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15 17:43:53

紅酒屬火?

Text : Ivan Wong

身邊所認識的老外們(自認中國通除外),對近代中國人的堪輿學問無不嘖嘖稱奇,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的當然是它玄之又玄、甚麼都可以自圓其說、甚麼都沒有絕對、黑可以是白而白又可以是黑……說到愛喝酒的他們,摸著酒杯底時,最常問的是這切身的問題:到底葡萄酒在金、木、水、火、土五行中屬哪一行?

以一個對葡萄酒有基本認識的西方人來說,他們都較傾向把葡萄酒定性為水或土,原因很直接,水與土,都是製造葡萄酒所要強調的terroir(風土氣候)中主要元素,是葡萄酒風味的主要命脈。但堪輿學問反映的是中國人的價值觀念,對於紅酒,著眼點在於它的顏色與特質及給人的觀感,有說基本上酒精屬火,一切含酒精的飲料就都屬火,紅色屬火,喝了紅酒後又多會面紅耳亦,就更是火上加火了。 ◎ 以一個對葡萄酒有基本認識的西方人來說,他們都較傾向把葡萄酒定性為水或土,原因很直接,水與土,都是製造葡萄酒所要強調的terroir(風土氣候)中主要元素,是葡萄酒風味的主要命脈。但堪輿學問反映的是中國人的價值觀念,對於紅酒,著眼點在於它的顏色與特質及給人的觀感,有說基本上酒精屬火,一切含酒精的飲料就都屬火,紅色屬火,喝了紅酒後又多會面紅耳亦,就更是火上加火了。 

火上加火!風水學說又有所謂火燒旺地,那大概是常把「明天會更好」當口頭禪的超級樂觀者的好朋友,既然經歷火災之劫,埋怨也沒用,不如向好方面想,一把火,可以把所有不祥之物驅除殆盡。「火旺」之地加州葡萄酒產區Napa Valley,去年秋天便經歷了一次規模龐大的山火,幸好葡萄在災前早已收成,要不然,不少酒莊便沒有2017這個年份了。在今次山火中,相對好些酒莊全部窖藏付之一炬隨煙飛而言,植根Napa Valley的Oakville地區專產單一酒莊(single vineyard)精品的Bond Estate,他們的損失已算輕微了,酒莊主管Scott Gould說大概是12-17%吧,主要是因為在發酵過程中停電所引致,跟那些所謂毒害煙灰無關。Scott Gould不懂中文明顯不會是個中國通,對火燒旺地風水學說應也難以理解,他只知道大火後帶有各種金屬礦物的灰燼會滲進土壤裡,土壤成份將有所改變是必然的事,那視乎程度而已——但又不一定要向壞方面去想,好些金屬礦物是對土壤有利的,一切還有待日後的觀察與研究,今天無人能作出定論。

但可以肯定的是,本來價格已等同波爾多一級酒莊的Napa Valley頂級出品,本已幾乎要配給般唔憂賣,經此火一燒後,僧多粥少又買少見少,2017年份市價應又將會被搶至另一高峰——風水專家們的火燒旺地學說,似乎到時又可以此印證一番了。■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8-01-19 14:50:06
The Next Big Thing ?

遠的不計,就近十五年你遇過有多少次時裝界煞有介事的說「Black is Back」?潮流去又來,產品周而復始要長賣長有,需要的是擁有無中生有特效功能的那顆還魂丹, cliché便是煉製此丹的主要元素,橋唔怕舊!

Text : Ivan Wong

講求傳統風土氣候及原材料性格的各種酒類,不能像時裝或以視覺為主的產品般,加加減減或破壞或建設便造就出新的里程,幸好,釀酒世界仍然夠大,大得可讓我們不斷去發掘出新刺激新風味,今天生產矜貴意大利紅酒Brunello的Montalcino,數十年前還不是一個沒多少人重視的Tuscany白酒產區嗎?今天葡萄酒「星探」的目光,開始聚焦在Montalcino以南不遠的Montecucco,不少具遠見者已視它為Tuscany繼Montalcino、Bolgheri及Montipulciano後的另一顆「新星」。

若你有幸於1990年代或以前到訪過Tuscany南部Mount Amiata山腳下的Montecucco,你可能只會記得那裡古樸的中世紀古堡壘,對於葡萄園的印象應很模糊吧!沒錯,Montecucco直到1998年才成為法定產區DOC(Denominazione di Origine Controllata),2011年才有更高一級的DOCG(Denominazione di Origine Controllate e Garantita),最早期時只有約十家生產DOC酒的莊園,總生產面積約得一百公頃。創立於1998的ColleMassari算是在那裡早著先機的一家全天然有機酒莊,新酒莊沒有傳統包袱,莊主Claudio Tipa亦奉行依照大自然法則種葡萄釀酒,2000年推出酒莊第一瓶vintage後,十多年來除專心製酒外亦以推動Montecucco地區為己任。「根據那裡發掘出的古石雕推算,Montecucco於公元前800年已有種植葡萄釀酒,但近數百年就似乎以種植穀物及橄欖為主,其實那裡的風土氣候跟鄰近的Montalcino相近,這亦是我們莊主在這裡建立ColleMassari的主要原因。」Maarten Leereveld雖主理酒莊的一切商業活動,但亦謹從Claudio Tipa的創莊宗旨,言談間總流露著地區推動的意識,他補充說,Claudio Tipa不像一般的葡萄園投資者,他並不是財大氣粗地在Montecucco買入舊酒莊然後翻新及「空降」現代化種植及釀製技術,而只是謙卑的買入一個破舊古堡及田地,由零開始去建立一個融合大自然的葡萄莊園。酒莊現時雖佔地千多公頃,但只有百多公頃葡萄田,其餘的一半是種植該區原本盛產的橄欖及穀物,一半保留為大自然綠色地帶。

香港的「良心」政府或地產商要否去ColleMassari取經?與Maarten的話題還未扯到那麼遠,還是說回葡萄本身,「因海風可直接吹到Montecucco,就像長期被風筒吹著般,那裡比起Montalcino要乾爽得多,所種植的Sangiovese的葡萄皮又比Montalcino的Sangiovese Grosso要薄,所以單寧會較輕而果味會更豐富,這便是我們與Montalcino的主要分別。」亦即是說擁有所謂更平易近人的風格,難怪有些酒壇中人頗誇張地認定Montecucco是意大利Tuscany產區中的「Next Big Thing」——「這說法也實在太誇張了!說穿了,其實我們只是提供了多一個近似Brunello di Montalcino風味的新選擇,亦讓人可體會一下Tuscany酒區中的這個釀酒新取向,看看這個與Montalcino一河之隔的Montecucco到底擁有怎樣的潛質。」沒被過份吹噓所蒙蔽而自滿自大忘記造酒初衷,是每個製酒人必要緊記的,光是這個理由,已值得我們去細意發掘出ColleMassari的真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