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2-28 15:16:54

《方寸見人心》:諷刺全宇宙

Text: Nic Wong 

很多人經常問我,這一部、那一部電影好不好看?「好看」或者「不好看」可以答得很簡單,但簡單兩極化又是否好事?近年有不少電影,觀影感受都是不好,每每看到有點尷尬、有點辛苦、有點沉悶,但看後引發思考,幾日來縈繞不斷,作出反思,這部榮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康城影展最高殊榮「金棕櫚獎」得獎作品、瑞典導演Ruben Östlund執導《方寸見人心》(The Square)正是一例。這部電影的厲害之處,其實是它可拆成舞台劇的一幕幕故事,卻又連繫得到,而且幕幕諷刺,幾乎全個宇宙都被諷刺了。現在簡單說說幾個小故事,便可一窺全貌。


故事1:博物館館長Christian在街上見義勇為,結果卻被扒手「打荷包」。

這故事可說是整部電影的主幹,引發之後更多的種種問題:為何有人高呼救命,卻只有主角幫忙?主角幫忙時,也不是第一時間幫忙,但決定幫忙後,卻因為同情心而受損失……

同時,他因為失去銀包和手機,回到博物館辦公室後,黑人下屬自告奮勇幫手,用Find My iPhone來鎖定手機位置(平民區的住宅大樓),更提出向大樓內所有單位投遞威脅信,要求小偷到某便利店交還一切。

有趣是,黑人下屬臨場反口,不肯上門派信,館長又猶豫自己的名人身份,不想與平民區有關係,受害者也不是完全受到可憐,對嗎?

故事2:博物館正舉行《Square》藝術展,希望喚起人們對社會的關懷,但館長因被「打荷包」事件及一次「一夜情」事情影響,因此懶理《Square》宣傳方案,最終網絡宣傳的YouTube片段,竟然是炸死一名金髮白人小女孩的乞丐。

爭取網絡關注度時,往往想得到成效,是否完全不理會道德意義?藝術品與恐怖襲擊、膚色種族、貧富問題連結時,又是否藝術創作大於道德?

 

故事3:館長在博物館內進行公開訪談,現場觀眾突然不停怪叫及講粗口和侮辱性詞語,但全場無人阻止,更有人認為他是「妥瑞氏症患者」,應關顧病患者的感受云云。

幾乎沒人反對人人平等,但當人人追求大愛包容時,有小部分人的行為影響大部分人,背後卻是完全沒有達到任何目的意義,只是左膠式任意包容,令所有人受害,又是否真正的自由大愛?

 

故事4:博物館晚宴之上,一場行為藝術正在上演,假設大家身在森林,必須按照森林法則(人們愈驚,猛獸愈會襲擊),然後藝術家扮演的「大猩猩」一次次挑釁及冒犯在場嘉賓,大家卻低頭噤聲接近十分鐘,直至「大猩猩」肆意非禮女嘉賓,甚至企圖強姦對方,這時有人禁不住反抗,那些嘉賓才一擁而上……

這場與電影主要故事不大關切的橋段,作為整部電影的高潮,很奇怪為何晚宴內並無任何保安,一眾中產或以上階級的嘉賓毫無反抗的意慾,這是對中產階級的諷刺,也是對伸出援手的諷刺。當然,電影初段就出現了館長伸出援手後被打荷包的事件,到底我們身在其中,又應該如何反應?

更恐怖是,片中這一段藝術家模仿「大猩猩」的高潮故事,原來真有其事。當年俄國行為藝術家 Oleg Kulik曾因為扮演一條狗,並咬傷了參觀民眾,引起社會的軒然大波。這次電影裡藝術家的名字為Oleg,便是來自這位俄國藝術家。而飾演片中模仿大猩猩的行為藝術家,真人卻是專業「猿類模仿演員」Terry Notary,他就是《金剛》和《猿人爭霸戰》的猿人動作教練和特技指導,果真諷刺。

 

當然,片中還有更多更多對日常事情的大小諷刺,難以在此一一闡述。你說,這部《方寸見人心》是否觀影辛苦,卻又反思甚多呢?

 

 

2018-02-27 12:24:38
《戰雲密報》:借古諷今,向特朗普發大炮

Text: Nic Wong

英文片名很簡單:《The Post》,直接告訴你,這部電影圍繞《華盛頓郵報》。再看陣容,史提芬史匹堡執導、湯漢斯、梅麗史翠普主演,加上奧斯卡最佳影片及影后提名,真人真事改編,大概都知它是歷史電影,想講甚麼新聞自由、出版自由、言論自由等等。結果,電影看似很平淡,但決定很重要,歷史很震撼,背後目的很直接,借古諷今,向特朗普發炮。

歷史很複雜,但電影盡量簡單,幾句講完:一份揭露政府黑幕的機密文件,報導抑或不報?當年《紐約時報》報導了一小部分,隨即被禁,那時聲望遠遠不及對手,還被嘲為地區小報的《華盛頓郵報》,又選擇報導抑或不報?湯漢斯飾演的老總,為了新聞自由,為了公眾利益,當然出盡全力撐報導;梅麗史翠普飾演的出版人,喪夫後更要帶領公司上市,被一眾董事局成員看不起的情況下,她卻手握最終決定權,一方面要捍衛新聞媒體的運作,另方面又要考慮最終決定會否影響上市……

說來說去,到底是甚麼非報導不可的機密文件?談談歷史,1971年3月,《紐約時報》專門報導越戰的記者得到這份由國防部長在1967年下令進行越戰研究的機密文件,全份長達幾千頁,關於美國國防部在1945至1966年間,美國政府介入越南政治及軍事的秘密評估報告,牽涉杜魯門、艾森豪威爾、甘迺迪及詹森四位總統任期內的越戰資料,當中不少更是政府極力隱瞞的事實,因而被稱為「五角大樓文件」。這份文件正好證明,美國政府表面上追求和平,實質軍方和中央情報局卻暗地裡擴大戰爭範圍,更有齊暗殺、違反「日內瓦公約」、操縱選舉、刻意在國會前講大話等黑幕有關的證據。

向來有不少關於傳媒的歷史電影,簡單舉幾個例子,前年有得獎電影《焦點追擊》(Spotlight),去年有《以真相之名》(Truth),緊接上映又有《竊密風暴》(MARK FELT)。相對來說,這部電影描述來得平淡,梅麗史翠普所演的出版人,最終決定好像只在一念之間,確實沒有太多舖陳及證據去闡述她的想法,而湯漢斯的角色,就算躁底急進,做事不擇手段,但對於直屬上司(梅麗史翠普所演的出版人)及公司制度(尊重法律意見),他始終沒有一意孤行,反而說服及尊重梅麗史翠普的最終決定,或者他早就看穿了對方會支持出版,但從最終決定來看,那些決定都來得太理所當然,似乎不夠其他作品般那樣高潮迭起。又可能,真理在前,作出歷史決定,根本不用解釋太多。

只不過,作為向特朗普發射的一支大炮,大導演只用上9個月就完成拍攝,借古諷今,諷刺政府打壓新聞自由的話,最終新聞媒體群起肯定會與民同心一齊反抗,當權者亦不會有好下場。今回電影拍得工整而平淡,卻無損背後的遠大意義,哪怕你無視憲法,登基復辟,真理長存,歷史絕對是一面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