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8-30 18:30

紳士唔易做 周國豐

Text : Nic Wong
Photo : TPK

大時大節著西裝,大熱天時呢?想當日最高氣溫33度,周國豐依然一身西裝筆挺,暢談西裝背後的意義。「穿西裝是簡單的尊重,我多年來都堅持。」去年他開設Attire House一站式男士生活概念店,集男裝服飾、剪髮服務和酒吧於一身,無論裁縫、鞋匠、理髮師還是調酒師,這些畢生奉獻一切的「職人」,全都是他與拍檔從世界各地邀請回來。「身在香港,紳士不是一個風潮,很niche,但有價值。」紳士唔易做,卻始終有人在艱難中努力堅持。

【經典紳士服,就是經典】

周國豐出身於富裕家庭,贏在起跑線上,這是不爭的事實,不過,他真正的「贏」,重點不是家財,而是自小培養的品味。「『紳士』定義在於哲學層面,並非單憑衣著,可惜很多時候香港人都將兩者混為一談,可能以為外表斯文就是一個紳士。我反而覺得是內在,如何對人對事,當中有著自己的一套原則,對所有事情很認真、很尊重。譬如說,穿西裝是簡單的尊重,多年來我一直堅持。」

這份簡單的尊重,開拓了他對西裝的濃厚興趣。他笑言父親周啟邦的穿衣之道與自己截然不同,卻引起他自小對時裝的興趣,又指出他對西裝的靈感,還來自另一個人。「爺爺在我出生前經已離世,但我自小看過他很多相片,很仰慕他,很記得他喜歡穿得很整齊的孖襟西裝,非常優雅。」慢慢地,他嘗試從世界各地訂造西裝,可惜市場無法滿足要求。「我喜歡的是Classic Menswear(經典紳士服),源自1920至1930年代,主要是Bespoke Tailoring,我卻發現高質素的裁縫極少數願意來到香港這個市場。」他直言過去一直希望開設男裝店,但早年無法實行,大多外國傳統牌子尤其英國,都是家族生意,偏向國內生產,傳統得連星期六日也休息,更甚是只接熟客轉介的生意,直至近年亞洲需求急增,才出現這個機會。

目前,Attire House約有二十個品牌,主要跟三個知名裁縫品牌合作,包括英國Anderson & Sheppard、法國Cifonelli,以及意大利Sartoria Solito,其追捧者更包括荷里活影星及查理斯王子等人。「這些裁縫一年幾次出國見客,度身後回去造西裝,之後再出國做一、兩次試身,機會非常難得。」度身訂造一套西裝,每每等上至少六個月,為何非他們不可?「這些裁縫店歷史悠久,間間超過百年歷史,有自己的house style,造西裝的方法都是一代傳一代,盡量保留最早期的方法,老師傅就像藝術家一樣,而且他們的風格都是timeless,就算一百年後都不會過時,不像fast fashion般經常換季,缺乏個性。」

那麼,市面上有眾多男士品牌,各有bespoke的服務,依然無法滿足?「我在英國讀書,畢業後去過Savile Row做研究,也親身訂造過好幾套西裝,發覺一般男士時裝品牌極受傳統裁縫的影響,從而融入自家品牌裡,但品牌早有自己的紙樣,所以比較適合平日找來的model,偏偏那些剪裁未必適合所有男士,始終每個人的身形比例都不一樣。」他又指出,近來很多品牌如Tom Ford、Ralph Lauren都返回到上世紀早期的剪裁,可見是時裝回頭,只有Classic Menswear卻是恆久不變。

【花一生精神的藝術】

有人認為,好好的揀一套西裝,試即買,遠比度身訂造為簡單。周國豐透露,他第一次幫襯bespoke,同樣緊張。「所有東西都是很個人化,除了Golden Rule、除了house style之外,基本上其他所有事情都是客人話事,對一個正常人來說,頗有難度,因為未必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正如我第一次去的時候都很緊張,裁縫會問你想要甚麼款式、西裝領多闊、鈕扣距離多少、衫長長度等等,總括來說,要清楚自己的需要,才能與裁縫作互動,當中不斷出現trial and error。」

只不過愈緊張愈期待,他說自己與裁縫之間,其實是一種很親密的關係。「這是你與裁縫一起去打造這件西裝,自己就像設計師一樣,由草稿開始一起去努力,每次試身之後,他都給你意見,而自己亦有些input,經過幾次試身後,才拿到適合自己身形的西裝,如何將優點明顯化,將缺點盡量收藏。」他直言,希望Attire House都能夠給客人這種好像朋友的關係,一種平日到百貨公司不能建立到的對話。

說到尾,周國豐不只是推廣西裝,而是希望讓大家了解到做紳士的這份藝術。「身在香港,紳士不是一個風潮,很niche,好像人們玩音響、名表,需要花時間研究和等待。香港真的太快,所有事情都是這樣,現時很多東西擺在你面前,早已包裝,只餘下price tag,對它的認識尚淺。當然,並非很多人有時間去了解luxury,始終藝術這回事,沒法衡量。我知道沒法改變,但希望更多人去認識及喜歡。來到這裡,無論訂造一套西裝、一件恤衫、一對鞋,抑或去barber shop剪頭髮,還是去bar叫一杯cocktail,整件事都是artisanal,慢工出細貨,因為他們都是花一生的精神去研究。這件事,是有價值的。」■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8-30 18:00
對得住阿公 蘇永康

Text : Nic Wong
Photo : TPK
Hair : Moe@Fifth
Makeup : Maggie Lee

Wardrobe : Louis Vuitton×Supreme、Martine Rose

蘇永康被稱為「阿公」,源於早年尊龍在電影《龍年》中的角色,每每蘇永康都演繹得非常神似。再加上,私底下他又是朋友們的心理醫生,非常照顧朋友,自此德高望重的尊稱便一直隨身。時至今日,樂壇打滾足足三十年的他,原來仍設法追求歌唱技巧上的昇華,絕不hea唱,務求時刻對得住「阿公」之名。今回,他首度推出Hi-Fi碟《Love From The Last Century》,且看他能否繼續做好「阿公」一職!



【Hi-Fi碟,從來未發生】

其實一早想出Hi-Fi碟,由我很年輕到成為歌手後,經常聽到別人的歌,心想如果我能夠唱到就好了,又會思考那首歌在我手上的話,我會怎樣演繹呢?慢慢發現,我在演唱會時很喜歡翻唱別人的歌,例如唱〈囍帖街〉唱到好似是我的歌一樣。說真的,翻唱唱片在日本流行了三、四十年,每位歌手都推出「競作」唱片,翻唱其他歌手的歌曲,我覺得蘇永康很應該擁有一張這類型的唱片。

我一直有留意這個市場,但女歌手出Hi-Fi碟較多。男歌手比較好的,可能是阿Lam的《Lamusique》,或者盧盧(盧冠廷)的《Beyond Imagination》,至於其他男歌手呢,坦白說,真有進步空間。

想當初我在金牌大風時已有計劃推出Hi-Fi碟,直到2011年加盟這間公司時也提出過,輾轉間公司希望大事宣傳我回到「娘家」,結果推出了〈那誰〉,分別在YouTube及卡拉OK跑出,於是公司立即改plan,全力催谷這首歌,還記得當時仍未出現〈那些年〉。接著開了演唱會、推出《和那誰的》大碟,然後Big Four又開世界巡迴的Part Two,唱到去倫敦O2 Arena。後來「老闆」小齊又叫我出國語碟,還有組成「男人幫」,直至今年拉斯維加斯開了最後一場巡迴,我便提出今年內一定要完成這張Hi-Fi碟!

【翻唱,那誰的情歌】

很記得去年聖誕,那天早上得知George Michael走了,我便決定唱片名為《Songs From The Last Century》,以紀念他出過的同名唱片。直至幾個月前與Wyman碰面,談起歌單才發現全都是情歌,他說何不改為《Love From The Last Century》,然後又說我所揀的那十首歌,都是任何人不會拿去參加歌唱比賽的歌,卻是一些很好聽、很舒服,但絕非表現技巧的情歌。

老實說,我有個想法,就是less is more,可能今次有人會懷疑蘇永康唱歌是否回塘,但我想減低不必要的唱歌技巧,只想很平白、很簡單用心表達唱一首歌,而不是像〈那誰〉般想向世人證明自己沒有回塘;於是今次整張唱片都沒有太用力地去唱,例如你聽聽我翻唱的〈心債〉,可說是完全沒有技巧可言,只是音,加少許感情。還是編曲做得好,好像是三十年代的華爾?,想當年人們唱歌就是這樣簡單。

整張唱片,有好幾首都是一開始就揀了,例如〈心裡日記〉、〈也許〉、〈滴汗〉都是一開始敲定。〈對你愛不完〉都是一樣,早在二十年前,我看哈林和小燕姐的《超級星期天》,有個環節叫「哈林夜總會」,哈林專門顛覆別人的歌,其中他將〈對你愛不完〉由快歌變成R&B的慢歌,我聽到之後一直都想這樣玩。
後來我發現,這張Hi-Fi碟我等了七年,原來有著數,小齊說成本無上限,結果單單製作費就超過一百萬元,皆因我找了最貴的班底,例如鮑以正、Ted Lo、杜自持、Johnny Yim等人,還有一些法國、非洲等短暫來港的高手,於是你會聽得出整隊orchestra就在其中,很豐富的,是Hi-Fi碟少有的感覺。

【唱歌,越唱越開心】

簡單唱法以外,我也會嘗試一些新唱腔、新的發聲位,帶來不一樣的蘇永康。對我來說,我還想追求歌唱技巧的昇華,正正是我在幾年前找回歌唱老師Christine Samson學唱歌的原因,音樂是學不完的。

如果我兒子對音樂有興趣,我給他學的第一件事就是聲樂。我發現老師所教的東西,以及我平日認識的很多音樂高手,例如老友陳潔儀,都是聲樂底質,混音技巧全部源自聲樂。

譬如說玉置浩二,他的聲線沒有死位,全部通透,人都六十幾歲了,還是愈唱愈好,每星期都在日本巡迴演唱。就像兩年前他來港演唱,便發現歌唱家就是要終身不斷追求歌唱技巧,聽聽他唱〈李香蘭〉,每一下都用陰力,很辛苦,一定要經常練習才行。又或者,很多人都說近日張學友演唱會一樣厲害。事實上很困難的,本身已達歌神地步的他,為何還有進步空間?原來他練了半年,日日唱才來開騷!

當然,我沒有他們這樣勤力,但現階段我會一直追求歌唱技巧的昇華,才能夠對得住自己份工,對得住自己歌手的身分,對得住「阿公」這個名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