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4-06 16:52:02

從《再見螢火蟲》細看高畑勳、宮崎駿的「亦敵亦友」

Text: Nic Wong

日本動畫大師高畑勳逝世,但世人認識他的程度,肯定不及他的後輩宮崎駿。常說「既生瑜,何生亮」,偏偏用以形容高畑勳、宮崎駿並不適合,反而多年來都是「亦敵亦友」,由當年《再見螢火蟲》說起,更為貼切。

如果看過《再見螢火蟲》,大概你都會不禁落淚。普遍都說,它是一部反戰意識強烈的動畫,偏偏高畑勳就說過它沒有刻意傳遞反戰思想,只想用故事來影射出社會現象。如果你問高畑勳與宮崎駿之間,他也不會說是一場戰爭,也沒有好戰反戰與否的評論。

只不過,想當年《再見螢火蟲》卻富有很獨特的象徵意義。1988年4月16日,高畑勳《再見螢火蟲》與宮崎駿《龍貓》同日上映,二人共同創辦的吉卜力工作室竟然用這兩片來個正面對決。當然,這是他們的共同意思,希望刻意擺出競爭的姿態,製造話題性,亦正如吉卜力的另一創辦人鈴木敏夫的想法,原來吉卜力工作室的創作初衷,正是「高畑勳、宮崎駿兩人專用的創作平台」。

據說多年之後,五年前的2013年,本來也有同樣的安排。當時高畑勳、宮崎駿同樣聲言退休,一個拿出告別作《輝耀姬物語》,一個拍出《風起了》,高畑勳曾經希望重現1988年的傳奇對決,只可惜後來他的工作進度太慢,最終《風起了》先上映,《輝耀姬物語》遲了好幾個月。

 





到底二人之間又是否既生瑜,何生亮?先說一下背景,高畑勳比宮崎駿年長五歲,入行也較早,六十年代在東映認識了當時的新人宮崎駿,他就曾經說過:「我碰見宮崎駿時,他還是個新人,但他表現出的巨大才華和潛力,讓我讚歎不已,於是我便提議讓他參加我的電影項目,慢慢培養。」結果,高畑勳就在1968年拍攝處女作《太陽王子霍爾斯的大冒險》時,開始與宮崎駿合作,1971年一同離巢,1984年在鈴木敏夫的協助下,他與宮崎駿一同創辦了吉卜力工作室。

可惜,一直以來,後輩宮崎駿的作品都比前輩高畑勳大賣,高畑勳反應最好的《百變貍貓》,觀影人數325萬,但與宮崎駿《千與千尋》、《哈爾移動城堡》、《崖上的波兒》、《風起了》等等過千萬人次入場,真的相距甚遠。

不過,高畑勳從未因此與宮崎駿不和。早年,高畑勳曾經因為票房不好而放棄擔任動畫監督的念頭,但在宮崎駿的遊說下,又擔任《歲月的童話》的監督。直至近年,高畑勳接受訪問坦言:「人們認為是我發現了宮崎駿,其實不是這樣。確實,只要我當導演就讓他擔任最核心的主創,這段時間蠻長的,這期間他自己學會了導演技巧,倒不是我教的。」

當然,兩個不同個體的創作人,理念上多少有所分歧,高畑勳曾說過不同意宮崎駿採取的「代入式情感投射」,讓觀眾從主角的角度來觀察世界,自己傾向於「體諒式情感投射」的創作方式,希望客觀性地讓觀眾保持判斷力和理性的作品。又,高畑勳不喜歡宮崎駿宣布退休過於高調,一直覺得導演不拍就是退休,不用太大動作。不過一直以來,他又很感激宮崎駿揹起吉卜力工作室的經營重責,讓他可以安心創作,彼此都是有緣相識的朋友、夥伴等等。

試想想,大家同一公司下,有多少前輩千方百計用盡方法,務求保著自己的位置,卻又阻止後輩向上,甚或明知實力有所差異,卻又無法承認這一點?再者,二人如此出色,又為何不分家?從電影上,從動畫上,從現實上,我們看得太多了。作為前輩,高畑勳多年來忠於自己,與宮崎駿亦敵亦友,互相尊重又幫助對方,即使從商業上的角度而言,他的作品比後輩遜色,但他擅寫日常生活的細緻複雜,對人情冷暖的社會現實,更能觸動觀眾的傷感。再看《再見螢火蟲》,眼淚依然掉下來呢。再會了,高畑勳大師。

 

issue APR 2018 VOL: 188
2018-03-28 15:58:58
《挑戰者1號》勁過「挑戰者號」

Text : Nic Wong

實不相瞞,我一開始看見《挑戰者1號》,隨即想起電影《太陽神13號》,然後又想起「挑戰者號」穿梭機,還以為這是一部太空片。結果,史匹堡沒有帶領我們上穿梭機,卻好像和大家一同打機,進入比太空更貼近的虛擬世界。

電影橋段不算複雜,改編自同名原著小說。未來地球貧富更加懸殊,但窮人依然有得打機玩VR,齊齊進入虛擬世界Oasis。既然生活苦困,打機無煩惱,但愈打愈課金,愈窮愈見鬼。適逢Oasis創辦人離世,給予機迷一大希望,彷彿叫大家Don't Look Back In Anger,鬥快搵到3個「彩蛋」,打贏晒所有大佬,就有五千億遺產,接管整個遊戲的控制權。當然,全民一齊打機,好似達哥的打機達人紛紛出手,但另一邊廂為Oasis遊戲提供觸感裝備的大企業,又想伺機吞併遊戲,斥資組成玩家軍隊,真正「又要威又要戴頭盔」,齊齊爭彩蛋打大佬。不難預料,素人sss在Oasis打贏一兩個大佬後,無論在遊戲裡面,抑或遊戲外的真實世界,都遭遇大企業的致命追殺。

打機打到被追殺,本身這條橋已有睇頭。更恐怖是,大概一半時間都是遊戲世界,就像Final Fantasy畫面一樣,真不知道史匹堡如何執導。只不過,這種真實和世界,跳出嚟又跳返入去,又幾合理(有少許bugs尚可接受),你又可以咬史匹堡食嗎?更更恐怖是,原著本身就是瘋狂地向7、8、90年代的流行文化致敬(包括史匹堡電影),橫跨時代兼各國,這邊有電影《回到未來》加《閃靈》場景,那邊有動畫《高達》、《亞基拉》元素,耳邊更響起Bee Gees〈Stayin' Alive〉、Joan Jett〈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劉德華〈我恨我痴心〉原版)等歌曲,這裡只是一小部分,戲內百倍奉送,的確是一次對3D電影觀賞的全新體驗。

本來,日夜逃到虛擬世界是件美事,電影呈現得極具娛樂性之餘,史匹堡又要帶點對現實的批判,更更更恐怖是,他真的拍得到出來呀。你說,《挑戰者1號》怎能不勁過「挑戰者號」穿梭機升天?

《挑戰者1號》
上映日期:3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