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15 17:57:22

當新浪潮導演依然站在頒獎台上

Text : 月巴氏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頒獎嘉賓:一班新浪潮導演。得獎電影的導演:其中一名新浪潮代表導演(而咁啱,作為頒獎嘉賓的她,一早就喺台上)。



我先撇除這環節的頒獎者與得獎者配搭存在了任何(懶係別出心裁的)預謀,但此情此境,令我有以下感慨:

1. 香港電影最重要的一個Moment,原來依然是新浪潮,一件講番原來都已經成40年前的事;

2. 40年後,那班曾經年輕的新浪潮導演都真的有點年歲了,有些繼續留守電影行業,但已不是拍「港產片」(最嚴格定義下的港產片還存在嗎?),也不是拍「香港電影」(「香港電影」已經是個比起「港產片」較寬鬆的形容和概念);而更多的是去了做其他嘢:上市公司主席、傳授所謂健康偏方,總之都同電影冇關係;

3. 由一班在過去(留意,是接近40年前)曾經創造浪潮的人,頒獎給其中一個也曾在過去創造浪潮的人,Well,我們的電影業究竟有沒有承傳這回事?

我不是說一個拍了幾十年戲的人不應攞獎(正如由70歲的史匹堡所拍的《Ready Player One》依然令我感動),畢竟創作不是從政,也不設退休年齡,除非有啲老嘢真的毫無貢獻卻仍在生霸死霸指點江山,否則不論上了年紀抑或初生之犢,都有權繼續創作。

真正問題是:今時今日出得起錢的人,只願意把錢投資在一群有經驗得來亦有番咁上下年紀的導演身上,而拍的,又總是強調高成本大製作、專門針對那十幾億觀眾胃口的大片(又或可乾脆叫做「中國電影」)。至於年輕的香港導演,唔好彩的就繼續唔好彩;好彩的,就可以拍一些格局細成本低的香港電影——被某啲大哥認為題材只啱一小撮人睇的「香港電影」。

但40年前不是這樣的。一群曾留學海外的導演,經過電視台磨練洗禮,面對混沌的市場低劣的電影(但個人認為那些曾被指為低劣的電影其實好有趣味),好想做番啲嘢,而又好彩地,有人願意出錢俾佢哋去做番啲嘢。

於是,這一群年輕導演,拿著一筆談不上多的資金,抱著一顆不能量化的無限熱情,在冇乜包袱下完成了一批電影——題材和手法都有異於同時代的低劣電影,也不同於過去大片廠制度下的類型電影。例如章國明《點指兵兵》,警匪類型,卻拍出了一種實感,一種很香港的真實質感;例如徐克《第一類型危險》,借一個青春殘酷物語,對當年香港狀況作出直接的非理性宣洩;例如許鞍華《瘋劫》,藉著一個真實案件,描述了西環的地域風貌。

但新浪潮難能可貴在:導演不一定要拍很香港(好本土)的人和事,否則,就不會有譚家明的《愛殺》,延續他在電視台年代的高達實驗;也不會有余允抗的《山狗》,將西方Slasher Film的凌虐挪用在香港荒郊。

新浪潮電影都不是刀仔鋸大樹的大賣之作,卻讓觀眾如實地看到:「香港電影」原來可以是這樣的——「香港電影」,不只是以廣東話作為主要語言的電影種類,而是有一種特殊意義,一種代表了香港特殊身分的時代意義。

當年的年輕導演(不自覺)為「香港電影」建立意義和價值,今時今日的年輕導演卻很自覺,明白到要將「香港電影」的剩餘價值時刻展示,紛紛背負「本土」這重擔,拍一齣戲,往往變成了一次彌足珍貴到近乎視死如歸的本土宣言;而我們入場,不是為了得到娛樂,而是以天妒英才的心態,扶靈。而造成這種局面,某程度上多得一班太識Do的影壇Old Seafood。

《點指兵兵》,是我有記憶以來第一齣入場睇的電影。我不知道大人點解要帶一個4歲細路入場,而只知道,那個在戲院場內的細路,因為看見張國強用棒球棍扑死劫匪時的震撼,而鍾意咗睇戲。■

2018-04-28 19:04:40
精選小本大電影

1) 《無事生非》(1994)

成本:2萬7千美元

這部被眾多Cult片影迷吹捧膜拜的美國黑色幽默喜劇,由Kevin Smith一手包辦編劇、監製、執導和剪接。故事與拍攝手法都是其次,傳奇的製作背景才是電影最可觀的地方:當年24歲的Kevin Smith賣了個人大部分的漫畫收藏,又刷爆了八到十張二千美元簽賬額的信用卡,再從自己的大學拿回了一部分學費(為此他並沒有從大學畢業),加上他和朋友因在洪水中失去的汽車而獲得了保險金與借貸,終於籌集了二萬七千美元的本金。

 

電影以16mm的黑白膠片,用了21天的時間拍攝。因為資金有限,導演本人、妻子、好友和老媽,通通要在戲中客寸一角,而拍攝場地竟然是他在那裡上了5年班的紐澤西The Quick Stop便利店。當時他只能夠在休息時間晚上10:30至凌晨5:30在店裡拍攝,為此Kevin還得特別設計了劇情,說掛鎖因遭到口香糖破壞所以窗門都是緊閉的。據說Kevin在白天完成工作後,晚上隨即投入拍攝,每天睡不過一小時。在21天的拍攝結束後,他幾乎虛脫。結果電影憑精闢的對話、自然的喜感和新鮮的手中法,獲得普遍好評和超過三百二十萬美元的票房,更成為Kevin Smith的經典成名作。

2) Pi《死亡密碼》(1998)

成本:6萬美元

這部超現實主義的心理驚悚片,可說是以劇本取勝。猶太天才數學家沉醉於數字的世界,發現所有語言都是可以用數字解釋的,若找到這些數字的規律和模式,應用到不同的事物之中,必定會產生重大的影響力。但研究這組密碼也引來了神秘力量的阻礙,迫使他在天才和瘋狂、生與死之間徘徊。

這是名導演Darren Aronofsky編劇兼導演,在《Requiem》與《Black Swan》兩大經典作前,一鳴驚人的處女作。雖然製作成本只有六萬美元,亦只用黑白片畫面,卻花了足足兩年的時間拍攝。不過慢工出細貨,以時間和心機來填補小本的不足也是正確的決定吧。

3) Following 《跟蹤》(1999)

成本:6千美元

故事由一個愛跟蹤別人的男子開始,片頭片尾的時間是緊密銜接的,70分鐘不斷翻轉的故事情節,每一層都是新面貌。 《Following》的劇本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將尋常的犯罪、偵探、心理、驚悚元素共冶一爐,道出每個獵捕的背後都有一個操控者的黑色現實。

這是大導演Christopher Nolan在28歲時與朋友集資所拍的處女電影,他同時身兼導演、編劇與攝影。基於六千美元的極低成本,決定以黑白片的模式拍攝,參與製作和演出的人全都是兼職,而戲中的人物關係與角色都非常簡單直接。 喜歡Christopher Nolan大玩時序,懸疑又充滿智慧的故事風格的朋友,自然覺得這部作品驚喜連場。

4) The Blair Witch Project《死亡習作》(1999) 

成本:6萬美元

這部經典美國恐怖電影於1999年發行,當年這種偽紀錄片拍攝形式對於大眾來說頗為新鮮,因而吸引到不少觀眾購票入場。全劇以業餘鏡頭拍攝,畫面低質而且不停搖晃;但劇情卻令這一切低成本問題變得理所當然,更成為真實拍攝手法的特色與賣點。

三位演員開拍前並不知道完整劇本,導演只在影片拍攝前才將資料交給各演員,而每位所拿到的劇情內容僅得個人部分,其他就靠自由發揮了。因此,攝影師需躲藏於叢林內不易被發現的角落,捕捉演員的真實情緒。精心的設計加上viral marketing方式宣傳,結果令電影成功大賣,全球收達三億美元,是僅次於《Deep Throat》投資回報率次高的獨立電影。成為本小利大中的代表作。

5) Cube《異次元殺陣》(1997)

成本:30萬美元

相信這是Cult片迷必定知道的電影。面對低成本問題,一個新鮮獨特的故事自然是成功關鍵。七個互相不認識的人被放進一個立方體迷宮,誰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樣來到這裡的,卻被迫共同設法逃脫迷宮。過程中,他們遇到了各種各樣的難題...... 

1997年出品的加拿大電影,單靠一個廠景,跟一些燈光效果和特技就完成了整個拍攝;同時又能營造出強烈的懸疑與科幻感,實屬低成本科幻電影中的神作!獲得商業成功不無道理。



6) Primer 《迴轉時光機》(2004)

成本:7千美元

有人在看過電影後對導演Shane Carruth作出了這樣的評價:他是一個不管觀眾怎麼想的天才。也有人認為這是一部導演拍來自爽的電影。故事講述幾個創業者合作開發了一台查錯機器。在測試時,其中兩人發現這機器竟可穿越時間。於是他們很自然地想到,可以利用它糾正以前的錯誤,與及發一筆橫財等等。後來超乎預想的情況令計劃接連被打亂,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簡單來說,這是有點像《恐怖遊輪》那種不太可能看一次就完全明白,需要重複觀看的電影。

當年31歲的Shane本來是個工程師,對一成不變的工作心生倦意,於是辭職在家閉門,最後自編自導自演拍成了這部七千美元成本的作品。喜歡時空旅行、科學與人性探討的朋友,這齣獨立與瘋狂感一流的電影應該對得上口味。

7) Once《一奏傾情》(2006)

成本:15萬美元

這部真實感十足的愛爾蘭音樂電影應該不少朋友都看過了。導演與編劇是愛爾蘭搖滾樂團The Frames的Bass手John Carney,而演員則是他的音樂人好友。他事後分享:「最初希望能請到不用歌唱了得,但要演戲好的人;但是後來我就明白到電影需要的是好歌手,會不會演戲反而不重要。」結果既專業又業餘的男女主角,成功為電影帶來了浪漫的氣氛和濃厚的情感。

音樂人突然說拍戲,成本自然是首要面對的問題。當中四分之三左右的資金由愛爾蘭電影協會資助,另外也有導演的個人積蓄,他還將自己的薪水分給兩位主角,並且承諾若電影很成功將會分紅給所有台前幕後工作人員。在17天的拍攝當中,劇組基本都在利用天然日光,以及向朋友們借房子拍攝來節省燈光和場地支出。而演員方面,在都柏林街道的拍攝中特別使用遠攝鏡頭,許多行人都自然入鏡成為臨演,而非專業的演員們也因此少了壓力。後來某些場面還請了現實生活的朋友演出。電影最後在全球收得過千萬票房,兼且奪得兩項格林美大獎,《Falling Slowly》更拿下了一座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可謂名利雙收。

8) Man From Earth《來自地球的人》(2007)

成本:20萬美元

一部2007年出品的獨立電影,一個簡單不過的故事。歷史學教授John Oldman突然從大學辭職,在他離開的最後一夜,同事們都來到他的家中為他舉辦告別聚會,並希望知道他離開的原因。結果,教授告訴了他們一個秘密:他是個已經活了一萬四千多年的一個不老之人。他的離開就是為免引人懷疑。眾人都想拆穿這個可笑的藉口,原本的友好歡送會開始變得氣氛迥異。

全片只有一個客廳的場景、沒有名演員、沒有任何特效、更幾乎零音效,卻在IMDB得到極高的評分。當年大眾對電影的評價褒貶不一,一方面認為其全片場景少,對白多,大叫悶場;另一方面則認為這是跳出典型科幻電影格局,關注精神上而非視覺上的科幻的新鮮之作。個人當然支持後者講法。

9) Paranormal Activity《鬼影實錄》 (2007)

成本:1萬5千美金

又一部美國偽紀錄式恐怖電影,一台攝像機記錄兩人在屋內的遭遇。本片創作意念來自導演Oren Peli與女朋友搬到南美洲居住後,女友常說聽到怪聲,並向他分享了自己小時候的靈異經歷。

影片的製作成本只有一萬多美元,攝製時間只有一星期。導演更直接用了自己的家作為戲中的大屋,還特意把自己家重新粉飾了一遍,絕不浪費。男女主角是百中選一的,因為沒有成形的劇本,所有的對白均為現場創作。整部電影完全使用手提式家用DV拍攝而成,而後期剪輯也是在普通的家用電腦上完成。最初只在十間影院播放,後來增加至六百二十多間,結果全球高達四億美元的票房。對比1998年全球票房高達三億的《死亡習作》回報率高出一倍。這種小成本的典型做法又再一次獲得大成功。

10) Coherence《彗星來的那一夜》(2013)

成本:5萬美元

這部美國科幻驚悚電影當年首映時,於世界各大奇幻電影展中口碑如潮!故事講述八位老朋友在一次晚餐聚會碰巧遇上彗星經過地球,導致時空錯亂,使他們遇上不同平行時空的自己。而各人設法希望回到原來所屬的世界,同時必須避免跟其他時空的自己發生衝突。

場景又是單單一間房子,演員就八個人,最具科幻感的鏡頭就只是星空與夜幕下的街道。只要電影背後的故事理論夠強大,節奏感強烈,就算不是大製作,也一樣能夠得到觀眾的喜愛,一樣能夠成功。 

SOURCE: INT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