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2-20 21:13:24

《一蚊雞保鑣》:好笑過今年其他賀歲片

Text: Nic Wong

今年賀歲片最勁,不計《黑豹》的話,香港最旺場的是子華神的《棟篤特工》,洗脫自己電影票房毒藥的污名。睇完唔夠喉,特別再三重溫他的名作《一蚊雞保鑣》。沒錯,是「再三重溫」,之前看過好多次,每次都有不同感受,今次再睇,又別有一番風味,至少好笑過今年其餘幾部賀歲片。

 

1)賀歲失敗,5日落畫

《一蚊雞保鑣》,2002年1月31日上映,當年大年初一是2月12日,換句話說,農曆新年之前已經上映,但當年電影只上映了5日,票房不夠12萬,即是捱唔到過年,做不成賀歲片,慘!

 

2)星光熠熠

看看當年的陣容,其實都不算太差,除了3個騎呢廢青「保鑣」不大熟悉之外,其餘陣容有許紹雄、苑瓊丹、羅蘭、李力持、鄒凱光、劉以達等等常見搞笑綠葉(仲有黃秋生客串),現在回看還有幾個戲中的「麻煩」角色,包括「王浩信老婆」陳自瑤(擔心大家經已遺忘了她),飾演有殺人傾向的痴情中學女生Michelle;亦有前亞姐繆非臨(相信大家經已遺忘了她)飾演認錯老公兼插對方耳窿及剪J的陳太;還有兩名後生收數佬,由陳國坤、袁偉豪飾演。你沒看錯,子華神早在睇好袁偉豪,現在看來,星光都幾熠熠呀!
 

3)硬gag泛濫

想當年只得11萬,當然有原因,或者今日再上映,相信好過11萬,但肯定不會收得。正如新年再重溫,想盡辦法都想不到理由要花錢入戲院看。當中的「不費吹灰之力鞋」,簡稱「不灰鞋」,確實是一點都不詼諧;還有那個「有名有性錄音帶」,的確如戲中一樣,注定失敗;而且那個黃子華經常強調的「八萬五」,大家說說笑笑,毫無意義。只不過,今日放鬆心情去看那些不好笑的硬gag,不知為何,又會想起那種「回水」和「除褲」的笑位,沒多看過黃子華棟篤笑的人,其實笑不出來,但子華神的fans,總是笑得出。


4)屯門古今寫照

筆者身為屯門人,對《一蚊雞保鑣》有一種情意結,因為黃子華飾演的幫幫,是一名不能離開的屯門人,於是戲中大部分的劇情都在屯門發生,無論是輕鐵站、海濱花園、沙灘、屋邨球場,甚或是擺檔sell人幫襯「一蚊雞保鑣」的街邊,見盡屯門古今變遷。當然,對於非屯門人來說,「屯門色魔」一度肆虐形成恐慌,「一蚊雞保鑣」這想法真的有得諗……

5)棟篤笑式喜劇

這種奇怪想法,想想下又覺得有可能,皆因這真是出自黃子華的想法,亦是棟篤笑式的黃子華,當中有很多社會問題,包括平凡人想發達、色魔、問題學生、中學女生發情狂、司機包二奶、八萬五等等,幾乎全都是他在棟篤笑經常觸碰的話題,但放到電影緊扣起來,故事性的左堆右砌,似乎就出現問題了,至少當時真的不覺得好笑。

6)「士碌架」郭羨妮

最後想談談女主角郭羨妮。三粒墨醜女造型,肯定是她的一大嘗試,更是首次在電影中擔正,可惜落得毒藥之名。作為子華神的拍檔女將,真想過《棟篤特工》當中,郭羨妮會否出現成為特工陳先生的其中一位舊愛,只可惜與Do姐一樣,失落於新戲之中。有的話,肯定再令《棟篤特工》帶來更多更多的驚喜……

2018-02-05 13:18:02
《魔間迷宮》:一杯12年前的《忘形水》

Text: Nic Wong

看完《忘形水》,不禁對墨西哥導演Guillermo del Toro的世界觀感興趣。他的作品總是有怪獸,而情節中藏有不少訊息,不甘於講一個簡單故事而已。所以,吸收完那杯《忘形水》之後,立即重溫他的舊作《魔間迷宮》(Pan's Labyrinth),發現它與《忘形水》在不少地方之間暗裡呼應。

兩部電影同樣以女主角出發,尤以《魔間迷宮》的女主角更為弱勢:11歲女,跟隨懷孕母親投靠後父上尉,搬到鄉郊軍營,附近戰事連連,上尉率領的西班牙大軍激戰游擊隊。在戰爭下的恐懼、母親懷孕而沒時間沒能力照顧自己、初來報到、投靠自己不想承認的後父,少女在森林裡開啟了一個奇幻的地底迷宮世界,有任務有目標有困難亦有憧憬,完成任務便可回復地底王國的公主身份。

《忘形水》不就是相似嗎?啞女生活重複,除了孤獨的老鄰居及好同事外,幾乎無人願意了解啞女的人生,亦因為講不出聲,難以予人分享,難得命運安排她遇上被困被折磨的水怪,兩顆寂寞的心遇上了,無阻言語阻隔,嘗試排除萬難完成「任務」——拯救水怪從實驗室中逃出來,最後走入水底世界,幸福快樂的一對。

有趣是,Guillermo del Toro的作品不只這麼簡單,喜歡描寫故事發生於歷史大環境之下。《魔間迷宮》背景是1944年西班牙,當時內戰結束不久,佛朗哥實行獨裁統治,駐紮山區的游擊隊不斷反抗。當然,少女的世界沒有這樣政治正確的思想,她深知大宅女僕其實是卧底,卻一心因反抗後父,所以希望對方能夠帶她逃離那個鬼地方(軍營才是鬼地方,地底恐怖世界卻是她的仙境),同時又嘗試用自己的方式逃走,前往前述的地底世界。

看,《忘形水》的背景,正正亦是美俄冷戰時期的1962年。冷戰之下,水怪的生死存亡,對兩國的科技競賽大有影響,於是實驗生的「醫生」角色非常重要。碰巧兩部電影的醫生角色都是臥底/間諜,協助主角們的逃離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你以為《忘形水》只是一部人魚之間的簡單愛情故事?錯了,當中的隱喻暗暗地滲透出來,包括愛情觀、兩性、種族、宗教、忠誠等,可見兩部電影同樣意味深長。

更重要是,其實兩部電影的鬼怪(牧神及人魚男)都是由同一個演員Doug Jones所演(之前還演過《天魔特攻》、《血色莊園》),所以從《魔間迷宮》到《忘形水》,總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而且,《忘形水》的開首與結尾互相呼應,都以旁白說出重點:這是一個關於無聲公主的故事。究竟,無聲公主是否當年那位年輕的地下王國公主呢?

無論如何,我認為Guillermo del Toro有望憑《忘形水》奪得今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因為真的太出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