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7 VOL: 182
2017-10-01 12:00

踢出最後一腳 惠英紅

Text: Nic Wong
Photo: PAZU CHAN@萬象鏡社
Styling: Noel So assisted by Sum Chan
Makeup: Hubei Har
Hair: Heibie Mok @ Hair Culture
Wardrobe: Bally、Giorgio Armani、Issey Miyake、Lanvin
Watch & jewellery: Bulgari

《心魔》前的惠英紅,演繹由外到內,好打到飛起;

《心魔》後的惠英紅,演技由內到外,好戲到貼地;

來到今次《Mrs K》,開宗明義,惠英紅最後一部動作片,就像俄國戲劇理論大師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說法:由外到內,再由內到外。加上有動作有演技,有血有淚,正好慶祝她入行第四十個年頭。

經過四十年在影藝圈的秋與冬,這位昔日街頭長大的野孩子,搖身一變為三屆金像影后,光榮告別動作片,拍完這一部《Mrs K》,又剛剛完成了個人入行四十年紀念相集《Moving On 57×57》,不斷在演藝圈突破,在動作電影方面,是時候收手了。

 

最後一部動作片

以往是邵氏的武打明星,近十年成功轉型成演技派,憑《殭屍》、《紅VAN》、《幸運是我》分別獲得提名甚至得獎,何解今次惠英紅又重操故業,再打到飛起?年屆五十七歲,又能否繼續揮拳踢腳,真身上陣?她說接拍《Mrs K》只有一個原因,就是馬來西亞導演何宇恆,其前作《心魔》正正協助她首獲金馬獎及再奪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是他令我起死回生的。我在05年克服情緒病後復出,08年接到《心魔》的邀請,差不多五十歲高齡仍能做主角,真的不容易,亦使我達成一直以來的目標。想當年我拍動作片,拍了幾年後就想轉型,可惜好像其他動作演員一樣,文藝片導演總覺得我們不懂演戲,難以轉型。結果,我憑這部戲令所有電影圈內人及觀眾,看到惠英紅不只識打,而是懂得演戲。

「他拍過很多廣告,又拍過文藝片、喜劇,一直想拍動作片,但其實馬來西亞很難拍,不但沒有動作演員,而且天氣太熱。不過,他對我來說很重要,他叫我拍甚麼戲,我都願意,我曾經打趣地告訴他,就算他叫我拍三級片也沒問題,何況動作片是我最耍家的片種呢!」

早於2012年,惠英紅經已答應演出,當時剛過五十歲,自感身體還不錯,但隨著一年又一年的過去,到真正開拍《Mrs K》時,已接近五十六歲了。「女人喎,一年比一年不同。開拍前,我愈來愈沒有信心,即使狀態不錯,多少害怕受傷,最擔心斷骨,每日都有很多擔憂。唯一方法是保護自己,於是我向公司請了三個月假期,每日找幾個教練操fit自己,希望減低受傷的機會,從而以最強壯的肌肉、最鬆弛的韌帶、最柔軟的關節上陣,但心情仍然很害怕。」開拍第一日,拍攝追逐戲時,她仍覺得自己身輕如燕,其後拍攝打鬥場面,卻因疏忽大意而受傷。「其實每次嚴重受傷都是自己疏忽大意,沒法子,因為所有鏡頭都是自己全部親身上陣,沒有替身,沒有用任何後期特技。」

每拍一部戲,多一個傷患

想當初再拍武打戲,從未想過這是她個人最後一部動作片,偏偏拍戲途中傷及胸骨、手、膝頭等等,當中半月板的位置更是無法根治,因此「最後一部」一錘定音。「我知道這種傷患是跟足一世的『老友』,不會離開我的。我不希望每拍多一部戲,便在身上累積多一個傷患,我身上已有很多很多的傷患了,有些醫得到,有些醫不到,所以我覺得是時候收手了。說真的,難道六十歲還拍動作片嗎?基本上,我想拍也拍不到吧,亦不等於觀眾會認同。再拍下去,不知道為了甚麼而拍,並非為錢,又不是讓大家知道惠英紅識打,人人都知道啦,所以覺得今次有這樣好的劇本,是時候收手了,見好就收,於是我公開向大家講明,這是最後一部了。」

電影中的Mrs K,普通師奶一名,與老公女兒過著平凡生活,直至有日女兒被綁架,觀眾才知道原來當年她與同伴一起策劃過澳門世紀賭場劫案,更殺害同行的臥底,自此隱姓埋名過活,而今次綁架女兒者正是當日Mrs K親手所殺的那個人(任達華飾演)……那麼惠英紅與Mrs K有何相似?「我覺得Mrs K幾似我,她是一個強者,而我覺得自己擁有香港式人物性格,能夠吃苦,亦很頑強,不會面對困難而退縮。」

碰巧片中有句對白:「女人是專業生存者。」果真是戲如人生?「這句話很像形容我—打不死的小強。我很喜歡看書,曾經有很多真實試驗或個案指出:如果將一男一女放到沙漠或冰川,肯定是男人先死,因為女人比較吃苦。」想當日那個街頭長大的野孩子,直到今天依然頑強。「如果四周的人與我相比,我相信我應該是較遲死的那人吧,我捱得住,任何環境都適應到,我甚至不吃東西也沒問題。」

突破演藝圈

那麼,息影之後的惠英紅,難道又會像Mrs K徹底退隱江湖?「我一生人,除了做過乞丐和跳舞以外,一直當演員至今,我總覺得做人不應該這樣淺窄,人生從未入過學校,未真正讀過書,所以我也想去學東西,就算無法回頭做個學生,但我仍是很嚮往的。」不過,自09年得到金馬獎後,她感謝上天給予機會,同時感激身邊人的幫忙,所以暫時仍未能「退隱江湖」。「我跟自己說,不如多拚搏兩年,看看自己在這個圈的成就如何,或者可以發揮自己的小宇宙吧!」

時至今日,她已是三屆金像影后,成就早已超越過很多人。「我不會與別人比較的,畢竟每個人一出生所走的路不一樣,知識、思維、看事物也不同。個人而言,我覺得可以再突破一點,譬如說影相上的突破,正如今次所拍的訪問相片,我嘗試用另一種肢體語言來拍,可能你未必覺得有很大突破,但我認為這是突破,就算不能夠突破於全世界、全宇宙,我也希望造出更多突破,給別人對我帶來更多肯定。」

除了電影上的突破,適逢今年入行四十周年,上月惠英紅推出紀念相集《Moving On 57 x 57》,由又一山人操刀。「我拍了四十年動作片,想要一些富有紀念性的東西。畢竟是四十周年,能夠在同一行工作四十年絕不容易,加上我是很典型的香港人,有那種典型香港人的打不死精神。」

全文請參閱2017年11月號《JET》

issue OCT 2017 VOL: 182
2017-10-01 12:00
80不休武士 松本零士

侍(Samurai),根據日中辭典,除指武士外,還解作一個有骨氣、行動果斷、了不起的人物。

年近80歲的漫畫大師松本零士,自稱「每天零時還在工作的武士」,與他細談,初次聽到他踏上漫畫家之路、追尋夢想的往事,更覺他是徹頭徹尾的「侍」。
拾菜維生、幼齡投稿、放棄進學、坐車上京、典當度日、買藥醫癬等等,為夢想可以去得多盡。松本憶述時漫不經意、平淡沖和,但聽者就如聽到他宣布發表漫畫新作一樣,聽得熱血沸騰、心潮澎湃。

Text & Photo : ET機師
Special Thanks : ZERO GOODS INTERNATIONAL LTD.、
ZERO GOODS UNIVERSE、Mari Misawa
©Leiji Matsumoto

無師自通
戰後的日本九州,物資缺乏,莫說小朋友,就算大人,謀生也不輕易。松本零士首次賺取漫畫稿費,卻是小學的時候。「小時候,我並非熱衷漫畫,純粹喜歡畫畫。6歲時,邊看漫畫,邊跟著畫。小學三年級時,參加了小倉市宣傳交稅的四格漫畫比賽,漫畫被挑選出來,取得獎金。」家庭環境關係,松本開始畫畫幫補家計。「我們雖是武士世家,戰後相當窮困,當時我們靠執拾路上的蔬菜,拿去發售維生。當時我已經意識到,非工作不可。高中時,開始在《每日小學生新聞》上連載,賺取稿費交學費,以及支持家人的生活。」

總覺得,經歷過二次大戰的漫畫家很厲害,手塚治虫如是,松本零士也是。漫畫的題材、內容、技巧,全是無師自通,自然練就出來。「小學三、四、五年班時,老師在班級圖書庫,引進一些專門雜誌,例如:H·G·威爾斯(被譽為科幻小說之父)的《生命之科學》、《大宇宙之旅》等。當時根據內容,創作故事的起承轉合。」
大人的一言一語、一舉一動,更賦予小松本零士無限的想像空間。
「我的爸爸是機師,經常聽他細說空中翱翔的故事。在太平洋上的晴空高飛時,星星就會出現,就好像在宇宙飛行一樣……」
「我問我的爸爸:『有沒有火星人?』他說:『可能有,也可能沒有。』」

累積經驗,松本零士除畫漫畫賺生活費,還與朋友搞同人誌,又投稿到漫畫雜誌。十五歲就憑《蜜蜂的冒險》,拿到《漫畫少年》第1屆新人王獎,正式出道畫商業漫畫。可是,松本零士一直想入大學繼續進修:「我一直想讀機械工程,因為我想去火星。但爸爸勸我放棄,我當然知道家庭的經濟狀況。」松本零士決定出錢,讓他的弟弟上大學進修機械工學,自己就下定決心,只拿著全副身家700日圓及畫具,坐足24小時火車,到東京闖闖。

買藥醫癬
到了東京,松本零士的漫畫家之路,並非一帆風順。漫畫接連被出版社終止連載,迫於生活,更要典當東西度日。「當時真沒辦法!為生活,將家中所有的東西全拿去當舖典當,以致身無分文。」
愈窮愈見鬼,松本零士還染上白癬菌。「當時白癬菌流行,會令屁股痕癢流血。住進學生公寓(山越館),一人染上,就會傳染給其他人。我又沒錢,只有買曼秀雷敦〈並非治白癬〉搽。某日,報紙上刊載白癬菌的新聞報道,我去東大(東京大學)附近的藥房,購買醫治白癬菌的藥。藥房的人還笑我是『頑癬』(染上白癬菌者的戲稱),但對我說會治癒好的。」

松本零士將這情節,畫在《我是男子漢》裡,得到空前的成功。「『因為你,我抖擻起精神!』、『我的男朋友恢復精神啦!』松本零士收到了5、6箱諸如此類的擁躉來信。這時,松本零士才醒覺過來,過去作品的不足之處。「究竟我為何畫漫畫?」為甚麼要畫畫,是漫畫家重要的關鍵。自此,松本零士才自稱漫畫家。

新作串連四經典
在七十年代尾、八十年代初,日本曾掀起了空前的松本零士熱,當年幾部代表作也邁向40載。年近80歲,松本零士有驚人之舉,就是宣布在11月6日發表64頁新作,將《銀河鐵道999》、《宇宙海盜夏羅古》、《宇宙女海盜愛美拉達斯》、《千年女王》這4部代表作串連起來。「4部作品,其實是一個互有關連的故事。美達露和愛美拉達斯是孖生姊妹,她們是千年女王是女兒。還有《999》的鐵郎、《夏羅古》的多智郎,也有關連。」
不止漫畫,松本零士表示,正在參與真人版電影的籌備工作。「《千年女王》、《銀河鐵道999》、《宇宙海盗夏羅古》已計劃拍成真人版電影,但真人版電影始終與漫畫、動畫不同,怎樣做到改編得自然,與漫畫風格不存差異,這點我正努力協調。我也不停與演員見面,尋找適當的主角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