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8 VOL: 186
2018-01-29 16:29:03

渡部真由美 馬戲團之後

 多得林嘉欣。否則,我們甚至香港人,未必有機會認識到這位日本藝術家渡部真由美(Mayumi)。站在林嘉欣的旁邊,Mayumi就好像是對方的妹妹,帶點害羞又萬分緊張,但環顧四周以馬戲團後台為題的作品,全部出自她的雙手,可見小妮子擁有一對巧手的同時,還有一個富有幻想力的腦袋。Mayumi說:「我感覺自己被Karena(林嘉欣)拖著手來到香港,到步後更像是媽媽與女兒的關係了。」

Text : Nic Wong
PHOTO : TPK
wardrobe : agnes b

 

藝術打破界限
這一切源於三年前。林嘉欣如常到東京閒逛看展覽,突然在書店看過Mayumi的展覽,萬分驚奮,立即從東京到大阪找她,希望帶她的作品到港。未知Mayumi有否被嚇一嚇?「最初畫廊的人告訴我,她是一名香港的演員,所以雙方見面前,我一直都很緊張,後來發覺她非常親切,完全沒有演藝人的架子,而且大家看東西的視線很相近,讓我非常高興和感動。還有一點,我覺得她很漂亮啦。」

有趣是,Mayumi不諳中文及英語,林嘉欣的日語也不流利,在語言障礙下,二人卻能由衷的用心溝通?「Karena是用英語與我聯絡的,然後我便找朋友代為翻譯,甚或使用Google翻譯。老實說,由於我完全不懂英語,大部分事情都很困難,溝通也難。就算是用Google翻譯,但翻譯同一篇文章,都要用英語及日語翻譯多次,避免不必要的錯誤。如果要說誤會方面,大概是這次展覽的概念部分以詩篇來表達,將英文直譯為日文的話,就會非常奇怪。」
語言雖有障礙,幸好藝術卻是國際語言,無阻地域或種族界限,而她倆一聚頭,就感覺到雙方有不少共通點。「慢慢發現,我們喜愛的東西、彼此感覺良好的東西都很相似,其中,有元利夫是我喜歡的作家之一,當我聽到Karena也很喜歡他時,就感到大家的口味很接近了。」不過,她又笑說自己的想法很消極、很緊張,但她稱讚林嘉欣卻是一個轉數很快,也懂享受生活的人,讓她非常安心。

於是乎,兩人促成了Mayumi的首個海外展覽「Send In The Clowns創作展」,並由林嘉欣擔任策展人,以致Mayumi的心情又驚又喜。「我覺得很高興之餘,也不知道香港朋友對自己的作品是否接受,所以帶著期待的心情,但又很緊張,同時非常享受。」幸好,林嘉欣這位「媽媽」伴隨左右,看著這位「女兒」,給她無限支持。「Karena經常對我說,只要有她在,就可以放心、所以我就感覺十分安心了。」

台上華麗,台下傷感

這次展覽主題是馬戲團,談及後台的種種感受。「最初我想到的主題是『光與影』,世上所有事物都有表裡關係,如果要表達的話,馬戲團可以是一種方式。即使台上表演者如何吸引著觀眾,亦有著華麗、開朗的一面,但背後的付出卻是傷感的,包括對動物的看待、小丑表面看似很開心但背後隱藏神秘及傷感等等,所以我認為馬戲團很適合作為一種易明的比喻。」那麼,你希望前來欣賞的人有何感覺?「我心目中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可能在別人心目中就不是這一回事。如果改變看法,可能會對目前為止不理解的事情,突然間有了想像,甚至在自己心中一些重要的記憶被喚醒。其實大家並不需要有相同感覺,而且大家看了後各有不同感受,才是最有趣的。」這種說法,正好跟林嘉欣的思想接近,難怪二人如此投契吧。

乍看渡部的作品,色彩很簡單,調子較灰暗,莫非她的個人世界都是簡單而悲觀?「我盡可能簡單地減少元素。我認為簡單的形狀是美麗的,而顏色是黑暗和平靜的,但我不悲觀,我總是用一種明亮的深色。我喜歡沉默的地方,而不是嘈雜的地方,所以深色給我們一個安靜的印象,所以我感到平靜。」她直言,作品靈感來自日常生活,所以很多時候都是大自然的元素。「動物與植物的存在,可說是超越了我們人類的想像。他們生存在大自然之中,包含了很多深層次的意義,因此它們經常成為我的創作靈感。」

其實Mayumi早就舉辦過很多日本國內的展覽,而今次與香港的策展人合作,最大得著是甚麼?「平日做展覽心情也會很興奮、而今次可以來香港做展覽這事情,感覺就是做了長年工作後的一個總結。特別是可以在Agnes b做展覽,以及聯手合作一些商品設計,例如創作了Repetto的跳舞鞋,一切都是超越自己可以做的範圍,真的很感謝Karena。」■

渡部真由美 Send In The Clowns創作展
日期:即日起至4月8日
地點:九龍尖沙咀河內道18號119號 Agnes b. GALERIE BOUTIQUE

 

issue FEB 2018 VOL: 186
2018-01-29 16:27:35
Frenzi Music 一屋異稟

要說一句「樂壇已死」來總結自己沒留意本地音樂,是一件沒成本的事。客觀而言,世界變了,觀眾不再像以前沒選擇,晚晚坐在電視、收音機旁邊聽歌,流行曲力量大不如前的確是事實;但碎片化的時代,正是百花齊放的時機,像Frenzi Music般由馮穎琪、謝國維一手創辦,短短幾年搖身一變成為十幾個人的大家庭,是香港沒有人用心做音樂,還是你沒用心聽?

Text : Ernus
Photo : TPK

 

是次訪問齊集了Frenzi Music旗下五個音樂單位,包括鄧小巧、黃靖、黎曉陽、Nowhere Boys及per se,連同兩位創辦人馮穎琪及謝國維,熱鬧非常,傾巢而出的原因,是他們將於二月舉辦首場「份子引力」音樂會。馮穎琪談音樂會的緣起:「過去幾年不間斷地簽了這幾個單位,去年終於有種『齊人』的感覺,大家亦各有成績,剛巧見到麥花臣節接受報名,就膽粗粗去試。」報名後她心底有點擔心能否應付得來,後來幸運的得到場地,反覆思量之後才決定真的去馬:「難得有這樣理想的場地,而且也沒有所謂最好的時間吧,既然這樣不如破斧沉舟。我不肯定在商業上是否一件正確的事,但我們不妨容許這事很有機地發展。」

五個單位十個人,各自擅長不同風格的音樂,訪問當日,眼見他們為了馮穎琪拍照時應否拔去口風琴的管子各有見解,一個中型音樂會,要爭論的事情將更多吧?謝國維笑說:「我們通常只在雞毛蒜皮的事情上爭拗,大事反而很容易共識,雖然個別單位很不同,但我們的理念和價值都很相近。」馮穎琪補充道:「每個單位都很主觀,始終大家都是藝術家,但到我們要實際去協調的時候發現原來不太困難,因為大家都很有愛。『份子引力』不是一個雜錦show,我們很希望將Frenzi Music的精神和價值透過音樂呈現,讓觀眾看看明明不一樣的想法怎樣能爆發出小宇宙。」

身為旗下首位簽約的歌手,黎曉陽認為Frenzi Music與別不同的地方,是它比較像一個大家庭。「歌手之間是真正好朋友,很熟悉對方的歌,也會為別人的音樂成績真心高興。還記得我簽約Frenzi時只有十六歲,帶著媽媽一起來,不知怎的就很信任他們,連合約詳情都沒仔細看!」謝國維回憶當時問黎曉陽的目標,他竟然回應想當魔術師,於是謝國維叫他去當魔術師好了,黎曉陽還以為是晦氣話。謝國維:「我們是真心這樣想,因為不想浪費他的青春。我當然看到他的才華,但若是不想做音樂人,我迫他也沒用。」

Frenzi Music更是鄧小巧音樂事業的伯樂,《超級巨聲》比賽後靜候六年,Frenzi Music令小巧在2016年橫掃各台的新人獎,她仍然記得初次與馮穎琪會面一天的細節。「我記得當日出門口時我竟然扭斷了家中的鎖匙,然後她很巧妙地回答說『Frenzi為你開了很多道門』。」她最珍惜這個家庭對待每個單位的平等:「大公司比較講階級,你為公司賺多少錢,公司就為你花多少時間;這裡卻不是這樣,所有資源都是平等的,一家人有商有量,所有疑難都可以分擔。」馮穎琪說時代不同,細規模的唱片公司反而能走出自己的路:「我們會跟歌手講定,他們不會有助手、保姆車,起初所有大小事都是我和謝國維一手一腳做,經營下去會很驚訝我們做到了,有時甚至能體現大公司沒有的精神。」


黃靖過去在人山人海多年,轉投Frenzi Music旗下,原因竟然是一餐團年飯。「有次找Nowhere Boys拿回自己的物品,見到他們在吃團年飯,我很吃驚,原來是有團年飯這回事,有種家的感覺,令我很想加入Frenzi,沒想到轉頭就入了。」而per se最深刻的,是他們是否轉唱廣東話歌的決定。「之前有其他公司跟我們接洽,希望我們轉唱廣東話,說會mass一點。到我們和馮穎琪見面,主動提出想mass些唱廣東歌,她卻認為這個理由不夠強。其實她認為保存我們的特質,比迎合市場更重要。」馮穎琪一再強調,不希望公司浪費了別人寶貴的青春:「我們和音樂人之間是雙向關係,若我花了他們的黃金時間而他們沒有得著,對我來說也不是好事,更加不會改變他們的核心特質,若是這樣他們還剩下甚麼呢?」Nowhere Boys則笑言感謝Frenzi Music沒有嫌他們年紀不輕:「我們由一張白紙開始,甚麼都不懂,至少現在懂得自己走入電台宣傳,沒有Frenzi就沒有今日的我們。」

七年前,兩位資深創作人創辦Frenzi Music,根本沒想像過有今日的人才濟濟。就像黃靖所言,馮穎琪和謝國維很懂得在看似平平無奇的石頭之中,發掘它們的價值:「像《大娛樂家》一般將一群freaks聚集在一起,他們不會用世俗眼光去判斷一個人的價值。」凝聚一屋異稟,再吸引更多異稟,這就是Frenzi Music脫俗
之處。

 

份子引力音樂會
日期:2月24日
地點:麥花臣場館
票價:$480 / $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