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8-01-01 13:01

張經緯 期待藍天白雲

藍天、白雲,看似是經常可見的景象,只可惜氣候反覆不定,尤其在霧霾籠罩下,愈來愈罕見。向來以拍紀錄片見稱的張經緯,最近完成他個人首部劇情長片《藍天白雲》,選用他十多年前受紐約弒親真實案件所啟發而寫的劇本,藉以反思世事不應該過份簡單化,人性絕非黑與白,香港不只有兩種顏色,天氣也不似預期。

Text : Nic Wong
PHOTO : Ho Yin

 

早有預謀的弒親
《藍天白雲》,其實是政府第一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的得獎者。「同屆得獎的《點五步》及《一念無明》都已經收錢了,我們現在才上映。」他解釋,電影早在2014年拍攝,但後期剪接花了一段長時間,時至今日終於公映。「電影剪接是獨一無二的。劇本雖然很重要,但大部分對白或演出,其實舞台劇都做得到,所以我覺得電影最獨特是蒙太奇剪接,我特別花上很多時間。」

《藍天白雲》的故事,啟發自十六年前紐約發生華裔少女殺死父母的真人真事,當時他立即寫了劇本,直至現在才拍成電影。「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對事件念念不忘,可能這就是作為導演最寶貴的東西,對某些事件特別有感受。」他提到自古至今弒親案時有發生,但大家通常會過份簡單化事件當中的動機、道德、倫理,甚至過程。「當時少女很快認了罪,法庭很快判了罪,報紙就報道了很多所謂原因,例如父母阻止女兒拍拖等等,但無論香港甚至全球所有媒體,都是過份簡單化,套入一些我們所認為的一切、一些既定俗成的理由,但其實媒體所說的東西,真的是這樣嗎?更何況,殺人是一件很極端的事,我們怎能過份簡單化所有東西?所以我一直反思人性,當然我不認為拍完之後,就解決所有心理疑惑,但這部電影是我的心理治療,同樣地,當然仍未完全治癒啦!」

電影主角女學生Connie(梁雍婷飾演)弒親後直認不諱,負責案件的女警Angela(鄧麗欣飾演)則被腦退化症的老父影響本來幸福的生活,電影情節看似黑暗,卻改名為《藍天白雲》,正因張導相信人性美好。「我嘗試挖掘人性,很多時候尤其近年社會的氣氛下,大家對人性的狀況是比較失望,但反過來說,我們仍然在當下生存,必定要相信人性美好,要有信念。」他認為從孔子、孟子開始,人們依然在說惻隱之心,幾乎沒有改變過。「就算九七後初期到現在,社會環境大有不同,二十年來,我們感受到那種暴力感,對社會的震動,對情感的反抗,我希望大家能夠慢慢從劇情中感受
得到。」

當杜斯妥也夫斯基遇上Stephy時
故事中情節的變化,他不想畫公仔畫出腸,多個地方特意留白,希望讓觀眾自行感受。反而,他特別在片頭加入這段杜斯妥也夫斯基《卡拉馬佐夫兄弟們》中的一段話:「在大多數情況下,人們,甚至惡人,要比我們想像中的他們幼稚得多、天真得多。其實我們自己也一樣。」他再三強調,他不是複製當日那事件,而是複製那份情調。「杜斯妥也夫斯基寫《卡拉馬佐夫兄弟們》父親一角特別衰,對人性那份看法,很兩極化,而香港不正正是那兩種顏色?台灣、美國也是,都是分裂狀態,但人性是否這樣簡單?」張導提出問題,沒有答案,繼續留白,留待大家發掘。

他重申一點,自己不是拍紀錄片,所以不去複製事件,但有趣是首次執導劇情長片,他依然當作紀錄片去拍攝。「許鞍華都一樣叫我這樣拍,其實我從來都覺得紀錄片和劇情片沒有很大分別,只是外界和行內人覺得很不同而已。」他進一步補充,最重要是做好選角,讓演員去代入角色。「我慶幸大家對演員的優異演出是一致認同的。特別是Stephy,人們問我為何會揀她,理由很簡單,當你跟演員談論角色時,有些人兩眼發光,有些人則不會主動思考,作為導演的工作,我要令演員明白角色,而她也說過自己不是演戲,而是代入這個人物去過生活。我覺得Stephy真的明白了,並通過她的演技演繹出來。另外兩個主角Rachel(梁雍婷)跟Zeno(顧定軒)更主動做朋友,談私人密偈,努力去了解對方。你說不是紀錄片,還是甚麼?」

最後,我問張導有何補充,他說真的希望大家看《藍天白雲》時,可以看到Stephy的轉變。「Stephy真是個難得的演員,劇中她演Angela其實很難,那種演技要演得好像沒演過,所以不能找新演員,必先認識如何去演。老實說,Stephy演過十幾年戲,所以明白了,後來我稍作調整,真覺得她演得不錯。另外還有寶珮如、陳哲民等資深演員,他們都是慢慢地真正進入角色,很厲害。」藍天白雲,不珍惜的話,轉眼就沒有了,香港電影如是,香港社會如是,人性如是。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8-01-01 12:04
涂們 昨日馴馬,今日金馬

涂們是誰?他演過成吉思汗、安祿山,也做過李亞鵬版《笑傲江湖》的左冷禪、黃曉明版《鹿鼎記》的吳三桂。就在剛上映的電影《老獸》飾演內蒙古一名落難的暴發戶老楊,勇奪今屆金馬影帝。自小騎馬馴馬,到今日榮登金馬影帝,他自認與馬有緣,更像一匹野馬。「當年成吉思汗與蒙古馬曾經踏遍歐亞大陸,打開了互相封閉的文化隔膜,代表著刻苦耐勞的精神,征服世界。」從內蒙古出發,成功征服到兩岸三地的電影頒獎禮,這匹白頭老馬認真威風。

Text : Nic Wong
PHOTO : Kit Chan

內蒙古幅員遼闊,越過山嶺又越過草原,還有更廣的大片沙漠,涂們不忘大賣廣告:「從文化旅遊的角度看,內蒙古有它的魅力。」只不過《老獸》故事更有趣,講述當地曾經隨著礦業興起而繁華一時,造就了不少暴發戶,但又隨著經濟危機而沒落,故事主人翁老楊在房地產狂飆時賺下一筆財富,但如今破產多年,妻子久病在床要做手術,他竟然為面子為朋友為小三而偷取妻子的手術費,更因而被反目的子女綁架,最終老楊報警抓子女,引發進一步的家庭悲劇。

所有好事變壞事
如此看老楊,看似很衰很壞,但一如戲名,《老獸》其實寓意一頭年老被困的野獸,垂垂老矣兼被困,可惜獸性難改。飾演這個角色的涂們坦言,老楊屬於改革開放幾十年中的一個乍富階層,亦即是一夜暴富的人。「我覺得乍富階層突然變得富有,人會慌掉,更苦了自己精神生活,譬如說中國人的文化傳承、家庭觀念、親情等等,全都被弄得很糟糕,也是《老獸》的一大看點。老實說,整部片子中,老楊都在幫助他人,只不過西拉東扯,所以事情做得比較糟糕。再加上,他的文化水平不高、智商不高、情商更低,因此事情在他手裡,好事都變成壞事了。不過,在我看來,這個人比較可憐,別人借了他很多錢,卻還不了他,如統統都能還掉,他不至於那麼慘。」

同樣是內蒙古的背景,涂們真人沒有一夜變富,所以狀況沒有老楊那麼慘;他與角色一樣有兒有女,但沒有像老楊那麼糟糕,兩代還可以一起看電影。「作為演員,我們最重要的任務是,憑著角色所發生的事件,打開他的靈魂,塑造一個比較有魅力,以及追求一個逼真的表現方法。」在他眼中,他認為要代入角色,並非一兩日之間的準備。「從周邊的觀察,演員有一個必修課:了解社會,觀察人物,習慣對某些特徵的人感興趣,哪怕是不同語言、不同體驗,只要有特點,就要把它好好記住。每當有好的劇本、好的人物角色來臨時,就把曾經記住的那些特徵,放到那角色身上,成為當下的一個故事。」

 

成吉思汗之後
前文提到,涂們一直不是演歷史大人物,就是金庸作品中的大倌角色,今回《老獸》卻是小製作小人物,他更為興奮。「已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被稱為『皇宮貴族』、『王爺專業戶』、『可汗』、『成吉思汗』等等,久而久之就容易被認定為一個類型。其實做類型演員也不錯,但是我覺得自己被電影綑綁得太久了,從職業的角度,我希望演員之路更寬闊,於是我努力掙脫出來,2015年參與《告別》,作出不同角色的嘗試,現在才有《老獸》。」他又補充,《老獸》導演周子陽就是看了《告別》後才看中他,彼此認識之後,有一種相逢恨晚、一拍即合,完全不感到年齡有差別。

出身自內蒙古,涂們當然是個騎馬高手,自小就上馬背,到今日勇奪金馬,與馬有緣。「兩者同樣可以聯想到馬的精神。以前我演過成吉思汗,當年他與蒙古馬曾經踏遍歐亞大陸,打開了互相封閉的文化隔膜,征服世界。同時,蒙古馬代表著刻苦耐勞的精神,要知道蒙古馬的蹄子是不用釘鐵的,有牠們獨特的特徵,特別懂人性。」

金馬之後,影帝最想做甚麼?涂們打趣地說:「金馬影帝呢,我之前真的沒有去多想。今年有三個影帝提名,現在得了兩個,提名也會讓你習慣的:『哎呀,又提名喇!』其實能不能得獎,我不會多想,能夠得到提名已經很好了。」那麼,未來還想演甚麼?「我當然想嘗試其他不同的角色和人物吧。我一定不想演完《告別》之後,所有的癌症患者都來找我,也不想演完《老獸》之後,所有的老混蛋都來找我。只是演員還是比較被動,多想也是無用的。」最後他賣口乖說句,其實他也想過到香港拍拍電影也不錯,更大讚《智破威虎山》及《東邪西毒》好看,姑且看看未來有否機會,來個內蒙香港crossover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