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9-05 16:24:24

重新接觸 YU 趙頌茹

永遠相信有經歷的女人,才算得上是一個真女人。今期十五周年號,我們與這位《JET》創刊號封面「少女」久別再聚。十九歲入行的阿Yu,十五年後外貌身形依舊,得天獨厚。在某個時空,她還是從前那個發奮的大孩子……

TEXT:Sum Chan︱PHOTO:Ming Chan@Doublemworkshop︱MAKE-UP:Deep Choi︱HAIR:Winky Wong@ The Attic︱WARDROBE:Stylist's Own & Sergio Rossi

十五年前
「記得今年撞見當年的fans,他們長大後當上了明星助手。問到自己入行多久?原來,已經十五年。」二零零一年,就讀大專的阿Yu在暑假期間參加了一個模特兒比賽,結果得了季軍,隨後就開始做兼職model。「當時也沒有想要紅,只是覺得自己夠高,18歲有172cm,先天條件已過門檻吧,應該可以一試。還記得當年的亞軍是後來成為港姐的呂慧儀,而冠軍則是中國超模陳碧柯。其他參賽者還有汪詩詩、葉翠翠等,大部分都已為人婦了。」當年模特兒界的競爭很大,阿Yu身高又未及到歐美行show的水平,幸好她有一頭長髮,加上樣子獨特,有日和感覺,所以頗受品牌與雜誌歡迎。「影過很多girly的時裝書,還有可能大家都已經不認識的《Amoeba》!然後慢慢覺得,這樣一路走下去走得長嗎?剛好有人叫我去試音,得到做歌手的機會,就這樣入行了。」

阿Yu入行沒有多久就當上《JET》的創刊號封面人物:「我好好彩,做model的時候一些喜歡用我的記者朋友們,在我當歌手的起步期間給予不少幫助。當時覺得年紀細資歷淺卻能擁有一個cover,是一件非常榮幸的事。」十九至廿二歲,歌手路只維持了短短四年,阿Yu回想那個時候因為怕事,眼見公司重組管理層換人而感到徬徨卻步,沒有去找新的唱片公司。當時遇到危機不敢跨越,情願轉行離開。結果趙頌茹就忽然間消失於幕前,回歸平凡人的生活。

淡出後第一份工作是時裝記者,阿Yu感慨:「一入行,就一輩子也脫離不了大眾的目光。好記得工作的第一天,還是有狗仔隊從公司跟足一日,直到我回家。記者之後亦做過形象指導與品牌推廣的相關工作,再後來結婚生子,經歷婚姻失敗。想著要獨力供養兩個女兒,經深思熟慮後的選擇是,重投娛樂圈。」

十一年後
當年的家暴婚變事件鬧得滿城風雨,可能外人會覺得阿Yu一下子失去所有,但在她身上卻絲毫不見悲劇女主角的愁。阿Yu訴說:「其實他是我的初戀。少女時代因為生得高,加上男仔頭、黑口黑面,又很早投身工作,緣份一直都離我很遠。當時廿一歲,渴望愛情,亦覺得唱情歌做感情戲也得有經驗啊。自然地跟同劇的他在一起。」與周永恆拍拖七年步入教堂,婚姻關係則維持了四年,二人一同經歷的風風雨雨是大眾共睹的。阿Yu坦言自己在無戀愛經驗下習慣遷就,甚至將個性與喜好隱藏:「對於我來說,愛情其實很簡單,沒有分甚麼高姿態低姿態,就是兩個人找一個舒服的方式挽著手走下去。其實十一年間,盡不能說是枉過,對方也有過對你好的時候,只是有些人慢慢會視家人的付出為理所當然,感情亦隨之而變質。 」

經過幾番掙扎,想到孩子想到家人,阿Yu最終選擇帶著女兒離開。面對別人眼中認為的蝕底與怨恨,她卻沒有半點餘悸:「我已經沒有去想,亦不能再想。若然我不放下,就永遠走不出來。最起碼我對得住自己,只要問心無愧,就足夠了。」或許我們都替阿Yu感到不值,而她卻認為要真真正正走過難關,擁抱過去才是唯一出路。

隨時READY?
阿Yu大方地表示自己今年已經三十五歲,眼見那令人驚嘆有如少女般的長薄身材,完全不像兩女之母,就知道重新投入事業的她已準備就緒。那麼感情方面呢?「好奇怪,從前對可觀的男生會多看兩眼,可是當了媽媽之後,看人已經不會太理會是男是女,更沒有去特別留意男性。就算偶爾打扮,也全是為了討自己開心,而並非想吸引人。我用了十一年的時間去經營愛情,現在好應該用更多時間去為女兒與個人的發展前進。人是的確有出現,但看緣份吧。」阿Yu很清楚,年紀、身分,加上帶著兩個孩子,對於再投入新一段感情,不是說的輕鬆;不抗拒,但,也不強求。

重新接觸
從前生活簡單,只圍著家庭轉,婚變事件改變了阿Yu以往的想法:「記得剛經歷完事件後,在街上遇到一位女士向我哭訴自己的相似經歷,鼓勵我;又有次搭巴士,一位少年在我落車的時候遞上紙條,我還想多了。結果打開一看,上面寫著『加油』二字。我當下才猛然發現雖然經歷了一件不好的事情,但亦因為這件事打開了我跟大眾的接觸,那是從前當歌手也沒有感覺到的真正的接觸。原來自己一直都在錯過人與人之間的聯繫,現在重新面向大家,也希望大眾能夠認識今日的阿Yu。」縱然生活有壓力,但阿Yu有著滿滿志氣與能量。除了希望能夠成為女兒的驕傲,其實更想所有曾經支持與幫助她的人,能夠看見今日的趙頌茹,過得好好。■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9-04 17:50:15
可能是香港第一個rapper 尹光

七十歲了,尹光在我們面前現場演唱〈少理阿爸〉依然精力充沛,四十年前誤打誤撞下唱了〈十四座〉一曲,從此開展了市井諧趣曲風之路,道盡草根市民的心聲,將廣東話的抵死啜核發揚光大,提起廣東歌,不能沒有他。

text | ernus

photo | TPK

於越南出生及長大的尹光,小時候便學習粵劇及小提琴,種下音樂的興趣,移居香港時,還是一個以國語歌為主的年代,尹光國語發音不好,唱了三、四年都沒甚起色。直到鄭錦昌於七十年代初帶起廣東流行曲熱潮,尹光才有機會唱廣東歌。尹光回想:「有唱片公司找我和鍾叮噹合錄唱片,我就是在那時接到〈十四座〉這歌,沒想到唱到街知巷聞,廟街由朝到晚都在播,我們獲邀在夜總會唱科騷,加上在麗的電視每星期做半小時節目,逐漸廣為人熟悉。」

往後尹光推出多張唱片,曲風都離不開這種路線,介乎地道數白欖與西方Hip-Hop之間,以廣東話口語入詞,寫的都是當下社會的民生現象。「我唱〈追龍〉、〈出冊〉這些歌,本來是為了警世,『出冊真開心,受靶嚇到我斷魂』,寫坐監苦況,叫人不要犯法,但大家說成是受靶歌。〈荷里活大酒店〉由頭到尾都是講踢波,你想歪我也沒辦法!」當時很多人覺得尹光唱鹹濕歌,電台電視台甚至不敢播,尹光樂觀地想,要聽他的歌就只能買唱片,不是好事嗎?「但我覺得人們太偽善了,明明喜歡聽又不敢播。不過我要搵食,也沒法子控制別人怎樣想。」為了噱頭,唱片公司將某個時代的歌名改得很踩界,如〈關人隱事〉、〈荷蘭支票〉、〈一個黐膠線的少年〉等等,其實內容都在反映小市民心聲,到後來轉投環星唱片,才不再用這招數。

尹光小時候已有為粵劇作詞的經驗,流行曲填詞對他來說只是小兒科,數十年來他創作的詞逾百首,試過一程兩小時的飛機,他就填了一首歌。「以前主持一個電視節目,要唱出當下發生的社會時事,我用十分鐘左右便作到三十秒的歌。對我來說,填詞最重要是押韻,押韻就好聽。」尹光自言現在年紀大了,沒那麼緊貼時下發生的事情,近年的歌大多交由其他詞人代勞。「現在背歌詞也很難,rap不同一般流行曲,唱的時候沒時間給你想下一句歌詞的,我要花一個月日背夜背,背到滾瓜爛熟,直至出場時不會看歌詞。」

尹光的影響力沒有止於七、八十年代,來到2002年,他發表了以吸毒為主題的〈少理阿爸〉,打開了年輕一代的市場,之後西方Hip-Hop文化在香港興起,尹光覺得有趣,就虛心向香港rapper求教,於是有了和MC Jin合作的廣告,又和廿四味阿肥唱了〈潮神〉。「相比我以前的曲式,這個年代的Hip-Hop音樂背景豐富得多,又有yo手勢,幾有型!我怎敢和正式rapper相比,唯有向他們學習,我向來無所謂的,不懂的東西就去學。」尹光常常擔心廣東歌沒落,他說自己能夠做到的就是不斷唱,創作多些輕鬆諧趣的歌,其實尹光對廣東歌壇的貢獻早已值得頒幾個大紫荊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