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8 VOL: 187
2018-03-06 18:28:21

從一個兒戲念頭開始

 「那時從來沒想像過將來會像現在這樣。」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藝術總監陳炳釗說。回想二十年前創辦前進進之時,只是和幾位志同道合友人搞的小組織,然後一晃眼就二十年;今年一整年,前進進將舉辦一連串的活動,為劇團回顧並前瞻。

Text : Ernus / PHOTO : TPK assisted by Joe(portrait)

時值1998年,香港戲劇界逐漸成熟,不過當時仍以大型劇團如香港話劇團、中英劇團為主,那時候陳柄釗和幾位朋友比較熱衷劇場教育,希望多點走出劇院進行戲劇活動,為了方便申請資源,於是成立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回想那時其實有點兒戲,更沒有深謀遠慮,完全沒有想建立甚麼文化,反而覺得計劃得太長遠是唔有型的。我們只有一些創作野心和欲望,就創辦了前進進,那時叫做工作坊,是希望和觀眾多點互動。」當時前進進申請藝術發展局資助,也花了很長時間解釋這劇團到底做甚麼,可見這樣的組織仍然比較少見。「不過以前要搞得成一件事反而沒現在困難,好像鬆散一點,劇團專業得來又有點業餘,沒有受太多戲劇訓練也可以出來演戲。現在程序複雜了,大家要接受戲劇教育也容易得多。」

前進進的作品向來給人的感覺是很貼近時代,對於香港以至國際社會所發生的議題有迅速而又高手的回應,但這卻從不是陳炳釗刻意經營的氣氛。「我一早有想過這裡可以成為一個文化空間,可能想得太多,但這信念一直沒變,而文化必然會和社會環境緊扣。最初我們和社會議題比較遠,直至我們做香港歷史,06年和董啟章合作,他比我更貼近時代,《宇宙連環圖》和反世貿事件有關,09年的《斷食少女‧K》則是反高鐵。」前進進的空間很自然地吸引了理念相近的創作人進來,像甄拔濤、黃衍仁等,他們各有風格,卻又共同建構了前進進的風格。「到近年大眾開始對社會議題出現疲態,又會發現在我們劇團上演的劇目遠離社會一點。」

相比其他小型劇團,前進進的優勢可能是在牛棚藝術村內擁有自己的劇場,解決了在香港搞藝術必然面對的土地問題,但這優勢,其實也經過多番努力爭取得來。前進進於2001年開始進駐牛棚藝術村,陳炳釗說當年這裡是一片荒地而已。「那時很多劇團開始租用工廠大廈,當時租金沒現在貴,好像比我們更好,因為牛棚有很多限制,很多東西不能做。起初我們只做不賣票的青年劇場,給人很邊緣的感覺。」到03年他覺得是時候將場地專業化,於是主動聯絡香港藝術節,看看可否安排某個演出在牛棚舉行,今日回看,此舉意義重大。「那時藝術節還未試過在康文署以外的場地舉行,但他們商量過後覺得可行,04年就初次在牛棚有節目。不過藝術節的觀眾始終是藝術節的觀眾,不太容易成為我們的觀眾,但我們自06年起開始正式在前進進劇場定時演出,到現在便十多年了。」

劇團要有創作,也要有觀眾欣賞,從一個小劇團發展到今日,觀眾的增長,無論質與量都並非想像中理想。陳炳釗說:「一開始我們搞三至四場演出已經十分困難,到後來累積口碑,06、07年左右已經可以做十場,但到十年之後的今日,仍然是做十場,分別可能只是以前票房會險些,現在穩陣些。」這二十年間像前進進的小型劇團如雨後春筍,百花齊放一定是好事,可是觀眾的增長遠不及劇團成長,形成沒有人希望見到的競爭。「觀眾生活迫人,票價又高,他們一個月看了一齣戲,真的沒有閒暇看另一齣,近年的情況就是這樣。」另一方面,觀眾閱歷多了,對戲劇要求更高,但有部分觀眾會以過於批判的姿態看戲,年資尚淺的創作人要有空間進步,殊不容易。「以前的觀眾會比較尊重創作人,願意從我們的角度了解我們的想法,但現在有些觀眾會有消費者心態,從個人角度希望戲劇能帶給他們想要的東西,他們未必會用『消費者』這字眼,但會不自覺地流露出這樣的姿態。可能有些年輕創作人第二部作品已被大幅抨擊,以前是不會去到這種程度的。」

過去二十年,前進進的作品都十分重視劇本,陳炳釗自言可能是一個限制。「對我來說開始一個創作但沒有劇本只有意念,我會很淆底,雖然是限制但我覺得也是對的,劇本始終是一個核心的座標。」適逢二十周年,前進進將上演兩個不是以劇本出發的演出,打破一下常規,其中一個紀錄劇場《會客室》訪問了一百位香港人,談希望與絕望,嘗試從非創作人的眼中看世界,走出陳炳釗的安舒區,叫人期待。

 

「前進二十年,四季花開」
「劇季‧春」文件展/「劇季‧春」讀劇展(籌款讀劇《奧利安娜》、籌款讀劇《渴求》、《飛吧!臨流鳥,飛吧!》、《宇宙連環圖》)
「劇季‧夏」「我們的時間」系列(陳炳釗《對倒‧時光》、甄拔濤《建豐二年》、馮程程《甜美生活》)
「劇季‧秋」紀錄劇場《會客室》
「劇季‧冬」《西邊碼頭》法國巡演/香港台灣創作交流計劃
詳情:https://programme6.wixsite.com/20andon

issue FEB 2018 VOL: 186
2018-02-23 15:49:20
香港風情畫

近年說起香港的藝術發展,總會先想到市場─博覽會規模愈搞愈大,拍賣也屢見天價,香港的藝術發展是否又是同步?本地的藝術家有否因為市場的發展得益?

Text : 蘇媛

Photo:由一新美術館提供

市場活躍,的確為本地藝術家提供了更多展覽機會,部分更得以與市場接軌。可惜這只限於一些得到畫廊青睞或獲得政府和其他機構資助參加海外展覽的藝術家,大多是比較年輕的。對不少擁有深厚藝術底子、默默耕耘數十載的香港前輩藝術家來說,展覽的機會依然是遙不可及,更遑論是售賣作品了。這些前輩藝術家不少曾在內地接受正統美術訓練,有紮實的功力,來到香港後一邊創作一邊教學,成為香港過去幾十年藝術發展的中流砥柱。目前在一新美術館舉行個人展覽的沈平老師正是其中的表表者。

在《沈平的藝術:兩地畫》的開幕式上,偶遇一位十多年不見的朋友,原來對方已經退休,幾年來一直跟隨沈平老師學畫,對沈老師的教學態度和藝術水平讚不絕口,讓筆者再次覺得,我們對香港資深藝術家—無論是土生土長還是移民—關注實在太少。他們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經歷,對香港有不同的感受,通過他們的作品表達出不一樣的情懷。

沈平老師出生北京,所以名字取了北平的平字,上世紀八十年代移居香港,雖然在北京出生,他卻在新疆生活了十七年,參與兵團的宣傳運動,與黃沙、綠洲、村落、駱駝、礦工、老人、女工為伍,對他來說,新疆也許比出生地更有歸屬感。新疆廣袤的大地和淳樸的民風成為沈平創作最主要的養份,培養出他對環境和人物的興趣和觸覺,他描繪的新疆風景與人物都神態自若,與動物和平共處,一派悠然自得,沒有刻意賣弄新疆的異域風情。作品流露那個時代的特色,但更多沈平老師對地方的情感投射。

沈平對環境與人民生活對興趣和創作重心,一直到他移民香港這個大都市依然沒變,新疆與香港兩個無論在大自然環境還是生活模式都南轅北轍的地方,但沈平依然用平實的筆法,捕捉由本地特色的房屋、街道和市民,包括舊式樓宇、街市、離島村落還是香港大學和立法院富有殖民地色彩的建築物,同樣地,在寫實中流露了一種浪漫情懷。他關於香港的作品幾乎有一種紀錄片的感覺,記錄過去三十年經歷巨大變化的香港風情畫。個展由七個主題構成:人、畜、山、林、水、屋、街,正好概況了沈平藝術的特點,五十多年的藝術生涯中,物是人非,但對地方的情懷從未改變。

一新美術館已經不是第一次舉辦香港畫壇前輩的作品展,去年三月舉辦的《香港前輩由畫家:十方世界》展覽,展出十位高齡畫家的作品。就如沈平,他們許多都是默默耕耘的藝術家,在香港多年教畫創作。在今時今日的香港藝術界,藝術博覽會愈來愈大規模,世界頂級畫廊愈開愈多,就連拍賣史上最昂貴的藝術品都在香港特別展出,大家欣賞藝術品的機會很多,不過,不跟風地展出一些我們也許並不熟悉的香港前輩藝術家的場地還是太少了!

展品中筆者最喜歡的是分別描繪一位新疆老人和一位正在打瞌睡的香港老婦人的作品,簡單直接而生動,兩位老人的神態躍然紙上,看的時候心裏有一種安詳與感動。一位從事藝術工作的朋友在參觀展覽時候表示,感覺看到學生時代的教科書內的插圖。的確,沈平的作品沒有刻意求功,特別是水彩作品,輕描淡寫,有當下社會難有的一種平和感覺,也許正是走過千山萬水、經歷過時代巨變的一代人才會有的特殊情懷。■

《沈平的藝術:兩地畫》
日期:展期到3月3日
地點:一新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