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02 18:19:54

駱振偉,WHAT ARE YOU READING?

Text : Nic Wong

本期讀書人:駱振偉(Thor),ViuTV藝人及節目主持,曾經是電台DJ、歌手。近日與蘇民峰、陳嘉倩合作,主持旅遊資訊遊戲節目《嚮導玩》。

喜歡的作家?
最鍾情是村上春樹,他大部分作品我都看過,例如《挪威的森林》、《海邊的卡夫卡》等。每一次看,都驚覺他可以將人性悲痛描寫得很好,所創作的世界,普通人未必體驗到。正如我們看電影、演戲、唱歌等,有些經歷無法親身體驗,他卻能夠帶你去進入那個世界,體驗那種悲痛及經歷,彷彿經歷了那個人的故事,很有趣、很重要。

哪些書本對你影響至深?為甚麼?
中學年代所看的一本小說—彭浩翔的《全職殺手》。我名字Thor的由來,正是從這本書出現,因為這本書的主角,一個叫O,一個叫Tok(又名Thor)。我小時候很沒自信,中三、四時經常與留級學生一起玩,他們比我成熟,覺得自己更廢。後來遇到這本書及商台同名廣播劇,電影版的Thor由劉德華飾演,那個角色很狂妄自大,那時我很想成為他,覺得人需要一定程度的狂妄自大,才不會錯過做一些自己想做的東西,到這刻某程度上我依然認同的。

下本想讀的書是甚麼?
Rosemarie Jarski《The Funniest Thing You Never Said》。它集合很多美國棟篤笑高手的笑話,例如較早前犯了官非的Louie CK,甚或是David Letterman。基本上它已經分門別類,講述如何構思一個笑話,有些是work jokes、有些是family notes,有些講國家宇宙等等。為何美國可以寫到如此好笑的笑話,香港卻沒人研究?

有令你一看再看的書嗎?為甚麼?
我不時翻看一些哲學書,如《The Pig that Wants to Be Eaten》,由Julian Baggini所寫。當中提到一些有趣哲學問題讓我重複反思以前人們提出來的哲學實驗,而這本書提出了100個不同狀況下人們的多種想法及可能性,讓人不停反思本身自己相信的那套哲學。無論你之前看過、未看過、甚至經歷過一些事情後再翻看,哲學書總是令你發現很多東西,跳出框框地思考,當中沒有絕對,實際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對你來說,閱讀是甚麼的一回事?
閱讀是一個最容易將你帶去另一個世界的方法,從而去認識自己、了解自己。書本和電影很相似,但書本更勁,只有文字,就連畫面都沒有,單靠你的想像、經歷、幻想,來創作故事的世界,真是由自己出發。

幾乎每個FB post都有很多創作hashtag,有沒有計劃出書?
我本身不是一個喜歡玩social media的人,玩hashtag卻是我的動力,希望帶給支持者一些歡樂,這也是我做主持,甚至想做棟篤笑的原因,開心是最重要的。當然我也想過出書,但能力有限,只怪讀書太差,執筆忘字,真覺得自己不是文人。我始終覺得,寫書是一個神聖工作,不想玷污它。■

issue APR 2018 VOL: 188
2018-03-29 15:59:53
阮文泰,What Are You Reading?

Text: Nic Wong

本期讀書人:阮文泰,藝名為「專家Dickson」。嶺南大學中文系畢業,之後加入毛記電視廣為人知,並出過《愛情的二十二道陰影》及《單身狗糧》書本。

 

喜歡的作家?

我喜歡的作家跟喜歡的女神一樣多,費茲傑羅、村上春樹、保羅科爾賀等等,都是我心目中的寫作達人。若說近期最愛,則是吉川英治,事關我正追看《新書太閣記》。吉川英治的著作經常被改編為漫畫,如井上雄彥《浪客行》是改編《宮本武藏》,聽說橫山光輝的《三國志》亦是取材自《三國英雄傳》。原因可能是其作品言簡意駭,寥寥數語便將事件娓娓道來,沒一個字是多餘的,再者,他對人性的看法,也令讀者獲益良多。

有令你一看再看的書嗎?

《生命戰士的智慧秘笈》。令人一看再看的書,通常是故事性弱(故事性強的書必定記得細節,無需再看)。這本書並無故事可言,但每頁都述說一個道理,而每個道理都可應用在人生之中。每當心情鬱悶或糾結難解,我便會重讀此書。


正在讀甚麼?

如上文所言,近期正在看吉川英治的《新書太閣記》。本書紀錄豐臣秀吉由窮人變成一城之主的故事,當中講述許多官場道理。例如書中有個學者叫光秀,能夠看穿世局變化及明爭暗鬥,作者形容他︰「對人類而言,視力只要能夠看見人的外表即可,如果連一般肉眼都無法看見的黴菌、小蟲、灰塵都看得到,那無疑是一項不幸。」現今職場,亦是如此。


針對愛情方面,你有否特別看過一些書本作研究?

有段時間我不停研究兩性關係,當時最紅是《把妹達人》。每個人都需要看這本書,因為它紀錄了作者由孤獨無伴到逢女必愛的心路歷程及反思。不過,我不建議大家用書中方法追女仔,並非無用,只是令你變得不像你。當你愛的人發現你在演戲,而真實的你卻非她所愛,最終亦不會有好結果。




近年涉獵電視、電影、唱片,未來還希望嘗試甚麼範疇?

成為作家向來是我的心願。我加入《100毛》的原因,其實是希望有朝一日透過白卷出版社出書,結果機緣巧合下成為專家Dickson,得到Dickson的眷顧,以「偽人」身分出版了《愛情的二十二道陰影》及《單身狗糧》。站在我的角度,我不太想嘗試新範疇,反而想做好現有的事,寫本好作品。


愈來愈受歡迎,有沒有認真想過「脫毒」這問題?

「脫毒」一事,可遇不可求,難言計劃,聽天由命吧。

***完整訪問請參閱2018年4月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