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7 VOL: 182
2017-10-01 09:00

教書開心過做議員 葉建源

在立法會大樓內遇上的熟人,都會很親切地叫葉建源一聲「葉Sir」,聽起來沒半點違和感,江湖傳聞,葉sir在教育學院教書的時候有口皆碑,他的課堂能擴闊學生視野,深受學生歡迎。離開教席十多年,他依然是一副典型教書先生的模樣—外表一本正經,語調溫婉慈祥,當同學胡鬧時會說:「同學,唔好講粗口喎!」 ,就連立法會辦公室裡面,放著的都是只有老師才會用的彩色膠files,置身其中很有中學教員室的懷舊感覺。功能組別教育界七成選民投他一票而不選蔡若蓮,自然是不足為奇。

對於教育大學民主牆鬧出的風波、十大校長高調聯署反港獨,葉建源的立場是毫不意外地傾向溫和中立,若從記者角度要找soundbite的話是困難的,但在禮崩樂壞的時勢,令人咋舌的新聞已經太多,像葉Sir這般各打五十大板的人,反而顯得比較正常。

 

text | ernus

photo | TPK

 

全城小事化大

這是一個任何小事都會極速發酵的時代。那天早上,青年從41樓跳下來,本來只為我城的自殺個案加上一個數字而已,可是當死者的身分證實為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的長子,高官、網民的反應可截然不同了。網上的冷言冷語或者仍能一笑置之,但同樣的字句出現在現實世界,甚至是高等學府,事情就變得不一樣。葉sir揚言絕不認同對別人喪子表示「恭喜」的態度:「我很明白這種表達手法,其實顯示大眾對蔡若蓮有強烈意見,但對她不滿的話就針對她來表達好了,不需借她痛失兒子一事借題發揮,而這種恭喜的方式,相信任何曾經喪親的人,都會感到難受,我覺得不是太合理。即使那人和你的政見不同,這樣的說話都是涼薄的,如此攻擊一個人也將問題的重點轉移了,若是大家不認同她當副局長,或她的政見,應該平和地討論。」蔡若蓮於2016年參與功能組別教育界選舉,以大比數敗於葉建源,今年她上任教育局副局長,葉建源亦有表示不認同,但無損他的風度。

不過,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涼薄,過去一單又一單學童自殺,高官的反應從沒給人有半點憐憫之感,再深究下去,過去一連串政治事件令香港人無力感累積,一件悲劇在很多人心目中,竟然是難得的情緒釋放,葉Sir表示明白但不能贊同:「很多市民特別是年輕人,這幾年面對著太多無理的壓抑,的確是找不到出路,大家都有很強烈無力感,心裡亦有鬱結,遇到這情況大家有這表達是不難理解。不過我們都可以選擇,為何不揀更好的表達方式?有時個人的想法在公共場所表達的效果會不同。」葉建源在教育學院任教長達十一年,身為過來人,他更不認同教大的處理手法:「我們先不要被流出的CCTV相片主導想法,但那些標語大概只是一兩個人張貼出來的,甚至未必是教大的學生,不用誇張到說甚麼很多學校不會聘請教大畢業生吧!在很多社會也有想法較極端的人,即使我不認同他們的做法,也不代表教大或時下年輕人都是這樣。」葉Sir曾在兆基創意書院擔任校長,認為這種情況可以用紀律或輔導方法去處理,從教育者的角度,更應該先理解學生的想法,可是當CCTV相片透過傳媒曝光,才會令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與事件本來的性質相差甚遠。「我看到的是小事化大,處理這事的人都很急燥,好像非表現強烈反應不可。」

幾乎在同一時間,有些大學校園出現的港獨標語亦引起軒然大波,十大校長聯署反對港獨,更是前所未有,整個社會氣氛令人感到陌生。葉建源說:「很明顯整個香港已高度政治化,我覺得十大校長受到很大政治壓力,你看看何君堯後來的集會便知道,好像鋪天蓋地就港獨問題要求大學處理。近年中國內地對香港很多方面已有影響,教育是其中一個他們最想有影響力的範疇,所以也可以明白壓力是來自內地,校長才要出聲明,其實根本無必要出,非常突兀不自然。」

負責任的民主牆

葉建源八十年代初在香港大學讀書,83年擔任港大學生會副會長,民主牆對他來說最熟悉不過,在沒有網絡世界的年代,學生們都習慣對自己的言論負責任。他回想,要在港大的民主牆發表意見,必須付上真實姓名及資料,文章先給學生會幹事審閱,確保沒有人身攻擊的言論,才准貼上牆,張貼位置和日子也有嚴格規定。「那時候的大字報大多是一篇篇文章,同學會在上面圈出錯別字,很認真對待。我們剛從中學升上大學,覺得可以自由表達意見是很新鮮的事,也很清楚那是需要負責任的空間。」當年任學生會,在看似歌舞昇平的日子,已經有一種要關心社會的覺悟,尤其是83年面對的是香港前途問題。「以前覺得很複雜,但原來比起現在,已是很簡單的是非議題。我們常常有種自覺,覺得學生會要代表進步、正義的觀點去討論時事,大部分人也崇尚理性、和平,對於不公平的事,學生會都會發表意見,但其實校園內很多同學都很抽身,不太關注的。」

舊時世界很簡單,年輕人要接觸世界,只有看報紙、看電視,深度一點的去圖書館讀書,但網絡文化將整個世界完全改變,葉Sir慨嘆,Facebook主宰的時代,有得亦有失。「沒錯Facebook的確讓我們很方便地接觸世界,但它的設計亦會令相同意見的人傾向走在一起,近來有所謂『同溫層』的說法,就是只會看到同聲同氣的言論,忽視了其他意見。」民主牆事件甚至引來眾人對言論自由的重新定義,自由應該有限制還是無限制?葉建源一貫老師式回答:「言論自由當然十分重要,我們在香港習慣了沒甚麼禁區,過去是這樣,我亦希望將來也是,但無禁區是否等如可以隨便說話?我覺得不是的。首先一個人的言論需要負責任,你講的是否事實,誹謗、生安白造都不行,其次是意見有沒有質素,最後是要看場合,例如大庭廣眾講粗口未必可以告你,但給人的觀感一定是差。」

生涯規劃總有意外

這個年代我們見識過學民思潮的中學生力量,總是以為生於亂世的中學生才需要十多歲就參與社會運動,沒想到葉建源早於中學時代,就已對社會參與深感興趣,參加過當年的「中文運動」。「那時我已開始留意與教育有關的問題,發現有些同學讀書好叻,但英文麻麻,就會變成會考失敗;另一些同學英文好好,中文差,卻可以繼續升學,我覺得很不公平,這思考推動我參加了中文運動。」升讀港大那年,太古堂開始運作,樓下有一間並不隸屬宿舍的餐廳,要求全體宿生必須購買一定數量的飯券,作為首批宿生,葉建源深感不平,於是成立宿生會反對此安排。「那次面對不公道的事在自己身上發生,然後經驗到通過講道理、團結可以成功爭取,兩、三個月後我們就不用再買飯券。」那個美好的年代,的確可以單靠講道理爭取推翻不合理的制度,但進入成人的世界,一切不會同樣單純。在葉Sir任教教院的時候,他提議以小班教學來解決人口下降的問題,卻引來當時教統局的不滿,甚至要求教院校長將他辭退,雖然最終葉建源繼續留任,但世途之險惡已讓他上了寶貴的一課。

雖說早有前科,但踏上全職從政之路,都是機緣巧合。葉建源畢業後從事過出版社、教過書,2012年為教協會長馮偉華助選立法會功能組別教育界別,沒料到馮偉華因病退選,急急找對教育政策有研究的葉建源補上,又順理成章地獲選,開展了立法會議員的生涯。「所謂的『生涯規劃』,沒錯是可以規劃,但實際上也有很多際遇,引致預計不到的結果。」在他的生涯規劃中,也以為參與政黨,是關心社會的人最正路的做法,參與民主黨超過十年時間,最終在2006年退黨,他強調不是「退黨保平安」,只是時間應付不來。「我不是抗拒政黨,只是生活方式不合,繁重的工作本來已經與我期望的生活大相逕庭,還要出席政黨的支部會議中委會會議,實在不能兼顧。」不過獨立議員其實並不是想像中輕鬆自在,葉建源熟悉教育政策,根據上屆立法會紀錄,與教育有關的會議他有百分百出席率,但一個人的力量有限,始終無法認識所有議題,個人專長以外的議題,他仍要依賴其他政黨提供的意見和支援。「近年很多人政黨有偏見,說我做獨立議員最好,其實獨立身分從政有先天限制,不像政黨有人分工合作,如果全部都是獨立議員議會是不能運作的。」

仍然記住學生學號

離開校園十多年,葉Sir仍然對教學工作回味不已,更直指教書好過做立法會議員。他笑說:「我最喜歡教書,同學是否喜歡聽你講書,反應很明顯和即時,在學校面對學生是相對單純的世界,在議會面對議員、官員就複雜得多了。其實接觸不同學生、不同家庭,也是社會的縮影,和社會絲絲入扣。對我來說,教書比做立法會議員好好多!」會享受教書生活,很明顯葉Sir是那種很會和學生相處的老師,他認為和學生建立關係的滿足感,難以在其他工作上找得到:「教中學時我每天放學都會花一小時跟學生打波、傾偈,之後才改簿,回家又繼續備課,整個生活都與學校有關,連發夢都見到學生,到現在甚至記得學生的學號!我們教書有時比學生的爸爸見他們還多,有些學生會叫我做契爺,到現在他們長大了還有聯絡,這份滿足感真的很大。」

任教中學期間葉Sir一直教band 5中學,發現很多問題其實並非來自學生本身,也不是個別老師可以解決得來:「老師改善教學法是否可以幫助解決問題,當然不是,我們怎樣教書也受教育制度所限,每個學生背後都有家庭問題、社會問題。」教育署曾邀請葉建源加入band 5學生政策小組,他發現政策的調整能更有效地幫助學生,讓有需要的學生獲得額外資源。「我意識到處理教育問題不可以只停留在班房,雖然我非常享受教書的工作,但走出班房才有更深遠的影響。」後來他在教院任教的時候,也曾任中央政策組非全職顧問及借調教育署輔助決策組,一有機會他總是盡力參與,希望多一分力去改善教育政策。

完整訪問刊登在182期《JET》。

 

issue OCT 2017 VOL: 182
2017-09-29 18:06:22
樂天魅力 麥美恩 (Mayanne Mak)

聽過不少男士這樣說:「一見到佢就開心。」這可能是比起靚女、有氣質、好身材等典型讚美更高的評價。從前講起開心傻氣的港姐,會想到經典的林良蕙,今日我們有爽朗大方,兼且笑容甜到漏的Mayanne,麥美恩。

TEXT:Sum Chan
PHOTO:TPK
MAKE-UP:Jeff.T.makeup
HAIR:Kenneth Tung hair
WARDROBE:Zara

回流.選美.主持
Mayanne於加拿大土生土長,廿四歲那年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隻身回港生活。本來從事市場推廣工作的她,工作三個月後碰到2011年度港姐選美招募,於是決定一試。Mayanne透露當年其實是私自用了母親的名義為推薦人去報名。結果雖然只得第四名,但星途卻比冠亞季軍都要好。她分享:「選美過後都有掙扎位,那就是你究竟可以做到幾多自己,在陌生的環境生活,保護網始終很大。幸好個人的樂天與大情大性都被身邊的同事好友接納,教我更容易融入香港。自此就發生了很多奇妙的事情,真的沒有想像過入行後會一直走到今日。」

由娛樂新聞台主播開始,到《天與地》、《學事學非》、《我愛香港》、《Ben Sir 學堂》與《萬眾同心公益金》等大騷。當主持居多的Mayanne直言,主持跟做戲,她比較喜歡前者。的而且確,Mayanne在主持工作上得到不少前輩的幫助。留意她的朋友都知道她與森美老友鬼鬼,二人的友情從《學事學非》節目開始,人前鬥嘴互窒,人後卻亦師亦友。在工作與生活方面,森美一直給予不少支持和意見。而不時與Mayanne拍檔做司儀,很照顧她的Do姐,也是她非常欣賞的人。

難得入屋
入娛樂圈,聲色是天資,才藝靠努力,運氣望恩賜;而還有一樣極之重要的東西並非天生、訓練與際遇所得的,那叫觀眾緣。圈中歷年幾多聲色藝俱全又夠運,發展不俗的人,仍然有大批haters。卻又有些全因觀眾緣而跑出的例子,也就是電視台所謂的「入屋」。Mayanne就是近年頗具代表性的成功例子。對於開始為人熟悉這件事,Mayanne回憶著:「真的不得不提一群網民。當時默默耕耘,把握任何機會,做了許多的嘗試,不斷碰碰撞撞。而想不到後來留意到自己的竟然是網民。記得那時候台前幕後的朋友都告訴我麥美恩這個名字在很多forum與討論區出現了,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一句『識揀一定揀麥美恩!』,其實這句話包含了很多意思。知道別人並非只看你的外形,而是更看重內在與真性情,為我帶來信心和滿足感。」

鏡頭前爆發
為人活潑、好動,轉數高口才好的Mayanne近年發展愈走愈順,全因她無包袱、不拘謹、勇於做自己。不時自嘲自己無身材無樣貌的她,毫不掩飾。今日的藝能界與往日大不同,友善、貼地、夠真夠放同樣能夠殺出一條血路。背著港姐包袱,堅持走高貴、爾雅路線反而無意思。不過,Mayanne本人其實比鏡頭前含蓄得多,問到她這個反差,她笑道:「我總是將最大的能量留待於鏡頭前爆發嘛,私下其實頗安靜的。看工作需要啦,我也有端莊得體的時候啊。」斯文歸斯文,鍾意亦經常大笑那倒是真的!

做綺夢替身
直言跟森美有工作火花的Mayanne將會與森美合作:「一直都想和他一同創作,很高興有團隊留意到,不管是一個節目還是一場騷,這也是其中一項個人頗大期望的作品。另外亦有意創作有關愛情的劇本,特別鍾情荷李活的經典浪漫喜劇。」而原來Mayanne身邊不少人都說過她有吳君如的影子,在她的心目中,這位主持與做戲均有成就,喜劇細胞濃厚又玩得又有性格的女藝人,是個好好的目標。「要做綺夢替身喎,你也放得開?」「可以啊!如果劇本正中感覺,有需要的話,我絕對無問題!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