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8 VOL: 186
2018-02-10 07:08:33

港漫未死!5個你不可不知的新晉獨立漫畫家

能夠成為一個漫畫家,是不少愛畫畫的人夢想,奈何揸筆搵食向來並非香港的主流工作,能夠堅持一生以漫畫作為終身職業往往只得極少數。但多得互聯網普及化,衍生了不同類型的免費漫畫平台,如日更計劃、Webtoon及Comico等,讓漫畫家及藝術家能向世界各地展示他們的作品。今天,就為大家5個透過不同新渠道而成功揚威海外的新晉獨立漫畫家。

1)Yanai

漫畫家Yanai於2015年在日更計劃漫畫平台開始連載漫畫《實驗品家庭》。《實驗品家庭》是一個有關異類如何在世界生存的故事,其內容主要講述一對科學家父母,為了科學實驗,將男主角以外的孩子全部變成變種人,情況有點像《鋼之鍊金術師》中生物鍊成師將自己的女兒與狗鍊成怪物一樣,但不同的是《實》的主角們選擇好好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繼續活下去。由於Yanai作品有趣的設定及,其節奏清晰明快的說故事風格,作品連載不久後便宣布動畫化,完成了Yanai及眾多漫畫家畢生的夢想,能夠將自己筆下的角色動起來。而《實驗品家庭》即將於2018年春季(4月)正式動畫化,在剛播出的預告可見,動畫亦依照了漫畫本身的畫風,亦可見到Yanai如漫畫中以香港為靈感的街道環境,感覺份外有親切感!

 

動畫角色設定圖

 

 

 

 

 

《實驗品家庭》連載在此:http://bit.ly/2C9hhOi

 

2)朱成

今年只有24歲的朱成,22歲時憑著《再見地球》成功獲得日本「新潟漫畫大賞」。而去年他與網絡作家深藍合作,將高登各著《人類宇宙野史)畫成漫畫,推出他首本實體漫畫。綜觀朱成兩部作品,他的風格偏向暗黑,兩部都以講外星人襲地球為主線故事,有趣的是,在他的筆下,世界末日的發生地終於來到香港,而不只是美國和日本。

 

 

朱成專頁:http://bit.ly/2G1b3m6

 

3)Pen So

Pen So作品的特別之處在於它與一般漫畫形式不同,其第七屆漫畫新星大賽繪本冠軍作品《香港災難》以繪本加筆記的方式組成故事,讓讀者彷彿有一種正在閱讀受難者筆記本的感覺。而他與余兒合作的新作《九龍城寨》就以男女主角的足跡為全書的重點影像,效果亦非常創新,絕對一位值得留意的新晉漫畫師。

Pen So專頁:http://bit.ly/2GZK37D

4)米路沙

驟眼一看,可能會以為米路沙的作品是少女漫畫,然而在她繽紛可愛的畫風,其實還埋藏了許多有關生命的討論。而這位充滿才華的女畫師亦有份參與最近在動漫基地舉辦的「Play!香港漫畫展覽」。

米路沙專頁:http://bit.ly/2BQgpSS

 

 5)柳廣成

柳廣成是去年有份參與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本地漫畫家之中最年輕的一位,亦曾憑著《消遣品》獲得動漫電玩節原創漫畫新星大賽故事漫畫組季軍,其畫功細膩寫實,是香港不可多得擁有高超畫功的新晉漫畫家之一。

柳廣成專頁:http://bit.ly/2sljFC3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8-01-19 14:29:47
踩在皇后大道中的香港腳

香港腳是一種皮膚病,令人退避三舍,卻被冠上我們這個美麗城市的名字,真有點煞風景!難道真是香港特色?!這個月在中環皇后大道中最新的藝術地標卻有一個以《香港腳》為名的展覽,倒是令人頗為期待。

Text | 蘇媛 Photo | 圖片由H Queen's 及當代唐人藝術中心提供

位於皇后大道中石板街的H Queen's是香港最新的藝術展覽空間,由著名建築師、當代藝術收藏家林偉而設計,號稱是香港唯一的藝術商廈,特別為畫廊設計高空吊臂運輸裝置,方便運輸大型展品,從裝修期開始已經是談論焦點,大家猜測哪些畫廊會進駐。現在已經入場的包括首次在香港開業的歐美畫廊,也有從其他地點搬過去,租金多少不得而知,不過就算是天價,畫廊要留守在中環的話,選擇也不多。香港作為國際主要藝術市場,西九文化區是全球造價最高的藝術項目之一,然而在「土地問題」的困擾下,要找到適合的藝術展覽和場地難過登天!辛苦耕耘的藝術家或團體固然苦不堪言,資金雄厚如大型拍賣行也為了找場地而頭疼,灣仔會展於是變成唯一選擇,能躋身會展就是「萬幸」!何況會展暫時不再接受藝術類別新租客申請,真的有錢也沒辦法。過去十年香港藝術市場火紅,除了拍賣行,本地和國際當代藝術畫廊紛紛插旗,大部分集中在中環,幾年過後部分已轉移陣地,不過中環始終供不應求,無論H Queen's的配套是否合乎期望,應該不愁租不出。

H Queen's的租戶之一當代唐人藝術中心本來落戶安蘭街,搬到H Queen's後第一炮是兩位中國中生代藝術家黃永砯和沈遠的聯展,名稱卻是甚有「本地特色」的《香港腳》!其實,展品和標題倒是沒有直接關係,根據畫廊的介紹,標題主要是表達藝術家對香港地緣政治的關注。兩位藝術家都是1950年代在內地出生,過去二十多年在巴黎居住工作。黃永砯屬於中國八十年代初先鋒藝術運動的藝術家,在1986年創立「廈門達達」,被譽為整場運動中最激進的藝術團體,從1989年開始在巴黎生活,感受到多重文化差異的碰撞,作品以文化差異、移民、殖民主義、歷史等作為議題。在這個基礎上,《香港腳》標題背後的含義頓然變得很有趣。說起這個病與名稱的歷史,原來早期在香港的西方傳教士發現很多香港人有一種足疾,香港被割讓英國後又發現很多駐港英軍受感染,再後來又有不少逃到香港的上海人染上,因而得名;黃永砯表示:「在一個全球頻繁人口移動和信息往來的今天,『香港腳』有了一種被隱身的新含義—凡是與香港有關的感染上『香港腳』—香港本地『最大武器』是使染指它的事或物都戴上『香港腳』特色。」

黃永砯的作品《Les Consoles de Jeu Souveraines》(2017)類似遊樂場,有動物有傀儡,看似香港與周邊島嶼的地形圖,而旋轉木馬像國家法人充當靈魂的充電機。沈遠的作品《黃傘 / 陽傘》(2017)與香港的關係就更是直接明顯。這些為香港的特定場域創作的作品既是與本地對話,同時對目前全球共同面對的一些議題提出關注,例如城市空間的易變性,以及國家之間的權力拉鋸。

就這樣,座落由香港主要地產發展商開發、針對香港目前火紅的高端藝術市場、位處全球最昂貴地段之一、甚具香港特色的全新地標的畫廊就以《香港腳》為名,展出兩位與香港淵源不深但對香港有敏銳觀察的藝術家的作品,一個本來讓人避之則吉的病名以帶點戲謔的方式讓我們思考一下香港的獨特性。不知兩位藝術家是否也曾沾染到我們的「最大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