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3-21 12:41:43

iPhone之電影:大導演手機拍戲新趨勢

Text: Nic Wong

人人手上都有部智能手機,iPhone相信佔大多數,閒時都會拍拍短片。如今,iPhone拍大電影都經已是大潮流,很多大導都試過。今個星期又有新作,金像大導史提芬蘇德堡(Steven Soderbergh)用iPhone拍成《瘋·魔》,大銀幕上演。


iPhone X:

《三分鐘》(2018,陳可辛

現時蘋果最新最高規格,就是iPhone X。較早前,蘋果就找來陳可辛合作,利用iPhone X拍攝了短片《三分鐘》,講述一名火車乘務員在過年時,把握火車埋站的3分鐘與孩子見面。有趣是,蘋果的廣告卻沒出現過任何iPhone,但拍攝時卻用上多部iPhone,包括在演員身上、火車車頭、航拍機等等,巧妙利用手提電話的方便度,來取代傳統拍攝器材難以運用的角度點去進行拍攝。

 

iPhone 7 Plus:

《瘋·魔》(Unsane,2018,史提芬蘇德堡)

利用電話鏡頭拍大電影,題材是非常重要,因為鏡頭運用有限制,拍攝效果難免不及正常攝錄機。不過,史提芬蘇德堡聰明地選取疑似精神錯亂的題材,主要取景於精神病院,因此畫面粗糙一點,反而夠真實。

 

iPhone 6S:

《噢呼呼下北澤》(うふふん下北沢,2017,園子溫)

園子溫向來癡線,但有得玩一定玩大佢。受日本中京電視台的邀請,園子溫上年以iPhone在下北澤區取景,拍了連續劇短片《噢呼呼下北澤》(うふふん下北沢),只知第一集約20分鐘,內容圍繞獨立導演拍電影與一眾年輕女孩。

 

iPhone 5S:
《跨性有話兒》(Tangerine,2015,Sean Baker)

想當年,Sean Baker只是新晉導演,但他用iPhone 5S拍攝的《跨性有話兒》,卻是得獎影片,更曾經在辛丹斯電影節大受歡迎。他以3部iPhone 5S拍攝,拍出一個荷里活變性妓女的故事,題材吸引,拍攝亦有趣,難怪備受矚目!

 

iPhone 4:
《波瀾萬丈》(2011,朴贊郁)

韓國導演朴贊郁,向來被譽為是世上第一個完全用iPhone拍攝電影的人。早在2011年,他經已用iPhone 4手機,拍攝出33分鐘的短片《波瀾萬丈》,講述一名漁夫巧遇一名「女鬼」的故事。想當年,此片更奪得柏林影展最佳短片金熊獎,大導果然是大導。

 

其他手機電影:

其實不只iPhone,現在還有很多利用手機或輕巧鏡頭拍攝的電影,最為人熟悉,相信是伊朗著名導演巴納希(Jafar Panahi)的作品《這不是電影》(This is Not a Film)及《伊朗的士笑看人生》(Taxi),分別參加康城及柏林影展,其中後者更奪得柏林金熊獎。由於他被伊朗當局禁止製作及拍攝電影,因此憑著最有限資源,例如手機、車cam等等拍電影,令人不禁反思,究竟「拍電影」的真諦是甚麼?

2018-03-12 11:49:30
《盜墓者羅拉》:寧願買戲票,不肯去投票?

Text: Nic Wong

《盜墓者羅拉》電影版reboot,網上反應麻麻,普遍都說Alicia Vikander飾演的新羅拉不夠性感、不夠吸引,但另一邊廂Game迷卻指出電影跟足2013年reboot遊戲新系列的發展,非常過癮。開畫後一直是每日票房冠軍,幾日內港澳票房經已衝破千萬,剛好星期日投票率只有4成多,持續低落,難道大家覺得買戲票睇戲,好過去投票?

電影一如香港社會一樣,有個女人「好打得」,但未知只是外號、幻想抑或真實,原因不明。《盜墓者羅拉》一個小妮子打天下,明明前段舖陳不夠好打,只是踩單車比一眾男人夠快,戲謔男人而不服輸,但稍一分神就被車輛撞倒。偏偏,她又成功智破老父「遺囑」中的暗示,出發到香港後,先擊退3名嘍囉小偷,然後說服得到吳彥祖飾演的爛醉船夫捨命開船,在怒海中輕鬆逃生,淪為島上的奴隸後,卻又出奇地沒有被島上任何一個男人的侵犯(那堆男人幾年未見過女人呀!),後來再得吳彥祖的幫助下,經歷島上幾次激流的驚險情節,突然變了「金手指」不死身,就像打機連環過關之下,逃離魔爪重遇老父再輕易復仇成功,後來俗套地闖入古墓,終於變成「盜墓者」。

這次的年輕新羅拉Alicia Vikander,當然不及經典的Angelina Jolie。但如果想看性感吸睛碧波蕩漾,恐怕你會失望,就算3D也無補於事。不過,這次羅拉絕非波大無腦,在女權抬頭的大環境下,一眾男人只是奸角,或是支持制度下的幫兇,甚或操廣東話的血淚華工,一行人苦戰足足七年,就連古墓在何方都不知道,最終還是要靠羅拉兩父女過關。老父寧死不屈,更造就羅拉一個年輕女子帶領一眾男人深入古墓,逃出機關,還要手刃奸角,拯救全世界不被病毒感染,結果奸角全死,就只有她一人從古墓瓦礫裡爬出來。男人們都只是「打醬油」,甚或襯托羅拉的身手與智慧,就連鋪路拍下集的幕後大奸角,也是女人⋯⋯

只可惜,觀眾所批評的,不是不夠性感、沒有肉感,就是怒斥劇本的漏洞。當遊戲改編成電影,早已是離地之作,而網上你有你鬧,票房還是每日第一。正如立法會補選投票,有候選人在網上聲勢浩大,計計選票還是未能勝出,大抵是網絡上下的反應兩極。這邊廂一邊罵一邊買戲票,那邊廂卻不見得一邊罵一邊投票,聲言不投票射落海算數。

無論電影抑或政治,再次reboot,其實最想得到甚麼效果?電影以票房行先,訊息暗暗傳送,看得懂就好,看不明就算,最重要還是你去買票入場。政治呢,想證明DQ得到市民的支持還是反對?一切都沒大作用了,或許原因如此,結果超過一半人都不願去投票,寧願去買戲票看戲算吧,至少有個靚仔吳彥祖,沒作用都總算睇得下,但政治層面,卻連半點星味都沒有。這是觀眾的悲哀,也是香港社會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