仔傳說更添神秘,不少大人更以此來嚇唬小朋友,若不乖就會被魔神仔抓走,因此成為家傳戶曉的鬼故。

至於紅衣小女孩,據說魔神仔會以穿上紅衣的小女孩的形態現身,1998年出自八大電視台《神出鬼沒》中的一段影片中出現了神秘的紅衣小女孩,某家庭到台中北屯區大坑風景區出遊,回家翻看出遊拍攝的影片,發現隊伍後方跟隨著一名身穿紅衣、表情陰沉貌似老人家、姿勢古怪的小女孩,出遊後家庭其中一人更突發死亡,家人覺得詭異,於是寄至電視台的靈異節目《神出鬼沒》。這段影片在當時引起廣泛討論,鬧得人心惶惶,更流傳了紅衣小女孩就是山中魔神仔的傳說,至今仍是個謎。

《紅衣小女孩》正是改編自這個疑幻疑真的靈異事件,自然驚嚇度倍增,電影在2015年上映時叫好叫座,刷新十年來最賣座台灣恐怖片紀錄,當中飾演被紅衣小女孩纏身的女主角許瑋甯更在金馬獎上被稱為「鬼后」。事隔兩年,來到第二集《紅衣小女孩2》,許瑋甯再度回歸演出,加上新加入的楊丞琳,一個剃半眉一個素顏不顧女神形象變身雙鬼后落力演出外,今集的驚嚇程度更是讓二人異口同聲說不再接拍第三集。咁恐怖?且聽二人解說!

Text_Lisa
Photo_Ming Chan @ DoubleMWorkshop
Styling_Sum Chan and Lisa
Makeup_陳佳惠(楊丞琳)、Jimy@Backstage(許瑋甯)
Hair_Rick@Zoom Hair Taipei(楊丞琳)、Amber@80' Studio(許瑋甯)
Watch & jewellery_Chanel
Wardrobe_Chanel、Emporio Armani、Fendi、Givenchy
Special thanks to_Regent Taipei for the wonderful location

 

 

 

最怕鬼故事,沒有之一

對於紅衣小女孩的都市傳說,楊丞琳和許瑋甯直言是「超相信」和「超害怕」。「從小就聽過這個鬼故事,當初接到第一集的劇本時我就覺得,天啊,這是我最怕的鬼故事,沒有之一,真的要挑戰這個禁忌嗎?」許瑋甯說,怎料她挑戰了第一集,又再挑戰第二集。至於到今集才加入的楊丞琳則說:「拍虛擬的故事跟真實的事情是很不一樣,紅衣小女孩的故事很真實很可怕,對我是很大挑戰,我會覺得第二集解釋了很多關於故事的開端和結尾,對比上一集是另一種可怕。不過連怕的人都演了,觀眾更不能因為怕而抗拒這部電影吧!」

上一集《紅衣小女孩》許瑋甯飾演的沈怡君是個充滿正能量的廣播主持人,跟男友何志偉正計劃結婚,卻接連遭遇怪事,先是男朋友的奶奶忽然失蹤,翻查照片發現奶奶疑似被穿著紅衣的小女孩帶走了,後來奶奶終於回來,卻輪到男朋友失蹤,沈怡君四出找尋男友,卻不斷遇上詭異事情……電影最後看似是大團圓結局,不過要來到今集《紅衣小女孩2》才發現事有蹺蹊。到今集則由楊丞琳飾演社工李淑芬,為了找尋同是因紅衣小女孩牽走而失蹤的女兒,在種種線索下走到山上荒廢的醫院,卻找不到女兒,反而找到失蹤已久的沈怡君,把她帶回城市後,又發生連串錯綜複雜的怪事。

似乎兩集同樣懸疑又驚嚇,上集創下十年來最賣座台灣恐怖片新紀錄,來到第二集自然期望更高。今次許瑋甯再次擔大旗,問她接拍《紅衣小女孩2》有壓力嗎?她說:「第一集就沒有壓力了,到了第二集就更沒有壓力,因為票房有三個人(許瑋甯、楊丞琳、高慧君)一起扛,哈哈哈!」楊丞琳在旁笑言,壓力應該在於她,因為她是今集才加入,票房一定要更好,絕不能「帶衰」。因此二人為《紅衣小女孩2》落力演出,更為此犧牲女神形象。

 

 

犧牲女神形象

「沈怡君」由上集美麗樂觀的都市女性變成今集被鬼纏身而面目全非的驚悚怪人,許瑋甯為了演活角色,居然親自剃半眉,塑造被鬼纏身幾近中邪的嚇人造型。「其實當初導演沒有要求我剃半眉,試妝的時候有畫過黑眼圈、黑牙齒、白嘴巴之類,但怎樣都覺得五官還是太正常了一點。然後我對著鏡子,《哈利波特》中佛地魔的形象就忽然出現在腦海裡,於是想:如果我眉毛沒了,是不是看來就會很詭異?當下就請化妝師幫我把一邊眉毛遮起來,之後一看,大家都覺得對了。而為了拍攝時讓大家方便一些,不要花時間再遮眉毛,所以我就決定開拍前一天晚上把它剃掉。」許瑋甯在半夜剃眉時還跟經理人視訊直播,剃到只剩三分一眉毛時經理人叫停,提議留下眉頭方便之後工作能畫個眉型,沒想到半眉居然更怪,驚嚇程度飆升,連楊丞琳也說:「我雖然覺得半眉是時髦,但有時在片場遇到她還是會被她嚇到!」

許瑋甯犧牲眉毛,楊丞琳犧牲好皮膚,她在戲內是個有15歲女兒的單親媽媽兼認真盡責的社工,為求逼真,導演要求她素顏演出,她在開拍前兩個星期零護膚,務求達到素顏標準,結果還是被嫌皮膚太好。「自己講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但開鏡當天導演還是覺得我皮膚太亮、毛孔太細,他覺得身為忙碌的單身媽媽,又是沒時間睡覺的社工,應該要表現出皮膚的粗糙感,甚至要有一些少年白,所以我是有化點老妝,呈現出那種疲憊感。」楊丞琳笑說每天下戲都大喊皮膚太乾,不過見戲中每個角色都是素顏甚至毫無保留加重瑕疵,就覺得為了電影無所謂了。

片場鬧不和?

二人除了「面目全非」犧牲顏值外,更有說她們在片場「不和」,一套《紅衣小女孩2》就考驗到兩人長達18年的友情嗎?楊丞琳解釋:「拍這部戲期間我們真的幾乎不講話,一開始我就有一股不太適合跟瑋甯講話的感覺,然後慢慢就覺得這部戲裡不方便太親近,直到快殺青的時候她才跟我說因為角色的關係不方便跟我聊天,那我就知道我的感覺是對的。」果然18年友情對對方有一定了解和默契,很多時很多事不用言明大家都會知道。許瑋甯說:「在這部戲裡我們都有自己的角色狀態,喊卡了我們還是留在自己的狀態裡,如果換了是別人可能會覺得尷尬,會想對方為甚麼都不講話或不理我,但我們很熟很有默契,知道對方在幹嘛,就很放心留在自己的狀態裡。」零交流原來是因為她們太好朋友,太有默契。

兩人雖然在片場少說話,但還是時刻關心彼此,給予支持。電影某些場景在台中曾發生事故,出名猛鬼的遊樂園卡多里樂園實景拍攝,還好都沒發生怪事,偏偏有日在各人都覺得最不會有怪事發生的搭景片場內,楊丞琳忽然頭暈及呼吸不順,感覺不太好,許瑋甯知道後把自己求來的佛珠給楊丞琳,她戴上後便立刻沒事了。還有一次,楊丞琳必須拍一場心情壓抑接近崩潰還要不停流淚的戲,她緊張地看著許瑋甯說:「怎麼辦?我真的哭不出來。」後來瑋甯只是看了她一眼,她就沒有原因忽然準備好,完成了那一場戲。所以說好朋友之間有時只需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二人明白就夠了,「不和」之說完全是無稽之談。

 

。。。。。。全文請參閱180期《JET》。。。。。。

issue AUG 2017 VOL: 180
2017-07-31 16:30:36
最佳狀態就是現在 梁漢文

梁漢文於1991年推出首張唱片,26年來見證廣東樂壇興衰,個人事業也有高低起跌,但對他來說,這些經歷都不及太太Karen患癌來得深刻,人生的優先次序、生活習慣都因此產生巨變。踏入四十六歲,梁漢文說現在是人生中狀態最好的階段,語調雖然平淡,但從笑容中也能感受他的穩重與幸福。

 

Text : Ernus
PHOTO : TPK
Hair : Moe@Fifth salon
Makeup : Maggie Lee
location : New World Millennium Hong Kong Hotel

 

將於八月舉行的演唱會,叫做《我的另一半》,這另一半卻不是指太太,而是將出道以來的歌曲分成兩半,有些大熱金曲在紅館演唱會永不缺席,有些則一直欠缺現場演出的機會,《我的另一半》就是要將後者重新放上舞台。演唱會主題由林海峰創作,他最初提供了兩個選擇,其中一個是「我的櫃桶底」,梁漢文笑說:「我覺得好像太搞笑了吧,不知他是否整蠱我,也即是迫我選『我的另一半』!但這個名的確幾切合我的想法,我們拍攝海報時找了個女仔代表我的前女友,好像在街頭碰見,有種熟識又陌生的感覺。」

歌迷對紅館演唱會有某種期望,大熱的歌不可能不唱,所以梁漢文這次刻意找個細一點的場地Star Hall演出,但又不是像容祖兒之前那類全side track演唱會,而是選像︿錯先生﹀、︿找我﹀、︿我的命運﹀、︿移情別戀﹀這類曾經派台的歌曲。「可能我的歷史太悠久吧,單是這些在不同階段plug過的歌已經有很多,當然要選取也不容易,要想兩小時之內如何令自己和歌迷都有爽的感覺,令我十分期待。」梁漢文說一些買了演唱會門票的歌迷近日跟他說希望在演唱會中聽到某些歌曲,令他十分驚訝。「沒想到他們仍然會記得那些很少唱的歌,其實回想從前歌迷買一張唱片是會聽得很仔細的,每首歌都認真去細味,很多我沒在紅館演唱會唱的歌,原來一直都在他們心裡面,所以就趁這次機會提出來。」

梁漢文至今已經推出了四十張唱片,見證著香港樂壇二十多年來的變化,他說對於今時今日的生態,早已適應了。「唱片業由八十年代的盛世延伸下去,九十年代仍然很輝煌,我見證著黑膠年代到錄音帶再到CD,然後就是今日的數碼化。對於我們鍾情唱片的一代人,當然希望還有實體碟,但唱片公司都很明白,現在不能靠賣唱片來賺錢,只能靠唱片或新歌當宣傳工具,然後幫藝人引伸其他工作,才是新趨勢。」梁漢文清楚記得1998年推出《星火》那張唱片,撞正翻版唱片肆虐,整個香港樂壇大受打擊:「至今仍然十分深刻,因為我真的身受其害,之前張學友的唱片《祝福》明明過百萬銷量,有了翻版之後整個樂壇突然失去了一大截。後來又有非法下載,到現在大家都用手機app聽歌,我們都適應了,難道還會期望唱片賣十幾廿萬張嗎?」

雖然唱片業經營艱難了,但也不是一面倒只有壞處,從前因為太著重賺錢,所有的決定幾乎都從金錢計算出發。梁漢文回想:「以前唱片公司開會揀歌,常常會聽到『唔夠K』的說法,派台的歌一定要有兩三句很易記才行,Paco的形容是『聽到錢聲』!雷頌德幫每一位歌手製作歌曲也只會考慮會否大熱,現在做法則完全不同了。」當卡啦OK漸漸沒落,唱片不再大賣,歌手們反而可以盡情嘗試做非K歌,樂迷聽歌的選擇也比以前闊得多,塞翁失馬,有時焉知非福。經營困難並沒有磨滅梁漢文對音樂的熱誠,他說堅持至今,全因為對廣東歌的情意結。「我未做歌手前已是喝廣東歌的奶水長大,然後自己又唱了廿幾年廣東歌,我只是推出過兩張國語唱片,比起很多歌手朋友比例算是十分少,可以說是一直留守廣東樂壇。」

二十多年來經過事業的高高低低,梁漢文一路走來都以正面的心態面對,就像經常被人覺得以他的實力應該可以再紅一點,他回應道:「的確很多人會說我不夠好運,但我不敢這樣說,這些年來見過太多不好運的人,我能夠出了足足四十張唱片,今時今日還有歌唱,已經很好。」前年開︽中場表演音樂會︾,啟動了音樂事業的下半場,梁漢文深信成熟了的自己會將一切管理得更好。「無論是工作態度、待人接物,我都相信自己會做得更好,我從來不信懷才不遇,總之有些東西自己做得未夠好,過去才不至於最成功吧。」五年前太太患癌,完全改變了他的價值觀,卻令他成為狀態前所未有最佳的梁漢文。「飲食習慣改變了,又戒了煙,唱歌的聲音都比以前好。最重要是更懂得分配時間,工作和家庭之間的平衡進步了,以前只懂得一直衝,有時工作一整天回家不想說話,太太想跟我傾偈我也不出聲,其實很影響關係。」太太生病的過程令二人溝通方式大有進步,二十年的感情,在患難中得到昇華,總算是意外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