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8-01-01 11:06

袁和平 卅五年後再遁甲

袁和平,人稱「八爺」,絕非普通伯爺,如果要說這位號稱「天下第一武指」的厲害之處,認真有排講。

喜歡看荷里活電影的人,《22世紀殺人網絡》(The Matrix)三部曲是他設計動作的。

喜歡看Cult片的人,《標殺令》系列(Kill Bill)也是他負責動作設
計的。

喜歡看香港電影的人,應該知道他與成龍系出同門,曾經跟過于占元,而且他還有一位終身師傅,就是父親袁小田。

喜歡看周星馳電影的人,相信不會忘記,當年《功夫》在豬籠城寨三位隱世高手被挑戰的場面,就是他中途接手的。

真正看袁和平電影的人,肯定記得1982年的《奇門遁甲》,戲中梁家仁、袁祥仁互相較技鬥戲之餘,袁家班各施奇技,戲中有魔術、剪紙化蝶、移形換影、紙蝶渡橋等,目不暇給。

卅五年後,八爺再執導演筒拍《奇門遁甲》,今回更有徐克施南生做監製,集合天妖、怪魚、九天玄鳥等奇人怪物怪奇物語,由年屆七十有二的八爺帶領,觀眾雙眼仍然同樣豐富。奇幻的電影背後,袁和平回顧少年學武,中年出走荷里活,晚年回歸華語電影,原來奇門遁甲的最高境界,卻是心境平淡。

Text : Nic Wong
photo : TPK
Interview : 金成、Nic Wong
Location:海景嘉福洲際酒店 海景軒

八爺與徐老爺
與八爺訪問前夕,率先看新版《奇門遁甲》,其後重溫1982年版本,兩者之間,舊版似乎更為搶睛,八爺說當年那部記憶猶新。「雖然事隔很多年,但一樣很有印象,當年是土法炮製,拍得很辛苦,沒有特技下,一直要靠自己思考、創作,找別人幫手。」當年即場度戲,他說現場誰人懂得科學原理,就一起思考,古今大不同,特技大有進步下,早已構想及畫好故事板,交給特技組。「他們知道怎樣做,不用我傷腦筋,效果好不好,一眼就知,畫故事板的話,徐克導演就最熟喇,哈哈
哈哈。」

沒錯,當年《奇門遁甲》沒有徐克的份兒,新版本由徐克監製,更是徐老爺叫八爺開拍。「其實今次重拍《奇門遁甲》,不是我們兩個的主意,只是投資方看過1982年版本,覺得很有趣,深信可以拍一個更有趣、更新奇的故事,並提議徐克去拍,然後徐克覺得可以發展下去,就找我一起合作了。」於是,除了片名以外,相隔三十五年的兩部《奇門遁甲》的故事內容,其實毫無關連。

看過新版電影,普遍感覺猶如1983年的《新蜀山劍俠》(又名《蜀山》),可見徐克對袁和平電影的影響不小,大概今次是他倆第八次合作。「對嗎?我只知合作過很多次,但不記得多少次了。」我問,還記得上次二人合作是何時嗎?「上一次是《蜀山傳》(2001)嗎?」雖不中亦不遠矣,答案是《黑俠2》(2002),但如果是袁和平親自執導,徐克監製的話,就要數到1993年的《少年黃飛鴻之鐵馬騮》。「今次與他再合作,跟以往沒大分別,更加有個好處,就是大家相熟,知道怎樣與他溝通得最好,又容易聊起來。」

金庸俠義 X 古龍意境
觀眾愛看電影,有時更愛看電影背後的情節,尤其是雙巨頭的合作爭拗。年初想看徐克與周星馳的精彩一幕落空了,如今想看八爺與徐老爺的雙爺爭拗,似乎更難。據說徐老爺愛金庸,八爺愛古龍,對嗎?「他愛金庸的大俠、俠義,我愛古龍的意境,兩者沒衝突呀,而且可以融合。」八爺面面俱圓,再三進擊必先換個問法:到底兩人「討論」最多的是甚麼?「都是劇本、人物啦!沒甚麼一兩個角色,而是整個劇本的想法、構思,之前編劇出了幾稿都不太理想,於是徐克自己重新寫過一次,他寫劇本幾好的,讓大家清楚知道那個構想是講門派的甚麼事,寫出來給我拍,就這樣的拍出來了。」

相距卅五載,八爺坦言對「奇門遁甲」的看法沒大分別,問題是如何拍得有趣、如何設計出奇門遁甲的技能。「這是中國幾千年傳統文化流傳下來,包含很多東西,例如玄術、天文、地理、尋夢追月、驅邪治鬼。」信則有,不信則無?「我相信一部分,例如觀星望氣,但風水就有點懷疑。至於睇相算命,由幾十年前直到現在,我都涉獵過,覺得有根有據,算是準確。」他指古時沒有天文台,漁民出外打魚,察看天空風雲變色,得知翻風落雨要上岸避風雨,真有其事,就算孔明借東風,亦有科學根據。「電影有神怪元素,動作和趣味性能夠增色不少,只靠玄術奇幻的話,則太單一了。」難怪當年袁家班有《奇門遁甲》、《天師撞邪》(1983)及《鬼馬天師》(1984)的神怪武打出品,獨一無二。

英文水皮冇問題
老實說,八爺的厲害從來不限於華語電影市場,他得到「天下第一武指」之名,果真是走遍天下,獲邀走到西方,再由西方紅遍全球。有趣是,問他當年在荷里活的趣事,他竟然說:「其實直到現在,我都不太說到流利英語,一定要有翻譯,一個國語,一個廣東話。與對方講解完動作之後,通常他們都不明白,一定要找我的班底示範給他們看。可能因為我有翻譯,倚賴慣了,所以我到現在都學不到英文,哈哈哈哈。」

屈指一算,當年獲邀擔任《Matrix》動作指導,八爺經已是54歲。人到中年,原來從未想過到荷里活拍戲,當初更覺得「唔好搞咁多啦」。「我一直心想自己不懂英文,去荷里活做甚麼呢?後來有人跟我說他們很有誠意,我說很有誠意也沒用,因為我真的不懂英文嘛,何況本身都很忙。」自古三顧草廬有感動人心實效,發生於八爺身上同樣適用。「到了第三次,他們給我機票飛去看一看,我覺得看一看也無妨,才得知他們要拍一部超時空的功夫片,很需要我們的功夫動作,加上特效的話,動作很不一樣,更做了一個demo給我看,好像幾新鮮、幾好玩,我才有興趣去玩。」他一直覺得,任何地方拍動作場面都一樣,自己拍香港電影也拍不完,為何要去西方拍呢?「後來想到,那一次可以將香港的動作帶到外國,於是答應了。」

「最初外國人最想要的,其實只是很流麗的動作設計,他們學得很快,技術也優秀。但武術指導是一種獨門美學,他們可以學到我的動作,卻不容易把我的一套想法完全領悟。因為它是一種想法,關於整部電影的設計,也是我幾十年來累積的經驗,他們拿不到的。何況每部電影都不同,我自己都不能將同一件事放到另一部電影裡面。經此一役,他們總算學習到動作上的拍法,不過他們拍動作與我們不同,始終我們港產片用鏡頭拍動作會更有力。」結果,《Matrix》拍完一部又一部,三部曲揚名國際,後來八爺又獲得鬼才導演昆頓塔倫天奴邀請,拍成《Kill Bill》上下集,但他一樣處之泰然。「對我來說,真的很平淡,拍過荷里活電影也不大分別。其實在中國抑或回港拍電影,都是一樣的拍法。有人覺得要去荷里活發展,但我覺得未必,想發展得好的話,也不一定要長期在荷里活發展,看每個人的看法和際遇吧。」

功夫的皮毛
時至今日,我認為以下這條問題,就只有八爺有足夠資歷來回答:究竟西方人對中國功夫,有何理解和誤解?八爺娓娓道來:「西方人對中國功夫沒有誤解,卻只有很膚淺的理解。他們學到功夫的皮毛,學得非常好,甚至比中國人更好,但功夫當中的心法、哲理,他們卻是一竅不通。」他解釋,拍電影就是拍電影,功夫的皮毛以外,未必需要在銀幕上呈現,但若然作為「真.徒弟」去學一門功夫門派,就要知道這些哲理。「他們只了解銀幕上如何拆招、如何打得好看,但很多真正想學功夫的外國人,都很想理解電影以外的功夫,只可惜傳統師傅難以教授外國人那些門派的心得和哲理,主因是很難用英文翻譯。有時有些師傅的英文水平和我一樣水皮,除非外國人認識中文,住過中國一段時間,才會理解更多。」不過,他又補充一句,現時很多外國人非常了解中國尊師重道的禮儀,甚至好過很多中國人,未知是否有弦外之音!

功夫兩個字,功夫電影卻有四個字,自然更複雜。八爺直言,中國有這麼多門派,肯定不容易學懂所有功夫,作為動作指導或武術指導,要拍某一種門派功夫,就要找來資深門派師傅來研究手法、套路、心得。「我們一定要了解那個門派,不能夠只拍皮毛,以《一代宗師》為例,你不了解功夫的話,怎能拍出八卦、形意、八極、詠春的神髓出來?」問題是,有多少個導演能夠像王家衛一樣,容許電影搜集資料那麼久?「我拍過這麼多導演,他們普遍沒有太多想法,只要求門派功夫的特色和動作的美感。電影一定要美感,否則拍到好像街頭打爛仔交,一定不好看。」天下第一武指認為,招式拍得好看只是其中一環,最重要是這個鏡頭能否表現力度,以及表達甚麼目的。「全組動作最後那一招的力度在哪裡,我們要拍出來,讓觀眾看得清楚,否則動作片只有美感沒有力度,也不會好看。」

那麼,回到黃土地上呢?八爺搖一搖頭,嘆一口氣:「有點可惜。電影上呈現到中國功夫的厲害,但現實就沒有了。」此話何解?重點是:實戰經驗。「民初時期的武風很盛,大家可以切磋、比武、踢館,起碼有實戰,但現時香港、中國都不准打鬥,中國更將各門派的精英歸為一支武術隊出來表演,沒有實戰經驗。本身你的門派有多厲害,但打起上來都沒用。即使有幾十年功底的師傅,若欠缺真實打鬥的機會,也未必打得過打了一年爛仔交的人,就算有心得、有獨門厲害的招數,出招都不夠別人快。」說到這裡,不難想起年初「格鬥狂人」徐曉冬極速KO「太極宗師」魏雷的那一役,八爺大罵:「一看就知那個太極師傅沒打過交吧,一出來就是獻醜。」他認為,現時中國功夫是走偏了一點,好應該讓門派真正有實戰機會。「你看西方的綜合格鬥那麼厲害,全部經歷長時間打過練過比賽過,然後慢慢再改良。有時候,實踐真的很重要。」

元家班與袁家班
能夠有份量地說出這番話的人,著實不多。自小接受父親袁小田訓練的八爺,曾經與成龍等人接受過于占元師傅的訓練,但最終未有成為「七小福」成員之一,他慢慢提到,其實袁元兩邊的訓練類同,可謂系出同門。「其實我父親和于占元都是京劇出身,我們所學的都是京劇的武打功夫。我父親早已教過我很多基礎,所以之後我到于占元那邊學習時,他所教的東西,我基本上都認識,都是一些基本功,例如一字馬、壓腿、翻筋斗、舞台表演的套路等,既然我都認識,就給于師傅打少一點吧,哈哈。」他笑說當年只學武打,沒學唱戲,皆因本身國語不標準,偏偏成龍卻愛唱歌。席間,我說成龍的風格偏向雜耍,八爺笑笑便說:「成龍從于占元那邊學習,大小筋斗早已認識。問題是,能否將所學的東西融入電影之中,當然不是練甚麼就拍甚麼,最重要是如何拍得好看。成龍那一種風格,看來好像雜耍,但其實不是,本身他一定要有相當功底,沒功底也做不到的。」關於元家班與袁家班的一切,就此作罷。

當然不得不提的,還有洪家班。去年我們訪問過「大哥大」洪金寶,他說擔任動作指導期間,很多導演都將動作場面完全交託給大哥大,但八爺聽到這番話反應甚大。「如果導演交給動作指導去拍動作鏡頭而不理會的話,我覺得那些導演有點不負責任吧。交給動作指導的話,那種風格可能不同,換轉是我,一定會與導演溝通好,到底要怎樣打,絕不能讓動作指導完全搞掂。」眾所周知,當日周星馳拍《功夫》,本來是大哥大擔任動作指導,後來二人談不攏,最終袁和平中途加入,拍出豬籠城寨三位隱世高手被挑戰的精彩場面,無縫交接。「最重要是和導演溝通得到,清楚溝通到底對方想要甚麼、傾得清楚,因應要求而設計動作,這個很重要。」

到底星爺是否打得?銀幕之上,看來打得;銀幕之下,我們不知道。今次八爺再拍《奇門遁甲》,幕前演員全部沒有功夫底子,但他認為演員是否識功夫,其實分別不大。「以前我拍過很多演員一樣不懂功夫,好像《臥虎藏龍》的周潤發、章子怡,就連美國的Keanu(奇洛李維斯)也不懂得,卻一樣拍得很好看,最重要是要求演員打甚麼,如何訓練他們做得最好,如何遷就他們。效果不好的話,一定不收貨,所以懂不懂功夫,拍出來分別不大,如果有分別,這就是我失敗了!」

張晉之後,還有什麼人?
話雖如此,但成龍、李連杰、甄子丹等動作巨星的動作片,始終識打的話,一定打得更勁更漂亮。只可惜,甄子丹經已拍了三十年,就連去年爆紅的吳京,都拍了接近二十年了。八爺慨嘆,別說動作巨星,就連動作演員,華語電影都一直缺乏,所以向來努力栽培新人。「甄子丹、吳京到最近的張晉,都是我發掘出來。要拍動作片的話,就要培養這方面的人才,否則就後繼無人,除了這幾個以外,後面還有甚麼新人來支持動作片?張晉之後,還有甚麼人?不知道。」沒錯,我們出盡氣力想了又想,原來張晉之後,真的沒有新血。「我們一直要發掘這些人出來,慢慢栽培他們,所以我比較喜歡用新人,起碼要給他們機會,成不成功是另一回事,之後就看他們的發揮了。」只可惜,八爺眼中的新人,如今只能到內地尋找。「當年我們練功真的吃過很多苦,現在香港的年輕人真的吃不了苦,就算是以往的詠春熱潮,他們最多都是學幾招囉,但真的能夠拍到電影,支撐到整部電影的動作,不能夠的。反而中國大陸還可能找得到,內地很多人學功夫,有些功夫門派的徒弟也不錯。」

對於功夫傳承,他依然有一團火,偏偏他對於袁家班的接班,卻沒有想法。主因是,他從未想過退休。「可以做的話,為何要退休?退休生活很悶,無所事事,當我依然能夠做到、想到、設計得到,何不在動作設計上,讓觀眾看得更多?我真的未想過,到我不能走動才退休吧。很多人都說何時退休停下來,我都不贊成。」又或者現今電影世界,每日都有新鮮事,好像今次他拍妖怪、拍怪魚、拍雀鳥,之前都沒試過。「這些都是新嘗試,最重要是之前畫好故事板,這方面又是徐克導演畫得最叻。」畢竟拍3D電影,香港最叻就是徐老爺吧。八爺卻說,其實現在拍2D抑或3D電影分別不大,以前3D要設計某些動作衝向銀幕,嚇觀眾一跳,但現在不用刻意,最重要還是動作與場景的前後層次,以及那份立體感。

人到古稀之年,八爺自感經歷七十前後,感覺大有不同,想法比以往更大膽更進步。「可能看東西更多,有另一種看法,進入另一種境界。別人荷里活拍特效片拍到那些東西,我們就算未必好過他們,都不要太差吧。現在我真的有這種想法,所以我日常多看電影,留意別人拍到甚麼程度,盡力趕上。」這又難怪,他竟然願意顛覆當年叫好叫座的《奇門遁甲》,全新拍成一部看來香港人不太討好的新版本。「功夫片拍了這麼多年,現在要給觀眾一個自己的新想法,愈來愈困難,但對我來說,做每件事的時候,我都不會思考票房或獎項之後的事,只求做好為止,盡力為止,有時盡好本分不失禮就好了。好壞成果控制不到,就讓別人來評論吧。」看透世事不去爭鬥,或者就是八爺眼中奇門遁甲的最高境界了。

後記:邊個最好打?
八爺遊走江湖幾十年,見盡影圈各大武林高手,今趟難得找到他,當然要八卦究竟他眼中的誰人最好打啦!他笑說兩名徒弟甄子丹及吳京都不錯,始終人在江湖吧,就問他想當年的好幾個名字。他說當年王龍威、王羽都很強勁,但講實戰經驗呢,卻是他——梁小龍!「他打慣交嘛,他好打得,到現在這個年紀依然打得!他真是個武痴,經常埋樁踢樹,大樹都被他踢歪呀!」火雲邪神,果真厲害!■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7-12-28 13:09:31
J Lou 搞笑尤物

的確,半法半中的J lou(留意返,lou字發音為lu,而不是lau)所具備的先天條件絕對是得天獨厚,不但身材好,面孔更略帶Wonder Women Gal Gadot的影子,而她最煞食的地方,還在於她搞笑可愛的性格,又靚女又玩得,怪不得愈來愈紅。

TEXT:Znok│PHOTO:TPK assisted by Benson
│MAKE-UP:Carmen C│HAIR:Toto│WARDROBE:H&M、The Kooples、Zara

 

最愛搞怪
翻看J lou自一年前拍下的YouTube片,她性感的打扮當然是一大看點,但最令我驚喜的,其實是她一時扮樣衰,一時自嘲的搞笑風格,與她性感外表的反差可謂甚大。「最初我upload上channel的短片都是較資訊性,主要講有關語言的題材,但愈拍愈悶,覺得好像不太符合我本身無厘頭的個性。後來,一改風格,做回搞怪的自己,便在facebook走紅了。」

訪問期間,J lou多次提及她是「意外中走紅」,大學時期放片上YouTube本來純粹自娛,卻無心插柳地走紅了,廣告接踵而來,最近更被ViuTV看中,與細蘇拍檔做《挑機》節目主持。拍開YouTube片,平時一部cam、一支咪,加一部電腦便已經夠走天涯,今次首次參與電視節目拍攝,應該會感到很大壓力吧?「過程好輕鬆!ViuTV的crew member真的好好,好錫我,知道我第一次拍電視節目,大家都好主動幫我,是一次很寶貴的經驗!」那細蘇呢?「他說有睇過我的YouTube channel,唔知係咪真啦,哈哈!但都好多謝細蘇鼓勵我要在鏡頭前做自己,亦教識了我如何能自然地演繹劇本。

向演員路進發
有拍片經驗的都應該知道,拍片是極級辛苦,一日一餐、永無準時收工不在話下,還要與一班麻甩crew朝夕相對,對拍攝少一點熱誠也保證捱不住。然而,J lou不但毫不介意以上種種,還相當享受這個可以讓她做自己的舞台。「其實早前有一間模特兒公司聯絡過我,希望我可以成為他們的模特兒到不同城市工作,但我仍考慮中,因為我覺得自己會比較享受做幕前,做幕前可以做回自己,盡情做我喜歡的怪嘢,做模特兒就應該不可以這樣吧。」今次有機會參與《挑機》,亦啟發了J lou向演員路進發的目標。「我希望之後可以嘗試做不同節目的主持人,另外我喜歡演戲,如果將來有機會可以成為一個演員,一定會好開心。」會想挑戰甚麼類型的電影?「因為我大部分的短片都是以搞笑為主,所以有機會的話,會想挑戰笑片以外,例如愛情或者恐怖片。」

事業路愈走愈順,J lou特別感謝一直支持她的男朋友,「一開始朋友都會質疑我,『下?你拍片會有人想睇咩?』,唯獨我男朋友一直支持我去經營自己的YouTube channel,如果沒有他的鼓勵,我都不會擁有現在那麼多的工作機會。」年紀輕輕便已事業愛情兩得意,教人如何可以不羡慕這位愛做自己的女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