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10 14:36:06

傳媒樂土哪裡尋 邵美君、韋羅莎、葉康婷

教育局懷疑以政治理由審查中學歷史課本,刪去傳媒「監察政府和揭露社會問題」的字眼,引發全城非議。而提到近年本地傳媒的異變,其實又豈止這一樁?宏觀的,有紙媒不景、網媒盛行、KOL崛起;微觀的,尚有同業競爭、營運壓力、工資過低、前線與高層矛盾等問題。內憂外患,暫未置記者於死地,但足以衝擊專業底線、殆盡精神,令有心人徘徊於「留守還是逃亡」的邊緣。「當傳媒無樂土,公眾亦受牽連。」舞台劇演員邵美君、韋羅莎(Rosa)和葉康婷(Jenny)想藉合演風車草劇團新劇目《新聞小花的告白》,從局外深入局內,聆聽傳媒的職場哀歌,也為人為己想對策,應付「真亦假時假亦真」的亂象。

Text : Ko Cheung Photo : TPK

我們都逃不過新聞的影響力
縱我們都逃不過新聞的影響力然傳媒是資訊發佈的主要媒介,影響著公眾的知情權和價值觀,可是卻無多少人真正留心唇齒相依的關係。香港影視界過去曾推出如《神行太保》(1989)、《A1頭條》(2004)、《第三類法庭》(1994)和《導火新聞線》(2016)去喚起市民關注,無奈熱潮總是快來快去,難以為繼。

「我們身為資訊接收者,但新聞意識確不算高。」阿君、Rosa和Jenny不諱言,過去社會相對安穩、政治紛爭不多,所以大家看待新聞的態度也輕率,那些「不喜歡看新聞,似乎與己無尤」、「開電視聽下聲,沒仔細分析內容」、「當故事望下,水過鴨背」的情況,常有發生。
然而,隨著自身成為活在鏡頭下的公眾人物,加上見證傘運後的時局變更,他們覺醒昔日的新聞冷感很愚昧,並領略言論自由如兩刃刀,有其可貴也可怕的力量,「舊時新聞實事求是,但家下『標題最大』,常以誇張語句搶眼球。我偶然碰到獵奇型的記者,改動訪談字眼去支持文章說法,這令我思疑『報道』是為了公眾知情,還是追求點擊率?」阿君皺眉頭說。Jenny緊接舉例,「近來我讀『石棺藏屍案』,明明同一個案發現場,媒體A跟媒體B的轉述差異很大,唯有自行上網找資料再分析,不過某些看似可信的內容,是來自網民非傳統媒體,又擔心有問題,實在搞不清甚麼可信。」Rosa聽罷,嚴肅點頭,「譬如金像獎頒獎禮上,嘉賓的講辭被誤讀,事發時我身在會場所聽的,跟離場後獲取的資訊,意思竟然離天萬丈,親睹各方說法不一對當事人構成的影響,讓我恐懼:如此小事也被瘋狂扭曲,那麼其他國家大事,牽涉政黨、權貴的利益,又會被怎樣竄改?世事又可有『真相』?」


用創作去為時代解惑
數不盡的問號,觸動三人的神經,恰好前陣子,跟導演陳曙曦和編劇黃國鉅商討新劇,大家談起《漁港百年夢》的媒體議題,齊齊靈機一觸,想到將社會觀察、個人經驗,轉化成新作《新聞小花的告白》的故事,通過講述資深新聞從業員轉型政客的Rita(邵美君 飾)接獲某宗「新聞猛料」後,跟已成傳媒中流砥柱的舊生Rebecca(韋羅莎 飾)交手,以及主播新人Rachel(葉康婷 飾)無意惹起的衝突,還有新興網媒、同業和和政黨之間的角力,從不同世代、人物的處境與立場出發,揭示業界的流弊、記者的掙扎,思辨何謂「唯真為善」,傳媒與公共關係如何平衡,硬新聞(Hard News)和軟新聞(Soft News)怎樣同具殺傷力,還有傳媒的道德與責任等要點。


良心會告訴你何謂真相
「在同一個行業待久了,不代表就懂得拿捏公義,反之,時代急變、個人身份、位置轉換,會構成不自覺的盲點。」阿君說Rita一角,之所以參考立法會議員劉慧卿的際遇為藍本,並非想去評論對方的得失,而是想借用她由記者到政客的過渡,帶出一個人的狀態換位,會影響「對與錯、是與非」的觀點判斷。站在十字路口,我們該怎樣抉擇?「問你的心。」作為母親的阿君認為,新聞談的不止是資訊傳播,還關乎社會的心性教育,「傳媒的言行反映當下風氣與人性取向,我教孩子時,除了由數據和資料出發,培育他的獨立思維之外,更著緊教導他多去理解、感受不同人的處境,從而做出恰當的決定。當你懂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已能避免好些難堪的事發生。」

Jenny認同觀點,「我演的新人Rachel,看似天真無爭、非常熱血,卻也有其問題:就是疏忽大局,淪為某些人的棋子,衍生不必要的問題。雖說她也無辜,但放諸現實,成長於網絡世代的一群,有時過份自我,強調『Me、Me、Me』,往往會妄顧了環境,或行使錯誤的正義,為人帶來傷害。」由Rosa飾演,堪稱「媒體夾心人」的中層記者Rebecca就深陷入此狀態,「她時常質疑自己不顧上司反對,堅持發佈震撼新聞消息,甚至跟政黨和網媒以不尋常手法作業,究竟真的是爭取公義,還是受不自知的利慾心驅使?」Rosa疑問。


這觸發Rosa思考到「Decency」的問題,「無論劇中Rebecca面對的困局,還是現實中媒體對受訪者的傷害,以及公眾輿論為人造成的壓力,幾乎都緣於人與人之間缺乏了『關懷』、『體諒』的自覺,大家總將個人慾望放到最前,沒有誰肯放下自己,先理解對方的需要、細聽對方的難處,處事老持著『我要,我想,我理得你』的態度,久而久之,裂痕就開始於不同關係中產生。更可悲是,愈出位、核突、低俗和爛的事情,往往愈深得人心——這種形勢之下,社會怎可能向好發展?」

三人為現象痛心,也直言作為傳媒外行人,未必有能力單憑一部舞台劇,扭轉每況愈下的生態,「但我們作為社會一員,眼見現象傾斜絕對得發聲,力量再渺小,也可嘗試運用僅有資源,在本身的崗位上陪同觀眾,一起用我們的眼睛去觀察、判斷,發掘最貼切真相的事實。」他們如是想。■

 

日期: 5月25至27日,6月1至3日(8pm)
日期: 5月25至27日,6月1至3日(8pm) 5月26至27日,6月2至3日(3pm)
地點: 葵青劇院演藝廳
票價: $340 / $260 / $200 // $320 / $240 / $200(5月27日及6月3日8pm)

issue MAR 2018 VOL: 187
2018-03-06 18:28:21
從一個兒戲念頭開始

 「那時從來沒想像過將來會像現在這樣。」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藝術總監陳炳釗說。回想二十年前創辦前進進之時,只是和幾位志同道合友人搞的小組織,然後一晃眼就二十年;今年一整年,前進進將舉辦一連串的活動,為劇團回顧並前瞻。

Text : Ernus / PHOTO : TPK assisted by Joe(portrait)

時值1998年,香港戲劇界逐漸成熟,不過當時仍以大型劇團如香港話劇團、中英劇團為主,那時候陳柄釗和幾位朋友比較熱衷劇場教育,希望多點走出劇院進行戲劇活動,為了方便申請資源,於是成立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回想那時其實有點兒戲,更沒有深謀遠慮,完全沒有想建立甚麼文化,反而覺得計劃得太長遠是唔有型的。我們只有一些創作野心和欲望,就創辦了前進進,那時叫做工作坊,是希望和觀眾多點互動。」當時前進進申請藝術發展局資助,也花了很長時間解釋這劇團到底做甚麼,可見這樣的組織仍然比較少見。「不過以前要搞得成一件事反而沒現在困難,好像鬆散一點,劇團專業得來又有點業餘,沒有受太多戲劇訓練也可以出來演戲。現在程序複雜了,大家要接受戲劇教育也容易得多。」

前進進的作品向來給人的感覺是很貼近時代,對於香港以至國際社會所發生的議題有迅速而又高手的回應,但這卻從不是陳炳釗刻意經營的氣氛。「我一早有想過這裡可以成為一個文化空間,可能想得太多,但這信念一直沒變,而文化必然會和社會環境緊扣。最初我們和社會議題比較遠,直至我們做香港歷史,06年和董啟章合作,他比我更貼近時代,《宇宙連環圖》和反世貿事件有關,09年的《斷食少女‧K》則是反高鐵。」前進進的空間很自然地吸引了理念相近的創作人進來,像甄拔濤、黃衍仁等,他們各有風格,卻又共同建構了前進進的風格。「到近年大眾開始對社會議題出現疲態,又會發現在我們劇團上演的劇目遠離社會一點。」

相比其他小型劇團,前進進的優勢可能是在牛棚藝術村內擁有自己的劇場,解決了在香港搞藝術必然面對的土地問題,但這優勢,其實也經過多番努力爭取得來。前進進於2001年開始進駐牛棚藝術村,陳炳釗說當年這裡是一片荒地而已。「那時很多劇團開始租用工廠大廈,當時租金沒現在貴,好像比我們更好,因為牛棚有很多限制,很多東西不能做。起初我們只做不賣票的青年劇場,給人很邊緣的感覺。」到03年他覺得是時候將場地專業化,於是主動聯絡香港藝術節,看看可否安排某個演出在牛棚舉行,今日回看,此舉意義重大。「那時藝術節還未試過在康文署以外的場地舉行,但他們商量過後覺得可行,04年就初次在牛棚有節目。不過藝術節的觀眾始終是藝術節的觀眾,不太容易成為我們的觀眾,但我們自06年起開始正式在前進進劇場定時演出,到現在便十多年了。」

劇團要有創作,也要有觀眾欣賞,從一個小劇團發展到今日,觀眾的增長,無論質與量都並非想像中理想。陳炳釗說:「一開始我們搞三至四場演出已經十分困難,到後來累積口碑,06、07年左右已經可以做十場,但到十年之後的今日,仍然是做十場,分別可能只是以前票房會險些,現在穩陣些。」這二十年間像前進進的小型劇團如雨後春筍,百花齊放一定是好事,可是觀眾的增長遠不及劇團成長,形成沒有人希望見到的競爭。「觀眾生活迫人,票價又高,他們一個月看了一齣戲,真的沒有閒暇看另一齣,近年的情況就是這樣。」另一方面,觀眾閱歷多了,對戲劇要求更高,但有部分觀眾會以過於批判的姿態看戲,年資尚淺的創作人要有空間進步,殊不容易。「以前的觀眾會比較尊重創作人,願意從我們的角度了解我們的想法,但現在有些觀眾會有消費者心態,從個人角度希望戲劇能帶給他們想要的東西,他們未必會用『消費者』這字眼,但會不自覺地流露出這樣的姿態。可能有些年輕創作人第二部作品已被大幅抨擊,以前是不會去到這種程度的。」

過去二十年,前進進的作品都十分重視劇本,陳炳釗自言可能是一個限制。「對我來說開始一個創作但沒有劇本只有意念,我會很淆底,雖然是限制但我覺得也是對的,劇本始終是一個核心的座標。」適逢二十周年,前進進將上演兩個不是以劇本出發的演出,打破一下常規,其中一個紀錄劇場《會客室》訪問了一百位香港人,談希望與絕望,嘗試從非創作人的眼中看世界,走出陳炳釗的安舒區,叫人期待。

 

「前進二十年,四季花開」
「劇季‧春」文件展/「劇季‧春」讀劇展(籌款讀劇《奧利安娜》、籌款讀劇《渴求》、《飛吧!臨流鳥,飛吧!》、《宇宙連環圖》)
「劇季‧夏」「我們的時間」系列(陳炳釗《對倒‧時光》、甄拔濤《建豐二年》、馮程程《甜美生活》)
「劇季‧秋」紀錄劇場《會客室》
「劇季‧冬」《西邊碼頭》法國巡演/香港台灣創作交流計劃
詳情:https://programme6.wixsite.com/20an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