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3-24 22:27:27

《瘋· 魔》:黐線社會下,扮黐線可能有用…

Text: Nic Wong

簡單一條問題:如果你被禁錮在精神病院,人人都說你癡咗線,有理說不清,如何逃脫?又,另一條問題:如果你被癡線佬禁錮,你又如何氹掂對方放你走?《瘋· 魔》就是針對這兩大問題。

故事非常簡單,Netflix《王冠》女主角Claire Foy,今次不做英女王,卻是一名OL。劇情一開始就說,她離鄉别井到新地方展開新生活,經常疑神疑鬼,一夜情打得火熱之際突然叫停,都以為被跟蹤,於是走去尋求心理輔導,沒看清楚就填了form、簽了名,結果「被送到」精神病院。醫生、護士、警察,人人都說你癡咗線,等完一日等七日,真的逼到人都癲,結果忍不住打傷院友,打傷護士,無了期禁錮,直至你的保險公司不再付款。

沒錯,一切都是保險金。精神病院強行呃人入院(其實你未睇清楚就簽名,警察揸正來做都沒辦法,一不小心就入了院),全因想呃你那些保險金,因為你又不用付款,保險公司也不會查清楚,通常幫你付款幾日診金留院費,到你真的確診並長期留院,才問精神病院拿醫生證明。所以,精神病院鑽法律漏洞,逐個逐個「病人」呃幾日,都足夠它支撐日常開支了。結果,你又有何辦法?何況,你真的忍不住打人呢。

慢慢看下去,你明知精神病院呃人,但又好像覺得女主角真的精神錯亂,憤世嫉俗又EQ極低,一直又看不到那個跟蹤者。然後,電影中段突然一轉,跟蹤者忽然出現,更成為精神病院男護士之一,最貼身的跟蹤,甚至開始殺人……

接著,劇情講到精神病院七日已過,跟蹤者改為禁錮女主角到密室之內,叫天不應,叫地不聞,面對黐線佬當前,你還想跟他說道理?結果女主角出盡法寶,試圖說服他、討好他、嘲笑他,到最後說了一大段對愛情及性愛的歪理,成功引發出另一段重要情節。有時候,真的想想,在這個黐線社會下,一個個黐線佬當前,想成功逃離魔爪,有時只有扮黐線博一博,否則說更多的道理,其實作用不大。

最終電影拍完出來,未知整個劇組人員包括宣傳部,是否想到這種黐線的道理。竟然,《瘋· 魔》的宣傳語是:「倘若你被《訪· 嚇》的創意和氣氛驚訝得目瞪口呆,《瘋· 魔》定必能給你更喚然一新的震撼刺激!」要知道,其實這兩部電影是沒有任何關係,製作班底也不是同一班人,當《訪· 嚇》獲得今屆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獎後,慘被行內人一致狂抦。除了因為想走偏風博一博,否則真的想不到有何幫助,更何況戲名兩個字中間的那一點「.」,都要跟到足……

結果,《瘋· 魔》的觀後感,一如《訪· 嚇》那般兩極化。有些人覺得還可以,有些則瘋狂地像惡魔般批評,說甚麼全iPhone只為gimmick,導致畫面粗糙、鏡頭運用差勁、製作過於簡陋,故事則老土而單薄等等……

黐線社會下,人人都要扮黐線,有時可能成功,有時可能死得更快……

2018-03-22 13:50:30
《莫莉遊戲》:賭片從未賭輸過

Text: Nic Wong

想不到,Jessica Chastain主演的《莫莉遊戲》(Molly's Game)上映兩星期後依然有不少場次,明天星期五依然有20間戲院上映,當中更有不少夜場,就算是非一般「賭片」,依然有市場。

老實說,《莫莉遊戲》這個片名改得超差,跟隨大陸片名的直繹,誰人是莫莉不再緊要?想食《飢餓遊戲》的感覺?看這部電影,其中一大原因是Jessica Chastain,又或者金牌編劇Aaron Sorkin的第一次執導。Jessica Chastain好戲不用說,她在戲中性感換衫無數,也挑不起你的性癮,反而那條賭癮,卻是按捺不住。

我發現,香港人很喜歡賭片。特別是TVB近幾個「道地星期日影院」,由上個月尾開始,分別是《賭聖》、《賭俠》、《賭俠Ⅱ之上海灘賭聖》和《賭俠1999》,依然樂此不疲。那些老土到爆,爛到癲的橋段,如今重看卻是神級,笑聲不斷。還以為今個星期日終於再播《賭俠大戰拉斯維加斯》,至少都食一食重播《流氓大亨》大結局尾水嘛!結果,失望了,今個「道地星期日影院」不再「賭俠」,不是《中華賭俠》的古天樂,而是《一個好爸爸》的古天樂。相信再看一系列「賭俠」,好像《賭俠2002》、《賭俠之人定勝天》等等的話,看來又要再等一會。

說了一大餐賭片,真覺得香港人很喜歡賭片。任你有多討厭王晶,他多年來的電影尤其賭片,大收旺場,《賭城風雲》1至3集,最差那部都過2千萬呀,衰鬼!近年港產賭片欠奉,但相信觀眾想看的賭片的心依然常在左右,因為賭仔心態從未熄滅。最記得,當日滿載散場馬迷的九巴失事造成不少傷亡,但更多馬迷說沒有害怕,繼續入場賭馬,可能他們深信,橫掂都是運氣使然,有運的話,坐車不用怕;沒運的話,輸了馬仔如同輸了生命,反轉亦然,畢竟人生沒希望,冇得賭等同奪去他的生命。

真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想看賭片而入場看《莫莉遊戲》。不過,莫莉這一場真人真事的遊戲,其實沒有甚麼賭檯技巧,沒有甚麼特異功能,只是開賭局給美國上流社會,力求生存。想當日希望公平競爭,在滑雪場上力爭長短,只可惜沒有賭博,卻輸給了運氣。於是,她希望憑個人才智再戰一場,策略賭局而不參與賭博。當然,她的人生就是一場賭博,做任何事都在踩界,又或者她根本沒有不去賭一舖的空間,搵食啫,犯法呀,何況她不想連累人,結果自己吃苦頭更多。

人生就是這樣。你不愛競爭,但競爭會找上你;你不愛政治,但政治會找上你;你不愛賭博,但賭博會找上你。賭片依然是有相當的魅力,即使《莫莉遊戲》不是一部好正常的賭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