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8 VOL: 187
2018-03-21 17:05:58

陳大利 WHAT ARE YOU READING?

本期讀書人:陳大利,浸會大學電影系畢業,《葉問》系列及《狂舞派》編劇,最近首次成為導演,自編自導由毛舜筠、呂良偉、凌文龍主演的《黃金花》,候選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導演。

哪些書本對你影響至深?
我向來看很多歷史及哲學書。例如,文聘元《西方歷史的故事》、《西方文學的故事》、《西方地理的故事》、《西方藝術的故事》等等,談及古代神話到現今時代的進程和變化,看完後彷彿清楚了整個世界。然後便開始想了解中國,看過柏楊及錢穆的書,至今依然受用。同時我又很喜歡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兒》,雅俗共賞,人物細緻,同樣很勵志。還有飲茶的《史上最強哲學入門》,如書名一樣史上最強。

有令你一看再看的書嗎?
我讀電影,做電影,當然看過不少電影書。法國導演Robert Bresson《電影書寫札記》當然一定要看,輯錄很多金句,可說是我電影生涯之中的精神食糧。另一本是蘇聯導演Tarkovsky自傳《雕刻時光》,談到電影工作真的好像雕刻一樣,保存後世。另外,電影人一定會看劉天賜的《編劇秘笈》,具體提及很多關於編劇的文字及經驗,對我有很大的影響。

籌拍《黃金花》時候,有否需要看某些書本來參考?
日本一名自閉症患者東田直樹,曾經出過的一本書《我想變成鳥,所以跳起來》,當然是很好的材料,但很多時候自閉症患者的個案,都要靠家訪來了解。反而我在拍攝期間,看到一些由自閉家長親自書寫的日記,道出她們的感受及心聲,更觸動我的心情。

拍攝《黃金花》折騰一段時間,主要困難是?
資金是一個很主要的問題。早在四、五年,我已找到天馬電影的資金支持,本來是個關於師奶計劃復仇殺害小三的故事,後來他們認為難以得到內地市場,風險極大,後來擱下了,我繼續從事《葉問》系列的編劇。後來我再將本來那位師奶的復仇計劃重點,改為她與自閉症兒子的一段情為主,葉偉信看過劇本後亦覺得放棄內地市場也可行,天馬繼續是主要投資者,後來申請過政府作部分資助,亦得到其他公司包括Golden Scene等的支持,最終幸運地成事。

從編劇到第一次做導演,你的感覺如何?最大挑戰是甚麼?
老實說,我從來沒有害怕的感覺,亦因為我在片場長大,不覺得自己是新人。本來做編劇,處理演員等等最麻煩的事情都能夠搞掂。不過親身作為導演,要處理的事情更多,包括對內的美術、對外的資金等等,還要兼顧劇本上的創作和改動,果真要前期做得非常充足,否則難以在現場再提升。

電影發生在屋及很寫實,如何從寫實和電影語言之間中
取捨?
我在屋長大,所以很想自己的第一部電影關於我的成長地方及感情。我不認為這部是藝術電影,也不是真人真事改編,只是取材自閉症患者的一些生活細節。我從電影系出身,走入電影這個工業,內心一直在商業電影與藝術電影之間爭鬥,直至拍《西遊記之大鬧天宮》遇上司徒錦源,重新思考兩者之間的平衡。我的理想目標是Christopher Nolan,既能做到商業電影,卻不失自我對電影的藝術追求,當然沒法子比較,但我希望盡量達到
平衡。■

issue FEB 2018 VOL: 186
2018-02-05 13:13:43
陳詠燊,What are you reading?

Text : Nic Wong

本期讀書人:陳詠燊(Sunnyhahaha),電影編劇(作品包括《常在我心》及《新紮師妹》系列等)、愛情專欄作家、專上學院電影編劇科講師、客串式電台節目主持。最新著作《不要成為愛到男人承受不了的那種女人》熱賣中,首次執導的電影《萬水千山縱橫》及編劇的《逆向誘拐》亦將於今年內上映。

喜歡的作家?

劉以鬯。他的短篇小說集,很震撼我的心靈,看完才知道原來文字可以這樣用,排版可以這樣厲害,文學創作可以這樣強勁。此外,小時候,畢華流、林振強及柴門文這幾個名字,都非常影響我。

哪些書本對你影響至深?

還記得中學時期,金庸小說影響我很大,特別是《神鵬俠侶》及《射雕英雄傳》,那些人物的感情關係,為我寫劇本時帶來很多例子。另一本影響我很深的書是,陳慧的《拾香紀》,或者香港人才有共鳴,那種連繫香港的歷史,每一章節帶來每一個人,地道之餘又有血有肉。此外,近年我有份教編劇班,經常翻看《先讓英雄救貓咪》這本功能書,教我很多荷里活電影的方程式,如何很工整地講故事,讓我深信做好基本功,才有好的創作。

正在讀甚麼?

一行禪師《怎麼愛》。此書給我很多啟發,對我寫愛情專欄很有幫助,可以從中「偷到」不少靈感。

對你來說,閱讀是甚麼的一回事?

閱讀是對自己的了解,對自己的探索,從而看出你喜歡甚麼,不喜歡甚麼,是否願意接收書本給你的一切。經常覺得,書櫃就是代表著你的性格、你整個人如何組織起來,所以這是一場跟自己探求的旅程。

下本想讀的書是甚麼?

陳雲、甄小慧《殖民地美學》。陳雲是我在嶺南大學讀中文文學碩士的老師,他這本書我買了很久,卻一直未看。當日我對他的課堂很著迷,很欣賞他的分析,此書提及殖民地時代的建築,政府經過很多計算,如何從文化角度帶來一棟建築,只可惜現今太即食,很多建築物都像完全未考慮長遠發展。

現在人們常看網絡文章,為何堅持出書?

我始終覺得,上網看文章的人,與購買印刷書的讀者,是兩個不同的市場,當然兩者有交疊,但是我始終深信印刷書有必然性存在的價值,看書的感受也不同。近年我寫文章理念雖然不變,但寫法卻有點改變,更多時候探討人生,能夠好好地面對人生得失及自處,才能夠處理好愛情、家庭、人際等關係,特別在文末加入一些人生道理,希望讓讀者有所得著。

經已轉型多時的你,為何想再投身電影行列?

其實我的心一直沒有離開電影,只可惜十年前香港電影業北移,我不想北上,於是暫時轉行及轉型。直至近幾年教編劇班,一直希望想再從事電影,因為電影好像是一種毒癮,結果籌備幾年的自編自導電影《萬水千山縱橫》,終於在今年中上映。

作為愛情專欄作家,情人節會怎樣過?關於情人節,有甚麼想特別提醒讀者?

老實說,我和太太一起超過二十多年,只會簡單地度過,始終情人節是個賺錢的節日。如果情侶只是一起了一、兩年,中計還是可以的,也代表著某種價值,但長遠而言,其實每個人都應該找一個能夠讓自己在情人節做回自己的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