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8-30 17:00

沒有甄子丹,還有古天樂 葉偉信

Text : Nic Wong
Interview : 金成、Nic Wong
Photo : Kauzrambler

「很明顯,這十年來都是拍《葉問》。」這句話是葉偉信自己說的。

沒錯,大概《葉問》太成功了,這位拍過《生化壽屍》、《爆裂刑警》、《乾柴烈火》的低調港產導演,一下子就要一個打十個,而且每兩三年周而復始,打到天昏地暗天荒地老,但他說下年拍完《葉問4》後,就會鳴金收兵,反而他開拓的另一系列《殺破狼》就想一直延續下去。訪問中多番提到自己勁愛《殺破狼.貪狼》,原因並非坊間所估計那頭香港人熟悉的「貪狼」,而是香港人更為熟悉的「無能為力」。「其實我覺得現在很無能為力,這真是我的心態,以香港人的身份出發……無能為力不代表絕望,但原來很多事情所謂有得揀抑或無得揀,只是揀做與不做,都不知道是否一個選擇。」

就以合拍片為例,導演當然可以選擇拍與不拍,但面對數以十億計的票房收入,根本無得揀。又,無能為力的是,動作明星愈來愈貴,《殺破狼》第一集掛帥的是甄子丹,當宇宙最強衝出地球拍《星球大戰》;第二集沒有甄子丹尚且還有吳京,但那頭殺破狼經已榮升《戰狼》,吳京拿著最強中國護照去非洲救同胞;來到第三集,葉偉信索性以擺明不懂功夫的古天樂打俾大家睇,直接用電影證明:「現在再請某些動作巨星不易,新的動作演員又要等,所以我希望藉著古天樂告訴大家,他一樣可以演動作戲。」說穿了,《殺破狼》系列其實是一種風格,不一定拳拳到肉,腳腳七注,不用倚賴某某演員。

那麼,葉問呢?上次打完泰臣,今次還有甚麼人好打?「我不斷思考,葉問幾十歲人為何不斷要出手?何不報警?」警察不可信吧!他打開口牌說道,《葉問4》將是該系列的最後一部。甄生知道嗎?「我未和他共識過,我自己覺得足夠,拍埋第四集就夠。」哦,李小龍會否出現?「這套戲既然叫《葉問》,為何不斷要拍李小龍呢?你想我拍李小龍,我便拍一部《李小龍》囉!」說的也對,葉偉信姓葉,但又不是葉問後人,沒必要拍盡他的前世今生,亦沒有誰一定要拍(或者不拍),沒有誰比誰更重要!



 「現在再請某些動作巨星不易,新的動作演員又要等,所以我希望藉著古天樂告訴大家,他一樣可以演動作戲。」


【貪狼不貪】

老老實實,一直以為今年暑假尾上映《殺破狼.貪狼》,背後肯定有政治隱喻,誰是「貪狼」顯而易見。偏偏電影幾乎完全在泰國取景,雖則涉及政治,戲中卻不見得有人會收取五千萬的那種貪污,就連奸角林家棟或反派大佬Chris Collins,都談不上是「貪狼」,亦不算貪狼星所代表的自由、自我、桃花等等。面對連串疑惑,葉偉信解釋:「這是《殺破狼》系列的作品,我們並非獨立講述一粒星,想說的是貪狼化,而不是貪狼星。想當年是想借這三粒星拍出系列:破軍、七殺、
貪狼……」

《貪狼》不談貪狼,動作片起用非傳統動作演員,難怪觀眾看到不懂功夫的古天樂耍刀出拳,原來背後大有故事。「想當初拍《殺破狼》系列,我想將它變成一種風格,動作不一定拳腳,其實全槍戰都可以。記得當年開拍第一集的心態是,我一向很喜歡杜琪峯,我可否學到杜Sir那種,但只打拳腳?經過多年來的轉變,我不希望極度依賴演員,我不是不需要演員,但是否沒有甄子丹就不可以拍?沒有動作演員,我就不能拍?第二集的動作演員都很強,而今集一樣回歸動作,但成本問題不易控制,現在再請某些動作巨星不易,新的動作演員又要等,所以我希望藉著古天樂告訴大家,他一樣可以演動作戲。」他笑言,他日再拍七殺、破軍時,或者試試不打拳腳,卻不斷開槍。

欲談《貪狼》,先談兩年前的《殺破狼2》,偏偏上次並非葉偉信執導。「Paco希望《殺破狼》十年後再拍第二集,但當時我正在拍《葉問3》,便說不如找鄭保瑞。阿瑞拍完第二集後,卻挑起我想再拍《殺破狼》的心癮。本來這次我想拍第二集裡面的古天樂和張晉,為何這兩個角色會從事販賣器官?於是我度了故事出來,慢慢覺得不對路,又擔心兩個奸角的合拍片最終不會獲批,最後才變成這個故事。」



【如果有病,我會否買器官?】

同樣是販賣器官,這兩集《殺破狼》都在探討同一主題,他坦言對這個題材非常有興趣。「如果我的器官有事,到底我會否買一個器官去生存?如果我決定要買,是否需要知道那個器官本來屬於誰人?如何得來?我估計大家都不想知道,應該從不法途徑得來吧,結果很尷尬、很矛盾,我相信大家都難以回答。」哪怕是合法捐贈,抑或非法買賣,當中至少有人出事,矛盾因此而起。「如果我知道這樣拿別人的,我會決定不要,很肯定!就算活長一點,其實也是一樣,最重要是活得好,重要過活得長。」不過,他很快又說:「就算你不要的話,可能家人都會替你應承吧。」

活得好,抑或活得長,人人有不同的想法。相比之下,上集鄭保瑞強調要在黑暗中找到光明,今次葉偉信卻很悲觀,直言命運選中了你,怎樣也無法阻止,唯有認命。「我比較現實主義,電影也是反映導演當時的心聲。阿瑞相信黑暗之中一定會有光明的一日,我卻是即時情感的分享,其實我覺得現在真的很無能為力,這正是我的心態。事實上,古仔這個角色的發展,也是無能為力,他沒法選擇,只能揀死。」

容我在這裡劇透一下,結局古天樂如願聽到女兒的心跳聲,接著槍殺林家棟後再自殺,因為自殺是他唯一的自主選擇。「對於這個結局,我真的想不到出路了,我沒辦法了,是我令這個角色變得無能為力。老實說,做人可以不理其他事,扮聽不到,扮看不到,正如我當然可以拍到最後成功救人,打低壞人。設計這回事,要寫他反擊不難,但我覺得反而很奢侈,我想有一部戲可以留下一些現實,真的不想每部戲都很夢幻。」他連忙解釋,他本人並非灰到爆,只希望大家明白,既然如此無能為力,更應該要珍惜當下這個時刻。換轉你是古天樂,你又如何選擇?「作為市民,我們還能做甚麼?當一切都沒有的時候,不用再說甚麼前路了。」



【香港人最灰】

這一種灰,到底是葉偉信本人的灰,還是他覺得整體香港人一樣的灰?「香港人的身份。無能為力,各方面都感受到,就算拍電影都是一樣。無能為力不代表絕望,但原來很多事情所謂有得揀抑或無得揀,只是揀做與不做,都不知道是否一個選擇。」凡有感情的動物,大抵明白他在說甚麼,除非掩耳盜鈴或埋沒良心吧。「當然可以不理會啦,但的確存在『無能為力』。我都有我的生存方法,我只想分享這種感覺,總可以吧,難道分享都不應該嗎?」

言談間,他談政治避重就輕,那就講講同樣心灰的電影行業。「合拍片有限制,當然可以選擇不做,但只能夠揀做與不做,這不算是無能為力嗎?以前在香港拍戲那種自由奔放的思維,現在是沒有的,始終電影是一個產業,不期然就想如何賣好一點,這正正是一個大影響。以前不是不理會香港市場,但以前香港市場就是夠自由,只要夠新夠膽就有市場,但現在大有限制,加上我們不熟悉。」他舉例說明,真心想拍一些自殺者及自殺式炸彈襲擊者的心態。「他們為何要自殺?為何沒希望?為何要這樣做?我很想探討這些角色,我很想揀不同的片種來拍……」

近十年的葉偉信,合拍片拍得如此成功,還算無能為力?還未能拍一些不同片種的電影?「頗困難的,必先放棄一些東西。不是我想拍就拍,其實小規模電影的資源一樣多,至少老闆希望回報也是一樣。為何我這個人如此現實?因為所有事情都很現實,就算以最平的成本去拍,老闆都不太希望你去拍,所以我更加想用一部動作片,分享這些如此不幸的心態。」同樣是分享,同樣是合拍片,近期《悟空傳》在內地上映後議論紛紛,與郭子健稔熟的葉偉信坦言,對方每部戲都反映著自己的心態。「我和他很熟,我明白這次都是他的心聲,就如《救火英雄》中,他便說:『唯一的方法,就是與它共存。』這,就是郭子健。」



【祝英台與羅密歐】

曾幾何時,葉偉信拍過一齣《朱麗葉與梁山伯》,而他不時提到想拍「續集」《祝英台與羅密歐》。今次問他,此片重要性不減,但困難度倍增。「最難是,我一定要拍一個香港的故事,這樣我才理解,但與此同時,我也希望跨越地域,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喜歡看。然後,投資者就會問大陸是否可行,從卡士上已很頭痕,合拍愛情片最簡單是一男一女,男的是香港人,女的則必須內地人,我並不討厭,但想不到怎樣拍了,大陸不喜歡,香港也不喜歡,兩邊都不喜歡,所以矛盾就是這裡。」兩面不討好,正是現今大多香港導演的弊病。「合拍片很難拍穿越兩地的身分,要很合理地講述一個內地女生,真的很窄,如何有共鳴?以往合拍片常拍中港司機,到底現實中有多少個中港司機?觀眾為何要了解中港司機的感情?真的很難搞。」

何不把心一橫,拍一套徹頭徹尾的港產片?就連他本人也提到當年《我的野蠻女友》一樣能夠打動到香港人。「地道片也是很難,製作要縮到很小,內地觀眾不會關心。正如內地都有很多愛情片,根本我們都不關心,因為不想知道嘛。不要說其他,現在大陸大把人連我的名字都沒聽過。」講明不理會內地市場,拍純港產片呀!「唉,心理上沒法縮。演員是最大問題,《一念無明》都是志偉、樂仔肯支持,否則就算拍了出來,戲院真的不會上。它們寧願上西片,可能只給你每日上三場,例如早上十一時、半夜等等,根本沒意義。」《點五步》都殺出血路喎!「不是必然的,新導演沒甚麼輸,當然沒所謂,但我為何要這樣做,又要碌卡,最後可能得個桔,除非那部戲是革命性,不拍不是人啦,如果是臨尾一部,我可能OK。我覺得未來會做,但不會為做而做囉。」

 「我是一個不會用盡全力的人,因為用盡全力很疲累、很痛苦,還會傷害到其他人。」


甄子丹VS吳京

近十年,葉偉信幾乎只有《葉問》和《殺破狼》系列,但相信很少觀眾會因為「葉偉信作品」而入場。相比之下,較他後期的郭子健、彭浩翔、鄭保瑞等導演,個人風格大於一切。他認為導演論總好過明星論,但他明白很少觀眾會視乎導演來入場。「比例上來看,觀眾入場真的取決於題材,以及入場後好不好看。我會追隨導演來看電影,同樣地,我也會追隨導演而不去看他的電影。我是這個行業的人,才會注意,但普通觀眾是不會的,正如我吃飯,總不會每餐飯都會研究,除非你很熱愛煮吧。對我來說,飲食這回事,食飽就走,不好吃的話,記住下次不吃。普羅大眾看電影都是這樣。」他真心認為,沒有任何導演、演員一定有票房保證。「沒有,真的沒有。徐克導演真的拍得好看才收得,不好看的一樣收得不好;周星馳也是人人認同好看才收得好!」

兩個字:葉問,正好代表這十年來葉偉信的電影路。想當初他拍第一部《葉問》後到內地配音,有人問他:「葉問是甚麼?」時至今日,Ip Man卻好似Iron Man一樣,成為中國版超級英雄。葉偉信神經繃緊地解釋:「很多人說葉問不是拍給香港人看,我覺得怎會這樣?為何不是拍給香港人看?我由頭到尾都是拍香港,我是最香港的,沒有一部不是這樣。」沒法子,《葉問》系列變成愛國電影,民族情緒高漲程度,只有葉問代表全中國去打外敵。在他眼中,《葉問》是他難得滿意的作品。「很明顯,我這十年來都是拍《葉問》,之後輾輾轉轉,我都不記得了。客觀上、市場上,我在《葉問》系列都總算找到一些自己喜歡的部分,這是最好的,老闆、演員都想我拍,我又拍得舒服,過程又開心,票房也不錯,這是最妥善的,也是雅俗共賞。」

「雅俗共賞」這四字,原來是葉偉信的夢想。有些導演為夢想堅持很多年,就算市場不適合都一定要拍,但他坦言自己不是這類型導演。「某程度上,我將電影當為職業,我是職業打手嘛,最希望是雅俗共賞,亦是我的夢想。我覺得《蝙蝠俠》那個導演做到了,電影既有脈絡,亦有個人風格,社會又接受,他就是我的目標。」他補充,拍戲只想分享一種情感,有他的某種角度,以分享心情為原則,但導演最重要還是有戲開,否則講甚麼都沒用。

至於怎樣做到有戲開,他經常代入觀眾角色,思考每個人看電影的理由。「從我自己的觀察來說,觀眾真的看電影為娛樂。」當然,看電影也講求時機,正如曾經拍他電影的吳京,《戰狼2》爆紅亦有原因,絕非偶然。「今日的《戰狼2》,正等於當年的《精武門》,我覺得震撼力是一模一樣。不過,哪個人可以演繹?現在吳京的timing是最好的,實在沒有一個香港演員可以取代他,就算甄生都代替不到,不能夠拿支五星旗來揮動吧,不可能的!我知吳京非常熱愛軍事,不是貿貿然的,他本來好好的,真的走去當兵,然後向我們分享試了甚麼槍械,那種熱誠是代替不了的。每次我們都等待這些人的出現,例如李連杰、成龍等人,每次都是一個timing。」甄子丹與吳京之間的對決,由捧紅他們二人的導演來評論,最直接不過。




全文請參閱《JET》181期(2017年9月號)

issue AUG 2017 VOL: 180
2017-08-01 13:33:35
陳漢娜(Hanna Chan) 文青女漢子

TEXT_LISA
PHOTO_TPK assisted by Joe
MAKEUP_Chi Chi Li
Hair_Nat Chan @ The Attic
WARDROBE_Initial, Topshop

在氣質這回事,有就有,不能勉強,所以文青系女生如此稀有,所以當你見到了會狠狠記住。說陳漢娜(Hanna Chan)你未必有印象,不過說她是之前東海堂月餅廣告裡的可愛日系女生的話,應該就有點似曾相識了吧?接下來,你大抵會時不時見到她,因為她除了拍廣告做模特兒之外,還多了個演員身分,逐步進軍影壇。將在八月尾上映的《殺破狼 • 貪狼》是她第一次參演電影,居然一來就飾演古天樂的女兒,這些機會……

在《殺破狼·貪狼》中,Hanna飾演一個叫李穎芝的16歲女孩,因為與古天樂飾演的爸爸爭吵而離家出走到泰國,然後古天樂飛到泰國找她,卻遇上販賣人體器官的黑幫主腦,各人因而展開連場追逐打鬥。第一次拍電影就跟古天樂、林家棟等前輩合作,Hanna直言完全意想不到:「其實自己從沒想過做演員,當初接到邀請時覺得是不可信的,而且電影開拍時間不斷延遲,當時想過可能根本不會拍,所以當後來真的拍了時便覺得很神奇!還要是跟古天樂、林家棟等前輩合作,雖然很緊張,但見識到他們的專業便真的要好好學習。」

劇本對「李穎芝」的背景描述不多,為了演活角色,Hanna在開拍之前一個月就開始代入李穎芝的身分去寫日記,希望認識她多一點,作好準備,她說:「我是新演員,有機會來到就要準備好自己。我自覺捱得又不怕辛苦,也算是有做演員的特質吧!」她喜歡電影,因為演員在給予的同時也是吸收:「我覺得做演員其實是學做人,當你接觸不同角色、演繹各種人生,是在用角色的身分去處事,比現實的自己體驗得更多,是做演員最吸引的地方。」她坦言現在還處於甚麼都新鮮的階段,所以只要有機會,無論甚麼角色戲路都想試。

但一開始Hanna從沒想過做演員,就連做模特兒也不是出自她的意思......

。。。。。。全文請參閱180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