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7 VOL: 182
2017-09-29 18:06:22

樂天魅力 麥美恩 (Mayanne Mak)

聽過不少男士這樣說:「一見到佢就開心。」這可能是比起靚女、有氣質、好身材等典型讚美更高的評價。從前講起開心傻氣的港姐,會想到經典的林良蕙,今日我們有爽朗大方,兼且笑容甜到漏的Mayanne,麥美恩。

TEXT:Sum Chan
PHOTO:TPK
MAKE-UP:Jeff.T.makeup
HAIR:Kenneth Tung hair
WARDROBE:Zara

回流.選美.主持
Mayanne於加拿大土生土長,廿四歲那年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隻身回港生活。本來從事市場推廣工作的她,工作三個月後碰到2011年度港姐選美招募,於是決定一試。Mayanne透露當年其實是私自用了母親的名義為推薦人去報名。結果雖然只得第四名,但星途卻比冠亞季軍都要好。她分享:「選美過後都有掙扎位,那就是你究竟可以做到幾多自己,在陌生的環境生活,保護網始終很大。幸好個人的樂天與大情大性都被身邊的同事好友接納,教我更容易融入香港。自此就發生了很多奇妙的事情,真的沒有想像過入行後會一直走到今日。」

由娛樂新聞台主播開始,到《天與地》、《學事學非》、《我愛香港》、《Ben Sir 學堂》與《萬眾同心公益金》等大騷。當主持居多的Mayanne直言,主持跟做戲,她比較喜歡前者。的而且確,Mayanne在主持工作上得到不少前輩的幫助。留意她的朋友都知道她與森美老友鬼鬼,二人的友情從《學事學非》節目開始,人前鬥嘴互窒,人後卻亦師亦友。在工作與生活方面,森美一直給予不少支持和意見。而不時與Mayanne拍檔做司儀,很照顧她的Do姐,也是她非常欣賞的人。

難得入屋
入娛樂圈,聲色是天資,才藝靠努力,運氣望恩賜;而還有一樣極之重要的東西並非天生、訓練與際遇所得的,那叫觀眾緣。圈中歷年幾多聲色藝俱全又夠運,發展不俗的人,仍然有大批haters。卻又有些全因觀眾緣而跑出的例子,也就是電視台所謂的「入屋」。Mayanne就是近年頗具代表性的成功例子。對於開始為人熟悉這件事,Mayanne回憶著:「真的不得不提一群網民。當時默默耕耘,把握任何機會,做了許多的嘗試,不斷碰碰撞撞。而想不到後來留意到自己的竟然是網民。記得那時候台前幕後的朋友都告訴我麥美恩這個名字在很多forum與討論區出現了,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一句『識揀一定揀麥美恩!』,其實這句話包含了很多意思。知道別人並非只看你的外形,而是更看重內在與真性情,為我帶來信心和滿足感。」

鏡頭前爆發
為人活潑、好動,轉數高口才好的Mayanne近年發展愈走愈順,全因她無包袱、不拘謹、勇於做自己。不時自嘲自己無身材無樣貌的她,毫不掩飾。今日的藝能界與往日大不同,友善、貼地、夠真夠放同樣能夠殺出一條血路。背著港姐包袱,堅持走高貴、爾雅路線反而無意思。不過,Mayanne本人其實比鏡頭前含蓄得多,問到她這個反差,她笑道:「我總是將最大的能量留待於鏡頭前爆發嘛,私下其實頗安靜的。看工作需要啦,我也有端莊得體的時候啊。」斯文歸斯文,鍾意亦經常大笑那倒是真的!

做綺夢替身
直言跟森美有工作火花的Mayanne將會與森美合作:「一直都想和他一同創作,很高興有團隊留意到,不管是一個節目還是一場騷,這也是其中一項個人頗大期望的作品。另外亦有意創作有關愛情的劇本,特別鍾情荷李活的經典浪漫喜劇。」而原來Mayanne身邊不少人都說過她有吳君如的影子,在她的心目中,這位主持與做戲均有成就,喜劇細胞濃厚又玩得又有性格的女藝人,是個好好的目標。「要做綺夢替身喎,你也放得開?」「可以啊!如果劇本正中感覺,有需要的話,我絕對無問題!哈哈哈……」■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9-07 15:06:35
無論你喜歡誰,請你繼續留下身邊這個位置 黃偉文

Text | Nic Wong
Photo | Ming Chan @ Double M Workshop

廣東歌,以往日日聽,夜夜聽,如今也是一樣嘛?Wyman填廣東歌歌詞,粗略估計至少千二首,曾經記下你傾慕過的、牽掛過的、傷害過的、掙扎過的。他眼中的廣東歌,必須準確『入榫』符合粵語九聲,全球獨有,絕對應該列入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就算現在銷售數目不及當年,但廣東歌的作用仍在,對歌手而言,更是一件盛載他們更高更紅的交通工具。更直接的那句,他都不怕說出口了:「如今色情電影的極小眾系列尚且存在,廣東歌又怎會失傳?」


苦戀注定難 我已經習慣

廣東歌,三個字雖小,但意義重大,Wyman認為這是香港少數的「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在我成長的年代,香港是個不算很有文化的地方,沒太多以藝術文化見稱的東西,如此缺乏文化之下,廣東歌算是其中一樣。」要保護這項非物質文化遺產好難,破壞卻很容易,向來網上有很多人批評廣東歌歌詞。「我發現對我的歌詞有意見的人,很多都不是『粵語人』,所以評語並不公平。正如有人問我為何填上『菠蘿』而非『鳳梨』,相比之下『鳳梨』比較優雅。大佬呀,「鳳梨」唔啱音嘛,但外省人不知道。廣東歌最獨特的地方是,音韻要很準確,我聽歌這麼多年,沒有任何一種語言如此準確地『入榫』,就只有廣東歌九個聲調都要準確,否則『我愛你』變成『我哀你』、『我愛哩』、『我愛利』,唔啱音。」

Wyman眼中有哪些人物真正對香港樂壇有重要影響?他一臉嚴肅,直指自己仍在樂壇中出一分力,肯定會掛萬漏一,就如樂壇頒獎禮一樣。「香港樂壇有很多出心出力的人,很難指出一個兩個三個英雄,而每個曾經在香港歌壇發光發熱的人,大家都知道那些人的功勞。」幾經辛苦才探問到,他對公認為「粵語流行曲鼻祖」許冠傑的看法,指出許冠傑有兩個大功勞,第一個是「非情歌」。「近三十年來,香港樂壇經常被批評為情歌主導,但許冠傑的back catalogue(舊歌庫)足以封住他們的口。他較少情歌,多講社會、市民生活的題材或人間小趣味。」他說現今一眾haters沒有全面研究過廣東歌歌詞的內容,只拿著頒獎禮的成績,十首得獎歌中有八首是情歌,便一口咬定廣東歌填詞人只填情歌。「到底是填詞人沒寫,抑或歌手、唱片公司、媒體只捧這些情歌?」


 

是但啦 算數啦 唔煩你喇

許冠傑的另一個功勞,是廣東話口語入詞。「以往跟隨粵語九聲的遊戲規則下,許冠傑將很多口語歌詞擺入廣東歌,後來遊戲規則改變,才有很多白話歌詞。十幾年前突然有首〈你唔愛我啦〉,聽到那些『』、『呀』、『呢』、『嗎』,大家就大驚小怪,覺得下流低俗,又覺得填口語歌詞不用功力,相反填詩、古文、文言文才是功力?其實一樣要徹底入榫,為何文言文高級過口語呢?」他認為,許冠傑早已證明口語入詞充滿民間風味,毫無違和感。「試想像李彩華再早三十年前出生,與許冠傑同輩的話,1975年唱〈你唔愛我啦〉,便完全沒有人批評了。」

只可惜一首〈你唔愛我啦〉露出頭來,經已被人批評至極,如今這些口語歌詞極度罕見。Wyman坦言世界不同了,必先找到合適題材,加上具冒險心的歌手、監製、唱片公司很少。「老實說,難關很多,肯定有三、五、七個,又要打電話向歌手、監製解釋,完成後又要向唱片公司解畫,當中真的不知要遊說多少個人,而且未必會成功。」

說穿了,這類型的廣東歌不在成功方程式之列。「大家都知道成功方程式大致上是怎麼樣,就不想冒險出界,正如海南雞飯賣到滿堂紅,就不會試賣乾炒牛河了,就算乾炒牛河可能成功,但大家還是不想冒險。」歌手們都不願冒險?「大家誤以為愈紅的歌手愈有籌碼作新嘗試,但有時愈紅的歌手愈沒有籌碼,因為想延續成功。反而沒籌碼的歌手,可能會想嘗試一下。」一首歌流行與否,多少都要靠運氣。「沒人知道最終會否流行,每次大家都努力在能力範圍內給予『親生仔』最好的東西,但就算你從小到大訓練子女飆高音,都不等於一定入到《全美一叮》甚至準決賽,一切是上天的賞賜。」

你要靜候 再靜候 就算失收 始終要守

從客觀的數字來看,廣東歌賣碟數目確實不及八、九十年代,流行程度也談不上茶餘飯後的人所皆知。Wyman說:「實體唱片的確跌了很多,但現在有其他形式,例如給人購買單曲。現時很多唱片公司的做法是,每年歌手只推出兩首歌,他們不是在歌曲上賺錢,卻希望歌曲流行,從而衍生出很多賺錢方法,例如剪綵、拍戲、代言等其他方面,來補貼造歌。變相是,那首歌變成star vehicle,一件盛載歌手去到更高更紅的交通工具,兜個圈來賺錢。造歌不一定成功,卻好像多了一張彩票,不做就更加沒機會。」因此,在Wyman眼中,廣東歌並非沒用,如果不再繼續造廣東歌,外圍邊際賺錢事業根本不會發生,正好解釋為何今時今日歌曲賣不到錢,依然有人造歌。

最後,Wyman認為粵曲尚且生存,粵語歌仍須努力。「粵曲很小眾,他們的忠實粉絲足夠養活劇團、演出和出碟。當廣東歌變成粵曲,單靠忠實粉絲的力量,可能由現在能夠供養三十個歌手,到將來只能供養五個、十個歌手,但依然有生存空間。」說得興起,他更提到色情電影的比喻更為貼切,很多孕婦、老人、肥胖、動物系列等極小眾類別,仍能繼續推出,正是支持者夠die-hard!「最壞的狀況是,香港歌壇只餘下很少人,但只要有足夠訂閱的客戶數量,能夠養活到小規模的生產,廣東歌便不會完全絕跡。只要可以繼續下去,他日就有機會回到流行的位置。換句話說,廣東歌不會失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