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16 13:04:14

五月之約

香港每年五月有一個浪漫的法國約會,而這個約會,不經不覺已經維持了二十五年!

Text : 蘇媛 / photo : 圖片由「法國五月」提供

法國對你來說代表甚麼?紅酒美食、品味生活、名牌時裝還是杜魯福的電影?這些也許都屬於法國,卻不能代表她的全部。為了讓更多香港人認識法國的藝術文化,二十五年前法國駐港領事想到了一個別出心裁的推廣手法,把活動集中在五月內密集式舉行,變成藝術文化節,結果維持到今天已經踏入第二十六屆,而且規模愈做愈大,「法國五月 le French May」早已成了愛慕法國藝術人士每年翹首以待的約會,而且不僅在香港成為標誌性的藝術節,也成為法國當局在其他地方推廣藝術文化的藍本,例如內地和新加坡幾年前開始類似的活動,不過從規模之大來說應該還是香港。國對你來說代表甚麼?紅酒美食、品味生活、名牌時裝還是杜魯福的電影?這些也許都屬於法國,卻不能代表她的全部。為了讓更多香港人認識法國的藝術文化,二十五年前法國駐港領事想到了一個別出心裁的推廣手法,把活動集中在五月內密集式舉行,變成藝術文化節,結果維持到今天已經踏入第二十六屆,而且規模愈做愈大,「法國五月 le French May」早已成了愛慕法國藝術人士每年翹首以待的約會,而且不僅在香港成為標誌性的藝術節,也成為法國當局在其他地方推廣藝術文化的藍本,例如內地和新加坡幾年前開始類似的活動,不過從規模之大來說應該還是香港。
根據「法國五月」的負責人表示,經過二十五年,節目的方向和形式都有頗大的改變:「早期的節目內容大部分是經過領事館邀請法國的藝術家來港,近年我們希望讓香港朋友了解法國藝術的多元化,加入了飲食、時裝、設計等元素,另一方面我們加強了當代藝術的部分。其中比較明顯的改變是很多節目不再限於藝術館、表演廳等傳統場地,我們與不同的夥伴合作,把節目帶入社區,例如購物中心、馬會等。這樣能打破一些人認為法國藝術只屬於某階層的高檔玩意的觀念。」


今年其中一個藝術展覽將在金鐘太古廣場舉行,雕塑家Nathalie Decoster將在商場內展出一件全新的大型作品《意識》,以大型圈架、立方體和其他幾何形狀支架與搖搖欲墜的小人像形成有趣對比,這件作品在香港首次亮相後將被運回法國戴高樂機場永久展出;在馬場舉行的聲樂與節奏口技表演、在K11露天劇場舉行的馬戲等都是走入社區的例子。為了讓更多年輕人參與,表演節目加入Hip Hop,似乎真的要展示「法式高雅」外的另一面。


今年的重頭展覽《尼斯派――從波普藝術到偶發藝術》相當令人期待,是一個讓觀眾重新認識法國現代藝術的機會。說起波普藝術(Pop Art),我們大概馬上聯想到美國藝術家安迪.沃荷(Andy Warhol),實際上,法國的尼斯派藝術家如馬歇爾.雷斯(Martial Raysse)和阿曼(Arman)早於安迪。沃荷之前便以消費主義、娛樂界等作為創作靈感,甚至比美國藝術家更激進和前。展覽記錄了戰後法國最後的關鍵藝術運動,並探討這批藝術家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全球藝術界風起雲湧時代的創作歷程與影響,在當時這些創作非常震撼,到了今天再看,對一直國際上以美國為主流的波普藝術也許會有新的看法。


兩個月內超過一百場節目,當然目不暇給,不過對筆者來說,鍾愛的依然是電影。在全民皆手機看視頻的年代,一部細膩的法國電影可能不是大眾那一杯茶,然而,曾幾何時,多少人為了更了解電影對白跑到法國文化協會學法文?也許情懷不再,但每年五月,依然讓人欣然赴約。■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10 14:36:06
傳媒樂土哪裡尋 邵美君、韋羅莎、葉康婷

教育局懷疑以政治理由審查中學歷史課本,刪去傳媒「監察政府和揭露社會問題」的字眼,引發全城非議。而提到近年本地傳媒的異變,其實又豈止這一樁?宏觀的,有紙媒不景、網媒盛行、KOL崛起;微觀的,尚有同業競爭、營運壓力、工資過低、前線與高層矛盾等問題。內憂外患,暫未置記者於死地,但足以衝擊專業底線、殆盡精神,令有心人徘徊於「留守還是逃亡」的邊緣。「當傳媒無樂土,公眾亦受牽連。」舞台劇演員邵美君、韋羅莎(Rosa)和葉康婷(Jenny)想藉合演風車草劇團新劇目《新聞小花的告白》,從局外深入局內,聆聽傳媒的職場哀歌,也為人為己想對策,應付「真亦假時假亦真」的亂象。

Text : Ko Cheung Photo : TPK

我們都逃不過新聞的影響力
縱我們都逃不過新聞的影響力然傳媒是資訊發佈的主要媒介,影響著公眾的知情權和價值觀,可是卻無多少人真正留心唇齒相依的關係。香港影視界過去曾推出如《神行太保》(1989)、《A1頭條》(2004)、《第三類法庭》(1994)和《導火新聞線》(2016)去喚起市民關注,無奈熱潮總是快來快去,難以為繼。

「我們身為資訊接收者,但新聞意識確不算高。」阿君、Rosa和Jenny不諱言,過去社會相對安穩、政治紛爭不多,所以大家看待新聞的態度也輕率,那些「不喜歡看新聞,似乎與己無尤」、「開電視聽下聲,沒仔細分析內容」、「當故事望下,水過鴨背」的情況,常有發生。
然而,隨著自身成為活在鏡頭下的公眾人物,加上見證傘運後的時局變更,他們覺醒昔日的新聞冷感很愚昧,並領略言論自由如兩刃刀,有其可貴也可怕的力量,「舊時新聞實事求是,但家下『標題最大』,常以誇張語句搶眼球。我偶然碰到獵奇型的記者,改動訪談字眼去支持文章說法,這令我思疑『報道』是為了公眾知情,還是追求點擊率?」阿君皺眉頭說。Jenny緊接舉例,「近來我讀『石棺藏屍案』,明明同一個案發現場,媒體A跟媒體B的轉述差異很大,唯有自行上網找資料再分析,不過某些看似可信的內容,是來自網民非傳統媒體,又擔心有問題,實在搞不清甚麼可信。」Rosa聽罷,嚴肅點頭,「譬如金像獎頒獎禮上,嘉賓的講辭被誤讀,事發時我身在會場所聽的,跟離場後獲取的資訊,意思竟然離天萬丈,親睹各方說法不一對當事人構成的影響,讓我恐懼:如此小事也被瘋狂扭曲,那麼其他國家大事,牽涉政黨、權貴的利益,又會被怎樣竄改?世事又可有『真相』?」


用創作去為時代解惑
數不盡的問號,觸動三人的神經,恰好前陣子,跟導演陳曙曦和編劇黃國鉅商討新劇,大家談起《漁港百年夢》的媒體議題,齊齊靈機一觸,想到將社會觀察、個人經驗,轉化成新作《新聞小花的告白》的故事,通過講述資深新聞從業員轉型政客的Rita(邵美君 飾)接獲某宗「新聞猛料」後,跟已成傳媒中流砥柱的舊生Rebecca(韋羅莎 飾)交手,以及主播新人Rachel(葉康婷 飾)無意惹起的衝突,還有新興網媒、同業和和政黨之間的角力,從不同世代、人物的處境與立場出發,揭示業界的流弊、記者的掙扎,思辨何謂「唯真為善」,傳媒與公共關係如何平衡,硬新聞(Hard News)和軟新聞(Soft News)怎樣同具殺傷力,還有傳媒的道德與責任等要點。


良心會告訴你何謂真相
「在同一個行業待久了,不代表就懂得拿捏公義,反之,時代急變、個人身份、位置轉換,會構成不自覺的盲點。」阿君說Rita一角,之所以參考立法會議員劉慧卿的際遇為藍本,並非想去評論對方的得失,而是想借用她由記者到政客的過渡,帶出一個人的狀態換位,會影響「對與錯、是與非」的觀點判斷。站在十字路口,我們該怎樣抉擇?「問你的心。」作為母親的阿君認為,新聞談的不止是資訊傳播,還關乎社會的心性教育,「傳媒的言行反映當下風氣與人性取向,我教孩子時,除了由數據和資料出發,培育他的獨立思維之外,更著緊教導他多去理解、感受不同人的處境,從而做出恰當的決定。當你懂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已能避免好些難堪的事發生。」

Jenny認同觀點,「我演的新人Rachel,看似天真無爭、非常熱血,卻也有其問題:就是疏忽大局,淪為某些人的棋子,衍生不必要的問題。雖說她也無辜,但放諸現實,成長於網絡世代的一群,有時過份自我,強調『Me、Me、Me』,往往會妄顧了環境,或行使錯誤的正義,為人帶來傷害。」由Rosa飾演,堪稱「媒體夾心人」的中層記者Rebecca就深陷入此狀態,「她時常質疑自己不顧上司反對,堅持發佈震撼新聞消息,甚至跟政黨和網媒以不尋常手法作業,究竟真的是爭取公義,還是受不自知的利慾心驅使?」Rosa疑問。


這觸發Rosa思考到「Decency」的問題,「無論劇中Rebecca面對的困局,還是現實中媒體對受訪者的傷害,以及公眾輿論為人造成的壓力,幾乎都緣於人與人之間缺乏了『關懷』、『體諒』的自覺,大家總將個人慾望放到最前,沒有誰肯放下自己,先理解對方的需要、細聽對方的難處,處事老持著『我要,我想,我理得你』的態度,久而久之,裂痕就開始於不同關係中產生。更可悲是,愈出位、核突、低俗和爛的事情,往往愈深得人心——這種形勢之下,社會怎可能向好發展?」

三人為現象痛心,也直言作為傳媒外行人,未必有能力單憑一部舞台劇,扭轉每況愈下的生態,「但我們作為社會一員,眼見現象傾斜絕對得發聲,力量再渺小,也可嘗試運用僅有資源,在本身的崗位上陪同觀眾,一起用我們的眼睛去觀察、判斷,發掘最貼切真相的事實。」他們如是想。■

 

日期: 5月25至27日,6月1至3日(8pm)
日期: 5月25至27日,6月1至3日(8pm) 5月26至27日,6月2至3日(3pm)
地點: 葵青劇院演藝廳
票價: $340 / $260 / $200 // $320 / $240 / $200(5月27日及6月3日8pm)