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7 VOL: 183
2017-11-01 10:30

有心才有愛,相見才相親 張艾嘉

Text: Nic Wong
Photo: Ho Yin
Hair: Ben Lee
Makeup : Annie G. Chan
Watch : Montblanc

俗語有云:「識人好過識字。」現今大部分人用電腦打字,真正識字及惜字的人其實不多,「揸筆搵食」的人更少之又少。張艾嘉是少數之一,她直言至今依然手寫劇本,手寫筆記,大部分時間都是「揸筆」。最近,她奪得2017年度「萬寶龍藝術贊助人大獎」,更與品牌聯手舉辦「I Write 書寫.書藝」展覽,碰巧她的新作《相愛相親》在內地上映,她特別要求海報字體用回繁體字,坦言有「心」才有「愛」,相「見」才相「親」,可見文字的一筆一劃,早已緊扣我們的生活點滴。

從文字到電影

一直以來,「萬寶龍藝術贊助人大獎」得獎者地位崇高,曾奪獎的香港代表包括邵逸夫、何鴻燊、李兆基、白雪仙等人,今年張艾嘉登上這個行列,更有機會分享書寫文字的重要性。「Montblanc揀選我成為年度藝術家,我深感榮幸。小時候,我們對Montblanc的印象,最深刻就是寫字的名筆,也是與我多年來的工作有關,於是我希望分享一些關於我平日寫字的事情,亦即是我的劇本,將文字變成畫面及影像成為展覽。」從這個方向出發,她想起身邊還有多年寫日記習慣的老朋友、兒子王令塵小時候寫給她的筆記字條等等,希望借此展覽提醒大家—寫給別人的文字,往往是最珍貴、最能夠留得住的記憶和感情。

過去幾十年,張艾嘉一直寫劇本、拍電影,偏偏很少與展覽扯上關係。既然是她的展覽,當然包括她的電影,便成了展覽四大區域之一。「我那個創作區部分最簡單,透過我的劇本手稿展現出來,畢竟這是我生存的方式。我一向是手寫劇本,由第一稿開始,到第二稿不夠好,又再手寫,慢慢出現不同版本,大約四、五稿才定下來。因此,今次我會從中揀選新片《相愛相親》幾場戲的手寫劇本出來,並用劇照來對照一下,到最後大家就看到我的電影如何從文字發展為畫面。」別以為張姐只有工作才會手寫,她說所有時候都喜歡寫字。「工作以外,我寫很多筆記,有時搜集資料,有時想到很好的句子,有時突然看到某些好東西,都會一一手寫下來。就算只是寫一張心意卡片給別人,現今都很少人寫了,我希望更多人寫。當然有人說不夠環保,但過去幾十年的卡片或信件,我都有收起來,藏有很多珍貴回憶。」這次展覽會以文字、記錄、創作領域,連繫書寫工具的五大主題,包括信念、創作、熱情、探索和聯繫。

有趣是,現今寫字的人愈來愈少,偏偏不同品牌卻不停推出很多精美的筆記本,吸引大家購買。「我覺得這是好事,鼓勵大家多寫字,而我自己卻會將每本筆記本寫得滿滿,才開始另一本,同時好好分門別類,藉以使用不同筆記本。」只可惜,寫字如購物,慾望一閃即逝,筆記本猶似是玩具一樣,三分鐘熱度。「現在手機很方便,可以隨時寫字,問題是,一換手機,甚麼都沒有了,反而手寫更有感情,畢竟寫下來未必太乾淨,甚至寫得亂七八糟,旁邊畫了些圖案,但一切都在提醒自己曾經在當時做過甚麼事,帶你重回那個時刻。我也試過在手機打字,很快卻忘記了為何事而寫,很有距離。」

簡體字失去意義

沒有手機在手,你有沒有曾幾何時覺得空虛寂寞覺得凍?張艾嘉認為,手機又好,文字又好,人若然忘記了愛,忘掉如何去相愛,於是拍成《相愛相親》。「這個劇本是由我與一位成都女生一同創作的。現今很少文藝片講家庭關係,少有談及現代人如何看『相愛相親』這四個字。這次電影在內地上映時,我特別要求『相愛相親』一定要用上繁體字,『愛』字一定要有『心』,沒有心,如何愛?『親』字一定要『見』,不見的話,如何親?中國人創造文字的時候,有心才有愛,相見才相親,真的有意思,只可惜現在大家為了方便,卻失去了種種。」

「這些例子俯拾皆是,例如現代人常吃快餐,卻忘記了真正飲食的快樂,吃東西其實不用貴,但與親友慢慢吃一頓飯,卻可以很享受;又或者買一件衣服,並非價錢問題,不是與人比較數字,卻應該講求質地、質素,或者何人送贈等等的故事。如果每件事情都附有個人的感受和原因,生活便能夠豐富起來,正好解決為何有些人如此空虛?為何小孩子沒有電話便說很空虛,不知怎麼辦?老實說,現今很多人,就算手機在手,都一樣空虛,可能更空虛吧!」

《相愛相親》宣傳片中有一句:「關上房門的,是鎖;打開心門的,是愛。」問題是,年輕人的愛,似乎與一般人所談論的愛有分別。「當然每個時代都會面對不同情況,我完全了解,就如我們與自己的父母親的當年比較,也有生活上的改變,不過人性、人心和感情,是不會改變的。為何人們感到寂寞?人們需要甚麼?不就是一份愛嗎?可能只是說不出口來!我希望拍一部電影,真的讓人進場後有感覺。」她直言曾經有些試片場次,觀眾看完出來對她說:「我有喊呀!」她的目的不是讓大家嚎哭一場,卻希望大家得到一份溫暖感覺。「現今世上真的不夠溫暖,我深深希望提供一種溫度,你知道電影要拍出溫度很困難,但我一直有這個希望。」

 

拍戲最快樂,宣傳最煩惱

別說拍出溫度很難,如今拍出一部好電影,狀甚困難。明年是張艾嘉入行四十周年,有何困難?面對龐大的商業市場,如何堅持自己?「我不會視拍電影為難度,既然堅持自己,就不會覺得困難,除非你的心早已擺動,當你想選擇的時候,才會感到困難,但我沒甚麼選擇呀,一直都是這樣工作。不過,這不代表我固執到一成不變,我不是這樣的人,你要記住我是由商業電影出來,由第一日開始就拍商業電影,拍了幾十年,我不會看不起商業電影,我很尊重,因為每一件事都是商業,一旦變成商品,拿出來分享就有商業考慮,所以我並非不考慮,我不是要故作清高,卻只會想著如何將這件事情做得最好,將這件商品做得好看,我深信年紀愈大、經驗愈多,拿出來的東西就一定要更好,而不是與其他人玩一些很投機性的東西,否則我一早做的話,可能早就發大達了,然後在家做少奶奶,卻不是六十多歲仍在做這件事情。」

當別人認為拍電影很困難,張艾嘉剛好相反。「我拍戲的時候,真的沒有甚麼煩惱,其實拍戲是我人生最快樂的時間,最煩都是宣傳的時候,哈哈哈哈。」真的不好意思,今次也為張姐帶來一點麻煩了。「沒辦法,當你並非做一些普羅大眾留意的主流商業片時,卻是被認定為小眾片,更是推向藝術片那方面時,我不想出來大聲呼喝,但只要你來看一下,你再告訴我是否想看這類型的電影。難道你不想看?為甚麼?我就不信人人都很享受荷里活的每一部電影,我不信每一部都拍得很好,我不信人們不會生厭,其實看電影也可以百花齊放的,不同時間選擇不同的電影,這樣才夠好玩嘛!」她慨嘆如今人云亦云,人有我有,人人都在做一些相同的事情。「其實時裝都是一樣,為何我現在買不到鞋?人人都推出bling bling的鞋!一直以來,我都喜歡自己與眾不同,但現在人們的問題是,看見別人賺錢,就想做同樣的事情,我就覺得很奇怪,這樣一點都不好玩,很沉悶呀,當你抄我、我抄你的時候,真正的創作又在哪裡?」

由文字到電影,都是張艾嘉一脈相承的創作。今趟展覽重點談到她的信念與創造力。她說自己的信念只有一個:如果那件事不是由心出發,情願不做。「就算幾辛苦,如果那件事是心甘情願,就會用心去做;有感情的話,我就會去做。對我來說,錢不是一回事,我不是看不起錢,但它絕不是我的首選。我不是用腦去想,而是用心去想,到底我對這件事情有沒有感情?當我很累很辛苦的時候,我就會靜下來問自己,這樣是否我心中想做的事?是的話,就不要叫苦,繼續做下去。」

每日打坐二十分鐘

就算是最快樂的事情,都會有疲累的一刻。張艾嘉慶幸自己一直以來都很幸運,合作夥伴很好,靈感很多,近兩年的創造力比過去十年還要好,皆因三位兒子經已長大成人,她就能更自由地將生命奉獻給自己喜歡做的東西。「唯一是精力比以往差,我喜歡的事情,的確與年輕人有些分別,這是正常的,於是我便做一些自己懂得的事情。年輕人做年輕人應做的事,人人都做自己應做的事情,只要做得好,我覺得都是一件好事,而不是我做二十歲人的事情,或者二十歲人做我們六十歲人的事情,不需要這樣的,大家做回自己,用心做好就足夠。」

不只六十,張艾嘉現年六十有四,她不諱言創造力與精力很有關係,幸好她學會了—打坐。「體力上,真的沒辦法好像以前這樣,不可能像以前廿四小時不停工作,必須好好休息,但我很喜歡現在享有自己靜下來的時間,一有時間就會打坐,隨即便可解決很多問題,湧現很多靈感,每每一直想不通的問題,自自然然就能解決了。我在三、四年前真正開始打坐,每日都抽時間出來打坐大約二十分鐘,當然不是每次都做得這樣好,但我盡可能就會找個地方打坐了,真的很不錯!」

來到最後一條問題,嘗試「挑戰」一下張姐的神經:如今中港台無論政治抑或社會氣氛愈來愈緊張,究竟對她的創作有否影響?打坐又能解決問題嘛?她處之泰然地回答:「一定有影響的!現今整個世界處於不安及恐懼的狀態下,這種不安恐懼來自於不穩定的前途,其實我們真的不知道未來會發生甚麼事,尤其現在很多地方的政治變化這麼大,雖然大家按捺不說,就在我們香港,有人爭取得很努力,有人則想安安靜靜過日子。」有點意想不到,來自台灣的張姐,主動提到「我們香港」。也許,一切真的不用分得那麼細……

「我們經歷過一個很安穩的時代,無論如何,我們怎樣都會比較,相比之下,現在就是處於不穩定的狀態,所以我們一定要調整自己,現階段我也努力作出某種調整,2017年面對甚麼事,未來會否更好?我想不會的,但更加不好時,如何自理?我覺得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將今日的事情做好,對我來說最重要。今日做些甚麼?不用做所有事情,可能十件事情中,我只能做到兩件事,卻要做好這兩件事,千萬別要求自己做到十全十美,沒辦法,不可能的,千萬不要箍死自己。反而放慢一點,面對所有事情,可以選擇做與不做,正如我今日說好了接受你的訪問,我就要盡力做好,這樣的話,今晚我睡覺時才會心安理得一點!」■

issue NOV 2017 VOL: 183
2017-11-01 10:00
十五年後,我們仍是祖與占 Shine

Text: Nic Wong
Photo: Leungmo
Styling: Noel So & Sum Chan
Makeup: Henry Tse@BigCstyling
Hair: Louis Tse@Number 8 Hair Salon
Wardrobe: bauhaus
Special thanks: J Plus Hotel by YOO

「不算太有性格 你你我我都是祖與占」

「得一半熟嗎 仍然有一半未曾定形吧 仍留下許多可塑造性嗎?」

「讓我 歡送十八 整個十八 寫進日記簿 即使以後很平凡 這一節亦美好」

「燕尾蝶 疲倦了 在偉大佈景下 這地球 若果有樂園 會像這般嗎?」

「逐個找 逐個推 即使不慣 年月過 人大了 總要揀」

「我尚完好 當天又藍便知道 舊傷口以後 難會更好 笑著換去紗布」

閃亮的經典歌曲,你又記得多少?不經不覺,原來Shine經已入行十五周年,關係離離合合,時而單飛時而合組,十五周年大日子,自然重聚開騷。紅館演唱會消息一出,再度牽起撲飛熱潮,「當天又藍便叫好」,今回更是天佑、又南一起坐下來談及十五周年演唱會的首個訪問。如今演唱會和新歌名字仍屬機密,唯一可以透露的是,今次是Shine第一次開四面台演唱會,第一次在紅館有dancers,第一次秘密練兵與對方battle,終於達成他倆兄弟的夢想。

人生有幾多個十五年,Shine陪住我們的成長,我們亦陪住Shine的成長。又南說:「大家一提起Shine,就是童年回憶!以往的歌迷,很多至今依然支持我們,現在他們可能抱住BB過來支持我們!」天佑補充:「這十五年來,成長是一件很實在的事情,不時看看過去幾年所做過的事情,總覺得自己好像長大了。」月前,Wyman曾經說過,如果想重新注滿青春熱血,就要聽聽Shine的歌。意想不到,天佑又南一樣聽:「我們會聽《祖與占》,回想起那陣年輕的感覺。」

不算太有性格你你我我只是祖與占,我這麼的普遍其實你亦然,男孩像你也像我百萬個不止……歌詞早就寫好,十五年抑或五十年過去,哪怕是天佑、又南,還是你你我我,仍然是當日的祖與占。




有時細 有時大 我就有慢有快

時間過得很快,Shine早在十五年前入行,但天佑又南至今還是當初的友善。訪問當日,天佑沒架子地跟我們閒聊買衫買褲的趣事,又南主動替化妝師搬行李喼上樓梯,還不介意街頭即場更換衫褲,彷彿入行只是昨日。天佑笑說,較早前才send給又南幾段初入行的影片,非常有趣。「年輕時接受訪問要講國語,但我們真的不懂,學都沒學過,出活動時說話又口窒窒,現今翻看片段,都幾搞笑,那時候真的很年輕,現今長大了。」他又補充,當時又南幾乎不說話,以往記者問一句答一句,現在一條問題,卻可以答足一百句。又南伺機反駁:「現在輪到天佑說話少了,我卻多了,好似一凹一凸,變回一個正方形,可以合起來。」他認為天佑最大不同,就是變為人夫,隨著人生不同階段的經歷而成長。

這十五年來,Shine絕對是現今這一代年輕人及中年人的成長印記,見證年月漸長,然而這段歲月青春不老。又南說:「大家一提起Shine,就是童年回憶,陪住大家成長,我們也認同的,看著很多歌迷,至今依然支持我們,現在他們可能抱住BB過來支持我們。我們看著他們成長,他們也看著我們一直成長。」日子過去,不再是半成年,但最重要還是有進步。天佑補充:「這十五年來,成長是一件很實在的事情,不時看看過去幾年所做過的事情,總覺得自己好像長大了。」

漸漸熟習 世界會變 不再受驚怕

成長少不免氣餒。又南表示,曾經有段時間,Shine決定分道揚鑣,希望各自在電影路上尋求突破。「當中有五年時間,我們希望在電影上各自發展,外間以為Shine拆了夥,但其實我們是有共識的,總覺得每日見面的話,火花定會減少,希望五年後再重聚,唱歌時會有不同感覺,最終亦得到了我們預期中的效果。」不過,這五年間的日子並不易過。「最記得09至11年在內地發展,我主要在電影方面發展,有次收工後坐在褓姆車上,感到少了一個人,以前明明很熱鬧,那刻卻覺得一個人很悶。於是我打電話回香港,告訴經理人說:『我真的很想唱歌!』」

對天佑來說,他最深刻是早前推出個人唱片,最希望又南在身邊。「每個人都有狀態高低的時候,有時未必每次保持得很好,我便會想起,如果多一個人在旁,至少可以幫補一下,互補不足,而且更加好玩。」當然,又南不會隨傳隨到,他唯有聽回自己的歌,正如Wyman早前所言:如果想重新注滿青春熱血,就要聽聽Shine的歌!如你都失約,誰來陪伴我?天佑又會聽甚麼歌?「我會聽〈祖與占〉,隨即想起那種很年輕的感覺。另一首〈俗〉也是很好聽,歌詞很有含義。」

至於又南,選擇則比較另類,或許只有Shine的忠粉才明白。「我特別記得,我們第一首走入錄音室所錄的歌〈盜日者〉,這不是第一首派台歌,但難度卻很高。」他直言時代巨輪回到十五年前,有些歌詞只是第一次接觸,等待監製指示我們如何錄音,直到最近才發現真正明白那些歌詞。此時,天佑突然說出一個震驚Shine歌迷的天大秘密!「這首歌很有趣,每一次開騷時,我們都很想唱,可惜每每被監製阻止,因為對方都說沒聽過那首歌。當然,今次我們依然會繼續爭取,姑且看看有否機會唱吧!」



今晚叫第二春 恃熱血青春多幾個鐘

機會來了,Shine入行十五周年演唱會賣飛在即,雖然不再是兩位大男孩的首次紅館演唱會,卻真真正正是第一次開四面台。天佑更說,四面台一直是Shine的夢想。「一直以來,我們很想在紅館開演唱會,五年前終於成功了,但上次開三面台,今次是四面台,這是我們堅持的,彷彿是一個情意結。小時候看演唱會,一幻想紅館就是四面台,好像代表著香港歌手很輝煌、很燦爛的時刻,所以我們很想做到。」他直言最記得張國榮某次跨年演唱會的那一幕,穿起一身很美的服裝,站在舞台中央,不斷向大家說新年快樂、萬事如意,那種天王魅力,真的是沒法擋。

又南的想法相近,希望像Eason那樣,壓台感十足。「就算是同一個舞台,就算開七場、十場,每場Eason的表演都給人不同的感覺,投放了很多創意。你知啦,他好像有過度活躍症,舞台上跳來跳去很開心,但突然間插著褲袋唱歌,一樣很有型,很有魅力,起碼在一眾dancers之中,他依然是特別出眾,希望我們都能夠做到。」不過,他不敢輕視四面台的難度,比起上次十周年演唱會,今次更提早了兩、三個月準備,不敢怠慢。「上次的經驗告訴我們,應付紅館三面台,較之前九展或者其他不同場地,消耗體力更多。」幸運是,上次一個dancer都沒有,今次則成功爭取,可觀性大大提高。

換句話說,有dancers即是歌舞連場?他們二人開始一來一回。天佑:「今次監製導演都想我們多點跳舞,始終跳舞不是我們的強項。」又南:「雖然跳舞不是我們的強項,但我都想克服一下,上次三面台都有跳舞,但只是簡單地跳。」「上次沒有太多時間排練呀,今次再跳的話,就要認真一點,給大家看到我們的落力排練。」「唱歌跳舞的話,只要體力上差少許,表現就會走樣。每場騷接近三小時,又跳又唱,還要四面台,所以體能上要操fit。」屆時會否除衫?「看看到時氣氛啦,不會刻意的,哈哈。」

全文請參閱2017年11月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