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7 VOL: 182
2017-10-27 17:22:54

七年後再歸位 Maniac

老生常談的說法,是香港是個彈丸之地、文化沙漠,但在這個狹小城市的某些角落,其實有不少有想法的人在默默耕耘。成軍十三年的本地樂隊Maniac玩的是Metal音樂,觀眾數目不多但勝在夠忠實,闊別七年再推出唱片及舉辦CD Release音樂會,再次以音樂重擊樂迷的心。


text | ernus
photo | 被訪者提供


和很多樂隊一樣,Maniac成軍初期也有穿過別人的鞋走別人的路,對他們而言當時最具影影力的,是Metallica。「一開始我們玩的是Thrash Metal,起初只懂「臨摹」和cover別人的歌,這大概都是所有樂隊的必經階段吧。後來我們漸漸不想和別人一樣,想創造出屬於自己的聲音,就慢慢建立出現在的風格。」大眾以為Metal就是吵耳,難以入口,但Maniac的音樂風格不只一味的嘈,這次推出新唱片《浪客行》亦有驚喜。「上一張相片音樂上會澎湃一點,簡單說是比較嘈,在《浪客行》裡我們希望繼續保持那份力量,只是音樂上柔和一點,雖然看來口味上改變了,但我們盡力做到不失去靈魂。」有人以為Maniac改變音樂風格是為了討好聽眾,Maniac不表認同:「要這樣的話我們就不做獨立樂隊了,只能說我們從廿多歲到三十多歲,的確是成長了,生活很多方面都不同了,音樂製成品轉變也是正常的事。」


相距首張唱片《記憶‧凌亂散落》,第二張唱片《浪客行》於事隔七年才推出,不禁令人疑惑,期間到底發生甚麼事?「出完首張唱片後其實我們雄心壯志,打算一年後就推出第二張唱片,適逢當時Keyboard手Jasper加入,為我們帶來很多新靈感,以為可以順利成事。當時我們想試試用free jamming的型式創作,不用以前寫譜的方法作曲,但原來這樣除了需要默契也很需要技術,我們寫了一首歌便卡住了,後來Keyboard手離隊,我們甚至有想過是否繼續下去。」Maniac沒有放棄樂隊,還想試試用全新的方法做歌--全世界大部分人做歌都使用「標準音高」440Hz,Maniac的實驗是試用432Hz去錄製。「可惜是實驗失敗,這樣又花了好些時間,大家各有正職,也開始有家庭,結果搞到今年才推出到《浪客行》。」


十多年來,人來人往,經營音樂也愈來愈難,Maniac堅持下去,總有推動下去的動力:「每個人都有氣餒的時刻,總會有一刻覺得夾來為乜呢,但當我們想到自己有一日不玩音樂,會驚一驚,好像生命缺少了力氣一般,我們夾了這麼多年,除了家人同事,見得最多就是隊友,感情很深厚。」有樂迷把他們的歌詞紋在身上,也試過給他們看一幅重播他們的歌三千多次的cap圖,儘管微小,依然感動。「無論我們透過音樂想表達的,是否和他們感受的一模一樣,知道我們能影響別人,都帶給我們很大滿足感,或者這是所謂的使命感吧。」


獨立音樂經過小陽春,近幾年又回歸平靜,重型音樂在香港市場從來不大,但勝在樂迷夠忠心,Maniac很慶幸在美好的時代出道,打下穩固的根基。「七年前我們幸運地建立了觀眾群,由幾十人到三百人的音樂會,這個增長不太難,那時候一個月有四、五場band show,好熱鬧的。」隨著租金愈來愈高,搞show成本上漲,過去的景像已不復再。「租金可能是我們控制不了的因素,但我們有否用很短時間將整個市場消費了,同時又沒有好好地經營音樂去增長觀眾群呢,很值得我們深思。」

 

Maniac成員:Jason(主音)、傑(結他手)、史(結他手)、Mo(低音結他手)、忠(鼓手)

Facebook Page:Maniac

《Maniac Live 2017“浪客行 The Sailors on A Sinking Boat”》
日期:11月3日
地點:Musiczone@Emax
票價:$280

 

 

 

issue OCT 2017 VOL: 182
2017-10-01 13:00
黑帶只是開始 杜汶澤

Text: Nic Wong
Photo: TPK

一部《空手道》電影,讓世人知道原來杜汶澤是空手道黑帶的高手。近十年,他好像骨骼精奇,影相煮餸功夫佛學口才樣樣了得,他卻謙虛地說:「我到而家都唔打得,虛有其表啫。」他直言空手道黑帶只是開始,可惜傷及手指,一直未能鑽研下去,唯有執導《空手道》電影,與一眾高手較技。他憶起自己上空手道的第一課,師傅倉田保昭(同時有份飾演《空手道》)告誡他的一番話:「由現在開始,你會面對很多對手,但總要勇敢面對,無論對方比自己有多強大。」從那天開始,這就是杜汶澤的宗旨。

人人都可以是高手

我自小就想學空手道,但阿媽覺得我脾氣差,不准我學,卻提議我學柔道,於是我在學校學了一年,但那塊地蓆太臭,捱不住,當年真的因為怕臭而不學。

不同人學功夫各有原因,多數人說為了強身健體,但其實要強身健體的話,踩單車或行山都可以啦。特別是從外國回來的華人,可能在外地經歷過民族自卑感,甚或受到歧視,例如甄子丹、伍允龍都很好打,就算美國買槍易過買鐵,一樣走去學功夫。坦白說,我自己學空手道,真是用來打架,我覺得很多人都一樣,但他們不會說出口。

學空手道的初期,都想看看能否學以致用,但沒機會實行,老婆總是阻止我。其實,當我學了一段時間後,慢慢失去渴望打架的衝動和想法。當你不認識一件事情,就想學習;當你學習之後,就發現自己更加不認識,並發現其實每個人只要肯付出努力,就有一定水準。正如我不滿意剛才那位的士司機,但他可能是虎鶴雙形拳的宗師,所以當你進入一門武術後,便學會尊重其他人,明白到這個世界不只是自己,若然肯努力和有堅毅的性格,人人都可以學,那你就不敢隨便去撩是鬥非。

我是個偏執狂,當我第一次接觸空手道,就覺得很適合我,它對於身體的姿勢、雙腳的擺位、膊頭及雙手的位置,所有東西都好似曾經用間尺量度過,只要少許出錯,都會影響身體的對抗能力、出拳或攻擊的力度等,基本上是物理學,亦是生物學。我覺得空手道這個特點,要求有很強的紀律,以致練習的過程中,我需要付出很大的集中力。一旦集中,心情自然很輕鬆,其實所有運動都一樣,正如有些人喜歡去潛水,在海底很集中找尋海龜蚌精,心情很輕鬆。最高峰時,我每星期練習三、四日,那幾個鐘頭是最鬆弛的。

這幾年來,我考到空手道黑帶,有人以為我好打得,但這亦是世人對空手道的誤解。其實空手道黑帶的意思,只是剛剛的開始,黑帶之前是未開始的,正正告訴你現在才可以真正學空手道。其實我到現在都「唔打得」,虛有其表而已。

從空手道到《空手道》

空手道電影,並非完全講空手道,而是講一個誤會。女主角鄧麗欣與很多人一樣,成長中有很多誤會,更是由誤會堆砌出來。小時候她很喜歡空手道,但輸掉一場比賽後,好像精神病一樣,總以為老竇一直逼她學空手道,其實從來都沒有。從那時開始,她一世都怨恨老竇,更將自己的失敗遷怒其他人身上,令自己舒服一點,於是這部戲就在她老竇死了之後,如何去找回自己的人生。

空手道與香港有何關係?哼,有杜汶澤的電影,就一定會告訴你跟香港有關啦,杜汶澤最喜歡用本土主義呃神騙鬼嘛!片中我飾演的陳強,真的沒人知道在現實中有否出現過,可能他只代表著一種精神。老實說,陳強最似杜汶澤的一點,就是喜歡以攻擊人來證明自己的一個人,但發展到最後,才學識攻擊別人能夠證明自己以外,還可以幫助其他人。見義勇為嘛,香港有沒有這種人?我不就是這種人囉!

做人最重要是不要抱怨,沒人叫我這樣做任何事、說甚麼東西嘛,我想做就做,做完也不會怪責別人,雖然現在絕大部分人都主動疏遠我。做導演要碌卡?別說碌卡,現在我叫人影張合照都很難了!

近年我學空手道,同時又有信佛,兩者有關係的,拳禪一如嘛!簡單說,兩者都是講求集中力,以我這樣低的層次,我自己的領悟是,如何將憤怒轉化為動力,如何在一剎那最痛苦的時候中找到平靜,這都是與佛學有點關係。其實我受傷了很久,有一段時間沒打空手道了。最慘是手指生骨刺,看醫生一直不好,日日都痛,醫生說要付出代價,如果傷勢好一點,我還是會研究空手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