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7-12-28 13:09:31

J Lou 搞笑尤物

的確,半法半中的J lou(留意返,lou字發音為lu,而不是lau)所具備的先天條件絕對是得天獨厚,不但身材好,面孔更略帶Wonder Women Gal Gadot的影子,而她最煞食的地方,還在於她搞笑可愛的性格,又靚女又玩得,怪不得愈來愈紅。

TEXT:Znok│PHOTO:TPK assisted by Benson
│MAKE-UP:Carmen C│HAIR:Toto│WARDROBE:H&M、The Kooples、Zara

 

最愛搞怪
翻看J lou自一年前拍下的YouTube片,她性感的打扮當然是一大看點,但最令我驚喜的,其實是她一時扮樣衰,一時自嘲的搞笑風格,與她性感外表的反差可謂甚大。「最初我upload上channel的短片都是較資訊性,主要講有關語言的題材,但愈拍愈悶,覺得好像不太符合我本身無厘頭的個性。後來,一改風格,做回搞怪的自己,便在facebook走紅了。」

訪問期間,J lou多次提及她是「意外中走紅」,大學時期放片上YouTube本來純粹自娛,卻無心插柳地走紅了,廣告接踵而來,最近更被ViuTV看中,與細蘇拍檔做《挑機》節目主持。拍開YouTube片,平時一部cam、一支咪,加一部電腦便已經夠走天涯,今次首次參與電視節目拍攝,應該會感到很大壓力吧?「過程好輕鬆!ViuTV的crew member真的好好,好錫我,知道我第一次拍電視節目,大家都好主動幫我,是一次很寶貴的經驗!」那細蘇呢?「他說有睇過我的YouTube channel,唔知係咪真啦,哈哈!但都好多謝細蘇鼓勵我要在鏡頭前做自己,亦教識了我如何能自然地演繹劇本。

向演員路進發
有拍片經驗的都應該知道,拍片是極級辛苦,一日一餐、永無準時收工不在話下,還要與一班麻甩crew朝夕相對,對拍攝少一點熱誠也保證捱不住。然而,J lou不但毫不介意以上種種,還相當享受這個可以讓她做自己的舞台。「其實早前有一間模特兒公司聯絡過我,希望我可以成為他們的模特兒到不同城市工作,但我仍考慮中,因為我覺得自己會比較享受做幕前,做幕前可以做回自己,盡情做我喜歡的怪嘢,做模特兒就應該不可以這樣吧。」今次有機會參與《挑機》,亦啟發了J lou向演員路進發的目標。「我希望之後可以嘗試做不同節目的主持人,另外我喜歡演戲,如果將來有機會可以成為一個演員,一定會好開心。」會想挑戰甚麼類型的電影?「因為我大部分的短片都是以搞笑為主,所以有機會的話,會想挑戰笑片以外,例如愛情或者恐怖片。」

事業路愈走愈順,J lou特別感謝一直支持她的男朋友,「一開始朋友都會質疑我,『下?你拍片會有人想睇咩?』,唯獨我男朋友一直支持我去經營自己的YouTube channel,如果沒有他的鼓勵,我都不會擁有現在那麼多的工作機會。」年紀輕輕便已事業愛情兩得意,教人如何可以不羡慕這位愛做自己的女生呢?■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7-12-28 12:56:18
胡定欣 性感好打得



很性感。她是胡定欣。

電視,可能你有段時間未開過;TVB,可能你有開電視未看過,但這些年來,胡定欣都很努力,瞓身演出,成功連奪兩屆視后。

瞓身演出,包括性感,包括骨感,也包括動感。早年《拳王》打到贏得最佳女配角,前年《城寨英雄》再打一仗奪視后,之後《同盟》更是又打又瘦又性感,兩屆視后真的要搏到如此盡,毫無底線?「都是呀,只有放膽嘗試,才可以知道自己的可能性去到哪裡。有時候,我覺得需要冒一些險,人的成長,都是在冒險之下,才可以挑戰自己,不斷去嘗試。」

試過後更加愛上。揚言未來希望走上動作女星之路的她,經已被公認好打得,但視后事業成功的背後,她有感愈難愈找到另一半,就連認識一個新朋友都很困難,皆因工作排到密密麻麻,哪怕你好打得都沒用。「或者上天知道我還有很多工作,叫我乖乖地繼續工作,在適當時間才放那個人在我身邊呢。」

性感、好打得的全情付出,為你留下傷痕以外,有血不在話下,還真的有淚。

Text | Nic Wong
Co-ordination | Sum Chan assisted by Snowy Chan
Photo | Benana@Benana Photography
Hair | Matt Chiu@Xenter
Makeup | Cyrus Lee
Wardrobe | Fendi(yellow dress & boots)/ Lanvin(white suit blazer & trousers)/ Sportmax(pink coat)/ La Perla(grey bra top)Sandro (green dress)



三奪視后很微
正當《勁歌金曲頒獎典禮》的最受歡迎男女歌星獎競爭性每況愈下,今屆更打破傳統二合為一;那邊廂《萬千星輝頒獎典禮》的視帝視后選舉,依然尚算有得爭,連奪兩屆視后的胡定欣,能否三連冠?「機會很微呀,哈哈哈哈,我不是不支持自己,但我覺得獎項是觀眾給我的一份信心及支持,並非每一年都要得到,才證明觀眾支持自己的。今年我自己比較平常心,只有《同盟》一部劇集,至少我在劇集入面已經挑戰自己,因為《同盟》是我入行多年以來,動作戲最困難的一部,亦是最多難關的一部。」

她坦言,近兩年奪得視后之後,心態上安定一點,更有信心做自己的工作,不再害怕觀眾怎樣想,更決心走打女路線。「我拍完《同盟》嘗試過一次之後,希望將來日子再有機會向這條路發展,對女演員的動作戲更有興趣。其實我留意到近年荷里活電影的女演員,愈來愈多參與動作戲,而不是純文戲演出,對我來說,都是一個借鏡和學習。」兩屆視后,有必要搏到如此盡?「都是呀,只有放膽嘗試,才可以知道自己的可能性去到哪裡。有時候,我覺得需要冒一些險,人的成長,都是在冒險之下,才可以挑戰自己,不斷去嘗試。」

環顧以往的武打女星,大多是自小習武,偏偏她是習舞而不習武,有幫助嗎?「如果要專注動作演員這條路,其實真的要付出更多,因為很多前輩的底子就是從功夫開始。我有點不同,利用舞蹈根基來做,如果再進一步,真的要專注訓練。」她再三提到《同盟》中某些與陳展鵬對打MMA的場面,即使對打條件絕不公平,但她一樣冇有怕。「我要打低對方,便努力想方法如何做到效果而又安全不受傷,那種享受和滿足感,就在這個過程之間。」

如此搏盡,如此辛苦,難免損傷。女兒身,不怕痛,不想有人痛錫嗎?「所以我會post相上網給人關心一下囉!講笑的,我不知其他人是否這樣想,我覺得至少要有些瘀傷、撞傷,才算拍過動作戲。我從來不會因為撞瘀而不想拍攝,作為演員不應該害怕弄傷,當然你要很清楚自己正在做甚麼事,安全而不魯莽,深知道只是拍戲,而不是打架殺人。整體來說,我個人很享受這回事的。」

識人很困難
受了傷,先知道要堅強。無論動作戲,還是愛情路,她都受過傷,肉體傷痕慢慢會痊癒,那麼心底裡的痛,有否影響擇偶條件?「唔,真的不是條件上的問題。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你與他的一切,自然會磨合,二合為一。心裡覺得對方適合的話,不需要刻意配合,兩個人站在一起自然就有一對的感覺。」這些年來躍升視后,她說工作安排的密度,不在她控制範圍內,能夠找到心儀對象,愈來愈難。「以前我不會覺得自己很難找到另一半,年輕時更覺得自己的事業、愛情和家庭可以並存,但找到的答案是,非常困難。我不敢說我做不到,但現階段的我,甚至覺得找一個男朋友,認識一個人,都很困難,因為工作時間實在太忙。」

視后坦言,以前可能做到,是事業沒現在這樣忙,覺得自己還有空閒的時間,讓愛情填滿一切,但現在大多時間,都是工作。「可能要結婚的人都已結婚了,市場上的『產品』愈來愈少,加上一切都是緣份問題,或者上天知道我還有很多工作,叫我乖乖地繼續工作,在適當時間放那個人在我身邊呢。」打開心窗說亮話,她認為近年愈來愈紅,就連一言一行都要多加小心。「假使有一些異性朋友,當然我自己都不是太多,只是行內的Crazy Runner朋友,但出街的話,無論做甚麼都好,都有人留意自己,看我做過甚麼事,可能會談論自己,甚至影相。我沒拍過兒童節目,沒唱過兒歌,但現在我莫名其妙地多了很多小朋友喜歡我呢,也不知道他們喜歡我的原因,但我會提醒自己的一言一行,這個責任對自己之外,對著下一代,都是一個影響,如果我喜歡做甚麼就隨意去做,可能真的有很多人受我的影響。」



不介意性感
這一次,胡定欣真的很性感,又或者,她其實不太介意性感。「性感來說,我經常覺得,底線是不要俗氣。我很喜歡看外國雜誌、模特兒及西方電影,可能在文化上,中國人與外國人有差異,做同一件事,西方人做的話很普通,但中國人的感覺有點不同。其實只要不俗氣、不太裸露就OK,性感只是一種感覺,就算穿一件很貼身的樽領衫,就算是很多布,整個身形展示出來,如果線條很美,感覺很好,都一樣很性感,所以不一定是完全裸露才是性感的。」那麼有需要的話,會否考慮全裸上陣?她沒有立即耍手擰頭,想一想說句:「真的要看看做甚麼,有否必要吧。」

始終,她未來的演藝路還有一大段,電視台的尺度有限,近日更傳出實行「限奶令」,想在電視箱看到性感的胡定欣,機會可能愈來愈少,但電影世界就不同了,有著無限可能。有趣是,入行十五年來,她從未拍過電影,直至最近才有機會,拍攝電影《萬水千山縱橫》。「以前真的未有機會接觸電影行列,十幾年來都是密密拍劇,一劇接一劇,但可能做到這個位置,大家更認識我,看到我更多的表現。碰巧最近這個假期有檔期,鎮宇哥打來問我能否幫手那個角色,我還未問演甚麼角色就應承了。我太信任他了,可能我第一套劇(《衝上雲霄》)就與他合作,而且多年來他一直支持我,他搵得到我,我相信他的眼光和原因,所以不用問這麼多吧。」



第一次與第一次

電視箱這麼小,電影院那麼大,即使是視后,胡定欣走進電影圈,難免也有點不適應。「很緊張呀,因為拍劇的話,來來去去都是那些相熟的同事,但電影圈的人,大家都是新相識,環境上當然有點陌生,但合作的班底都很好,拍攝過程都很順利,也很開心導演找我去嘗試。我覺得始終需要踏出這一步,之後才有第二步、第三步。我也很期待,平時只在電視機才看到自己,大銀幕下的自己到底如何。」除了電影,原來胡定欣今年還會第一次參與舞台劇,與馬浚偉一起演出《偶然.徐志摩》,飾演陸小曼的角色。「這是另一種技術,亦是另一種藝術,所以我很緊張這個第一次呢。」

從今個月開始,胡定欣就要閉關拍劇,準備拍古裝劇《包青天再起風雲》,她笑言忙碌之前,幸好有時間放一段長假期。「其實《深宮計》拍到去年七月之後,我就一直都在放假。雖說放假,我跟公司拿了三個月假期,但那段日子都很繁忙,之前《同盟》出街要做宣傳,當中亦去了澳洲拍旅遊節目《胡說八道真情假期》,還有公司的一連串大騷,直到九月尾、十月頭,我才有時間去了一趟屬於自己的旅行,到瑞士玩了十日,真不知道為何假期永遠過得這樣快,由現在開始拍劇,直到明年五月,然後又有舞台劇……」就算如何好打得,兩奪視后也好,其實都只是一個平凡人,一樣想放下假,一樣想有人愛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